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本草王在线阅读 - 第46章 不相信

第46章 不相信

        叶知秋送范妙菡回去了,然后回到自己屋里,母亲岳氏还在念佛,这两天,她所有的事情除了念佛,便没有别的()。他也不去打扰,径直回到了自己屋里。

        碧巧和邀月两个女子傻呆呆坐在哪里,见他回来,急忙迎上来。叶知秋见她们两眼睛都哭红了,道:“你们做什么呢?好端端的哭什么,天佑还没有塌下来。”

        碧巧垂泪道:“待要塌下来再哭,只怕就来不及了。”

        叶知秋也懒得跟他们解释,自己已经说服了老爷子让他去跟官家解释,如果这个解释能说服官家,眼前这场灾难便烟消云散了。只是三言两语是说不清楚的,便笑了笑,道:“行了,不用哭了,天不会塌的。”

        二女自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见他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却也稍稍安了心,又想着如果真是要大祸临头,就是担一个万个心,却也是没用。

        这一夜,叶知秋自己也是十分忐忑,只不知道次日会怎么样,老太爷不知道能否说服官家相信二皇子得的病是一种不同于伤寒的温病。

        第二天叶知秋故意晚起,一直睡到日上三竿,这才慢腾腾起来,他想的就是看看有没有什么变故,却不知一早上什么时候都没有发生,也没有御林军或者捕快来抄家什么的。

        等到中午时刻,门房这才跑进来说道:“少爷,老太爷让你去药香堂。”叶知秋吃了一惊,道:“老太爷说什么没有?”

        “没有,只是让爷去。”

        叶知秋赶紧跑出门,便看见范妙菡又站在门外等着,却原来她也得到了通知,只是她在前面得的通知,所以先到门外面等叶知秋()。

        两人急匆匆来到药香堂,见屋里孙奇、孙兆和孙永轩都在那里坐着,脸上阴晴不定,当中老太爷孙用和端坐,脸上也是看不出什么表情来,似乎在沉思着什么重大的问题。

        见到叶知秋他们进来,孙用和示意坐下。待他们俩在他身边坐下之后,孙用和这才缓缓道:“今天一早,我去了皇宫面圣,陈述了这件事情,官家对我的说法很是意外,反复盘问了温病和伤寒的区别,又叫来林亿和高保衡等人商议,那高保衡坚持说我是胡说八道,林亿却说我的见解很有一番新意,这件事关系重大,不可草率便下定论。也是范仲淹范大人的朝中好友上奏保我,最终官家下旨,限期一个月,让我们提供证据,证明伤寒跟温病不一样,届时要组织全部翰林医官院在家的医官听审,大概有上百位。如果我们能说服多数医官,就相信我们的话,如果不能,到时候就要定罪。”

        叶知秋喜道:“好啊,这么说事情有了转机了!”

        “什么转机,”孙兆没好气道,“这温病压根就是伤寒,哪有什么不一样的,你先前倒说的天花乱坠的,哄哄人还行,真要查证,却又如何证明?而且只限期一个月,还要说服大多数医官,他们压根就不会相信温病不是伤寒,我看你怎么说服他们!”

        孙奇沉声道:“也不能这样说,到底宽限了一个月,而且还有了一份希望,我倒觉得永泽说的有些道理,或许真的我们没有发现两者本质的不同也未可知。”

        “大哥!”孙兆又好气又好笑,“你还当真相信永泽的话?他一个毛孩子,听了另一个毛孩子几句胡说八道,老太爷偏生听了他的,告诉了官家,这下好了,官家当真了,若找到证据倒也罢,找不到,我看怎么收场?弄不好那可是欺君的问题!”

        范妙菡嘟哝了一句:“大不了还不是砍头,却又如何了?师哥这主意多换得一个月时间呢!”

        孙兆呆了一下,想想也是这个道理,如果真没有叶知秋这主意,只怕现在已经下了大狱了,现在怎么说也还有一条活路,一个月时间好好想想办法,实在不行,还可以想别的法子()。想到这,便不言语了。

        孙用和道:“我昨夜一整夜,今天一早上,都在思考永泽这说的话,细细琢磨,倒也不全无道理,眼下已经没有退路,必须按照永泽这主意走下去,能否走通,就看老天爷的了。

        叶知秋道:“相信我,一定能走通,可惜我还不会看病,不然我们可以通过治愈这些温病病案来说服官家相信我们的观点!”

        孙兆道:“就算你会治病,也治好了病人,谁有相信这些病人的疾病跟伤寒不一样?”

        范妙菡道:“也那好办,让那高保衡和掌禹锡一起去治病,先让他们治,治不好就知道了,然后再让我们治,治好了,他不就相信了!”

        “说的轻巧,他们俩都是名医,鲜有治不好的病!”

