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本草王在线阅读 - 第55章 初试身手

第55章 初试身手

        叶知秋听了,皱了皱眉头,道:“你女儿得的是肺痈?”

        “是啊()。”厨娘道。

        “你给她吃了两只药膳滋补老母鸡了?”

        “嗯。”

        “她觉得如何?”

        厨娘叹了口气,哽咽着道:“不好,还是原先那样病怏怏,还老说口渴,心烦。”

        叶知秋苦笑:“你不知病情就胡乱用补,还能不出岔子?多亏今儿个遇到我,要是再这样乱补下去,你闺女只怕会给你补出大病来的!”

        “不会吧?”厨娘吓了一跳,紧张地望着叶知秋,“是二少爷给的方子啊!”

        叶知秋眼前浮现出二哥孙永辕那阴冷的目光,摇摇头:“你不用这样给你女儿补了,会适得其反的!”

        厨娘眼珠转了几转,磕头道:“少爷,您是怕我再拿厨房的母鸡炖给闺女吃,才这样说的吧?少爷,我知错了,我再也不敢了,这三只母鸡的钱,还有红枣的钱,我会用以后的月钱扣还的。”

        叶知秋苦笑:“我不是在乎这几只鸡,你闺女吃了两只了,一点用处都没有,反而新增了口渴心烦,那是津液大伤之故!算了,你要是不信,就接着给你闺女这样补好了,到时候她出了大毛病,别说我没提醒你!”

        厨娘见他说的真切,这才有些紧张起来,道:“都是病后老母鸡滋补最好,为啥不能补呢?少爷,你行行好,给我说说,我也知道个端倪,才知道该咋办啊()。”

        叶知秋道:“好,我告诉你……,你先起来!”

        厨娘赶紧跪趴出来,哈着腰望着他。

        “你闺女得的是肺痈,肺痈是温病,温邪最伤人体津液,你闺女虽然病好了,却已经是津液大伤。而当归、人参、黄芪都是甘、温之品,老母鸡也是热性的,你闺女是热病,你还给她热补,你这不是火上浇油吗?所以你闺女吃了病体不见好转,反而增加了口渴、心烦,津液进一步受损,能不口渴吗?热扰心神,能不心烦吗?所以,生病了食补是应该的,但是也得根据病情来选择补品,不然,只怕会适得其反!”

        厨娘听的呆了,傻傻地站着,半晌,咕咚一声跪在地上,道:“这,这是二少爷给的滋补方子啊,他,他这不是害我吗?”

        “他未必是存心的,可能忙起来忽视了这一点。”这个理由叶知秋自己都不相信,因为厨娘的女儿的病就是孙永辕看的,他自然知道是热病,还给她热补的滋补方子,只能说明一点,那就是他对温病还缺乏了解。

        连孙用和、林亿这样的堂堂太医都不了解温病,更何况一个小郎中呢。

        厨娘急了,道:“那,少爷,你能不能重新开个方子,给我闺女好好补补身子?”

        叶知秋道:“听你刚才说的情况,你闺女只怕不是食疗能解决问题的,还得吃药才行。”

        “那你给开副药吧。多谢你了少爷!”

        叶知秋哭笑不得,瞧了碧巧一眼。

        碧巧不懂医,但是知道她的这位爷被人叫做傻瓜蛋,在学堂里经常挨戒尺打手板心的,在医馆也只是拣药的伙计,还没有权利看病下方的()。便道:“你还是明儿个找少爷看吧,少爷累了一天了,吃了东西要赶紧歇息呢。”

        厨娘忙道:“那正好,反正这锅鸡我闺女是吃不了的了,二爷就拿去吃吧,嘿嘿。”

        叶知秋道:“你花了攒下来的月钱才买的这人参、当归啥的,我吃了,那不是白白便宜了我吗?嗯,这样吧,我照价给你钱,你拿钱再去买药给你闺女补。至于给你闺女看看病……,呃,行吧,我去看。”

        厨娘大喜过望,想不到还有这样的好事,少爷照着价给钱,那就可以有钱给闺女补身体了,而且,少爷还答应去给闺女看病,她不懂医,不知道这位少爷能不能看病,反正孙家三位太医呢,所谓虎父无犬子,再怎么着看病也不会差到哪里去,忙不迭的称谢。

        叶知秋出门的时候带着钱袋的,回来还没有换衣服,便从腰间解下来递给碧巧,碧巧问了价格,取了银子递给厨娘,道:“这是人参等补品的钱,不过,你拿了厨房的母鸡三只,这得从钱里扣,回头我给帐房。”

        厨娘连说应该,哽咽着,又是感激又是惭愧。

        叶知秋摆摆手,道:“等会看完了我下个方子,不过,你先别着急着用,明儿个我去了师父他们,行的话你再照方抓药给闺女吃。”

