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本草王在线阅读 - 第73章 告吹

第73章 告吹

        连着这四天的指导,让孙奇和孙兆也是充满了惊讶,不禁惊讶叶知秋几乎无所不知的浑厚医学知识,更惊讶他的才思敏捷,一点就透,而且能举一反三,所以才短短四天时间,叶知秋的临床能力已经得到了质的改变,从根本不会诊脉望舌,到基本能够娴熟地运用四诊技巧诊查病症,并准确地归纳总结出病人的病证来了()。当然,这四天也没有遇到特别疑难的病症,在起步阶段挫折少一点,能给他更多的鼓舞。

        但是,挫折还是会不期而遇的。在傍晚时分,叶知秋便遇到了他临床行医治病的第一个挫折!

        傍晚在将要关门的时候,林亿医馆的一个坐堂大夫坐着马车急匆匆跑来,告诉叶知秋,上午的那个病人,吃了他的新方药之后,不禁没有改观,反而病症进一步加剧,已经生死一线了!

        叶知秋呆在当场,一下子傻了()。

        范妙菡急得眼泪都出来了,不知怎么帮他才好。孙兆跺脚道:“这下好了!治死人了!我看你怎么办!刚刚出道,最忌讳的就是这个!老太爷让你学医,只是让你学着行医,可没有让你给人看病去,你倒好,在人家林太医的医馆学医,到抢着给人家的病人看病起来了。人家度量大,不跟你一般见识,你呢,不知道进退,不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便厚着脸皮给人看病了,你也不想想,你才学了几天看病?现在好了吧?我看你怎么收场!”

        范妙菡急声道:“师父,这不是还没有那个什么嘛,让师哥去看看,还有没有救嘛。”

        “有救?如果有救,姓林的就不会差人过来叫他!叫他去,那就是让他去背黑锅去的!想去吗?哈哈,想去就赶紧去啊!反正去不去这黑锅你都背定了!”

        范妙菡急得直掉眼泪,呼哧呼哧又哮喘起来,拉着叶知秋道:“师哥,这可怎么办?”

        叶知秋听师父这么说了,反倒镇定了下来,让范妙菡吃了止喘药之后,道:“既然是我治的,好的坏的,都有我背就是!我去看看!”

        说罢,迈步就往外走。范妙菡吃了治喘药,也跟着他要去。

        “等等!”孙兆到底是关心自己徒弟,虽然抢白挖苦了一顿,见他真要去,又急忙追了上来,道:“不要勉强,若不能,就直截了当跟林太医说,让林太医接手治。这样还好说一点。”

        叶知秋点点头。带着范妙菡出了门,上了林亿派来的马车。

        匆匆来到林亿医馆,老远又听到那胖妞的声音,不过这一次是嚎啕大哭,一边哭还一边不忘数落:“婆婆啊,你好歹也张开眼啊,有的话你得留下来啊,你要是这么不明不白的走了,我可就蒙了不明不白之冤了,你儿子他们会说我害死了你啊,我可怎么见人啊,天地良心,我怎么的服侍你,只有你自己一个人知道啊,他们一个个不拿我当人看,只有你当我是亲女儿一样啊,你就睁开眼,在跟女儿说句话啊……”

        叶知秋一听这话,顿时心头一沉,病人只怕是不行了()。顾不得礼貌,抢步上前,闯进了医馆,一眼看见那老妇躺在一张软榻上,直挺挺的一动不动。

        那胖女听到脚步声,赶紧一扭头,瞧见了叶知秋,喜出望外,扑过来咕咚就跪在地上了:“小大夫,小太医,小祖宗,你就救救我婆婆吧!你上回的药,婆婆吃了就好了,这一次,你再开个药,让她吃了能好啊,哪怕是醒了说句话也好啊!她什么都还没说就要走了,这让我可怎么办啊!怎么洗脱冤屈啊!”

        她公公唉了一声,跺脚道:“你可真是!谁又说你什么了?”

        “你们不说,肚子里这么想来着!”胖女抹了一把其实干巴巴的眼眶,回头横了他们一眼。

        “人不是还活着嘛,你哭个什么劲,赶紧的让人家大夫过来看病啊!”

        叶知秋心头一喜,急忙绕开跪在前面的胖女,来到那老妇身边,伸手指在她脖子旁一摸,脉搏还在跳动,这才松了一口气,再低头一瞧,老妇面颊依旧是红艳如妆,拿过手指一摸,指间还是冰凉,再看舌苔,依旧是薄白,舌质还是谈嫩,一派阴盛格阳之状。

        林亿走了过来,沉声道:“吃了药,没有效果,病人还是高热昏迷不醒,不过,也还没有进一步恶化的危象。”

        范妙菡一听,喜道:“没有进一步恶化,说明还是有点效果的嘛!或许只是剂量啥的不够呢,要不再吃两剂看看,兴许就好了!”

