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本草王在线阅读 - 第97章 皇后姐姐

第97章 皇后姐姐

        叶知秋却不着急诊脉,问道()!!,母亲除了烦躁不寐之外,还有些什么不舒服的?”

        王妃道:“嗯,就是心烦睡不着,稍稍有些怕冷,头也有些痛,不是很厉害。”

        “发热早晚一样不一样?”

        “嗯下午要重一些,早上还行。

        对了,有时候还流鼻血,一流小半碗呢!咳痰也带有血丝。你父王着急的没办法,叫了太医来治,偏又治不好,不过除了这些,却也没有什么大毛病。”

        “这病多久了?”

        “中秋之后就犯病的,到现在没奶()。”

        “口干吗?”

        “嗯!老想喝水。”

        “二便呢?”

        “还行吧,有些漉薄。”

        “汗多不多?”

        “不多,一点点。”

        叶知秋这才提腕诊脉望舌,见他舌质红,苔黄,心中己经明了,道:“母亲这是伏暑秋温,这种病说实话,只有我会治。”

        王妃哈哈笑了,道:“是吗?我儿真能干,要不,你给娘治治好了!”

        叶知秋见她神情,知道她其实压根不信,只不过顺着自己说说而已。便道:“母亲这病是夏天里感受了暑湿病邪,潜伏在体内没有发疥,等到到了秋冬时节才引发。

        知道为什么你会烦躁不寐吗?”

        王妃摇摇头。

        “因为伏暑会化热,而蕴蒸于阳明胃,因为胃络上通心包,~胃热就会上蒙清窍,这样就会心神不得安宁,所以才会烦躁少寐。你流鼻血是热迫营分,逼血妄行的结果,我诊脉之后,发现母亲脉象左弦数右边滑数,这是阴液暗伤,邪热猖撅之象。一旦病邪传入厥阴,就有神昏痉厥的危险,必须提早治疗。”

        王妃以为他先前诊病闹着玩的没想到他说出这么一大串来听的云里雾里的,又听他最后说有什么神昏痉厥的危险,勉强笑道:“没那么厉害吧?”

        “母亲的病是一种温病,而温病当今的医者包括皇宫里的太医,都认识不清,当伤寒治,所以才老是治不好,幸好母亲这病没有出现坏证,不然真的有危险()。我不是危言耸听的。我知道母亲不信我,要不这样我开一个、方子,母亲只吃一副药,如果没有效果就不用吃了,要是有效果再说,好不好?”

        王妃道:“行啊,娘吃,一定吃!我儿给开的药一准错不了!”当下吩咐拿来笔墨纸砚放在桌上,叶知秋提笔写了个方子,递给王妃。

        古人都是用中药治病所以就算不懂医术,但对常见的药材的用途是知道的拿过方子一瞧,是一些葛根、黄苓之类的常见药,也没有什么大毒的,便笑道:“好!我儿这方子开得好,一准管用!”递给旁边贴身侍女福红道:“喏,拿去照方拣药给我吃。”说罢,侧着身子不让叶知秋看见,朝福红眨了眨眼。

        福红会意,忙接过来出去,来到王府专用大夫处,将方子递给他:“这是新来的国舅爷开的方子,给王妃娘娘吃的,你给看看合不合适?如果不妥,就换个方。”

        那老大夫忙接了过来,一个个仔细看了,笑了笑,摇摇头:“这方子也没什么大碍的,可以吃。不过是治不了王妃娘娘的病的。”

        福红拿过方子,扫了他一眼,冷声道:“没事就行,难不成你的方就能治得了娘娘的病?”

        那老大夫一张老脸涨得通红,嘿嘿干笑,无言以对。

        大殿上,叶知秋左右看看,道:“父王呢?”

        “上朝去了。刚刚你姐姐让人传旨,说咱们今儿个早上吃过饭,就进宫去,她要见见你。”

        皇宫,皇后娘娘?叶知秋脑袋里冒出这两个词,想起当初曾想去皇宫看看景象,范妙菡不愿意,所以没有去成,想不到这才一个、月,便可以直接进到皇宫里面了,还能见到皇后娘娘,说不定还能见到仁宗官家。

        如果要是在孙家案子之前叶知秋见到仁宗,他会非常的兴奋和激动的,毕竟能见到一位古代的皇帝这可不是容易的事情()。但是现在,一想起老爷子孙用和没有可以归责于他的过错,却被仁宗皇帝搞得家破人亡,他便是一股心中愤怨,哪里还有有兴趣见他,所以只是淡淡点点头。

        王妃吩咐传膳,一道道精致菜肴流水般往上送,只是一个早饭,却也有数十样之多,除了各种精致糕点小吃之外,还有正餐的大鱼大肉,任凭选用,他在孙家吃东西都觉得太过奢华,知道北宋奢侈之风盛行,却没想到王府奢侈远胜孙家,不禁心中感叹。

        早餐完毕,金盆洗手,玉盅漱口,奉茶回香。

        这时候,汤药也煎好了,福红端上来,道:“四少爷开的药煎好了,请娘娘服用吧。”说罢,朝王妃瞧瞧眨了眨眼。

        王妃会意,知道这方子己经经过府上大夫审视,没有问题,便从托盘里端起那热气腾腾的汤药,瞧着他:“我儿,我可当真喝了?”

