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本草王在线阅读 - 第50章 拔火罐

第50章 拔火罐

        林亿等他学会之后,又道:“寸口按之至骨的这个力度,我们定为十度力,那浮脉最多不超过四度力就能按到,也就是说,用少于四度的力能按到的脉,那就是浮脉了()。你现在先感觉一下什么是浮脉。”

        这些疑难杂症都是林亿医馆的坐堂大夫白天里诊查或者多次诊治过医治效果不好的,才约见太医复诊,所以都有前医诊查记录。林亿翻看这些病案记录,找了几个脉象是浮脉的出来,自己先复诊确定的确是浮脉之后,再让叶知秋摸浮脉的感觉。

        病患高矮胖瘦在浮脉上的力度还是有些区别的,林亿又教他如何辨别这些区别,费了一番功夫,叶知秋终于把浮脉的感性认识记载了脑海中,心中很是欢喜。

        林亿又道:“不浮不沉脉,力度应当是四度力到六度力,也就是中等的力度就能摸到。需要用六度力以上到十度的力才能摸到的,那就是沉脉了,如果用十度力都摸不到的脉,那就是伏脉()。”说罢,又找了一些病患让他摸脉感受。

        等他完全掌握之后,林亿又道:“第二类脉象,是‘至数’变化的,也就是以脉搏跳动的次数为标准。用医者自己的呼吸来定数,医者一呼一吸为‘一息’,在一次呼吸范围内,脉搏跳动四次到五次的,是正常的脉象,低于三次的,就是迟脉,高于六次的,就是数脉。”

        这个标准比较客观,很容易掌握,叶知秋很快就学会了,在病患摸脉试了一下,很快就记准了。

        林亿又道:“第三类脉象是用脉体大小来区分的,就是感觉脉体的粗细。很简单,比正常脉体大的,就是洪脉,反之,比正常脉体小的,就是细脉。那么,要分清它们,必须先知道什么是正常脉体。”

        林亿把自己的几个徒弟、坐堂大夫还有医馆里的几个伙计都叫了过来,自己先诊查确定他们都是正常脉之后,让叶知秋自己摸脉体会,然后,又翻病案找了几个洪脉、细脉的病患过来,让叶知秋摸脉感觉。

        这些人中有的见叶知秋居然不会摸脉,眼中不觉有些鄙夷的神色,叶知秋却不以为意,依旧认真学着。

        摸了几遍之后,这个还是比较容易辨别的,用不了多时,叶知秋便掌握了。

        林亿又道:“第四类脉象就比较麻烦了,不太好学,是根据脉的流利程度区分的,比正常脉象流动更流利的,就是滑脉,而流利程度不如正常脉象的,就是涩脉。主要是寸口脉的体察,就是用手指指肚按在寸口脉脊部,来体会脉管里血液流动的感觉。这个说起来容易,但是感觉的时候,却是比较难的,需要大量的反复摸脉,各种病人都要诊查,才能逐渐找到窍门,所以学会摸这个脉象不能急,得慢慢来。我先找几个让你感觉一下。”

        林亿又找了几个比较典型的涩脉和滑脉让他摸。到底是滑还是涩,完全是凭医者的一种主管感觉,一开始,他一点感觉都没有,摸了半天之后,这才渐渐有了一些体会()。

        这一个已经比较难体会了,而下一个则让叶知秋更头大。

        林亿道:“第五类脉象,是用脉体的张力为标准区别的,比正常脉象张力明显大的,就是弦脉,你用手指按到脉体,然后按下去,感觉如果好象按在弓弦上面一样,再把手指松开,而脉体却不随着手起来,这就是弦脉。说起来简单,实际上真要分辨出,还是不太容易的,要反复多次联系,慢慢的才有感觉的。”

        接下来,林亿又说了脉的紧、缓,脉的长短,脉的虚实,脉的微、濡、弱,脉的更代,还有散脉、动脉、结脉等等。这些脉象更难把握,每说一类脉象,便找病患来给他摸脉感觉,有的脉象却是比较难见到的,没有相应病人,只能先说理论,后面遇到了再让他摸脉了。

        把所有脉象全部讲完,让他摸脉体会完,足足用了一个来时辰。很多脉象还是搞不清楚,摸不准。

        林亿见他有些沮丧,道:“不着急,今天就学这么多,明日再学如何望舌。诊脉和望舌都需要大量反复的联系,不是一两天就能学会掌握的。”

        叶知秋很着急,他很想早一点学会看病,好帮爷爷孙用和,但是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只能慢慢来。

        林亿有道:“剩下的时间,我看病,你帮我抄方学诊病。”

        叶知秋赶紧答应了,心中很是欣喜。

        第一个病患是个失眠患者,一脸痛苦,主诉是困倦乏力,食欲不振,总觉得胸脘不适,夜里心烦意乱,辗转难以入眠,有时通宵无法入睡,小便黄。脉濡无力,舌苔白厚腻。去过不少医馆看,效果都不好。这几天在林亿医馆找坐堂大夫看过,效果依然不佳。便以疑难杂症求治于林亿。

        林亿带着叶知秋做了四诊查问,然后捻着胡须问叶知秋:“他失眠,前医用了宁心滋肾,安神镇静药,为何无效?”

