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本草王在线阅读 - 第64章 呆瓜

第64章 呆瓜

        叶知秋瞧着范妙菡,道:“他找你做什么?”

        范妙菡道:“他要给我一大包的珠宝首饰,让我去疏通关系给我爷爷调整任职,不要去那苦寒的青州,调到一个温暖的地方去()。我说我凭什么要你的东西,就跑回来了。”

        叶知秋点点头,道:“是啊,你爷爷身体很糟糕,实在不宜呆在天寒地冻的地方,病情会进一步加重的,应该到气候好的地方去。如果有办法调动,那再好不过了。”

        范妙菡斜眼瞧着他,含嗔带怨:“你的意思是,我应该接受他的这包珍宝?”

        “嘿嘿,这个你自己有主意,我是说,我们的确应该想想办法,把你爷爷调到气候好一点的地方去。这也是做晚辈的一番孝心。”

        “你别打岔,我问你,你是不是希望我接受他的帮助?”

        “我没这意思,接不接受,你自己拿主意啊。”

        “我问的是你!你愿不愿意我接受他的帮助?”范妙菡大眼睛亮亮的瞧着他。

        叶知秋想了想,道:“不愿意()。”

        范妙菡本来紧绷着的脸顿时缓和了下来,脸上都是喜悦,嘟着小嘴,娇声道:“为什么?”

        “拿了这笔钱,也不一定能办成事!”叶知秋道,“你爷爷当初是宰相,能把他从宰相这位置上拉下来,送到边塞青州去,这只有一个人能办到,那就是官家,要想调整他到别的地方任官,也只有一个人能决定,那也是官家。官家把他调到青州,自然有他的考虑……”

        范妙菡本来喜滋滋地瞧着他的,一听这话,气得一跺脚,大声打断了他的话:“你就是因为这个才不愿意我接受他的珠宝?”

        “是啊!”叶知秋道,“你想想,办成这件事,必须要给官家送礼才行,官家能因为你这一包珠宝就改变主意?”

        “我不管官家怎么样,我问的是你!你因为这件事办不成,所以才不愿意我接受他的珠宝?”

        “对啊!办不成的事情,干嘛要去办?又何必去破费那些钱呢?”

        “你!”范妙菡气得把个小嘴噘得老高,一跺脚,咚咚咚自己个往前冲。

        叶知秋不知道她怎么好端端的就生气了,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忙跟上去,道:“师妹,我说错了吗?”

        “没错!”

        “那你怎么生气了?”

        “我乐意!我乐意生气,不行吗?”范妙菡狠狠瞪了他一眼,径直冲到了自己家门口,敲开门,头也不回冲了进去。

        刘妈站在院门口,愕然瞧着她气冲冲进去了,望了一眼叶知秋。叶知秋苦笑,摇摇头,知道这刘妈是不会让自己进去的,便拱拱手,转身回自己园子去了()。

        刘妈忙关上门,小碎步来到范妙菡的屋里,见她气嘟嘟坐在床边,忙弯腰道:“怎么地了?跟四少爷生气了?”

        “他个木头!呆瓜!傻瓜蛋!不要提他!提起他我就气!”

        刘妈笑了笑,在床边坐下,道:“我就说了嘛,让你离他远着点,他傻头傻脑的,一准让人生气,这不是应了我的话了吗?你身体不好,急不得气不得,须得学会保养自己,把自己保养好了,比什么都强。至于婆家,老爷自然会有安排。你就别去……”

        “你说完没有?”范妙菡抬眼瞧着她,“说完了就出去!我想一个人静一下!”

        “妙菡!你这孩子怎么这样!”

        “出去出去!”范妙菡起身拉起刘妈,连推带攘把她送出了门,咣当一声把门关上,拴好,这才回来,一屁股坐在床上。门外刘妈还是叽里咕噜说着话,范妙菡索性倒在床上,一把将被子拉过来蒙头盖住,这下子听不到了,世间终于安静下来了。

        呆瓜!憨包!傻蛋!该死的笨笨!

        范妙菡嘴里低声骂着,这人怎么这么笨!难道真要自己向他表白喜欢他,想嫁给他,让他对自己在意一点,为自己吃醋?唉!老天爷,怎么偏生就喜欢这么一个不谙风情的呆子!

