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本草王在线阅读 - 第69章 参苓白术散

第69章 参苓白术散

        孙兆认识文贤儒,以前同殿为臣的,如今老学究致仕了,但是在近左的威望还是有的,听他这么说了,虽然对叶知秋私下里给人看病颇为震怒,却也不好发作()。只是阴着脸站在那不说话。

        孙奇听得新奇,起身走了过来,对叶知秋道:“文老先生是什么证,你又如何治的?”

        这时,一直失魂落魄的孙永轩也终于回过神来,也过来问道:“文老先生的病好了?”

        文贤儒瞧了他一眼,捻着胡须道:“好是好了,不过不是吃你的药好的,你弟弟在你的方子加了一味干姜末,也就一铜钱那么多,便治好了我的咳嗽,厉害吧!哈哈哈”

        孙永轩苍白的脸颊上微微变红了,有些尴尬,这文贤儒吃了他的药数月不好,这他是知道的,现在却被弟弟加了一味普普通通的干姜末,便治好了,当真奇怪,瞧着叶知秋,道:“加干姜末能治好他这病?”

        叶知秋道:“文老先生是痰火阻肺证,要化痰泻火,本来我的用方也是跟大哥一样,只是大哥的方子一直吃不好,我就琢磨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这热痰非阳不化,姜汁善于化热痰,可是文老先生年岁比较大,肺中热痰属于老痰,日久黏腻,姜汁力道不够,不容易花掉,所以我再加了一味干姜末,因为这病是热病,干姜辛温之物不能多加,所以只加了一钱币,想不到就好了,嘿嘿,其实也是大哥前面用方给了我提示,若没有大哥用方两三个月没有效果的前车之鉴,我也未必能治好老先生这病的。也是取巧了。”

        他越是这么说,孙永轩就越不好意思。

        孙奇听罢,连声赞道:“很好,泽儿不拘原方,胆大心细,善于思考,抓住了病症的关键,为医之道,正是需要这样的()!”又瞧着还是一脸阴霾的孙兆,道:“泽儿能有这份成就,我们应当高兴才是,虽说他私自给人看病不妥,但现在景况不同,这坏事便是好事了。他已经有次造诣,昨夜老太爷说的,便大有希望可以实现了。”

        孙兆想想也对,叶知秋的基础越好,教起来就越轻松越快,一个月教会他行医看病这个目光就越有希望实现。对叶知秋治疗这病的思路也觉得很是惊讶,暗中也有几分佩服,便把脸色放缓和了,对叶知秋道:“既然你治了,就接着治吧,后面如何治,赶紧的告诉老先生。”

        叶知秋听说自己的方子竟然有效,当真是惊喜交加,一颗心怦怦乱跳个不停,听师父这么说了,赶紧起身道:“效不更方,继续原方服用,再吃一剂,若症状消失就不用吃了。若好没完全好,便继续再吃一剂,应该就差不多了。”

        文贤儒躬身谢过,道:“看病的人多,我就不耽误你们了,告辞!——孙大夫,以后我再病了,还来找你看病啊!”长笑声中挤出人群走了。

        叶知秋笑呵呵望着他走远,一扭头,看见孙兆脸上还是有些阴沉,忙躬身道:“对不起师父,我私自给人看病,实在不该。”

        孙兆道:“若是以前,这件事断不能这么就作罢,现在嘛……,唉!看病吧!”

        说罢,坐了下来。想了想,道:“既然你已经知道了舌诊相关知识,咱们就直接看病吧。”

        说着,让排队等候的最先一个病患过来就诊。

        这病患是个三四岁的小女孩,不停咳嗽,一个老妇抱着来的,见衣着简陋,脸色憔悴,一看就是贫苦人家的孩子。

        老妇坐下,没等开眼,便已经哭了起来:“太医,你看看我孙女吧,她这是怎么了?”

        孙兆一看,只见这小女孩身形瘦弱,腹部膨大,面色萎黄,神情倦怠,不停地咳嗽着,咳得厉害时还喘息作呕,吐出少量清稀的白痰()。问孩子二便,得知大便时溏。

        孙兆伸手过去,握着小女孩的手,感觉小手冰凉,查脉望舌之后,心中已经明了。

        那老妇心疼孩子,哽咽着说道:“这孩子刚生下来,她娘就死了,所以没奶吃,只是用米汤喂养,自小就体弱多病,这次咳嗽,已经一个多月了,原想着咳两天就好的,却一直咳了这么久还不见好,昨儿个,他爹回来了,跟人家跑买卖当伙计,得了一点米粮,这才让我拿去换了钱,带孩子来看病。”

        孙兆对叶知秋道:“你先前不是给文老先生治了咳嗽,效果不错嘛,这孩子也是咳嗽,你再看看吧。”

        叶知秋苦笑:“我,我还不会看呢。”

        “学着看,有我在,怕什么。”

        “好吧。”叶知秋试着诊脉,道:“脉象好象虚而缓,是吧?”

