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本草王在线阅读 - 第40章 佳人有约

第40章 佳人有约

        一个婆子端上来一个捧盒,里面取出几样精致的下酒小菜,放在茶几上,小丫鬟斟了三杯酒,叶知秋在庞安时身边椅子上坐下,可馨站在那,轻咬红唇,笑问:“我坐在哪里?”

        庞安时道:“今日我做东,知秋是客,你自然是坐在他身边,改日他请客,你再坐在我身边就是()。”

        可馨嫣然一笑,提着长裙裙摆,款款坐在叶知秋身边。

        这软榻坐具,比小床略小略窄,铺着锦缎软垫,两边有靠枕,后面有靠背,样式类似于木制长沙发,下面还有一个踮脚的踩登。可以正襟危坐,可以盘膝,也可以依枕斜靠,还蜷着脚睡在上面。或者把脚伸出侧边矮背,舒舒服服躺着。

        叶知秋坐在一侧,可馨坐在他身边。这坐具不宽,不过两人坐下,却也不挤。

        叶知秋闻到可馨身上淡淡的幽香,他是个书呆子,穿越前很少跟女生打交道,虽然穿越后跟碧巧有了咻嘿,还从来没有跟其他女孩子这么亲密坐在一起过,特别是可馨这般如花似玉,倾国倾城的美女,不禁有些紧张,下意识把身子往旁边挪了挪。

        可馨有些好奇,往她身上靠的男人她见得多了,挪开的却还是头一次见到()。不禁多看了他几眼,见他虽然身材单薄,却眉清目秀,长得十分的文雅,不觉多了几分好感。欠身拿起他面前的一杯酒,递给他,浅浅一笑:“四少,你今儿个第一次来,妾敬你一杯,谢你的赏识。”

        待叶知秋接过酒杯,可馨端起自己的酒,微致意,以袍袖挡住,饮了,放下来,却已是空杯一盏。

        叶知秋也哧溜一声喝干了酒。

        一时间,推杯换盏,边说边笑,喝了起来。

        饮酒半酣,庞安时命可馨献歌。可馨走到古琴后坐下,弹琴作歌,唱了一词,却是柳永的一首“惜春郎”:

        玉肌琼艳新妆饰。

        好壮观歌席,

        潘妃宝钏,

        阿娇金屋,

        应也消得。

        属和新词多俊格。

        敢共我勍敌。

        恨少年、枉费疏狂,

        不早与伊相识。

        庞安时鼓掌道:“唱得好,柳永这首词,乃是他词中精品,词好,姑娘唱得更好!对吧知秋兄弟?”

        叶知秋家教很严,小时候刚刚懂事,多愁善感而又望子成龙的母亲就逼着他背了一肚皮的唐诗宋词。所以这首词却是知道的,当下微笑点头:“好词,好歌!”

        庞安时又道:“有歌没有舞,好似有酒没有菜。且歌舞一曲!”

        可馨微笑点头,小丫鬟急忙下楼叫上几个乐师来,可馨这样的高级歌姬,养得有自己的专门乐师,奏乐歌舞的()。

        乐师坐在廊外栏杆旁,调了音律,很快丝竹之声悠扬,可馨长袖翩翩,婉转歌喉,边唱边舞。舞姿曼妙,身段迷人,看得庞安时眯起了一双醉眼。

        叶知秋还是第一次见古代歌姬跳舞,果然是美妙无双,比现代歌舞更多了一份柔美,特别是她那歌喉,高处漫入云端,低处盘旋悠然,荡气回肠,绕梁三日。叶知秋虽然苦闷,却还是渐渐被她吸引,到后面,也是如醉如痴。

        歌舞终歇,庞安时击节叫好,对叶知秋道:“如何啊?不虚此行吧?”

        “是啊!可馨姑娘歌舞双绝,令人赞叹!”

        “可值一海?”

        一海就是一大碗,叶知秋是知道的,古代这淡酒却也不怵,道:“好!”

        庞安时哈哈大笑,吩咐小丫鬟从酒柜里取出两个海碗大的古色古香装饰精美酒樽,抱起桌边酒坛,咚咚倒了两樽,双手捧着:“来来来!以可馨姑娘这歌舞下酒,当人生一大快事!干了!”说罢,自顾自仰头咕咚咚一口气喝干。瞧着叶知秋。

        叶知秋心想,喝酒我会怕你?今日正要借酒浇愁,来得好!两手捧起那沉甸甸的一大樽酒,气贯长虹,咕咚咚也是一口气喝干了。

        这一樽酒有一斤多,虽然是淡酒,但到底是酒,喝将下去,很快,叶知秋和庞安时都醺醺然了。

        可馨微笑:“浅饮慢酌,才是雅士风范,两位公子,如何学那村头牛饮,没了身份!”

        庞安时道:“我本是没身份的人,可笑知秋,世家子弟,堂堂太医贤孙,也学我这牛饮,可千万别说出去,没得让老太医知道了吹胡子,哈哈哈”

        叶知秋听他豪迈,却也有几分赞叹,跟着笑道:“我这算什么,只怕过得几天,变成了卑躬屈膝的……”刚说到这,觉得不妥,硬生生把后面“官奴”二字咽了下去()。扭头问可馨道:“姑娘喜欢柳永的词?”