        叶知秋点点头。

        王妃便当真咕咚咚一气喝光了,皱皱眉:“好苦!

        良药苦口,我儿的方子一定管用!”

        旁边侍女福红忙送上玉盏香汤漱口。

        完毕之后,王妃拉着叶知秋的手出了大堂,分别上了两乘四人大轿,前面侍卫鸣锣开道,后面仆从紧紧相随,旁边侍女跟轿服侍,一路风风光光,来到了皇宫,没有怎么检查,便进了宫里。

        叶知秋早已经liáo起帐帘,东张西望瞧着皇宫里的景致,只见处处花团锦簇,亭台楼阁,不时还能见到仙鹤闲庭信步,鸳鸯池中戏水。路边肃然垂首而立的宫女太监,就跟古装电视剧里一样。

        不知走了多久,终于大轿停了下来,若菊liáo起轿帘()。叶知秋迈步出来,四处一看,见是一个庭院,雕梁画栋,金龙盘柱,一应壮装饰,都极其奢华,连地上的甬道都是金灿灿的,或许是用金粉喷过,又觉香风阵阵,沁人心脾。

        王妃招手把她叫了过去,牵着他的手,迈步上了台阶,门口太监却陪着笑脸道:“王妃,皇后娘娘不在这,在亲蚕宫里呢!”

        “哦?”王妃笑道,“她又在鼓捣她那些蚕桑了?”

        “可不是嘛,说是就要过冬了,蚕宝宝的好生照料,别冻死了。”

        叶知秋很是好奇,堂堂皇后娘娘,怎么养蚕当宠物玩,这还真是稀罕。

        王妃又牵着他的手来到亲蚕宫。

        宋朝官家鼓励农桑,为了彰显对农事的重视,还亲自在皇宫里设有观稼殿和亲蚕宫。观稼殿是官家种稻秋收务农的地方,而亲蚕宫,就是皇后养蚕的地方。

        亲蚕宫离皇后的寝宫不远,步行一会就到了。进到园子,便是一片开阔的耕地,种满了桑树,园子一角有几间大屋子,两人踩着青石板路,来到屋子前,门开着,进到里面,只见一大间房子。里面一排排的木架子,上面放着一个个的大簸箕,里面放满了桑叶,而桑叶上面,爬满了一条条乳白的桑蚕。因为己经是深秋了,有的蚕结茧己经变成了蚕蛾子。

        一个贵fù正伸手在簸箕里用桑叶喂蚕,见她头上高耸乌黑云髻,插着凤步摇簪,双翅展开做欲飞之状,花梳斜插,额间花钿,身穿狐领锦绸棉尖袄,身材苗条,雍容华贵,端庄秀丽。

        王妃喜笑颜开,上前福礼:“皇后娘娘!”

        叶知秋这才知道,原来在养蚕房里的这位衣着华贵的贵fù,正是母仪天下的曹皇后!

        曹皇后忙扶住她:“母亲来了()!”凤眼一抬,便看见了叶知秋,喜道:“这位,想必就是弟弟了吧?”

        “正是!”王妃忙拉过叶知秋,“昨晚刚到,今天一早就来了。—一赶紧见过皇后娘娘啊!”

        本来,晋见官家皇后是要到礼部言礼的,教宫廷知识,王妃自然知道,只是这次是皇后懿旨私下召见家人,又说得急,顾不上去礼部了,便径直进宫面见皇后。她这一节省倒好,叶知秋麻烦了,不知道该如何行礼,是拱手作揖,还是点头哈腰,还是三拜九叩。

        曹皇后还没等他想好,己经过来拉着他的手,上下打量:“模样挺清秀的,这等人才,不知道要迷倒多少姑娘呢!”

        这么一调侃,叶知秋紧张的心情顿时松了下来,红着脸大胆瞧着皇后。

        曹皇后道:“走!回屋说话去!”

        说罢领头出了屋子,叶知秋跟在她旁边,道:“娘娘自己还养蚕玩啊?”

        “嗯,不仅养蚕,我还种地呢,你瞧!”说着一指前面一片,绿油油高低参差不齐的各种蔬菜,“这些都是我种的。如何?”

        “真不错!”叶知秋由衷赞道,“想不到娘娘贵为皇后,还亲自农耕劳作,真是做了天下人的表率。”

        曹皇后道:“我也不尽然都是为了做表率,也喜欢侍弄这些农事,可以消愁解闷。”

        “谁说的“遍身罗绮者,不是养蚕人,?娘娘不就是自己亲自养蚕嘛!”

        一句话说的曹皇后开怀大笑,道:“现下你是我弟弟了,私下里就不要娘娘皇后的叫了,只叫我姐姐,这样亲近些。”

        “是,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