        “嗯。”

        叶知秋又让孩子伸舌头出来瞧,小孩却不理,叫了一声“奶奶”,跟小猫咪叫似的孱弱,然后拱进奶奶怀里。那老妇哄了半天,这才把头转了出来,伸出了小舌头。孙永泽瞧过,心中没有把握,瞧着孙兆。

        孙兆道:“这种舌色,属于淡嫰。但是舌苔已经花剥。主证为何?”

        叶知秋道:“舌淡而苔剥,主气虚或者气血两虚,是生发之气不足,病患体内营养匮乏,所以舌苔生长不良,才会出现这种舌苔。”

        “既然你都明白,那你辩证瞧瞧。”

        叶知秋背书可以,可是具体到病案,他就傻眼了,瞧着孩子,一时不知怎么办()。

        孙兆笑了笑,道:“这孩子咳嗽说明什么?”

        “病位在肺!”

        “孩子是米汤喂大,现在食少、便溏、腹大、面黄,有说明什么?”

        “米汤喂大,营养肯定跟不上,脾胃必虚,食少、便溏、腹大、面黄,正是脾虚的表现。”说到这,叶知秋喜道:“孩子是脾虚及肺,土不生金?”

        “不着急!”孙兆摇摇头,道:“还有一组症状你没有注意到吗?”

        经他这么一提醒,叶知秋立即明白了,急忙道:“孩子声低气短,神疲,脉缓弱,舌苔淡嫰,这是气虚!孩子咳嗽是本标,气虚是本,而脾为生气之源,因为脾亏所以气虚,而气虚又累及到肺部,脾在五行为土,肺为金,土为金之母,本来土应当生金的,现在土虚了,生不了金,应当补脾益气,培土生金,对吧?”

        孙兆愕然,转头又瞧了一眼孙奇,孙奇也是很惊讶,这孩子一点就透,而且思路敏捷,能迅速判明重点,当真是难能可贵。

        叶知秋见他不说话,惶惶道:“我说错了吗?”

        “没错,挺好的,就是这证。用方呢?该用何方?”

        既然知道了病证,相应的用方便已经成竹在胸,叶知秋略一沉吟,道:“用参苓白术散!”

        孙兆一愕,道:“这是什么方?”

        叶知秋猛然想到,这方子出自《太平惠民和剂局方》,而这本书是在北宋校正医书局成立二十多年以后才刊印发行的,不过,昨夜好象在孙用和的医书里见过这个方子,只是没有命名,这时候顾不得那么多,便道:“是爷爷给我的书里的方子,用人参、白茯苓、白术等为药,专门治疗脾虚湿盛证的()。”

        孙兆顿时露出些许羡慕,道:“这是爷爷的珍藏,连我和你伯父都没有见过,你要好生学习才是。”

        “好的!”

        “既然是爷爷的方子,肯定错不了,那你拟出来我瞧瞧。”

        孙奇在一旁道:“这样不妥,既然老太爷没有传给我们,还是不要看为好。”

        孙兆神情有些尴尬,道:“我是看看这方子对不对,如果用错了方,那可怎么办?”

        孙奇瞧着叶知秋,道:“老太爷医书记载这方子主治什么?”

        “饮食不化,胸脘痞闷,肠鸣泄泻,四肢乏力,形体消瘦,面色萎黄,舌淡苔白腻,脉虚缓。”

        “嗯,是有些地方需要加减调整,这样吧,你把病人四诊情况和你的用方写了,封好,让小星送去给爷爷看看,调整之后再拿回来用。”

        叶知秋答应了,提笔写方,孙兆听孙奇这么说了,自然是要回避的,让了开去,等他写完封好,这才回来,把方子交给了曾小星,送去给老太爷孙用和过目。

        下一个病人,是个年轻男子,坐下呆了半晌,连声叹气,才说这半个月来两胁胀闷不舒,叹气之后又觉得舒服一些,孙兆细问原因,那人才吞吞吐吐说了,因为说好了一门亲事,也见了面了,两下都很合意,只是对方要彩礼太高,家里屋里承担,所以郁郁寡欢。

        孙兆指点叶知秋四诊之后,得知这人还有头晕、失眠、不想吃东西,嘴巴微苦,大便欠爽,脉弦,苔薄白。

        四诊完毕,孙兆问道:“他这病如何辩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