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本草王在线阅读 - 第94章 新家

第94章 新家

        仁宗冲着林亿怒道:“为什么不说话?孙用和那老匹夫把朕好端端的公主治成了这个样子,这就是你们这些号称圣手国医的本事?”

        林亿低着头,一句话都不说()。

        仁宗袍袖一拂,气冲冲转身要走,就听到门外宫女道:“皇后娘娘驾到!”

        林亿急忙退后几步,在屋角垂手而立。

        片刻,就听得翠珠叮当,香风阵阵,曹皇后款款走了进来,见到仁宗,欠身施礼:“官家。”

        仁宗点头:“你来得正好,朕正要问你,孙家那小子过继的事情办完了没有?朕要拿孙家上下入狱治罪!”

        “已经办完了。”曹皇后偷偷瞧了仁宗一眼,低声道:“官家,孙老太医已经病逝,这件事由他引起,与他儿孙无甚关系,虽说大不恭重罪须株连全家,但还请官家看在孙老太医曾救过臣妾的份上,从宽处理为好。”

        “他救过你,也治死了我三个儿子!现在又治死了小公主,——虽然还没有死,却也差不多了……”说到这,仁宗话语有些哽咽,忽又提高了声音,道:“我准许你让国丈收他过继,保留孙家一脉香火,也不抄没他家财,也算对得起他家了。他虽然死了,他家人却必须依律惩处!绝不准姑息!”

        ————————————————————

        孙宅四周,依旧被御林军团团围住。

        灵堂之上,孙家人正在正在守灵。突然,一队队御林军冲了进来,把守各处,一个白发苍苍的传旨太监带着许多捕快皂隶进到灵堂()。

        那老太监迈步来到灵前,将圣旨递给随行小太监,上前恭恭敬敬上香,然后跪下磕头。完毕,这才起身,站在旁边,令孙奇等人跪下接旨。宣读圣旨,认定孙用和故不如本方,犯了大不恭之重罪,依律案交大理寺审理,即日将孙家上下男女收监于大理寺大狱羁押。宅院一座予以罚没。留限七日治丧。

        圣旨宣读完毕,孙家人哭得死去活来,孙奇等人垂头丧气,作声不得,毫不反抗,被大理寺快手给几个男丁上了木枷,又锁上铁链。一众女眷却没有锁,只是由女捕快看押着。唯独岳氏,也没有人管她。

        岳氏知道,这个结果恐怕跟自己儿子过继给国丈有关,又悲又喜,站在那哭泣。叶知秋的奶娘吕氏陪在一旁,也不停哭泣。

        叶知秋走到母亲身边,岳氏将他揽在怀里,悲悲切切望着那些被锁被押走的家人们,毫无办法。

        范妙菡也跟在叶知秋身边,拉着他的胳膊,簌簌发抖。叶知秋已经告诉他自己过继给当朝国丈为嗣子的事情,所以她知道这次抓捕,不会有叶知秋的事情,可是看见孙家老小都被抓了起来,心中悲苦,禁不住泪水涟涟。

        孙奇扛着木枷拖着铁链,当郎朗走到叶知秋面前,道:“永泽,爷爷的后事,只能托你料理了。一定好办好啊!”

        叶知秋含泪点头。

        孙兆也过来,悲声道:“这一去,便是死路了,我等死了,若是砍头,收尸骨的时候,记得多给仵作一些银钱,让他好生把我们头颅跟身子缝好,别错了啊,就葬在老太爷坟边,让我们一家人得以团聚。记住了!”

        一旁的范妙菡蒙着脸放声大哭。一众女眷也跟着号啕大哭起来,一时间,大堂里哭声响成一片。

        等孙奇等人被押出了大堂,传旨太监这才迈步走到叶知秋面前,恭恭敬敬道:“皇后娘娘已经做了安排,到了大牢,都是单独关押,断不会让他们吃了亏受了委屈的()。国舅爷尽可放心就是。”

        国舅爷?叶知秋呆了一下,他还不习惯这个称谓,不过也是,他现在已经过继给皇后娘娘的父亲曹玘,也就成了皇后娘娘的弟弟了,这不就是国舅嘛。

        岳氏听传旨太监这么说了,心中稍安,悲悲切切福礼道:“有劳了!”

        叶知秋也赶紧拱手道:“多谢,请代为叩谢皇后娘娘大恩。”

        “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呵呵,国舅爷,咱家这就告辞,回去复旨去了!”嘴上说着,脚下却不挪窝。

        见这传旨太监说走却又不走,碧巧冰雪聪明,立即明白了,赶紧捅了叶知秋一下,低声道:“给钱呐!”

        叶知秋也立即会意,全身上下乱摸,碧巧赶紧朝老管家李有才摆手示意让他去取钱,李有才本来是知道这个礼数的,只是突遭大变,一时慌了神,忙不迭跑去取钱去了。

        岳氏拭泪勉强一笑,对传旨太监道:“老内相如何称呼?”

