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本草王在线阅读 - 第75章 牛角尖

第75章 牛角尖

        叶知秋没有回答,他已经呆在了当场,这个结果,是他预料到的,也是他希望的,但是又不是他期盼的,因为这就证明,治疗温病,同样可以用伤寒的方子,也就证明,他先前说的论点,只怕就站不住脚了,那如何说服林太医?连想着自己这一方的林太医都不能理解和相信自己的观点,翰林医官院百十号太医,能相信吗?不相信,那爷爷就不能脱罪,那也就意味着,孙家的灭顶之灾就要接踵而来了()!

        范妙菡见他这失魂落魄的样子,忙过来低声道:“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你脸色好难看!”

        林亿有些后悔自己说话太重,见到妇人苏醒,心中宽慰,觉得叶知秋这孩子能准确辨明病人是阴盛格阳,用方准确,这对一个十五六岁的半大孩子来说,是非常难能可贵的,更难得的是,叶知秋明明知道用这个方子,会使得他原先想证明的东西不能成立,但是,他还是用了这方子,这种一心为病患着想,不为己利所动,这才是一个高尚医者最为珍贵的品格。

        林亿赞许地瞧着叶知秋,起身走了过去,道:“贤侄,很不错啊,你的方子有效了,病人苏醒了,呵呵”

        叶知秋转过头望着林亿,道:“温病真的不同于伤寒的……”

        林亿见他固执己见,微微皱眉,道:“我明白你的心情,你想用这种方法替你爷爷脱罪,你很孝顺,这很好,不过,这法子只怕是不行的。你放心,我会上书官家,请求从宽处理你爷爷这案子,官家仁慈宽厚,应该不会太过为难你爷爷的。”

        这时候,叶知秋当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了,理论上说没人信,病案上又跟自己作对,偏偏出了这样一件事,难道,孙家这次劫难,真的毫无办法洗脱了吗?

        范妙菡见他脸色苍白,身体都在微微发颤,忙道:“师哥,病人也醒转了,夜也深了,咱们回吧?”

        叶知秋点点头,沮丧地给林亿拱拱手,一句话不说,低头出了医馆。

        一众等候看病的病患纷纷让开,用敬重的目光望着他,低声议论着这个十五六岁的半大孩子,治好了太医都治不好的病,当真是厉害()。有的还低声商议,若将来有什么治不好的病,去找这孩子,说不定有个偏方就能治好了呢。

        胖女扯了丈夫一把,追上来道:“小太医,我婆婆虽然醒了,但是我担心又像上次那样好两天又犯病昏过去,那可怎么办?你能不能接着给我婆婆看呢?我们把婆婆送到你们医馆去好不好?要不,接你来家里看病,好不好?求你了!”

        他丈夫也急忙在一旁附和着哀求叶知秋接着给老妇治病。

        叶知秋勉强一笑,点点头:“要是有什么问题,尽管来孙氏医馆找我好了。”

        “多谢,这个真是多谢了!”胖女眉开眼笑,不停福礼。

        叶知秋和范妙菡回到孙府,送范妙菡回到冬藏园之后,叶知秋回到了家里。母亲岳氏已经睡下了,丫鬟碧巧和邀月服侍他梳洗完毕上了床。

        碧巧乖巧地依偎着他,见他闷闷的,低声道:“怎么了?爷。”

        “没什么。”

        碧巧半个身子抬起来,用手肘撑着下巴,瞧着他:“肯定有什么事?”

        “唉!我想的给爷爷脱罪的办法,现在一点进展都没有,而且还出了老大一个破绽,我很烦恼。”

        “我也不懂医,你说了也不知道,别着急,这时候越着急越容易出乱。”碧巧说到这,见他还是闷闷的,眼珠一转,嬉笑道:“对了,永珍姑娘婆家已经说定了,是衡州府推官张大人家,他的长子。”

        叶知秋哦了一声,问:“衡州府在哪里?”

        “南边,远着呢。”

        “人家愿意吗?”

        “听说是皇后娘娘保的媒,能不愿意嘛()。而且还有好多嫁妆了,听说那家人穷得跟什么似的,只是人很本份。”

        “皇后娘娘保媒?”

        “是,因为老太爷觉得这件事不能悄悄的弄,说到底还得讨皇后娘娘一个主意才好,如果觉得不妥,还是不能做。”

        叶知秋叹道:“爷爷就是太老实了。这种事肯定只能先斩后奏呗,如果禀报上去,反倒让上头为难了。”

        “可不是嘛,大太太她们都这么说来着,可是老太爷不听,还是禀报了皇后娘娘,想不到皇后娘娘直接保媒许了,听说高保衡他们为这件事又上奏呢,说老太爷这案子论罪要株连全家的,这时候嫁女,是想脱罪,请求撤掉这门亲事。结果,官家没说话,皇后娘娘说了一句话,把他们给噎回去了,娘娘说了:‘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你们家女儿大了不嫁吗?’高保衡见官家不开腔,由皇后娘娘说话,便知道官家还是想网开一面的,便不敢再说。”

        “你听谁说的?”

        “今天一天你都在医馆,自然不知道,是下午的时候,听二太太屋里人说的,二太太他们都很高兴,忙碌着给准备嫁妆了呢,正好那张推官在京述职,便说三天后过门,直接迎亲回衡州府。”

        叶知秋终于露出了一抹微笑:“太好了!既然官家网开一面,会不会从宽处理这件案子呢?”

