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本草王在线阅读 - 第70章 肝为五脏之贼

第70章 肝为五脏之贼

        既然已经四诊查明相关病症,让叶知秋再辩证,便不困难了,想了想,道:“他主要是以胁胀作痛为主诉,胁部属肝经,病位在肝胆,起因是情志抑郁,而且喜欢叹气,口微苦,脉弦,说明是肝气郁结证()。因为‘肝为五脏之贼’,肝郁容易横逆犯胃,影响脾胃气机,所以病人不想吃东西,而且大便不爽……”

        孙兆本来捻着胡须听得连连点头,可是听到他说到后面,愣了一下,问道:“‘肝为五脏之贼’?什么意思?”

        叶知秋还没反应过来,以为孙兆考他,便答道:“肝为五脏之贼的意思就是肝病会影响到其他脏腑,导致其他脏腑病变。比如肝病及心,——肝五行属木,心属火,木生火,所以肝为心之母,母病及子,肝藏血功能失司,心主行血的功能也会失用,肝是维持情志舒畅的,肝气郁结,便会心神不安,肝火亢逆,便会心火亢盛,而出现心烦失眠。病患这心烦失眠,就是肝气郁滞引起的。再说肝病及脾,——肝五行属木,脾五行属土,木克土,所以肝失疏泄,肝气郁滞,便会木旺乘土或者木不疏土,因而使脾失健运,本病案的病患就是这样,他的不思饮食,大便不畅,也是肝气郁滞引起的()。所以张仲景说‘见肝之病,知肝传脾’。”

        孙兆十分惊讶,我道:“那肝病能犯肺吗?”

        “当然能,肝五行属木,肺属金,本来是木为金所克的,但如果肝气旺盛,被制的一方太厉害了,会翻过来欺凌克它的这一方,这就是肝旺侮金,导致肺的清肃功能失常而呛咳不已,这也叫做木击金鸣。肝火上逆,灼烧心肺,甚至还会导致咳嗽痰血。肝病也能及肾,——肝五行属木,肾属水,它们是母子关系,因为水生木,同时,肝藏血,肾藏精,而精血都是水谷之精化生和充养而得,来源相同,所以叫肝肾同源,或者乙葵同源。二者一损俱损,肝阴不足,便会损及肾阴,肝主疏泄,肾主封藏,如果疏泄太过,封藏便会失职,从而导致梦遗,小便余沥等病。”

        对肝病的研究,宋朝远没有这么详细,叶知秋所说的很多理论都是后世医家论述的,孙兆听得是目瞪口呆,愣了半晌,又道:“那肝病能及其他六腑吗?”

        “自然能!”叶知秋道:“所谓‘风为百病之长’,肝风内动,夹痰阻络闭窍,便会发为痫病。肝阳化风,风阳上扰,就会出现眩晕、头痛、震颤等。肝阴血不足,阴虚动风,就会筋脉抽搐拘挛。这么说吧,象什么气结、血凝、痰饮、浮肿、痉厥、癫狂、积聚、痞满、眩晕、呕吐、哕呃、咳嗽、血痹、虚损,都是因为肝气不舒所致!肝火燔灼,游行于三焦,一身上下内外都可以得病。”

        孙兆听的嘴巴长大了,半天合不拢,又把眼望向孙奇。

        孙奇也是十分的惊讶,过来问道:“你说的这些,都是从那里看来的?是爷爷书上的吗?”

        叶知秋说的这些,大部分是明清的医家关于肝病的论述,北宋的孙奇他们如何得知,叶知秋也不能说真话,只好含糊道:“是我看的一些医书写的。”

        孙奇捻着胡须道:“很有道理!你是从哪些书上看来的?在什么地方看的?”

        叶知秋自然是没办法说出这些书来的,挠挠头,道:“我忘了,看的书太多了()。”

        孙奇摇头,道:“你撒谎!没有那本医书上这样说过!”

        孙奇饱读医书,又协同父亲孙用和校勘医书古籍,广泛收罗各种版本的医书,由于北宋以前的医书,受造纸术、印刷术的影响,不可能大规模刊印发行,能写成书流传于世的数量不多,作为太医,皇宫藏书他能自由阅读,这些书十有**孙奇都看过。却从来没有见哪一本有这种论述的。

        叶知秋见他追问,张皇不知如何作答。

        一旁的范妙菡见叶知秋的论述竟然把两位太医听得傻了眼,十分高兴,笑吟吟过来,推了叶知秋一把:“这些肯定都是你自己琢磨出来的,对吧?生怕师父、师伯不相信,所以假借古人著作。”

        孙奇顿时释然,这个完全能说得通,因为这之前的人,假借古人甚至假借神仙著述立说,以便别人相信的情况非常常见。只怕这孩子也是这种想法。便放缓了脸色,道:“泽儿,是这样的吗?”

