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本草王在线阅读 - 第98章 假手妙治

第98章 假手妙治

        曹皇后又边走边问他在王府里住在哪里,身边谁伺候,有没有什么特别喜欢的玩意,平时都做些什么()。说着话,回到了殿内,在暖阁地坐下。叶知秋想单独坐在下首,却把曹皇后拉着坐在了身边,亲热地嘘寒问暖的,弄得叶知秋心中暖洋洋的。

        聊了半天家常,叶知秋等她问得差不多了,才道:“永康小公主病情怎么样了?”

        说到这件事,曹皇后脸上笑容消失了,长长叹了口气,道:“巳经不行了,林太医说只是挨日子罢了。”

        叶知秋想了想,道:“我能去看看她吗?”

        曹皇后勉强一笑,道:“行啊,他是你外甥女,去看看吧。”

        说罢,一行人来到了永康公主寝宫。

        因为己经宣告不治,又是夭折,所以官家也就没有再来,寝宫里只有侍女太监,还有太医林亿。

        林亿已经听说了,叶知秋过继给国丈吴王曹玘,却想不到竟然在这种情况下见到叶知秋,很是惊讶()。叶知秋却先打招呼道:“林伯父!”

        林亿大惊,忙躬身一礼道:“不敢当,国舅爷折杀老朽了。”

        叶知秋愕了一下,苦笑道:“小公主病情如何了?”

        “命悬一线。”

        曹皇后坐在床边,哀伤地看着床上昏迷不醒的小公主,叹了口气,道:“永泽,你来看看吧。”

        叶知秋坐下了,细细观瞧了她的神色,又摸了摸额头,拿起她的小手诊脉,掐~开脸颊望舌,然后显然了沉思。

        曹皇后原以为他只是来探望的,想不到却在看病,他爷爷、两个伯父都是太医,他的医术也应该不错,不过,太医都治不好,他一个孩子又能如何?让他看看,也算尽尽心吧。

        叶知秋沉思良久,转头望向林亿,道:“你跟我出来,我有话跟你说!”

        曹皇后和王妃相互看了一眼,不知道他要做什么。

        林亿赶紧答应了,跟着叶知秋出来,到了外面廊下,叶知秋道:“我问你,小公主的病还有没有救?”

        “回禀国舅爷,已经没救了。”

        “好,我有一个方子,权当死马当作活马医,你敢不敢给小公主用?”

        林亿愣了一下,立即明白,叶知秋年纪小,又没什么名气,自然不能直接开方给小公主吃,而自己有处方权,所以才让自己开方。他本想拒绝,但听的叶知秋一句“死马当作活马医。”不仅心头一动,顿时想起先前叶知秋帮着治好了三个疑难杂症,难道,这傻小子当真有什么偏方不成?

        他经常回想起哪三个病案,自己穷尽办法也没能治好,却被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学徒治好了,脸上不好看固然是,也就此对这叶知秋的说法有了一些兴趣()。想起他说的什么不同于伤寒的温病学说,忙低声道:“妯这病,莫非也是温病?”

        “是!”叶知秋点点头,“如果有效了,我再告诉你这个方子,现在救人要紧!你敢不敢用?”

        林亿想了想,最终点了点头:“好!你告诉我,我来下方。”

        叶知秋便低声把组方告诉了他。

        林亿细细听了,用心记住,也不觉得这方子如何新奇,迈步进了寝宫,来到皇后身边,躬身道:“娘娘,微臣想到一个方子,不知道能否给给公主医治?”

        皇后娘娘又惊又喜:“你怎么不早说?”

        “这个方子不是经方,只是微臣的经验方,所以一直不敢给公主用,现在见公主这样,平常方剂已经无效,生命垂危了,所以直到现在无计可施这才敢提出。如果给公主用,还请娘娘赦免臣的罪,臣才敢用。”

        曹皇后知道他心忧孙老太医的前车之鉴,生怕又受到追究,所以先说明了不是经方,而是自己的经验方,而且要求先赦免不如本方的罪,才敢使用,当下道:“好,本宫恕你无罪,你尽管放心医治就是!”说到后面,凄然道:“左右己经是不中用了,最后试试看吧。”

        林亿忙走到书案前,提笔写了方子,交给尚药局的药工煎药。

        他心中也是十分的忐忑,虽然说是死马当作活马医,但治的到底是公主,只能期待像上几次那样,用了叶知秋的方子,便出现了奇迹。

        汤药很快送来,用鹤嘴壶给小公主灌了进去,然后就是静静的等待。

        等了小半个时辰,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皇后娘娘叹了口气,站起来,对叶知秋道:“罢了,咱们走吧,你是第一次进皇宫,我带你去御花园四处逛逛()。”

        叶知秋其实很像守在这里等着看看有没有效果,但是听曹皇后这么说了,也想去逛逛,反正这里有林太医守着,便跟着皇后出来,在皇宫各处闲逛。

        逛了大半天,忽见到远处有个宫女急匆匆跑来,喘着粗气道:“回禀娘娘,小公主……”小公主醒了!”

