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本草王在线阅读 - 第39章 幽兰可馨

第39章 幽兰可馨

        叶知秋回到家,碧巧和邀月等在垂花门里的廊下,见他进来,急忙迎上来,从他阴沉的脸,便知道结果不好,都掩面而泣()。

        叶知秋迈步进去,看见母亲岳氏拿着念珠坐在大堂里,似乎在等他。吕妈站在她身后,一脸哀伤。

        他努力挤出一抹微笑,上了台阶,来到岳氏身边,躬身道:“母亲,我回来了。今天听审结果……,嗯,还可以,有好几个医官帮我们说话呢,而且,皇后娘娘还下了懿旨,要等皇帝裁决,这之前不准任何人动我们家。现在就等皇帝的话了。”

        岳氏仿佛已经猜到了这个结果,笑了笑,点点头:“累了吧?回去歇着吧。”

        叶知秋答应了,退出大堂,下台阶,迈步进了跨院,径直来到书房,坐下,打开抽屉,拿出那一叠处方,放在桌上,瞧着发愣。

        这一堆处方,他昨晚上已经研究了一整晚,没有任何有用的发现,今日他不觉得会有更多的发现,不过,还是拿出来想再看看。可是处方拿出来了,却没有心情拿起来翻看。

        屋外,传来碧巧抑制的呜咽声,园子里的婆子丫鬟都躲了起来,等着最后的时刻。

        就这样呆呆地坐着,不知道过了多久,邀月进来,道:“少爷,门房来说,有个公子找你,请你去喝酒,这是拜帖。”

        叶知秋苦笑,这时候还有什么心情去吃酒()。随手接过帖子翻开一看,却是庞安时,也就是上次在飘香四里饭庄拼桌斗医的那个狂妄的年轻人,后来成为北宋名医的庞安时。叶知秋本想说不见,可是闷在家里又能做什么,也不知道皇帝什么时候会裁断下来,现在看来,大多数人意见都是定罪,等定了罪,那就罚没为官奴了,那时候,再想出来逛酒楼喝酒,只怕也难了,何不趁现在多逛逛,喝喝酒,乐乐算了。

        想到这,他站起身道:“人呢?”

        “在大门门厅花房里候着呢。”邀月道。

        叶知秋迈步就外外走,碧巧道:“你去哪里?”

        “人家请我喝酒啊!”

        “这时候你还去喝酒啊?”

        “不喝酒又能怎样?”叶知秋迈步出来,“过一天算一天,等当了官奴,想喝都找不到地了!”

        门外碧巧也不多说,拿了他的钱袋给他系在腰间,又吩咐贴身小厮文砚跟着。叶知秋也不拒绝,带着文砚来到前厅花厅,果然看见庞安时站在那里,仰头欣赏着墙上的字画,见他来了,指着上墙的字画道:“这是公子大作?”

        叶知秋笑道:“我哪里会写字画画啊。”

        “公子过谦了。走吧!”

        叶知秋道:“沈公子呢?”

        “他呀,忙着呢,平素难得出来的,就咱们两去!”

        “去哪里?”

        “到了你就知道。”

        叶知秋也不多问,出到大门外,见台阶下停着一辆马车,甚是豪华。这庞安时乃是医学世家,家道殷实,两人上了马车,车把式不劳吩咐,扬鞭策马,朝前驰去()。

        叶知秋以为他带自己肯定是去什么酒楼啊之类的,说不定还是什么烟花之地,却不料只是驱车进了一处小巷,曲折幽深,路边行人也渐渐少了,不过绿树成荫,景色却越来越美,树丛中的住家宅院,也越来越气派。

        他想不到繁华的汴梁都市里居然还有这样闹中取静的地方,侧头问道:“这是哪里?”

        庞安时有些惊讶:“你没有来过?”

        “嗯!”叶知秋含糊地应道。

        “这是汴梁有钱人买的僻静消遣处,虽然不繁华,却是很安静。有的官宦之家的公子也喜欢在这买房金屋藏娇。

        叶知秋明白了了,这里原来是汴梁的别墅区,便细细从窗户望去,果然只见到锦衣玉带的公子在街前巷尾出没,带着一些花枝招展的女子,却几乎看不见布衣百姓,乞丐也没有见到一个,想必这一带有巡街的,不准乞丐进入。

        马车终于在一处宅院前停下,两人下来马车,叶知秋抬头一看,只见这宅院高墙碧瓦,参差交错,光是这大门,装饰便十分奢华,显出非同一般的气势,里面隐隐有丝竹之声传出,不禁勉力一笑,道:“这里不是会是你金屋藏娇的地方吧?”