        “哦,老奴许辰。在官家身边伺候。”后面一句话,特意强调了的,嘴角还有一抹得意的微笑,对自己这地位很是有几分骄傲的。

        “原来是许公公。公公高寿?”

        “呵呵,已经快七十了,本来嘛,是应该告老还乡的,可是,官家说我用着称手,便留下来了,想着趁着身子骨还硬朗,多几年伺候官家,官家日理万机,操碎了心,我们这帮奴才,哪能有那偷安之心呢,只能是打点精神,把事情把妥帖了的。”

        “那是,老内相这把年纪,还在为官家奔波,劳苦功高。”

        许公公捻着白胡须乐呵呵道:“这话却说是实话,就拿你们孙家这事来说,官家原是十分震怒的,也是我,怜惜孙老太医一辈子劳苦,落此下场,实在可叹可怜,便没少在官家身边说好话,官家这才高抬手,让令郎过继国丈家,当然啦,这也不是老奴一人能说动的,自然主要是皇后娘娘,她的金口玉言()。老奴也不过是敲敲边鼓而已。”

        “如此已经万分感激了,”岳氏拭泪,拉过叶知秋,道:“孩子年幼,什么都不懂,往后宫廷里,还望老内相多多担待帮衬啊。”

        “呵呵,这个自然,”许辰老气横秋打量着叶知秋,道:“老奴瞧国舅爷,面目清秀,印堂生辉,两耳垂肩,手掌厚实,是个福寿双全之象,将来重振孙家家业,指日可待啊。”

        “多谢老内相吉言了。”

        说话间,管家李有才已经捧来一个小锦盒,里面金灿灿的都是黄澄澄的金子,他也知道岳氏和小主人都不曾主事,只怕不知道该送多少,便自作主张拿来厚礼,想着主人一家在大牢里便需要这样的人帮忙照应,而且,以后小主人到了皇宫,更得靠人家在宫廷里帮忙,这份厚礼却是不能省的。

        这也合了岳氏的心思,不禁点头,接过来,双手捧着送到许公公面前:“公公辛苦,一点bó礼,不成敬意,还请公公笑纳。”

        许公公早已经笑得脸上的褶子都舒展开来了,忙不迭双手接了过来,贪婪地扫视着盒子里金光闪闪的金锭,使劲咽了两声口水,这才把盒子合上,交给跟随的小太监捧着。躬身道:“多谢夫人,多谢国舅爷了,老奴告辞!”说罢,带着人出了药香堂走了。

        岳氏全身虚脱一般,在吕妈搀扶下,慢慢走到灵前,在蒲团上跌坐,原本坐满了人的大堂,现如今只剩下母子二人,还有范妙菡和几个丫鬟婆子了。偌大的家,就这么散了吗?想到伤心处,不禁潸然泪下。

        随后,办理丧事便只有他们几个了,而圣旨只给了七天治丧,时间很紧,根本不够扶灵返回原籍安葬祖坟处的,只能联系了京城寺庙,暂时停灵()。好在这些事情都有老管家李有才料理,他们母子俩倒也省心不少。

        丧事办完,得到通知,说次日王爷就就要来人接他们进王府。范妙菡黯然辞别,要搬回家住,叶知秋也无法,一直送她到门口。范妙菡哭着拉着他的手,说别忘了抽空来看她。叶知秋郑重点头答应了。

        次日,国丈吴王曹玘家的几辆豪华大马车已经来迎接来了。

        叶知秋跟着母亲岳氏上了马车,碧巧他们做后面的车,孙家能带走的珍宝细软,还有古董家具,统统装了车,另外还有几大车的医书。车队浩浩荡荡穿过大街,来到皇宫旁边的吴王府。

        这是王爷的府邸,那气派自然是孙宅不能比拟的,叶知秋站在那里,望着高墙碧瓦的王爷府第,有一种侯门深似海的感觉。

        吴王曹玘和王妃万氏在仪门处迎接,拥着他母子而来来到正堂落座。这大堂的柱子都有合抱粗,上面有云翔图案。雕梁画栋的十分奢华,王妃拉着叶知秋亲热地让他坐在自己身边,曹家的人都坐在两边,王妃逐个介绍。先介绍三个儿子。

        曹皇后是曹家长女,她也才三十来岁,几个弟弟自然没多大了。最大一个,也刚三十出头,玉面俊朗,听王妃介绍,这位便是自己在这新家的大哥曹景休。

        一听这名字,叶知秋激灵一下,这难道就是后世民间传说八仙过海里面的曹国舅?

        曹国舅,原名便是曹景休,是宋仁宗皇后的亲弟弟,所以人称曹国舅,是八仙中最后得道成仙者,现在看他这样,肯定不是神仙,不过见他长相,倒有几分仙风道骨,能见到未来的神仙,心中有几分激动,不禁对他微微一笑。拱手道见过大哥。

        曹景休也笑了笑,拱手口称三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