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本草王在线阅读 - 第43章 温病与伤寒

第43章 温病与伤寒

        PS:请注意()!

        本篇和后面一篇涉及到一个重要的中医理论问题,那就是温病跟伤寒的区别。这是《本草王》这整部中医小说故事发展的基础,后面许多故事都是从这个基本的中医理论展开的,也是主角最终成为本草王的原因。所以请书友务必耐心细读,对其中的理论阐述内容最好不要跳过,要不然,对没有学过中医的书友,可能后面就不太容易看懂了。

        ---————————————————

        叶知秋道:“不会的,爷爷,没到这一步……”

        孙用和摆摆手,长叹一声,道:“爷爷很清楚,永泽,你来的正好,回去告诉你娘,还是做些准备吧。你一直在下面苦背医书,基本功很扎实了,爷爷知道了,很高兴,你还小,不会被株连处死,以后我们孙家一脉,只怕便要靠你一个人了。”

        “爷爷……”

        “你先听爷爷说!”孙用和打断了他的话,“听你师父说,你还不会给人看病,这个无妨,只要基础扎实,学看病很快的,只是,爷爷,你大伯,你师父,还有你大哥二哥,都不能教你了,一切只能靠你自己了……”

        说到最后,话语哽咽,无以为续。

        孙兆狠狠一拳头砸在坐具软榻上,随即把手蒙住头,揪着头发,连官帽的掉在了地上()。孙永轩颤抖着手帮他把帽子拣了起来,递给他,他却不接。

        叶知秋道:“爷爷,我发现了这个病案的问题所在了,我来就是要告诉你这件事的!”

        孙用和抬起老眼,瞧着他:“什么?”

        “二皇子得的不是风寒表证,而是温病!是风温!你后面治疗二皇子的处方,正是治疗风温的方子,是完全有效的!所以,这件事你没有任何过错,当然,前面你把风温辩证成了风寒表证,这个不对,但是你不知道风温,这个怪不到你,你们不知道,不知者不为罪嘛,后面的方子对症就行了。爷爷,你就这样告诉官家!”

        孙用和听他颠三倒四说了一通,搞不清楚他到底要说什么,望了一眼孙奇。

        孙奇道:“你说二皇子得的不是风寒表证,而是风温?”

        “是啊,风寒表证跟风温不一样的,很大的不同,一个是伤寒,一个是温病,一个是寒证,一个是热证,性质治法都完全不一样,呐,风寒表证舌头不会是红的,但是二皇子舌边尖红,这不一样把?风寒表证脉不会数,二皇子脉象浮而数,这也不一样吧,这就说明根本不是风寒表证,而是风温!因为风温是温病,温病是热证,反映在舌象和脉象上,会出现舌质红而脉数……”

        孙兆不耐烦地一拍椅子扶手:“捣什么乱!现在已经说爷爷辩证不清了,你还来说爷爷辩证错误,把风温辩成了风寒表证,你知不知道,辩证错误比辩证不清还要严重!你这是帮爷爷还是害爷爷?”

        叶知秋忙道:“不是这意思,师父,你听我说完,风温跟风寒表证的区别没人知道,爷爷也不知道,所以辩证错误不是爷爷的错……”

        孙永轩瞪眼道:“四弟,你说什么呢!爷爷怎么会不知道风温跟风寒表证的区别?”

        “你们说的风温不是我说的风温,或者说《伤寒论》上的风温不是我说的风温,也不是二皇子得的风温()!这两个风温不一样的。我说得不是你们说的那种风温……”

        孙兆怒道:“你这颠三倒四的说什么呢!”

        孙用和摆摆手:“都不要急,让永泽把话说完。”

        一众人这才不说话了,瞧着他。

        孙用和道:“永泽,你说二皇子得的是风温,而且不是伤寒论上的风温,究竟怎么回事?”

        “伤寒论上的风温,——‘太阳病,发热而渴,不恶寒者为温病。若发汗已,身灼热者,名风温。风温为病,脉阴阳俱浮,自汗出,身重,多眠睡,鼻息必鼾,语言难出。’对吧?这里的风温,是温病误用辛温发汗剂之后的变证,而我说得风温,是感受风热病邪引起的以发热微恶风寒口微渴等肺卫症状为特征的一种急性外感热病。显然不是一回事。具体到二皇子这个病,是爷爷误用了麻黄汤治疗之后,出现的病症。后面这句话‘风温为病,脉阴阳俱浮,自汗出,身重,多眠睡,鼻息必鼾,语言难出。’就是风温逆传心包的坏证……!”

        “你到底要说什么啊?”孙兆按耐不住,还是皱眉问道。

        “我想说的是,二皇子得的是风温,爷爷辩证错了,用了麻黄汤,导致出现坏证,病邪逆传心包了。”

        孙兆怒道:“你是想说,爷爷的罪过其实比高保衡他们说的还要重?杀头抄家罚没为奴都还不够,是吗?”