        庞安时笑道:“我?我还没有娶妻,用不着金屋藏娇,喜欢了直接找上门去就是,这就是我一直不成亲的用意,逍遥自在,无人拘束,哈哈哈”

        一边笑,一边上前拍门。很快,一个老婆子探头出来,瞧见他是,脸上一喜,急忙将院门打开,躬身道:“庞公子来了!”

        庞安时微笑点头,招手对叶知秋道:“知秋兄,请进吧!”

        叶知秋迈步进去,便看见这院子种着各色花草,墙角一棵栀子树,已经有两层楼那么高了,中间一条甬道,青砖铺成,两边两处低矮的厢房,估计是仆从住的,当中一座五间正房,两边耳房却也罢了,只是中间那大屋,却是三层楼()。各楼都有栏杆围绕,想必是用来远眺的。

        庞安时领头进了正堂,里面布置平常,当中是正厅,左边书房,右边卧室,正厅后面一排屏风,画着古装侍女,笔法清秀,容貌俊美,让人赏心悦目。

        庞安时并不停留,绕过屏风,便是一处楼梯,上到二楼,里面几张精致的楠木椅子,还有几张软榻,茶几,却空空的没有人。

        庞安时回头对叶知秋道:“这是人多的时候聚会的地方,喝酒唱歌,挪开桌椅还可跳舞,如何啊?”

        “很会享受嘛!”

        “那是。在这汴梁,只要有钱,便不愁没地方消遣快乐。”

        上到三楼,便见一扇落地门窗吱呀一声推开,眼前一亮,只见一个女子,二九年华,云鬓斜倚,青丝三千,恍若流苏,花梳玉簪,耀眼生辉,黛眉弯弯,凤目顾盼,鼻直口方,樱唇一点,肌肤吹弹得破,柔荑巧若葱白,纤纤细腰,迎风扶柳,话语婉转,犹若莺啼:“庞公子来了,贱妾未曾远迎,还请恕罪。”

        垂首欠身,盈盈福礼,一双凤眼却轻轻一挑,瞧向了后面的叶知秋。

        庞安时笑道:“可馨,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赫赫有名的朝廷孙老太医的贤孙,孙永泽,字知秋。——对了,知秋,你排行第几?”

        “老四!”

        “呵呵,四少爷!孙四少爷!——知秋,这位是可馨姑娘,年虽二九,但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特别是一首洞箫,让人荡气回肠,待会你就知道了!”说到这,压低了声音,对叶知秋道:“跟你说,要见到可馨姑娘,除了银钱,还得预约,我这都是预约了三天,才轮到我的()。呵呵,见你愁眉苦脸的样子,也不知有什么不愉快的事情,算了,统统抛到脑后,今儿咱们好生乐乐!”

        叶知秋听他这话,似乎这女子是个歌姬,只是,歌姬怎么不在青楼里,却独自住在这优雅寂静的富豪区里呢。

        他却不知,宋朝烟花柳巷固然是歌姬聚集之处,却有一些高格调的歌姬舞女,是自己买房自己做掌柜自己营生的,这些女子卖艺不卖身,都是格调高雅,技艺超群,很多还能吟诗作赋。这自然是那些文人墨客最喜欢去的地方,跟这样的女子交往,也才符合他们风雅的格调。这位可馨姑娘,便是其中的佼佼者。

        叶知秋迈步进了阁楼,这阁楼不算大,四角放着四盆兰花,四面都是落地门窗,一个小丫鬟正将它们都一一打开,靠北放着两把软榻坐具,一张茶几,摆着瓜果点心,杯盏茶具。对面几步远,是一张古琴,琴桌上一个黄铜香炉,插着一支淡红的檀香,青烟袅袅。

        庞安时在其中一张软榻子上坐下,招手让叶知秋也坐。叶知秋却出了阁楼,绕着栏杆走了一圈,远眺风景,走到南面,不禁眼前一亮,下面却是一湾河水,清幽幽从楼下淌过,河上,不时飘过一只只扁舟,河岸边,杨柳依依,河中间,花船荡漾,书生摇扇,倩女歌舞,一派升平景象。

        叶知秋喜道:“原来这里靠着汴河啊。风景好美!”

        可馨姑娘道:“阳春三月,春雨如丝,春花初绽,那才叫美呢,眼下初秋,已经有些衰败气象了。”

        “就眼前这景象,已经是美不胜收了,真要到了你说的时节,想必更是赏心悦目。”

        庞安时笑道:“放心,知秋,你知道了这个去处,时常来就是了,初秋也好,深冬也好,阳春也好,仲夏也好,各时风景,总有它的妙处,便好比女人,妩媚风骚的固然好,俊俏高洁的也别有风味啊,哈哈哈。——斟酒!咱们先喝他个三分醉,再听琴赏景,才有趣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