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本草王在线阅读 - 第96章 寄人篱下

第96章 寄人篱下

        叶知秋这才轻舒一口气,碧巧喜得心花怒放,纵身入怀,一双皓臂搂住他的脖颈,主动献上香唇()。

        叶知秋勉力一笑,低头在她红唇上轻轻一。

        碧巧喜得眼泪都流淌下来了,仰着头望着他,哽咽道:“我还道,从今以后再也不能跟你在一起了呢!”

        “傻丫头!”叶知秋爱怜地轻轻拧了拧她嫩滑的脸蛋,低声道:“让你跟了我来,怎么可能不要你了呢。”

        碧巧含泪点头,又搂着他,主动他。叶知秋本来心情很差,可是被热情似火的碧巧这么一挑逗,听她交喘吁吁声,不禁也开始动情了,含着他的耳垂,低声道:“áng吧()!”

        “嗯!你抱我上去!”碧巧撒交道。”

        叶知秋笑了笑,弯腰将她打横抱在怀里,走向床边。

        便在这时,就听到远处侍女高声道:“乳母来了!”

        叶知秋还没反映过来,碧巧已经跟装了弹簧似的,蹦下了他的怀抱,忙不迭整理衣衫。又赶紧替叶知秋也整好衣袍。

        刚刚忙完,只见门外侍女也道:“乳母来了!”说话间门帘一挑,岳氏快步走了进来。瞧了二人一眼,二话不说,扬手便给了碧巧一记耳光!

        这记耳光虽然不重,却把二人都打蒙了。

        岳氏指着碧巧怒道:“你这小蹄子,也不看看这是在哪里,现如今少爷已经是王子,这是王爷家,让你跟着来,不是让你来坏这规矩的!王妃已经安排若菊姑娘侍寝,你又在这蛊惑什么?还不出去!”

        碧巧捂着脸,眼泪哗哗流着,低头就往外走。

        “等等!”叶知秋急声道,望着母亲岳氏,想不到她那么慈眉善目的一个佛家居士,也伸手打人了。急道:“碧巧是你安排给我的,为什么现在又要撵她走?”

        岳氏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却生生忍住了,道:“少爷得听王妃的,王妃怎么安排,少爷就应该怎么照搬才是,不要辜负了王爷、王妃的一番好意!”

        “这算不得什么辜负!我喜欢碧巧,我愿意让她侍寝!我这就去回禀王妃,告诉她我要让碧巧在我屋里,别的人都不要!”说罢,迈步就要走。”

        “站住!”岳氏伸手拦住,凄然望着他,一字一句哽咽道:“少爷,是想……看着乳母我……死在你面前不成?”

        叶知秋顿时呆了()。

        碧巧咕咚一声跪倒,对叶知秋道:“少爷,求你了,就按王妃的安排吧,否则,奴婢,也唯有一死!”

        叶知秋不知道好好一件事,怎么成了这样,傻在哪里不知怎么办了。

        若菊温言道:“乳母不必难过,少爷这也是对碧巧妹妹有了情谊,一时割舍不下,这样吧,就让她和邀月两个人,在外间伺候吧。乳母意下如何?”

        岳氏瞧着她,似乎想从中看出真心还是假意来,迟疑半晌,才道:“全凭姑娘安排。”

        若菊道:“那就这么定了。——雪香!”

        外面答应了一声,进来一个小丫头,欠身福礼。

        若菊道:“你跟碧巧、邀月两位妹子,你三人在外间伺候,不可贪睡误事!”

        “哦!”雪香忙答应了。”

        岳氏叹了口气,转身离开了。吕氏跟着出来,岳氏还没走出院子门,已经泣不成声。吕氏低声道:“太太一番好心,过后他们会知道的。不必太过伤心。”

        岳氏点点头,对吕氏道:“明日你找个机会跟碧巧说,就说让妯受委屈了。说声对不起。”

        吕氏忙答应了。

        这边,岳氏走了,碧巧也低着头出了屋子,跟着邀月她们在外间收拾自己的床铺。

        叶知秋心中郁闷,狠狠瞪了若菊一眼,一声不吭,自己坐在床上,脱了鞋子,甩出老远,上了床,这才想起还没有脱外袍,便跪在床上脱。若菊急忙过来:“少爷,我来吧!”

        “用不着()!——我不用你脱衣服,这个你也要去禀报我乳母去?”

        若菊没有吭声,只是轻轻咬着红唇瞧着他。

        叶知秋把外袍脱了,甩出帐外,只穿了中衣,拉过被子,钻进了被子里。

        若菊轻轻叹了口气,把地上的袍子拣起来,搭在床边衣架屏风上,又把靴子也捡回来,放在屏风下面。把屋里大灯笼都吹灭,提了一盏小灯笼放在床头,脱了衣裙,光光的跪在床边,轻轻拉了拉被角。

        叶知秋猛转头,正要说话,一眼看见她凸凹有致的苗条腰肢,赶紧闭眼,转过头去,哼了一声道:“各睡各的!你自己拿被子去!i

        我不跟你睡一个被窝,你总不能也要去告诉我乳母吧?”

