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本草王在线阅读 - 第35章 火坑

第35章 火坑

        PS:《本草王》昨天第一次杀入首页全站签约作者新书榜前十名,值得咧嘴高兴高兴,同时振臂高呼:收藏,推荐票、评价票、三江票,统统都朝我砸过来吧()!砸个鼻青脸肿都没关系。——————————————————----------

        碧巧道:“老太爷是太医,治病从来不会错的,肯定是那些贼人想祸害他,不得好死!今儿个我已经烧香许愿了,愿菩萨保佑能咱们平安度过。”

        叶知秋笑了笑,伸手过去,把她揽入怀中。抚摸着她光滑如绸缎一般的肌肤,凸凹有致的娇躯,让人浮想联翩,只是,今日遭逢大难,却没有这等心思温存,只是搂着她,好象要找一份依靠似的。

        碧巧乖巧地依偎在他怀里,也没有挑逗他,知道这不是时候,柔柔地说道:“爷,还是别想了,早点睡吧()。明儿个还要去医馆呢。”

        “明天我不去医馆了,我要跟老太爷他们去皇宫听审。”

        “是啊?”碧巧抬头望着他,黑暗中,看不清他的表情,只能大致分辨一个轮廓,道:“那太好了,听了之后,心里多少有些底,也好有个思谋。免得到时候吃亏。”

        “有什么吃亏的,你是丫鬟,又不是孙家人,治罪也治不到你身上呀。”

        碧巧啊了一声,娇躯微微颤抖着,声音黯然:“你,你就不当我是你的人么?”

        “这当口,你要当孙家人,可就是自己往火坑里跳!”

        “我愿意!”碧巧紧紧抱住了叶知秋,“爷,明儿就回太太,把我收了房吧,抄家为奴,碧巧也要跟爷在一起,服侍爷,刀山火海,死不分开!”

        叶知秋搂紧了她,道:“我不能这样,这是把你带着跳火坑的。”

        碧巧哭了,哭得很伤心,哽咽着:“你不收我,我也要跟着你,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你撵我也不走!”

        叶知秋涩涩一笑,故作轻松道:“想当麦芽糖,黏着我啊?”

        碧巧在他怀里扭了扭娇躯,眼泪淌在他脸颊上,又赶紧伸出柔荑替他擦掉。叶知秋也伸手帮她擦脸上的泪水,道:“还没到那一天呢,哭什么哭!”

        “你不让我跟着你,我就哭!就哭!”说着,碧巧眼泪一串串流淌下来,索性抱着叶知秋的脖颈,呜呜地哭了起来。

        叶知秋轻轻拍着她光滑的后背,在她翘挺的臀部轻轻打了一巴掌,道:“别哭了,让你跟着,还不行吗?”

        “真的?你不哄我?”

        “真的,你想跟着,就跟着呗,有人帮我铺床叠被,宽衣侍寝,我有什么不乐意的()。”

        碧巧心花怒放,扬起俏脸,噘起红唇,便去找寻他的嘴。却又听叶知秋道:“就只怕满门抄斩,我要跟着老太爷一起上法场,不能享这福分,只留下你孤守空房。”

        “不会的!”碧巧搂着他,吻在他的嘴边,低声道:“我听二太太说,如果定罪,只有年满十六岁男丁才会株连处死,你还没满十六岁,不会被处死的。”

        “哦?二太太跟你们说的?”

        “是,下午的时候,各房的人都去二太太屋里打探消息,我们也去了,二太太就这么说来着,说她有个表哥在在大理寺,她问过了,说老太爷这种情况,如果真定了罪,只有老太爷、大爷、二爷,还有大少爷、二少爷他们几个会被处死,二太太还对我说,你还没满十六岁,不会被处死的,只会没为官奴,府上所有女眷,都会被没为官奴的。”

        叶知秋还是第一次听说有这种事情,心中也不知是喜是悲,道:“那我做了官奴,你怎么跟我。”

        “你把我收了房,我就是你的妾,就能一辈子服侍你了。”

        “这个……”

        “你刚才答应了我的!”碧巧急了,摇晃着他说道,“明天一早你就回禀老太太,收我入房,我跟你一起去做官奴,一辈子跟着你,好不好?”

        叶知秋听她话语很坚决,心中感动,搂紧了她,道:“也是我的福气,能有你这样的好姑娘。”

        “那你答应了?”碧巧喜道。

        叶知秋想了想,嗯了一声()。

        碧巧红唇吻上他的嘴,深深吻着。一串眼泪,黑暗中,缓缓流淌下去,沾湿了枕头。

        ————————————

        早上,叶知秋起得很早,梳洗完毕,迈步来到正堂。岳氏在佛堂里念诵着佛经,声音还是那么的平静。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似的。

        叶知秋整了整衣冠,回头看了廊下碧巧一眼,迈步过去,轻轻敲了敲房门:“娘!我有事跟你说!”

