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本草王在线阅读 - 第32章 风声

第32章 风声

        叶知秋很不好意思,详细问了范仲淹生病前后经过,现在的主诉感觉,二便、饮食和睡眠等情况,以及以往病史()。最后,又让范仲淹伸出舌头,仔细观察舌象,又仔细诊脉,用心记住了他的舌象和脉象。他现在不会看病,不敢断言是什么病证,只能记住四诊结果,将来医术高明了,再思索到底是什么病证。

        范仲淹等他看完,笑问:“永泽,我是什么病啊?”

        叶知秋道:“我学医未精,其实还不会看病,只是把爷爷的病症都用心记住了,以后会看病了,再思谋如何辩证治疗。”

        “呵呵,你的鬼主意还真多。这倒也是个办法。行,那我就等你以后想出办法来吧。不过得快一点哟,我这把老骨头,估计等不了多久了。”

        “爷爷!”范妙菡轻轻打了范仲淹肩膀一下,嗔道:“让你不说这些,你骗要说!”

        “好好,不说!不说了!呵呵呵”

        叶知秋又道:“爷爷能否将前医的处方给我,我留下来好好研究。”

        “行啊。”范仲淹从书柜里翻出一叠医方,递给叶知秋:“喏,这几年我看病的方子,都在这呢,你拿着吧,但愿对你有所帮助。”

        叶知秋接过,仔细折好,放进袖筒的衣袋里。

        范妙菡依偎在爷爷范仲淹怀里,揪着他的衣襟道:“爷爷,你还是想办法留下来吧,京城太医多,一定会治好你的病的,你要去青州,那天寒地冻的,又没有好的名医,如何治病呢?还是告假留在京城吧?”

        范仲淹抚摸着她的头,微笑道:“爷爷的病爷爷心里最清楚,老毛病了,一时半会治不好的,爷爷也没这么多时间拿去治病,还有好多事情要办呢,放心,爷爷没事,孙老太医已经给爷爷看过病了,开了药了,拿回去慢慢吃,慢慢调理,就会好的,有什么好担心的()!”

        范妙菡还是软磨硬泡求他留下来,范仲淹却转开了话题,道:“行了,时候不早了,你们也看过爷爷了,这就回去吧,爷爷那边还有客人呢,后面还要拜访几个老友,就不陪着你们两个娃娃了,放心,西北大漠风沙都没有淹没爷爷我,这病魔,也别指望轻易打垮我的。走吧!”

        范妙菡知道爷爷说话说一不二的,既然不答应向朝廷告假留下来,再说也没有用,又听得爷爷说还有公务要办,只得依依不舍,流着眼泪离开了。

        出了范家大门,刘妈见她一路哭着很伤心,便道:“小姐,别哭了,当心哭坏身子,老爷没事,你不也看见了吗,还谈笑风生的呢!”

        范妙菡悲声道:“那是爷爷装着的样子,你都不知道,爷爷咳嗽比以前厉害多了,精神头也差多了!”

        叶知秋道:“咱们一起想办法,找到好方子给爷爷把病治好。”

        “治什么治!”范妙菡哭着道,“你都说了你连切脉望舌都不会,只会背死书,一个书呆子,怎么治嘛!”

        叶知秋尴尬地挠挠头,苦笑道:“我也知道啊,我会尽快学会看病的。”

        范妙菡刚才说出那话就有些后悔了,扭身拉着他的胳膊道:“对不起,师哥,我说错了,你背了一肚皮医书,会有用的,快点学,学会了,咱们就去给爷爷治病!”

        “嗯!我会努力的!”叶知秋这么说着,可是想起孙家面临的这一场大灾难,只怕大哥他们没有心思教自己怎么看病了。

        回到孙家一问,孙老太医、大伯、师父还有大哥一早就去皇宫了,现在都还没有回来,一家人似乎已经听说了什么,感觉到了危机,都是人心惶惶的()。

        叶知秋回到自己院子,见母亲岳氏正在佛堂念佛,也不打扰,回了自己跨院。

        碧巧立即将他拉倒一边,低声道:“不好了!家里出大事了!”

        “什么事?”

        “昨晚上二老爷跟二太太说了,太医高保衡弹劾老太爷,说老太医治死了三个皇子,今天在翰林医官院听审呢,说要是定了罪,咱们就完了!大太太已经哭死过去好几回了,太太和奶奶们都忙着把家里的细软转到娘家呢。要不要,你跟太太说,也把些细软转了吧,免得一旦抄家,什么都落不下啊。”

        “我娘怎么说?”

        “太太只是在佛堂念佛,啥话都没说,园子里的人,都偷偷把自己的体己转到外面去了,免得一并被抄走。”

        “你转了吗?”