        叶知秋摇摇头,沮丧地说道:“没有效果就是不对症!病人现在没有恶化,不等于一直能这样,只怕用不了多久,便会……”

        旁边胖女本来已经起身跟了过来,一听这话,又咕咚跪倒,抓住叶知秋的胳膊道:“小太医,你就行行好,再救救我婆婆吧,上次你的药很管用的,林太医的药都没有治好,你的药一剂就醒了,再吃就起床了()。你就再治治吧!”

        林恒在旁边听着她这话分明是贬低父亲,怒道:“喂!你这样说可不对!你婆婆这病,别的郎中都说不治,让准备后事的,说明她已经病重不治了,大夫也是人,治得了病治不了命!命该如此,你怎么能乱说呢!”

        吵架正是那胖女的拿手好戏,呼啦一下从地上跪怕起来,两手叉腰,挺着一对面袋似的乱抖的胸脯,冲上去嚷道:“你说啥?命该如此?你是我说婆婆已经没得治了?那人家小太医怎么就一剂药就醒了,再吃一剂就坐起来了?你们的药呢?吃了六七天,除了拉屎在裤子里,可曾睁开眼睛一下?我还没说你们,你到说起我来了?你们堂堂一个太医,比不过人家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哥,怎么了?这是事实嘛!别的本事我不知道,我就知道你们没把我婆婆救醒,人家救醒了!这就是本事!”

        胖女连珠炮似的当当当说个不停,林恒好不容易等她停了片刻,赶紧回了一句:“有本事他接着救啊!救活了那才叫本事!”

        “你怎么知道人家救不活?你是不是暗中诅咒人家了?是不是?”胖女一支棒槌般的手指差点戳到林恒的脑门上了,“你这厮,肯定是你暗中诅咒人家小哥儿,这才明明治好了又犯病了,要不然,我婆婆已经好端端的都能坐起来了,怎么就一下子又不行了?肯定是有小人在后面搞鬼,我看就是你!你这怂样,比不过人家小太医,就暗中使坏是不是?说!你都使什么坏了?哪找的神婆做法咒了我婆婆,人家才治不好的?你这贼人,我婆婆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跟你没完!”

        林恒压根插不上一句话去,被她戳得一个劲往后躲,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撂了一句“好男不跟女斗”!便钻进了后院。

        他们在一旁争吵,叶知秋苦着脸想着这病案该怎么办。

        范妙菡着急了,低声道:“怎么了?很难办吗?”

        “嗯()!”叶知秋道,“老婆婆这是温病,温病是热病,温病不同于伤寒,绝对不能用伤寒的法子来医治的,也就是不能用辛温的热药。可是她,她现在又是阴盛格阳,也就是真寒假热,应当按照真寒来治,寒者热之,那就必须用热药。这不是让我为难嘛!”

        范妙菡可不管什么什么温病伤寒的区别,低声道:“她现在是真寒,有这病,你就用这药啊,想那么多做什么!”

        当真是一语点醒梦中人!

        对啊,“有是证用是药”!既然病人是真热假寒,这一点连林太医都是确定的,那就用真热假寒的药通脉四逆汤嘛!至于什么温病什么伤寒,去想那么多纯理论的东西做什么?又不是写论文考试!

        想到这,他不由自主瞧了一眼林亿,只见他站在旁边分明已经听见他们说话,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不过那不是讥讽的微笑,而是一种欣慰,好象看见一个调皮逃学不走正道的孩子,重新回到课堂开始看书学习了似的。

        叶知秋见到他这种表情,立即明白了,这太医其实心中早已经成竹在胸,知道应该用通脉四逆汤,只不过非逼着自己说出来,目的,只怕也是冲着自己先前所说的那一大通关于温病跟伤寒的不同来的。倒不是不想帮老太爷孙用和,而纯粹是学术上的争论,或许,前面自己治好的那个喊痛连街上都听到的温病病案,让他有些动摇了他对温病的理解,可是现在这个病案,又让他找到了自信,觉得他以前对温病的理解才是对的,自己是想出了一些歪理在瞎胡闹。

        想通这一点,叶知秋很是沮丧,自己一再强调温病不同于伤寒,不能用伤寒的方子治温病,可是,这个病人辩证是温病无疑,但是,现在却用《伤寒论》的通脉四逆散治好了,那无异于自己打自己的耳光嘛。理论的争执倒是次要的,只是这样一来,想用证明北宋医者还不知道温病不同于伤寒的方法来证明爷爷孙用和没有错,从而帮他脱罪的努力,只怕就要告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