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本草王在线阅读 - 第29章 少年名医

第29章 少年名医

        叶知秋又道:“这段话你没有解读完整,忘了前面还有一句‘肝为阴中之少阳,通于春气’,人家《黄帝内经》明明说的是肝,你如何换成了胆?纵然肝胆互为表里,那也是胆主少阳春升之气从属于肝吧?你自作聪明,偷换概念,想蒙哪位姑娘呢?”

        庞书生感到脸上火烧一般,也不知道是适才饮酒过量,还是被这话臊的,握着一把折扇,有心反驳,但他不是个不讲理的人,不愿意强词夺理,想要理论,对方这话,又让他无从驳起()。

        范妙菡惊呆了,不知道叶知秋这一套一套的,是从哪里学来的,瞧着他,怎地不像当初那个啥也不会的呆子,倒成了一个深谙医道的医林圣手。

        叶知秋瞧着那庞书生,接着说道:“咱们不玩文字游戏,就说治病吧,理论再怎么好,也必须用于治病才有意义,否则说得天花乱坠,也是枉然!肝气宜升,而胆气却是宜降的,治胆之法,清、利、疏、泄、和、降,很少用到补升之法吧?既然治法上都不是升,它何来的春升之气?”

        庞书生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

        叶知秋又道:“治胆之法,从肝而求,知道是什么意思吗?”

        庞书生自然知道这句话的含义,苦涩地笑了笑。

        叶知秋没等他问答,又道:“治胆还得先治肝,胆从属于肝,肝都摆在一边凉着,却在这夸夸其谈胆统领十一脏,你不怕肝生气吗?肝可是将军之官,他要生气了,你可没好日子过!”

        旁边沈书生由衷赞道:“说得当真有理,庞兄,这位小兄弟的这番见解,着实不俗啊……!”

        叶知秋一摆手,道:“他的谬误我还没说完呢,要鼓掌请稍等。”瞧着庞书生,接着说道:“我问你,《灵兰秘典论》所言‘心为君主之官’!做何解?”

        这句话问出,庞书生心念如电,立即明白了叶知秋后面的话是什么意思,便如同一柄寒森森的利剑,抵在了自己的咽喉,全身冰凉,呆在哪里,哪里还能说的出半句话来。

        叶知秋冷冷道:“‘心为君主之官’,何谓君主?——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天底下它最大!既然五脏六腑里它是君,你现在又让五脏六腑十一脏都臣服于胆,莫非国可以有二主?又或者这胆是心的老爹,是太上皇不成?”

        范妙菡哈哈大笑起来,拼命鼓掌,道:“这下知道我师哥这大笨牛的厉害了吧?”

        庞书生面如死灰,手中折扇当啷一声掉在地上,站起身,拱拱手,一言不发,迈步就往外走。

        范妙菡起身笑道:“喂!说好了你输了请客的,怎么,想赖皮不成?”

        庞书生站住了,涨红着脸转身过来,从怀里摸出钱袋,放在桌上,举步又要走,却把那沈书生起身拦住了,笑道:“医道切磋,小赌怡情,兄台何必要走?”

        庞书生苦笑:“我还有何面目留下?”

        沈书生道:“既然能指出你的不足,想必有他自己的见解,兄台不想听听这位公子对这句话的看法吗?”

        那庞书生心头一凛,他痴迷医道,从小精读医书,又得名师指点,所以出道很早,治愈不少疑难病患,虽然年轻尚轻,却已名扬乡里,只是生性高傲,说话狂妄了一些,如今却被一个半大孩子说得哑口无言,心中又羞又愧,低头便要离开。

        忽听沈书生的话,也很想知道对方是怎么看的,激起了他好医之心,顾不得脸上发烧,对叶知秋拱手道:“在下适才多有得罪,若小兄弟,啊不,公子不计前嫌,能予赐教,在下不胜感激!”说罢,长揖一礼。

        叶知秋见他认赌服输,知错能改,光明磊落,倒也是条汉子,便起身拱手还礼,笑道:“好说!相互交流吧。”

        那庞书生又揖一礼。

        这时,叶知秋他们的酒菜陆续送上来了,放了满满一桌,庞书生忙给两人斟了两杯酒,捧起来,道:“在下适才言语得罪,万望海涵,以酒谢罪,请……,嗯,公子贵姓?上下如何称呼?”

        “我叫孙永泽()。这是我师妹,名叫范妙菡。是前宰相范仲淹的嫡孙女。”

        那庞书生大吃一惊,脸上阴晴不定,不知道在想什么。

        沈括却起身拱手:“原来是范大人家千金,失敬失敬,范大人抗击强敌,力保大宋江山,为官体惜民情,领袖革新变法,虽未全功,实则令人敬佩。”

        范妙菡笑吟吟还礼。一指叶知秋,道:“你们是学医的,我医术可不行,我师哥是三位太医的子孙,你们该敬仰他才是。”

        沈书生有些吃惊,上下打量了一下叶知秋,道:“莫非,公子与当朝名医孙老太医有渊源?”