        叶知秋道:“师妹说的其实倒是一个很好的办法,很多温病有传染性,大规模的温病流行也叫瘟疫,我治疗温病的法子,对付瘟疫绝对很有效!如果什么地方发生了疫情,那时候便是我们施展身手的好机会。”

        孙奇惊讶道:“你说你能治瘟疫?”

        叶知秋讪讪道:“我还不会看病,哪里会治什么瘟疫,我是说,我可以把治瘟疫的药方告诉师伯和师父,你们来医治,一定能治好的!”

        “省省吧你!”孙兆气不打一处来,“你知道什么是瘟疫吗你?瘟疫来时,一死一大片,很多人家都死绝了,大夫诊病,十有**也会死于非命,见到瘟疫,只有杀了烧了,根本没办法医治,也没有大夫敢去医治,你的主意倒也高明,你说方子让我们去治,且不说你这病都不会看的人的海上方肯定没效,却出主意让我们去治,好,那倒也干净,不用上法场掉脑袋了,直接死在瘟疫里,一了百了,反正你还没满十六岁,不用死的()。可以隔岸观火瞧热闹了!”

        范妙菡急声道:“师父,师哥他不是那种人。”

        “他是什么人我还不知道!”孙兆冷笑,“他要是有良心,就不该出这等主意!”

        叶知秋涨红着脸道:“若师父认为我居心不良,那也罢,我去治,我自己去治!我赶紧的学会诊脉望舌,学会看病,我自己治!要病死我自己死,绝不连累师父你们!”

        孙兆又是一声冷笑:“说的轻巧,赶紧的学会诊病?你学得会吗?你以为治病跟吃饭拉屎一眼简单?一个月,官家只给了一个月!一个月你能学把诊脉望舌摸到边就已经很不错了,还想学行医看病?罢了,你就安心地等着帮我们收尸,然后跟着你娘去当官奴去吧!”

        叶知秋气得脸都白了,瞪着孙兆正要说话,却被孙用和摆摆手制止了,他瞧向孙奇:“你觉得呢?”

        孙奇捋着胡须沉吟片刻,道:“说实话,我至今不相信温病不同于伤寒,也不相信治疗伤寒的方子不能治温病,但是,既然走到了这一步,开弓没有回头箭,只有一条道走到黑!”

        孙兆道:“怎么走啊?你还当真要去找瘟疫来治啊?只怕还没治,便先死在那里了!要去你去,我可不去!”

        孙奇道:“我也不是说要去找瘟疫来治,说实话,我也不相信永泽这孩子的方子能治瘟疫,我是说,咱们这些时间,多跟翰林医官院的医官们交流交流,把我们的想法告诉他们,尽量说服他们相信我们的话。同时,再疏通关系,请王公大臣们帮着说说话,无非就是多花些钱呗。一个月时间,看看能否说通翰林医官们抬手放过我们。又或者通过皇后娘娘说服皇帝赦免了我们的罪过。”

        孙兆一拍大腿,道:“这才对路,这才是好主意!官家也是一时气恼,信了那高保衡的话,所以抓着我们不放手,一个月时间,还是很长的,找皇后娘娘吹吹风,花钱请王公大臣帮忙说说话,再怎么说,老太爷为皇家诊病十多年了,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总不能真的把老太爷送上法场吧?人心都是肉长的,我就不相信官家铁了心要我们死?”

        孙永轩也道:“我也觉得伯父这法子最好,说实话,我也不相信永泽的说法,只是没有更好的办法了,好在这法子给我们赢得了一个月的时间,让我们能想办法疏通关系,请官家开恩饶过我们()。说起来,永泽还是立了功的!”

        范妙菡喜道:“那是,大师哥这话在理,四师哥怎么说还想到了办法让官家宽限了时日嘛,这份功劳可不小哩!”

        孙兆瞧了叶知秋一眼,点点头,道:“若要是这么说,却无不可,真要是度过了这一劫,算他一分功劳也未尝不可!”

        叶知秋听他们根本不相信自己的话,当真是哭笑不得,却不知道从何分辨,望向爷爷孙用和。

        孙用和想了想,道:“方才你们说的主意倒也可行,也只有这一条路可以走了,尽管永泽说的温病跟伤寒不一样的道理很是牵强,没有依据,但他能想出这样一番道理,却也是非常难能可贵的,——孙兆,这一个月里,你和永辕要好好教永泽如何看病诊病,不管怎样,一个月里他诊脉望舌必须熟练,而且要能自己诊治一些常见疾病,必须达到这个目的!听到了吗?”

        “听到了。”孙兆悻悻道:“我知道老太爷是想留一条后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若一个月之后官家还是不饶我们,我们几个都上了法场,还能留下他这条孙家的根,能把孙家家学医术流传下去。我这一个月自然会好生教他,就怕他太笨了,学不会,枉费了爷爷一番苦心!”

        叶知秋道:“我会好好学的,师父放心!”

        ————————————

        PS:求推荐票,评价票,收藏票,粮票,布票,糖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