        “不好说,不过听老太爷屋里人说,皇后娘娘说了,她也只能做到这一步。对了,皇后娘娘说过继的事情,不要着急,这件案子报上去之后,她自有道理。”

        “哦,”叶知秋早已经打定了主意不当别人的儿子,既然年纪不到不会被处死,就没必要通过这种方式苟且偷生,所以也不多问。当官奴就当官奴,没什么了不起,总比寄人篱下的强。

        碧巧却自顾自说着:“今晚上太太去老太爷那听了这消息回来,一直在抹眼泪,说有娘娘兜着,爷应该不能去当官奴了,只是不知道娘娘究竟是个什么主意()。也不知道爷将来如何,所以就独自落泪。我们劝了也劝不住。爷,你说,娘娘会怎么个安置你呢?”

        “不知道!”叶知秋翻了个身,面朝里睡着。

        碧巧噘着嘴,缩进了被子里,不一会,便睡着了。

        叶知秋却睡不着,睁着个大眼睛望着黑洞洞的帷帐。

        ——————————————————

        随后两天,叶知秋都持续在孙氏医馆里学医。

        这天下午,他正学着给一个病患瞧病,就听到门口颤巍巍的声音道:“小太医,小太医在吗?老身来叩谢大恩来了!”

        说着话,门口出现几个人,一个胖乎乎的少妇,搀扶着一个老妇,另一边,则是一个男子扶着,后面跟着一个老者,再后面还有几个老老小小的,都是满脸春风的。却正是在林亿医馆帮着救治的那位真寒假热昏迷多日不醒的老妇。想不到这才两三天,便已经能下地走路了。

        叶知秋急忙起身道:“哎哟老人家,你怎么来了?要复诊,说一声,我上门去啊。这老这身子骨……”

        “没事了!我能慢慢走了,我能活着,就是托你的福啊,这救命之恩,一定要来叩谢的。”

        胖女指着叶知秋道:“这位就是我跟你说的那个医术了得的小太医了。”

        “哎哟!恩人在上,请受老身一拜!”说着颤巍巍就要下跪,叶知秋急忙托住她的胳膊:“老人家,这可不敢当,快快请起!”

        旁边范妙菡笑吟吟过来,帮着搀扶起老妇()。

        孙兆很是惊诧,忙让他们搀扶着在候诊的长条椅子上坐下,上下打量了好一会,才道:“老人家是吃了小徒的药好的?”

        旁边胖女乐呵呵道:“可不是嘛,那林太医治了四五天,一点用都没有,你们医馆这位小太医,只一剂药,就好了,昨晚上就能下床了,嚷嚷着要来叩谢大恩,劝了一夜,这才劝住,今早上才抬了来,到了门口,她又非要自己走进来。呵呵,便搀扶着进来了。我说啊,你们医馆这小太医,本事可真了不起呢!”

        孙奇也很惊讶,起身过来,给老妇诊脉望舌,点点头道:“果然已经大好。”

        “是啊!”老妇乐呵呵道,“听说我都快死了,别的郎中说了,不中用了,媳妇都要准备后事了呢……”

        “婆婆!”胖女红着脸道,“那郎中乱嚼舌根,我也没个心眼,不知轻重,你老别见怪。”

        老妇拉过她的手,轻轻拍着:“媳妇啊,婆婆没生气,婆婆高兴呢,你又不是大夫,自然要听人家的,要死的人,可不是要准备后事嘛,你这般孝顺,端屎端尿的,婆婆心里都记着呢。”

        胖女这才喜道:“这都是应该的,多亏这位小太医呢!”

        叶知秋忙摆手道:“我不是什么小太医。可别乱叫,让人听了笑话。”

        “有什么笑话的!听说你爷爷你伯父你师父都是太医,你的医术又这么好,那不是小太医是什么?对了小太医,我们街坊听说这件事,都很新奇,有些生病的,也想找你看病,你看行吗?”

        叶知秋望向师父孙兆。孙兆听说叶知秋居然真的救活了这个病人,很是高兴,捻着胡须频频点头:“行啊,泽儿,你就给他们学着看吧。”

        “是()!”

        于是招呼那些人进来,一个个的都给看了,都是一些常见的伤风着凉跑肚拉稀的,这些叶知秋经过这些天的学习,已经会治了。很快便看完开了方,经过孙兆复查认可,拣了药。这才说笑着告辞走了。

        孙兆对叶知秋道:“你到还不错,这病都治好了。她是什么病?你用的什么方子?”

        “温病,用的伤寒方通脉四逆汤。”

        “哦,你不是说温病不能用伤寒方子吗?”

        叶知秋哑口无言。

        这时,旁边范妙菡急了,胡搅蛮缠打岔道:“我师哥说的是不能用伤寒的方法,不是伤寒的方子,方子是死的,病是活的,只要用得好,不管是什么方子都能用!”

        当真是一语点醒梦中人!叶知秋脑袋灵光一闪,就是啊,这么简单的问题,自己却被苦恼了这么久,温病当然有用伤寒方子的,比如白虎汤、承气汤、麻杏石甘汤,在温病中后期都可以用,这些都是伤寒方子啊,怪只怪自己一门心思想证明温病不同于伤寒,钻了牛角尖!

        想通此节,叶知秋大喜,眉飞色舞道:“就是就是!妙菡师妹说得太对了,温病不同于伤寒,不能按伤寒方治疗,不是说不能使用伤寒的方剂,而是说不能按照伤寒的思路去治疗,特别是温病初起,绝对不能用伤寒的辛温发汗、苦寒退热等等方法,哈哈,就是这样的。”

        孙兆瞧着他,不知道他怎么突然这么高兴。摇摇头走开了。

        叶知秋拉着范妙菡的手,喜滋滋道:“你真聪明,多谢你!”

        范妙菡也不知道他究竟谢自己什么,大眼睛闪闪的。第一次被他主动拉着手,她一张俏脸,一直红到了脖子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