        可馨微笑点头。

        庞安时眯着一双醉眼笑道:“知秋,你却不知,可馨姑娘可是汴京城数一数二的填词高手,柳永对她的词,也是赞许有加呢!也是这的常客呢!”

        叶知秋喜道:“柳永也到这里来?”

        庞安时道:“常来,不过他老了,酒也喝不了了,只会坐在那打瞌睡,再也不是当年‘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的风流倜傥了。”

        叶知秋呆了一下,他喜欢柳永的词,只是,柳永的生卒时间却不记得,问道:“他现在,多大年纪了?”

        “六十多了吧,糟老头一个,却还是流连花间,时常到可馨这浅酌。对吧可馨?”

        可馨黯然点头:“是,前日里他还来了呢,说身体一日不如一日,只怕是来一日少一日了。说得很是伤感。让人落泪。”

        庞安时道:“罢了,说他做什么,对了,既然说到了填词,可馨姑娘,你今日跟知秋兄弟初见,何不填词一首,馈赠于他?”

        可馨香腮泛红,艳若桃花,眼波流转,瞧着叶知秋道:“贱妾拙句,如何敢在四少面前献丑。”

        “你就不必过谦了,实话跟你说,我嘛,《内经》、《伤寒》啥的还行,说到吟诗作赋,我就干瞪眼,——却不知知秋兄弟如何?”

        叶知秋心情不好,喝酒很容易上头,加上刚才那一大海下肚,早已经醺醺然了,正想着白日里翰林医官院听审的事情,听他问了,憨憨一笑:“诗词我是不会的,我就会干瞪眼()!看着干着急!”

        两人不知道他这干瞪眼干着急是指上午在翰林医官院眼见孙家危机,自己却束手无策而言,还以为他是不会写诗填词说的。都一起笑了。

        庞安时要给这位小兄弟撑面子,道:“可馨姑娘有所不知,知秋兄弟年方十五,已经是深谙医术,远胜于我啊。来日必然声名远播!”

        叶知秋拱手道:“庞兄过谦了,庞兄乃是温病方面开先河者,你的医术,我向来是很佩服的。”

        中医史上,庞安时被喻为温病学的开拓者之一,他虽然比不上叶天士这位温病学的大家,真正创立温病学,使温病成为独立于伤寒的一个新兴学科,但是,正是他的开拓性见解,启发了后世医家,这种开拓性往往比创立更难能可贵。

        庞安时听叶知秋说他对温病的研究让他很佩服,不禁又惊又喜,道:“原来你当真知道我啊?昨日我还以为你是客气呢。不过这温病啊,我也是刚刚涉猎,说一些浅见拙识而已,让兄弟笑话了。”

        叶知秋也是魂不守舍,嘴里喝着酒,心里想着家里的事,所以才随口说了出来,说出便后悔了,若是这时候庞安时还没有开展温病研究,自己这话就没了出处,若是已经开展这方面的研究,自己如何得知,又不好解释了,好在庞安时只顾欢喜,却没有追问如何得知。

        庞安时道:“今日咱们不谈医,只是饮酒作歌,知秋,瞧你那一脸愁容,我也不问你有什么愁事,权把那些愁事,都抛到汴河里,让他付水流去,对酒当歌,那才是男儿行径,别学女人婆婆妈妈,愁眉苦脸的。——可馨,让你赋诗填词呢,怎么也推辞呢?”

        “却不是推辞,呃,好吧,既然两位公子抬爱赏识,妾便献丑了,聊当馈赠之礼,还请四少不吝斧正。”说罢,款款起身,低头漫步,走到南边,站住了,漫回首,作了一首“浣溪沙”,词云:

        倦客慵归寻自由()。

        西风江上泛扁舟。

        玉奴黛娥素光流。

        桃源牵梦今安在,

        醉吟应上可馨楼。

        不多天气近中秋。

        “好词!”庞安时抚掌大笑,推了叶知秋一把:“可馨姑娘邀你中秋佳节,再到可馨楼来相聚,你还不立马答应了!”

        叶知秋甚至都不知道她这词到底说的什么,似乎是让自己没事干了多来这里逛逛,后面一句倒是提到了中秋,听庞安时解释,却是相约自己,忙憨憨地笑了笑,点点头:“行啊!”心中却想,中秋佳节却不知道自己还是不是自由之身,一旦皇帝定罪,说不定便做了官奴,中秋节正服侍达官贵人赏月呢。哪里还有自由之身来这约会佳人。

        可馨见他神情沮丧,魂不守舍的样子,便想着法引开他的注意力,便道:“奴家既露丑填词一首送与四少,四少能否和词一首回赠奴家?”

        叶知秋背倒是没问题,要是当场填新词,他是不会的,望着可馨期待的眼神,总要拿一首出来回赠,方才尽了礼数,反正现在才是北宋中期,一大半的宋词都还没有面世,自己抄袭照搬一首过来,却也无人知道。

        可是用哪一首呢?

        庞安时见他傻呆呆的,想必是不会填词,便道:“知秋饱读诗书,填词是没问题的,只不过,他今日好象有些心事,可能憋不出来,要不,改日如何?”

        “也好!”可馨浅笑,回到叶知秋身边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