        如何换成这之前,叶知秋是不敢给人看病的,今天在林亿医馆学了诊脉之后,又实践了一番,心中有些底了,而这个病案二哥孙永辕已经看过,而且已经治疗了,是肺痈。已经辩证清楚了,只是后面调理不当的问题,便跃跃欲试,到底还是担心,便又补了一句要把方子给了师父看,确定可以之后再用。

        这厨娘在孙家做事已经很多年了,家就安在孙家大宅院里。孙家宅院四周有一些附属院落,便是给这些长年在孙家做事的仆从们居家用的,而住在这里的差不多全家都是孙家的仆从,有的是家生子,也就是老子娘都是孙家仆从,是主人家配的婚,生下的子女也自然成了孙家仆从()。厨娘在内宅也有住处,便是为了方便随时烹饪的,轮休的时候便可以回家了。其实家就在孙宅旁边,随叫随到。

        厨娘也不拿炖鸡了,把火减小些,道:“这鸡已经差不多了,少爷等会回来就可以吃了。”

        说着话,三人出了厨房,拉上门,叫醒侧门门房,打开了侧门,出来便是个四合院,这里住着的都是服侍四爷的亲信仆从的家。

        厨娘领着他们来到一间厢房前,敲开门,是个老头,见到他们,颇有几分意外,赶紧的点头哈腰陪笑往里让。这老者是厨娘的丈夫,也是孙宅的仆从,负责马厩养牲口的。碧巧道:“少爷听说你们闺女病了,特来给她瞧病的,人呢?”

        “里屋炕上躺着呢,四少爷,请进!”

        叶知秋环视一眼屋里,只见陈设简陋,倒收拾得挺干净整洁的,跟着老者进到里屋,便看见一张土炕,躺着一个女子,十七八岁模样,面容憔悴,枕上散着一头干枯的头发,穿着月白色的半旧中衣,身材纤瘦,正撑着两手努力地往起坐。

        碧巧忙过去按住她,道:“兰草,你病着呢,快躺下,别起来,少爷给你瞧病来的。”

        那女子名叫兰草,是孙宅的粗使丫鬟,平素在外面打杂,没在内宅服侍,所以叶知秋看着眼生。

        厨娘把老汉拉到一边,低声道:“四少爷说了,闺女的病是热病,那人参、当归啥的加老母也是热的,不能这样补,越补越糟糕!我央求着四少爷来给闺女瞧瞧,重新开个方子。”

        “哎哟,哪还有钱买补品啊!”

        “四少说了,把那人参啥的照原价补给咱们!佛祖菩萨,四少可真是好心人!”

        “我的娘,这可当真是……”老汉感激不尽,眼眶都红了,瞧见叶知秋站在里屋四处观瞧,赶紧的把披着的衣服摔倒一旁,忙不迭得端了一张凳子过来,用中衣袖子使劲在凳子上擦了擦,这才放在床边,哈着腰陪笑:“四少爷,您请坐()!”

        叶知秋坐下瞧了她的脸色,问道:“感觉哪里不舒服?”

        兰草勉强一笑:“肚子胀痛,想吃东西又吃不下,还老反胃干呕。”

        叶知秋道:“二便呢?正常吗?”

        兰草消瘦的脸颊微微泛起一抹红晕,瞧了一眼旁边的碧巧,才慢慢道:“不好,大便……,干得很,难下。小便,黄黄的,一点点。”

        叶知秋道:“我给你把把脉。”

        兰草从被子里把手腕伸了出来,碧巧忙弯腰帮着把中衣袖口往上捋了捋,露出纤细的手腕。

        叶知秋提腕诊脉,感觉脉息细而数,细脉和数脉都还是比较容易判断的,叶知秋又是刚刚学过,所以确定了。脉象判断准了,心中大定,又道:“舌头伸出来我瞧瞧。”

        兰草伸出舌头,是干枯的,舌质红,表面无苔。这几个症状都还好判断,叶知秋心中又是镇定不少,沉吟思索脉象、舌象进一步证明是热病未解,说明自己先前的判断是对的。她先前是肺痈,所以这热证应该是胃阴虚热,而不是实热,从她觉得饿却不想吃东西,脉象舌象上都可以鉴别,加上前面已经有孙永辕的辩证肺痈为依据,应当可以断定是胃阴虚证了。

        叶知秋扭头对老者道:“你女儿前面得的是肺痈,病虽然治好了,但后期调理没有跟上,又误服热补,原病余热加热性补品的火邪耗伤了胃中阴津,胃失濡润不和,所以才会出现饥而少食,干呕,大便干结小便短赤和心烦等的热象。证属胃阴不足,必须滋阴养胃。就用益胃汤好了。不过我还不能先给你开方,明日我问了我师父,确定可以之后,再给你下方抓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