        若菊垂泪道:“少爷,我这都是为了你好!”

        “为我好?哈哈,我还不知道原来你们王府里奴婢是这么为主人好的!”叶知秋依旧朝着里睡着。”

        “爷,你新过继到王府,这才第一天,你就不听王妃的安排,以后如何相处?我能不能给你侍寝是小事,惹得王妃不高兴,那就是大事了。王妃的话,违拗不得的。”

        叶知秋心头一震,他有些明白了,——王妃,一品夫人,地位何等崇高,她的话,那便是金口玉言,说出来便不能轻易改变。给王子安排侍寝的人,说大不大,说小却也不小。关系到王子成长问题。如果刚到第一天,就因为侍寝人这种事情顶撞王妃的安排,岂不是大大扫了她的颜面?说轻一点,这是没有家教,往重里说,那便是忤逆不孝了。

        叶知秋也立即明白了母亲岳氏为什么冲进来二话不说就打了碧巧,甚至以死相逼让自己顺从王妃的安排,而碧巧也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也以死相逼,只因为她们都明白其中的厉害,偏偏只有自己这个穿越过来的傻子啥也不知道就任性乱来()。

        唉,寄人篱下,便只能看人眼色。

        叶知秋心里很不是滋味,怎么混成了这德性,家破人亡的,到头来还得庇护于王爷门下才能躲过一场大劫难。真是没劲到了极点!

        叶知秋心里胡乱想着,那边若菊已经去抱了一床被子过来,睡在了外侧。

        而且很快就睡熟了。

        这人还真是心宽,跟没事人似的就睡着了,叶知秋心头苦笑。挨了好半天,这才也沉沉睡去了。

        第二天他醒来时,若菊早已经起床了,而且已经梳洗好了,半点都没有吵到他,见他做起来,忙过来道:“奴婢服侍爷穿衣?”

        “不用!”叶知秋没好气道,他不会这么就心平气和接受这个丫头的,站起来,自己取了衣服要穿,发现已经换了一套崭新的袍子了,也不以为怪,穿好了走到台前,若菊已经把门外的三个侍女都交了进来,帮着梳洗。”

        碧巧一直低着头忙碌着,叶知秋偷眼瞧她,见她眼睛有些肿,看样子昨夜躲在被子里哭来着,便伸手过去拉住她的手:“昨晚睡的好吗?”

        碧巧赶紧抽回自己的手,瞟了旁边若菊一眼,低声道:“挺好的,多谢少爷关心。”

        若背却仿佛没看见似的,继续帮叶知秋绾头发。说道:“少爷梳洗完了,该去王妃那一起吃早饭。”

        “我们园子没有早饭吗?”

        “爷刚来,去陪王妃吃个饭,说说话,问问王妃安歇得如何,这也是一番孝心,往后便可以自己在园子里吃了。”

        听若菊这话的意思,便是说应该把心思用在如何讨好王妃上面,总比握着小丫头的手只关心一个女婢睡的好不好强百倍()。

        叶知秋默不作声。梳洗完了,便出门往王妃屋里来,若菊跟在他身后。

        一路的有人见到他,都是恭恭敬敬肃立一旁,等他过去了,这才走开。进了园子,各门的侍从都高声告知里面说“四少爷来了”。等他到了屋里,王妃早已经笑容满面站在门口等着他了,等他进来,便上前先是上下打量了一番,见他装扮一新,容光焕发的,满意地点点头,伸手拉着他的手,道:“我儿昨夜睡得如何?她们服侍得还尽心吧?若是不中意,告诉娘,娘再给你换人。”

        叶知秋扭头看了一眼侧身后站着的若菊,见她神情淡淡的,浑然没有半点担心之色,好像已经猜到自己明白了昨夜她的苦心似的,心里哼了一声,脸上却勉力一笑,道:“都挺好的。都很尽心。娘安歇得好吗?”

        “不好!”王妃皱着眉拉着他往里屋走,一边走一边说:“我老睡不好,身子发热,心里烦得很,躺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好容易睡着了,老做梦,而且,一点点响动就醒了,一醒了就再也睡不着。”

        “找太医看过了驯”

        “看过,看了好几个太医,都不见好,唉!只说是年纪大了,睡不好却也罢了,只是这心烦呐,怎么都不顺。”

        叶知秋心里咯噔一下,原来王妃有烦躁不寐的毛病,难怪若菊说王妃的话不能违拗,只怕不仅仅是因为王妃的身份,还有王妃的病,有这种病,自然不好多生气的。

        王妃拉着他来到暖阁里软榻上并排坐下。叶知秋感觉到王妃的手果然有些发烫,便道:“我学了些医术,给母亲看看,如何?”

        王妃笑了:“难得你有这番孝心,那你就看看吧!”说罢把手抬起来送到他面前让他诊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