        碧巧都要哭了:“我转?我转哪里去?我爹娘把我卖给人牙子,是太太把我从人牙子那里买来的,从小就跟着你,这就是我的家,你让我去哪里啊?”

        叶知秋也顾不得邀月她们在远处看着,一把将她搂进怀里,抚摸着她的秀发,低声道:“对不起,我说错了,你也知道的,我大病一场之后,什么都忘了的。”

        “还好你没有忘了我!”碧巧抽抽噎噎的,在他怀里扭了扭娇躯,抬起脸来,瞧见邀月她们冷眼看着,赶紧挣脱了叶知秋的怀抱,毕竟,她还不是叶知秋的小妾,只是个丫鬟。

        叶知秋道:“我们要是转些细软,转到哪里去?外婆家吗?”

        “当然啊,你去跟太太说说,赶紧的转走,听说说话间就知道结果了,一旦定罪,衙门捕快立即就会抓人封家,那时候再要转,便来不及了()!”

        “好,我去说说。”

        叶知秋来到正堂,听见佛堂里岳氏的念佛声,跟平时一样,并没有什么异样之处。她应该正在祷告菩萨佛祖,让他们保佑孙家平安度过此劫。所以也不打扰,静坐在大堂里等着。

        碧巧远远站在廊下瞧着,急得团团转,一个劲打手势让他赶紧说。叶知秋想着范仲淹所说的话,这听审一两日内不会有结果,所以如果是灾难,不会这么快就来临的,应该还来得及。便还是静静等着。

        碧巧看着他没动静,干着急也没办法。

        良久,佛堂里念经声终于停歇了,片刻,门帘一挑,岳氏手持佛珠慢慢走了出来,瞧见他坐在大堂,面露喜色,过来在旁边坐下,瞧了一眼院子里站着的碧巧,又看看叶知秋,叹了口气,道:“事情你都知道了?”

        叶知秋点点头:“知道了,下午从妙菡的爷爷那里听到的,她爷爷说了,正在想办法通关系帮忙呢,让母亲不用担心。”

        “嗯!”岳氏点点头,捻动着佛珠,没有再说话。

        叶知秋道:“娘,听说大伯、师父他们家都已经把细软转移出去了,咱们要不要也转些到外婆家放着,以防万一啊?”

        岳氏摇摇头:“孙家的家财,就是孙家的,抄走也罢,留下也罢,都是孙家的。拿到哪里都是不妥。”

        叶知秋想不到岳氏如此死板,低声道:“转移一部分钱财出去,将来落难了,也可以拿来疏通关系啊!”

        岳氏还是轻轻摇头:“树倒猴狲散,他们散他们的,我是孙家媳妇,生死跟着孙家,活也罢,死也罢,都是佛祖的意思,佛祖既然让我们孙家灭了,便是前世种的因,现世来报,只能由他去吧()。”

        叶知秋明白了,母亲这佛教信徒宿命论太严重了,说服不了她的,眼珠一转,道:“那我呢?我怎么办?”

        岳氏身子一颤,望着他,怔怔地。

        叶知秋道:“咱们总的留点钱,将来如果真的祸事来了,可是把咱们赎出去啊!”

        岳氏苦笑摇头:“你呀,太小了不懂的,真要定罪了,你和娘,都要罚没为官奴的,官奴是不准赎买的,一辈子都是官奴,除非得到皇帝的赦免,所以,就算咱们有钱在外面,却也是无能为力的!”

        叶知秋啊了一声,原来还有这规矩,想了想,有道:“那可以拿钱疏通关系,上奏皇帝赦免罪过啊。”

        “谈何容易,真要是佛祖想让我们孙家灭了,便是搬一座金山去,也是无能为力的。”

        “那也好过坐以待毙啊!反正钱抄了也是抄了,转出去说不定还有用处呢!”

        岳氏怔怔地瞧着他,慢慢地,一串泪水滚落下来,悲声道:“不用说了,娘不会把孙家家财转出去的。听佛祖保佑吧!”说罢,起身进了佛堂,片刻,又响起了咚咚的木鱼声和绵绵的诵经声。

        叶知秋只能黯然摇头,走出了大堂,下了台阶。碧巧已经听到了他们的对话,掩面而哭。

        两人回到跨院,便听到邀月在廊下指着几个婆子丫鬟骂:“你们这些没良心的,这天还没有塌下来呢,就思谋着要离开主人家各奔前程了,你们也不想想,这些年你们在府上,老爷太太是怎么对你们好的,平素里吃香的喝辣的,穿金的戴银的,到外面体体面面的夸耀是孙家的仆从,现如今,主人家有难了,呸呸,还没定呢,也就是听到一点风而已,你们就乱成一团,各自偷偷摸摸要把东西转出去,人也要走,你们摸着良心想想,有没有脸皮啊?是不是人做的事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