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本草王在线阅读 - 第33章 宿命

第33章 宿命

        一众丫鬟婆子低着头不吭声()。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见到叶知秋他们进来,急忙都跪下了。

        碧巧忙问道:“怎么了?骂什么呢?”

        邀月气得高高的胸脯不停起伏,指着众仆从道:“这帮不要脸的,风还没刮起来呢,便要把家什都转出去,找我准假。还有没有良心!早知如此,当初就该全都撵出去,找些忠心的来,免得有了三灾八难的,全都当缩头乌龟!”

        叶知秋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叹了口气,道:“趋吉避灾,人之常情,他们要走,便由得他们吧!”

        一个老婆子跪趴两步上来,磕头道:“少爷,不是我们要走,只是把一些平素攒下来的贴己转出去,免得到时候抄家……,呸呸!打你这张乌鸦嘴!”自己说着,打了脸颊两下,这才接着说道:“只是怕到时候有什么闪失,家里人还指望我们在府上挣点钱养家糊口呢,体己转出去了,我们自然是要守在府上的,老太爷、老爷、太太、奶奶,还有少爷小姐,对我们都当亲人一般,我们哪有那黑心,在这当口走人啊,实在是不得已,还请少爷恩准啊()。”

        她这么一说,一众仆从都跟着附和,磕头咚咚的。

        邀月怒道:“不行!太太都没把细软转出去,你们凭什么转出去?太太都不怕,你们怕什么?真要是这天塌下来了,我却也不阻拦你们,这天还没塌呢,你们这算什么?存心动摇人心,自乱阵脚不是?”

        那老妇苦着脸道:“姑娘,真要等到天塌下来,只怕就来不及了呀,老身在府上辛辛苦苦一辈子,就攒下来这点体己,还指望着养老的呢……”

        “便是天塌下来,也没你们什么事!抄也不会把你们的家资抄走,你们瞎操什么心!”

        旁边一个婆子嘟哝道:“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城门失火还殃及池鱼哩……”

        “你们……”

        “好了!”叶知秋一摆手,“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爱咋地咋地!由他们去吧!”

        “多谢少爷恩典!”一众人磕头咚咚,爬起来,各自跑回屋里收拾细软去了。

        邀月跺脚道:“少爷,你这是,唉!”

        碧巧向着叶知秋说话,道:“大爷二爷他们园子也都忙着往外转东西呢,也不是咱们一个园子,只是太太一直不愿意,方才少爷去说了,太太也还是不肯。唉!”

        邀月哼了一声,道:“不能任由这帮奴才胡来,别乘火打劫了,我得到门口盯着,不许他们乱拿。”说罢,急匆匆跑到跨院门口,两手叉腰守着。

        叶知秋走回房里,在大堂椅子上坐下,碧巧站在他身边,两人谁也不言语。半晌,叶知秋才道:“文砚呢?在不在?”

        “不定在收拾东西呢()。”

        “那算了……”

        刚说到这,便听到廊下有人跑了进来:“爷,您叫我?”正是贴身小厮文砚。

        叶知秋奇道:“人人都在收拾东西转出府去,你怎么不去忙?”

        文砚涩涩弟笑了笑,道:“我不转。”

        “为啥?”

        “生死有命,几两破银子,值不当的,府上老爷太太少爷待小的跟自家人一样,小的自也是当作孙家人,那便是生在一起,死也在一起。”

        叶知秋想不到这十一二岁的小家伙,居然能说出这等话来,站起身,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很好!当真是疾风知劲草,好样的!”

        “多谢少爷夸奖。”

        “你现在去老太爷园子那等着,老太爷一回来,立即就来回我。”

        “是!”

        ————————————————————

        孙用和与两个儿子一个长孙四人站在皇宫门口,眼看着众位翰林医官一个个低着头面色漠然从身边从过,很快就消失在了远处,不禁长叹一声。

        身后有人冷笑:“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孙用和转身瞧去,却正是这一场大难的挑起者高保衡!

        高保衡一手背在身后,一手捋了捋下巴黑黝黝的胡须,面颊上有几分得意,缓步走了过来,道:“孙老太医,高某劝你,还是认罪服法吧,免得费事()。”

        孙用和冷哼一声,没有回答。

        高保衡道:“今日论辩,结论已经昭然若揭,难道孙老太医一定要不见棺材不掉泪?”

        孙奇怒道:“姓高的,你不要得意的太早!”

        “我自然要得意!我能为三位皇子申冤雪恨,告慰他们在天之灵。自然是要高兴的。”

        “什么申冤雪恨?”孙兆也怒道:“你是说家父谋害三位皇子?你这是血口喷人!”