        被子蒙着头久了,觉得有些气闷,范妙菡便把被子掀开了,屋外已经听不到刘妈的唠叨,把被子扯下来,掖在下巴处。闭着眼不让自己去想,好好睡一会,心情就会好起来。

        到也是,躺了一会之后,她心情平静一些了,可是叶知秋那傻呆呆的模样又冒上了心头,心中不知怎的柔柔的,暗忖道,自己明明知道他是个呆瓜,却让他去琢磨自己女儿家的心思,常言道,女儿心,海底针,常人都不容易揣摩得到呢,何况这么个呆子()。

        想到这,又觉得自己太过苛刻,未免不对,刚才自己只顾给他脸色了,也不替他想想,只怕他也受了不少委屈。要是他受了委屈生气了不理自己,那可怎么办?他说的其实在理,爷爷这件事本来就是官家定的,如何能通关系就解决的?他说的没错,自己却还怪他,太不应该了。

        想到后来,一颗心只是为着叶知秋在想了,越想越觉得过意不去,轻轻打了自己脸蛋一下,掀开被子坐了起来,又发了半天呆,到底决定去找叶知秋说说话,若是他当真委屈生气了,说不得给他陪个不是。

        想好了,便起身要走,一眼瞧见桌上的铜镜,拿过来看了一眼,觉得自己刚才蒙头睡,把头发弄乱了,便拉开门,叫丫鬟怡香进来,帮自己梳头。

        头梳好了,拿过首饰盒,挑了一支簪子插上,在铜镜里左右端详,觉得不好,拔下来扔在首饰盒里,又找了一支插上,瞧了还是不满意,如此换了好几根,终于找到一根心仪的,插上了,端详着铜镜里的自己,问怡香道:“怎么样?”

        怡香抿嘴一笑,道:“小姐这是要去哪里?平素可没见你这么讲究过!”

        范妙菡扭了扭腰肢,低头瞧了瞧自己曼妙的身段,又觉得衣裙不妥,道:“把我那件滚银边葱白斜绫小袄拿来,还有那粉色比甲。还有那件淡黄色锦缎裹胸!还有那双淡黄色的软弓鞋!”

        怡香答应了,忙开了衣柜,把这些一一拿了出来,过来给她换上,又缠腰系了一条金丝软烟罗腰带,在屋里转了几个圈,觉得满意了。又坐下来,取出红纸,含在嘴唇,轻轻一抿,润红了香唇。又拿起黛墨在本来就浓黑的柳眉上描了描。左右端详一回,这才满意地拉门出来,便要往院子外走。

        刘妈赶紧过来,道:“小姐这是要去哪里?”

        范妙菡正要说去找四少爷,眼珠一转,又开口说道:“我出去逛逛()!”

        “还没吃饭呢!吃了饭再出去!”

        范妙菡担心叶知秋吃了饭就去林太医哪里去了,一边往外走一边道:“不吃了,你们先吃,我逛逛回来再吃!”

        “那带上怡香啊!”

        “不带,我一个人逛逛!”

        说着话,范妙菡已经出了院门。

        刘妈瞧着她的背影,扭头问丫鬟怡香:“她这是去哪里?”

        “我也不知道,反正刚才着实打扮了一下的。说不定,嘻嘻,是去见四少爷的!”

        “啊!”刘妈惊道,“先前她还气嘟嘟的,我道是她跟四少生气了呢,怎么才这么会工夫,就打扮一新又要去见他?这怕是着了魔了吧?”

        怡香嘻嘻笑道:“我的娘,你还说对了,就是着魔了!那四少就是个大魔头!”

        范妙菡一路蹦蹦跳跳的来到秋收园,门房见到她,忙点头哈腰道:“范姑娘来了!”

        “嗯,你们少爷呢?”

        “出去了。”

        范妙菡愣了一下,心里有一阵轻松,又有一阵不安,忙问道:“上哪去了?”

        “被老太爷差人叫去了。”

        老太爷叫他做什么?范妙菡歪着头想了想,转身又出来了。门房忙道:“姑娘要走啊?”

        “是,我找你们少爷去!”说着一阵风似的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