        “进来吧!”岳氏在里面说道。

        叶知秋推门进去,只见里面香烟缭绕,正面一座佛祖神像,下面还有一排小神像,供桌上摆着瓜果点心,嵌银边的香炉上,插着三炷香,供桌前一个蒲团,岳氏盘膝而坐,一手握着佛珠,一手敲着木鱼,咚咚声不觉,听着的确让人凝神静气,心静如水。只是,现在叶知秋可没有这心情聆听佛音,不过,他也不会打断岳氏的念佛,便静静地在旁边一个蒲团上也盘膝坐下,等着。

        终于,岳氏将一段佛经念完,放下木鱼捶,回头望着他:“起这么早,有什么事?”

        “昨天老太爷说了,让我陪他们去翰林医官院听审。”

        “哦,那去吧。还有别的事吗?”

        叶知秋笑了笑:“别的没什么事了。”

        岳氏点点头,又拿起木鱼捶,轻轻敲了起来,口中佛经声郎朗不绝。叶知秋起身,开门出来,到了廊下,对碧巧道:“太太不同意。说不能拉你一起跳火坑。”

        碧巧不知道叶知秋根本没有给岳氏说,信以为真,掩面而哭。

        叶知秋轻轻将她搂入怀里,道:“别着急,还没到那一步,等我今天去翰林医官院听审回来再说()。”

        碧巧依偎着他,轻轻点了点头。

        叶知秋没有心思吃早餐,迈步出了院门,便看见一个翩翩公子站在门外一棵柳树下,似笑非笑看着自己。觉得很是面熟,不禁多看了几眼。这一看,更觉得眼熟,上下一打量,喜道:“师妹!”

        这翩翩少年,却原来是范妙菡女扮男装。

        范妙菡快步上前,道:“我听说你要跟爷爷他们一起去听审,我也想去,你帮我求求爷爷,让我跟你们一起去,好不好?”

        有这个调皮可爱的小活宝在身边,不知怎的,叶知秋感到很踏实,便点头笑道:“好啊!一起去求爷爷。”

        两人快步来到老太爷孙用和的院子时,孙奇他们还没有来,径直进去,来到药香堂,便看见孙用和站在窗边,两扇窗开着,没有戴官帽,一头银发梳理得整整齐齐,挽了个发髻,用布带扎着。只是三缕银须被风一吹,胡乱四处飘荡着,显得有些悲凉。

        叶知秋和范妙菡互视一眼,走到他身后,轻轻叫了一声:“爷爷!”

        孙用和回头过来,望见他们俩,有些意外,道:“妙菡,你找爷爷,有事?”

        范妙菡上前拉着孙用和的手臂:“爷爷,我也想跟你们一起去翰林医官院听审,让我去吧,好不好?”

        “你……?”

        “我也听听,长长见识嘛。”范妙菡故意说得很轻松,刻意避开这件本身让人很沉重的事。

        孙用和笑了笑:“好啊,你爷爷把你托付给我,我只怕不能……,呃,让你在我这学医,你去听听也好()。”

        孙用和话语有些黯然,说漏了嘴,给范妙菡听见了,已经猜到了他想说什么,脸上笑容更灿烂了,道:“我爷爷经常夸赞爷爷您医术高明,当世无双呢。没有人能及得你的,连皇后的绝症都能治好,还有什么能让你为难的呢!”

        孙用和一愣,随即哈哈大笑,捋着胡须道:“说得好,爷爷的医术虽然不敢说举世无双,却也不输于他们!今儿个就真刀真枪干上一场,让你们两个小家伙看看,爷爷这廉颇是否老矣!哈哈哈”

        两人也跟着哈哈笑了起来。

        孙用和心情开朗了许多,扭头瞧着叶知秋,道:“怎么样?昨夜看了处方,觉得如何?”

        叶知秋想了想,虽然爷爷前面辩证错误,但是这个错误因为宋朝人还没有认识到这是错误,翰林医官院也没有提出这个问题,他决定按下不提,还是针对争议的焦点来说好一些。便道:“我觉得,爷爷给二皇子的用药,呃……,是正确的,不过,爷爷的用方我有些看不懂,看从方药组成上看,却是很对症的,不过,爷爷辩证为类似阳明腑实证,用方却不按阳明腑实证用方,虽然方药与病症是对的,但是,毕竟辩证与用方不一样,就怕别人抓住这一点不放啊。”

        孙用和很欣慰,好生瞧了他好几眼:“嗯,你看得很准。你能知道爷爷用方跟辩证的不同,足以说明你的医术功底很扎实了,想不到啊。看来,你暗地里下了不少苦功,这很好。”

        范妙菡听孙用和赞扬叶知秋,也是很替他高兴,禁不住也瞧了他好几眼。

        孙用和背着手慢慢走到椅子上坐下,招手让他们俩也坐,沉思道:“二皇子这病,我最初辩为风寒表证,但是用方之后,病情反倒加重,转成类似阳明腑实证,但是又不全似,我斟酌再三,随证用方裁剪医治,本想应该有所好转的,却不知为何病情反而加重,以至不起。细细想来,莫非当真是爷爷用方错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