        高保衡冷笑:“是不是血口喷人由不得你我,那得由事实来定,用方有误,误失人命,若是布衣百姓,那也就罢了,可偏偏是三位皇子,那可是十恶重罪。劝你还是回家安顿安顿,准备料理后事吧!哈哈哈……”说罢,扬长而去。

        孙用和站在那里,一阵风吹过,头上长翼乌纱帽竟然被吹掉了,一路滚了出去。孙永轩急忙追上去拣起来,连吹代拍,拿了回来,躬身两手递给爷爷孙用和。孙用和没有接,站在那里,仿佛一下子苍老了许多,头上的银发也散乱了,丝丝的飘着。

        旁边孙奇从儿子手里接过乌纱帽,拍了拍,端端正正给父亲戴上。

        孙用和这才如梦方醒,一言不发,大步流星往前走,来到停放车轿的地方,钻进了官轿。孙奇和孙兆也分别进了自己的官轿,孙永轩则上了马,吩咐起轿,一众人忽悠着离开了皇城。

        回到孙府,望见的景象让他们简直目瞪口呆,只见满院子的人都扛着包袱抬着箱子,忙忙碌碌进进出出的。

        孙用和长叹一声,把轿帘放了下来,眼不见心不烦。孙奇却是怒了,吩咐停轿,下来指着那些奴仆喝道:“你们这是做什么?东西抬到哪里去?”

        奴仆赶紧放下东西,躬身答道:“是大太太吩咐的,把这些送到大太太娘家存放,以免将来被抄家抄走……”

        “放屁()!”孙奇气得全身发抖:“谁告诉你们要抄家?谁说的?”

        “是……,是二太太说的。府上都在转东西呢……”

        孙奇猛转身,瞧着孙兆。孙兆正挑着门帘往外瞧,他昨晚上跟自己妻子说了,叮嘱她不要告诉别人,自己个悄悄把东西转出去就行了,不料还是走漏了消息,全府上下都知道了,不禁脸上变色,瞪眼道:“胡说!谁说是二太太说的?嗯?”

        那仆从吓得赶紧闭嘴,低着头。

        孙用和在轿子里说了句:“走吧!”他的轿子忽悠着进了院门。孙奇指着那些奴仆道:“立即把东西给我抬回去!谁再敢把东西拿走,不管是谁,不管是哪个园子的人,通通乱棍打死!”

        一众仆从急忙答应着,慌乱地把东西往回搬。

        孙奇他们轿子跟着孙用和来到正堂,这是孙用和的住处。孙用和下了轿,也不看他们,只是低着头迈步进去,过了穿堂,一直来到正屋大堂,在椅子上坐下。

        孙奇、孙兆和孙永轩三人跟了进来,在两厢站立,也低着头,谁也不说话。

        老管家李有才亲自泡了茶端上来,放在孙用和身边,望着站着的三人,也不知道是不是该端茶。

        孙用和仿佛这时候才发现他们三个在屋里一样,道:“坐吧,都坐吧!”

        三人这才在两边椅子上坐下。

        孙用和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道:“今日听审,你们觉得咱们胜算几成?”

        孙奇欠身道:“父亲用方一直非常谨慎,三位皇子的处方,并无明显不妥之处,应该抓不到咱们什么把柄的()。”

        孙兆也勉强笑着符合。

        孙用和目光落到了长孙孙永轩身上:“你的看法呢?”

        孙永轩沉吟片刻,起身躬身道:“孙儿以为,今日之事,不容乐观,大皇子和二皇子的处方审慎严密,医官都没有提什么不同意见,所以倒也无妨,只是二皇子的处方,争议很大,孙儿冷眼旁观,见那姓高的一番言论,引得不少医官点头,只怕颇觉值得商榷。所以,我们还是应当重点研讨这二皇子的方子,想好完全对策,明日才好应对啊。”

        孙用和缓缓点头:“是啊,以你之见,这方子,可有不妥之处?”

        孙永轩急忙躬身道:“爷爷、伯父和师父在上,孙儿不敢擅言评判。”

        “叫你一起去,便是因为你是孙辈里医道最深,人也沉稳,处事冷静,善于观察,现在已经到了生死关头,若是被人抓到了把柄,那可就一败涂地了!”

        孙奇瞧了儿子一眼,道:“老太爷让你说,你就说吧!”

        “是!”孙永轩轻咳一声,道:“围绕二皇子的诊治,争议其一者,辩证。爷爷最初辩二皇子的病为风寒表证。对此,孙儿冷眼旁观,没有什么争议,只是后面突然出现坏证,而对坏证的辩证,爷爷辩证为类似阳明腑实证。究竟是什么病症,只怕就是争议的关键,我瞧不少医官都似乎有自己的想法。其次,是用方,爷爷用方是否妥当对证,肯定又是争议焦点,孙儿听今日爷爷阐述用方思路,觉得很是对症,但是,冷眼观瞧高保衡,似乎已经找到了爷爷方中的破绽,这个破绽,也不用多想,自然就是方的来处,——这方是爷爷的经验方,而不是经方,能否将经验方直接用在皇子身上,只怕便是争议的核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