        一旁的范妙菡急声道:“四师哥不是这意思……”

        “那他是什么意思?”孙兆横了两人一眼,对叶知秋道:“你一个劲说爷爷辩证错了,以至于二皇子的病逆传心包然后死了,是爷爷治死的,你不就是这意思吗?”

        “真的不是,”叶知秋急了,“你能不能听我说完,不要打断我的话()!”

        孙兆还没见他这样凶过,愣了一下,正要发火,孙用和摆摆手,道:“永泽说的对,我相信他不是这意思,让他把话说完,你们都不要打断他的话了。”

        孙兆气呼呼瞪了他一眼:“好,我不说,你说!”

        叶知秋道:“我说爷爷辩证错了,不是指责爷爷,我已经强调了,爷爷你们都还不知道温病跟伤寒完全是两码事,所以辨证错了也没什么,本来就不知道嘛。”

        孙兆听他说老太爷孙用和不知道伤寒跟温病的区别,本想怒斥他无礼,但刚才说了不要打断他的话,见孙用和都捻着胡须一言不发听着,只得忍住了。

        叶知秋一口气说了下去:“我知道我这样说爷爷不妥,但我必须说出来,没办法回避,只有明确了这一点,后面才能接着往下说。——二皇子得的是风温,爷爷当作风寒表证治疗,我说了这不怪爷爷,因为他不知道治疗风温的方法跟治疗风寒表证的不一样,绝对不能用麻黄汤发汗,不然就很可能会出现坏证,这一点他不知道,别的医者也都不知道,因为在《伤寒论》里,或者说在《内经》、《难经》里,都是把温病归于伤寒这个大类之下的,属于伤寒的一种。这是不对的。温病是一种独立于伤寒的病,用的方子跟伤寒完全不一样。——这个不说了,接着往下说,二皇子出现了坏证,病邪逆传心包了,这非常危险,病情非常危重,当然,不能说这个结果是爷爷造成的,因为爷爷本来就不知道不能用治伤寒的办法治温病,伤寒论只说了风温,也没有说相应的方子,只能用伤寒论上的方子,当然,《千金方》、《肘后备急方》也有一些方子可以治疗温病,但是都不是专门治疗温病的。也很少有人用来治疗温病,因为大家都不知道温病跟伤寒不一样,都习惯了用治伤寒的方子治温病,这跟爷爷一样。——我说这些只是想说一个事实,那就是爷爷并没有做错什么,要说错,只能是大家都没有认识到温病不同于伤寒,不能用治伤寒的方子治温病,不知者不为罪,所以,在二皇子出现逆传心包的危症之前,爷爷从他的医术来判断,或者说从当今所有医者的医术来看,都没有错()。不能认为他‘不如本方’!这是这样!”

        “说完了吗?”孙兆冷冷道。

        “前面的说完了。”

        “我能说了吗?”

        叶知秋点点头:“师父请说。”

        孙兆冷声道:“到现在,也没有人指着爷爷前面辩证错误,你这么大一堆,反倒是在说爷爷错了,你说你是在帮爷爷还是在害爷爷?”

        叶知秋愣了一下,的确,因为这时候的医者都不知道伤寒跟温病的区别,也不知道类似风寒表证的风温(不同于伤寒论上的风温)其实是一种独立的病证,是不同于伤寒的,而把温病当成伤寒的一种进行治疗,所以在翰林医官院的听审会上,并没有人指责孙用和最初的辩证错误,这种视而不见,正说明了他们不知道存在这个问题,因为在宋朝的医者中,还没有人知道两者的区别。挑明这个误诊其实是对孙用和不利的,但是,却又不能回避,因为后面的正确来自于前面的分析。

        叶知秋道:“我之所以要反复强调爷爷辩证错了,不是要指责爷爷,而是要强调二皇子的病,其实是一种不同于风寒表证的风温,这种风温也不是伤寒论上所说的那种风温,而是一种新的病,是温病,当然,这种温病也不是伤寒论上所说的温病,爷爷虽然还不知道这种温病跟伤寒的区别,但是,他在临床实践中已经发现了这种病不能用一般的伤寒方子治疗,而独创了一种新的方子,我仔细分析过爷爷的方子,这方子对治疗温病是完全有效的,爷爷也说过他用这种方子治愈过类似的病患。所以我想说的是,整个病案来看,爷爷没有错误,不应当承担任何责任。”

        孙用和一直用心地听着,听他说完了,这才问道:“你是说,二皇子后来出现的类似阳明腑实证的这种怪证,其实是一种不同于伤寒的病?是我们都不知道的一种新病,你也把它叫做温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