        “那是我爷爷。”

        “失敬,当真失敬!”沈书生起身拱手,“难怪公子医道如此了得,却原来是医学世家!——公子表字如何称呼?”

        叶知秋哪里有什么表字,本要说没有的,突然想起自己穿越前的名字,随口道:“表字知秋。”

        “好字!”

        庞书生也很惊讶,忙放下酒杯,拱手道:“原来孙公子是孙老太医家的,唉,惭愧,我这井底之蛙,竟然在孙太医高足面前班门弄斧,令人汗颜啊。”

        叶知秋忙拱手道:“哪里,两位请!”

        四人举杯喝酒,范妙菡只是浅浅抿了一口,便放下杯子,问那沈书生道:“没请教尊姓大名?”

        “在下沈括,字存中()。”

        叶知秋最后一口酒喝到嘴里,还没等咽下,听到这名字,一口酒差点呛到了鼻子里。急忙转身低头,咽下酒水之后,瞪眼望着那书生道:“你,你是沈括?你真是沈括?”

        沈括,中国历史上最有名的科学家之一,代表作《梦溪笔谈》,精通天文、数学、物理、化学、气象、地理、农学,不过,除了这些,他还是当时有名的神医,年轻时苦读医书,治病救人。后来,他的经验方汇编成书,名叫《沈存中良方》,一直流传至今。

        叶知秋对他别的擅长不太了解,却知道他是一名名医,如今穿越来到北宋,想不到竟然见到了这位赫赫有名的人物,当真是又惊又喜,不敢相信,又问了一遍。

        沈括点点头:“公子知道我?”这时候的沈括,刚刚二十岁,远还没有扬名。所以知道的人并不多。想不到这孙太医的孙子竟然知道自己的名头,不仅有些好奇。

        叶知秋很是激动,忙拱手道:“太知道了,嘿嘿,你很厉害,医术也很高明!”

        “惭愧惭愧,”沈括一指旁边的庞书生,“这位是在下新结实的好朋友,也是医道中人,酷爱医术,姓庞名安时,字安常。”

        叶知秋眼睛都瞪圆了,瞧着那庞书生,道:“你,你是庞安时?”

        庞安时,北宋著名医学家,出生医学世家,自幼聪明,没到二十岁,便熟读黄帝、扁鹊脉书等经典,还能阐发新意。著作流传至今的《伤寒总病论》,以及《难经辨》《主对集》、《本草补遗》等著作,大力推动了外感病学的发展,他以善治伤寒而闻名于当世,同时,对温病学也很有研究,被后世温病学家推崇为我国早期温病学开拓者之一。

        叶知秋知道这人就是庞安时之后,一想到这人少年便医术有成,难怪适才言语狂妄,却也有其值得狂妄的资本。他想不到这一天,竟然见到了两位北宋鼎鼎有名的名医,虽然这时候他们俩还年轻,还没有出名,但是能见到神医少年,却也是让人值得高兴的事情了()。

        庞安时见他瞪眼瞧着自己,跟刚才一样也是一副惊喜交加的神情,也奇道:“正是在下,公子认识庞某?”

        “听说过,没见过,我听说你少年便熟读医术,扬名乡里了,当真久仰久仰。”

        “不敢当,公子这样说,倒叫庞某汗颜了。——适才公子指出了庞某注解《黄帝内经》‘十一脏取决于胆’这句话的谬处,庞某深以为然,十分感激,想听听公子高见,还请赐教。”

        叶知秋听他诚心求教,便道:“其实,胆的所谓绝断,还是相对肝主谋虑而言的,因为肝胆互为表里,肝谋虑的事情必须由胆来决断,所谓肝胆相济,勇敢乃成嘛!它的功能也就仅限于此,不必将它刻意扩大到统领十一脏的位置,那样反倒与心为君主之官的论断自相矛盾了,也是不符合临床实际的。而且,如果强调它是十一脏的统领决断者,那本身就是自相矛盾的。”

        “哦?愿闻其详!”

        “五脏六腑共计十一脏,其中包括了胆,如果十一脏都取决于胆,那岂不是胆自己取决于它自己?这不是矛盾吗?”

        庞安时和沈括相互看了一眼,都缓缓点头。沈括问道:“那以公子之见,《黄帝内经》上‘十一脏取决于胆’,这句话,又该如何理解?”

        叶知秋吃了一口菜,这才慢慢道:“我认为,这句话其实是写错了,这‘十一’两个字,其实是一个字,一个‘土’字,前人抄录的时候,是从上而下的竖行撰写,上下连在一起,便把这‘土’字错辨认成了‘十一’两个字了,以讹传讹,于是就成了这怎么都说不通的一句话。”

        庞安时和沈括面面相觑,对这个解释,当真是匪夷所思,细细一想,到也有几分道理,庞安时又问道:“若作‘土’字解,能说的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