        林亿已经帮着把四诊都做完了,收集到了准确的病症资料,这种情况下,就好像考试已经告诉了病症的病案分析题一样,叶知秋自然知道怎么做了,略一沉吟,道:“他舌苔白厚,小便黄,说明内有湿热()。失眠的原因应该是湿热阻于中宫,心肾不交。这个病不治,而去镇静安神,自然不行,必须先解决湿热阻滞中宫这个问题,把这个问题解决了,病去神自然就安静了,神安就能入睡了。”

        林亿颇为惊诧,连连点头,又道:“那这病该如何治?”

        “引水液上升,泄湿热下行,水火相济,阴阳便能调合。方子用栀子豉汤。”

        林亿赞许有加:“很对,就按这个方子吧,你写,我看看。”

        叶知秋拟了一个方,却是按照伤寒论上的用量拟的,也没有加减,林亿道:“照搬原方是不行的,得随证加减。”给他说了如何加减,林亿记住了。按照林亿加减后的方子重新拟过,交给伙计拣药。

        第二个病患,是让人搀扶着来的,走路一瘸一拐,不停呻吟着说痛。待慢慢坐下,说晚上睡觉没注意盖被子,结果入秋夜凉受了风寒,左侧下肢不定时地放射性疼痛,从腰间开始,沿着臀部大腿后面,小腿外侧向脚波及,特别是晚上痛得很厉害,这几天吃药,一点用都没有,所以来求太医想办法止痛,不然晚上都没办法睡觉。

        林亿笑问叶知秋:“这个病又该如何啊?”

        叶知秋心想,这明显是个坐骨神经痛,中医属于痹症,道:“《诸病源候论》说:‘肾气不足,受风邪之所为也,劳伤则肾虚,虚则受于风冷,风冷与正气交争,故腰脚痛’。所以,这病患的痹症,应该是风寒湿邪侵袭、瘀血阻滞经络而成。痹而不通则痛。应当散寒通络、温经祛湿、活血化瘀。同时,可以加一些补益肝肾的药。”

        林亿微笑摇头:“对于痹症,内服药的效果不如外敷,直接针对患处,简单明了()。当然,也可以内服外敷并用。这病患的病痛时间不长,用拔火罐医治,应该效果不错的。”

        叶知秋吃了一惊:“拔火罐?”

        林亿道:“对啊,没听说过吗?‘扎针拔火罐,病好一大半’,呵呵,是药三分毒,能不用药治好病,为何要吃药呢?”

        叶知秋学中医基本上把时间用在了背诵教科书和医学典籍上,对于中医各种治疗方法虽然知道,却研究不深,这拔火罐小时候倒是见过爷爷经常去拔,脑门上,肩膀上,到处都是一个个紫乌的圆坨坨印记,看着挺吓人的。所以他从小对拔火罐的印象就不太好,学中医后,对这玩意也潜意识地觉得那是民间土方,不怎么用心去学。现在堂堂皇家太医居然要用拔火罐治疗病痛,这才知道,拔火罐不是难等大雅之堂的民间土方,而是跟针灸一样,是堂堂正正的中医重要治疗手段。是太医都经常用到的治病方法。不由打点精神,道:“这法子我不会,伯父能不能说详细点?”

        “行啊!拔火罐是治疗外伤痹痛,疮疡吸毒等最常用的方法,伤寒杂症也经常用到,医举考试,还要考到这拔火罐的‘角法’呢!”

        最早的拔火罐,是用牛等动物的犄角,所以拔火罐治疗方法最初便叫做“角法”。后来该用竹筒,仍然沿用叫做角法。

        林亿接着说道:“拔火罐可以直接用于外感表证、头痛、周身的各种痹痛都可以,当然,痹痛初起直接用拔火罐可以,但是如旧陈疾,单拔火罐就不行了,必须用药一起治疗,疏通经络。此外,咳嗽、跌打损伤、疮疡溃烂、还有一些疑难杂症,都能用。但是,有些病证是不能用的,比如全身浮肿,严重的心悸、出血不止者、已经显怀的孕妇,对于小孩和七八十岁以上年岁太大的老人,虽然可以用,但是要特别留心,不能使用时间太久了,免得耐受不住。当然,太瘦的人也不适合,吸不住。”

        叶知秋笑了,用心记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