        叶知秋怎么好意思把后世医家的理论当成自己的东西宣扬,可是不这样解释又没办法骗过这两位进士出身的医学名家,只好红着脸含糊地嗯了一声。

        孙兆很是惊讶,对孙奇道:“泽儿能想出这些东西来?打死我都不相信!”

        孙奇只一句话便让孙兆哑口无言了,他说:“若不是他想出来的?又有谁说过这样的话?有过这样的见地?”

        孙兆也是饱读医书的人,知道大哥说的没错,可是这件事太过匪夷所思了,瞧着叶知秋半天说不出话来。

        孙奇道:“泽儿能有这样的见识,当真难得。”

        话音刚落,就听到人群外有人高声道:“这孩子还有更难得的事情呢()!”

        两人一惊,听着声音耳熟,循声望去,只见一个花白胡须中年人站在人群中,笑吟吟看着他们,正是太医林亿!

        孙奇惊喜交加,忙上前拱手道:“林太医来了!快快请进!”

        病患们刚才都把注意力放在他们身上了,没有注意林亿什么时候挤进人群站着了,现在提醒,这才扭头望去,果然便是林亿医馆的太医林亿!急忙让开一条道,心想今儿个医馆里聚集三位太医,当真是奇事了!

        林亿迈步进来,先给孙奇、孙兆拱手为礼,然后笑吟吟瞧着叶知秋对孙兆道:“这孩子当真让人称奇,前日在我医馆学医,帮我治好了一个病患,而且一番道理让我琢磨了这两日,觉得越琢磨越有意思,正好还有一个病案令高足也提出了不同见解,所以今日过来,一来道谢,二来跟令高徒请教的。”

        孙兆很是惊讶,瞧了一眼叶知秋,道:“林兄谬赞了,小徒哪有这本事。”

        林亿摇头道:“切莫小看了他,他说的道理听着稀罕,可以却是有效的,很不简单呐,就拿他治好的这个病案来说,这病患胁痛不已,呼痛之声连街上都能听见。我辩为小柴胡汤证,正要用药,让令高徒抄方,他说不行,不能用小柴胡汤,因为这个病不是伤寒,而是温病,还特别强调不是一般的温病,而是完全不同于伤寒的温病。说温病初起,邪在卫表,应当辛凉解表,但是前医却不加分辨,误用升散之药。致使温邪在卫失解,入陷气分。因为温病的病邪是温邪,不是寒邪,如果按照伤寒少阳病用小柴胡汤,方中的柴胡是竭阴的,半夏、人参、甘草性温,黄芩苦寒化燥伤阴,而温病本来就是温邪,损害的就是人的津液,用了这些药,会大大损害本来就严重受损的津液,无异于抱薪救火!病人最终会亡阴而死!还说了一个方子给我。我也是半信半疑,但是苦于无计可施,便决定用他的方子一试,谁成想,竟然一剂见效!呵呵”

        叶知秋喜道:“那病患好了吗?”

        “好了()!”林亿道,“那病患来之前痛不能自禁,呼痛声一直传到街上!吃了你开方的药,那晚上吃了那一剂,当夜疼痛大减,虽然还在痛,但已经能忍耐了,并能昏昏入睡,只是还不能翻身,否则疼痛难忍。第二日一早,又来求医,一口咬定还要吃你开的那方子,说疼痛减少了很多,我便照方给他开了,嘿嘿,又吃了两剂,连身都可以翻了,疼痛更是大减,已经不再叫了。估计再照这方子吃上几剂,便可康复了。嘿嘿,你这小家伙,本事可不小哟!”

        说着,林亿捻着胡须很是欣慰地笑了。

        旁边一众病患听说这小学徒竟然治好了林太医都治不好的病,都惊讶得张大了嘴。

        范妙菡更是心花怒放,推了叶知秋一把:“哎!你怎么没告诉我这事?给人治好了病,连林太医都佩服你,咋回来也不说,让我高兴高兴!”

        叶知秋有些不好意思,道:“我也不知道能不能治好,没治过,哪里敢乱说的。”

        孙奇听的心中一动,问叶知秋道:“你这病,是按照你说的温病治的?”

        叶知秋立即明白了孙奇问这话的意思,点点头,把自己的思路详细说了一遍,特别强调了温病跟伤寒的不同,所以治法上也有区别。

        孙奇听罢,很是高兴,对林亿道:“林兄,这能不能说明温病的确不同于伤寒呢?”

        林亿愣了一下,立即知道了他这话的意思,叹道:“单就这个病案,的确是有区别的,但这到底只是一个病案,还不能说明什么,泽儿所说的两者的区别,前人也从来没有论述过,也与你我所学完全不同。我很理解你们的心情,但是,如果用这一个病案就想说明温病不同于伤寒,从而为老太爷脱罪,只怕说服力还不够。便是我亲身经历此案,也绝不能以偏概全,更不用说翰林医官院百十位医官,他们没有经历过,更不可能相信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