        曹皇后大喜,拔腿就往小公主寝宫跑,王妃年纪大了,不能快跑,也急急往前赶,叶知秋心中狂喜,他本来是跟着曹皇后往前跑的,见到王妃跑不动,赶紧停下来,搀扶着她道:“母亲不必着急,慢慢走,当心摔着。”

        王妃喜滋滋道:“小公主要是真治好了,那可是万千之喜!可惜了我这腿脚不灵便,走不快。”

        “放心吧,如果好了,早去晚去都能见到,也不急在这一时。”

        听他说的在理,王妃这才放慢了脚步,曹皇后已经一溜烟跑得没影了。

        等叶知秋搀扶着王妃来到小公主寝宫门外时,就听到里面曹皇后的笑声,便知道果然是有了好转。进到屋里,便看见小公主的生母周贵妃跪在底边,搂着小公主又是哭又是笑的。小公主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虽然还没有什么神采,却己经睁开了,四处张望着。

        林亿也乐呵呵的,见他进来,急忙快步上来,躬身道:“国舅爷的方子,当真神妙!小、公主服药,果然苏醒过来了!脉息也强了不少。活命有望了!”

        此言一出,寝宫里所有人都呆了,皇后扭头望着他:“弟,是你把方子告诉林太医的?”

        叶知秋笑了笑,道:“我怕你们不相信我,所以只能告诉他,让他来下方,好在先前我帮他治好过几个病人,他倒也信我,不然,如何给公主服药,只怕还真要费一番脑子呢()!”

        曹皇后又惊又喜,道:“想不到你小小年纪,便有如此高明的医术,当真太好了!”

        叶知秋道:“让我在给小公主复形看看。”

        曹皇后赶紧让开一边,叶知秋坐下,瞧着床上小公主。

        小公主也睁着无神的大眼睛瞧着他,奶声奶气问道:“你是谁呀?”

        “我是…,呃…”

        一旁的王妃赶紧道:“这是皇舅,叫皇舅啊。”

        “皇舅舅!”小公主孱弱的叫了一声。

        叶知秋心中欢喜,看来这方子还真管用,诊脉望舌一番之后,道:“恢复很不错,效不更方,继续原方服用三剂,吃完了我再复诊,随证调整用方。”

        周贵妃喜不自禁,连连称谢。

        这时,一个宫女用托盘端上来一碗金黄的汤,来áng边跪倒,道:“启禀娘娘,人参燕窝加附子的滋补汤熬好了!”

        “好!小家伙,母后亲自给你喂汤啊!”说罢接过了汤碗。

        “等等!”叶知秋急声道,过去低头一瞧,碗里果然躺着一根拇指大的高丽参,还有燕窝等大补之品,另外,还有一块焦黑的附子!

        叶知秋端起参汤,送到嘴边砸了一口,觉得舌尖微微发麻,赶紧吐掉,沉声道:“小公主一直在服用这些汤?”

        “是啊!”曹皇后道。

        “二皇子呢?他死之前也服过吗?”

        “是啊,也服过()。”曹皇后见他神情郑重,觉得有些不对,“怎么,什么不对吗?”

        听了这话,霎那间,二皇子为什么暴毙,为什么爷爷的经验方明明对症却没有效果,重重疑惑,瞬间都一清二楚了!叶知秋不由得仰天长叹:“当真是“大黄救人无功,人参杀人无过,啊!”

        大黄是泻下峻药,通过让人拉肚子来治病,所以治好病人家也不当大黄的功劳。而人参大补却是人人都知道,可是人参滥用,不该用的病也用,因为误服人参而死的也是大有人在的,但是世人却不把罪过记在人参上。

        曹皇后脸色一变,道:“究竟怎么回事?”

        刚说到这,就听到门外太监高声道:“官家驾到!”

        一众人急忙起身相迎,叶知秋也站了起来,虽然心中愤怨仁宗把自己爷爷气死了,但是便要见到古代一位皇帝,而且是大宋最有名的皇帝之一的宋仁宗了,到底还是有几分新奇的。

        过得片刻,进来几个太监,左右分开站立两厢,接着是几个宫女簇拥着一个中年人迈步进来,这中年人微胖,面上喜滋滋的,进来就道:“我儿醒了么?在哪里我瞧瞧!”说罢径直来áng前,附身一看,果然便见到小公主乌溜溜的眼睛正瞧着他,嘴里还奶声奶气叫道:“父皇!”

        这一声,把个仁厚的仁宗眼泪都叫出来了,赶紧试了一把泪,低声道:“我的儿,觉得怎么样了?哪里不舒服?”

        小公主很懂事,怕父亲担心,笑了笑,摇摇头。

        仁宗心疼地抚摸着她的小脑袋,道:“乖乖的,父皇会让太医治好你的病的,别怕啊!”

        小公主又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