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本草王在线阅读 - 第26章 河水清清

第26章 河水清清

        逛了一条街,常见的店铺都看得差不多了,大同小异,叶知秋这才意犹未尽站住了,对范妙菡道:“咱们去那里?”

        “不是说去汴河吗?”范妙菡道()。

        “先去皇宫瞧瞧好不好?”

        “皇宫?那地方有什么好玩的,又不能进去()。”

        “在外面瞧瞧也是好的啊。”

        范妙菡不知道叶知秋是穿越过来的,自然没有看过皇宫,白了他一眼:“那地方你还没瞧够啊?又没什么玩的,没劲,不去!——咱们去汴河花船吧,都说好了的。”

        叶知秋见她不想去看皇宫,想想也是,又进不去,外面看几堵墙也没什么意思,以后反正有机会,便点头答应了。

        跟着范妙菡一路走一路看,便来到了汴河边。

        汴河是京城汴梁的主要漕运交通线,汴梁百万人口的粮食绝大部分都是靠这条河运进京城的。到了河边,便看见一派繁忙的景象。河边停泊的一艘艘基本上都是漕运的大货船。一个个光着膀子的苦力扛着背着沉甸甸的米袋卸货下船装运,又把京城作坊出产的各色器物装运上船。那汗津津的膀子在骄阳下,闪着晶莹的光泽。

        叶知秋站在河边,望着一排排的大货船,道:“哪里有游船啊?”

        “这是货运码头,没有的,要游船,得到前面去!走吧!”

        两人沿着码头河边防洪堤往前走,过了码头,热闹跑到了后面,人也渐渐的少了,便觉得杨柳依依,河风徐徐,很是清爽。

        范妙菡折了一根柳枝在手里摇着,瞧了他一眼,突然用柳条在他头上打了一下,然后顽皮的笑了。叶知秋是不善于跟女生打闹的,只会憨憨地笑笑道:“干嘛?”

        “你说我干嘛?”范妙菡又打了他一下,嘻嘻笑着。见他还是没什么反应,也不反击,便噘着嘴嗔道:“真是个呆子!”扔掉柳枝,加快了步伐往前走。

        叶知秋赶紧跟上来,道:“走这么快做什么?刘妈又没跟着()。”

        “我乐意,你喜欢慢你就慢慢走吧!”说罢越发走得快了。

        叶知秋也不知道她这是做什么,只好闷声跟着。又走了一顿饭的功夫,范妙菡突然站住了,叶知秋紧跟在她身后,没留神差点撞到她身上,忙伸手扶住她的胳膊,便感觉范妙菡娇躯一颤,扭头过来,似笑非笑瞧着他,艳阳下,娇嫩的樱唇红润诱人。

        叶知秋急忙放开她的胳膊,讪讪道:“不好意思,差点撞到你,你怎么突然就停住了。”

        范妙菡气得一跺脚,娇躯扭了扭,走到一棵柳树下,扯下一根柳枝,狠劲地揪着上面的柳叶。

        叶知秋不知道她怎么突然就生气了,过去道:“你怎么了?”

        “不要你管!”

        “柳叶是柳树的衣服,你把他全扯光了,光溜溜的多难看啊”

        范妙菡扑哧一声笑了,转过身,将一把柳叶全砸到了他脸上,见他狼狈样,更是笑弯了腰。随即又止住了笑,白了他一眼,蹦跳着下了柳堤,来到河边,一屁股坐在了草地上。抱着双膝,望着河水出神。

        叶知秋跟过去,在她身边盘膝坐下。一时间,两人谁也不说话。

        叶知秋望着一江秋水,对面河堤的树枝,已经有一点发黄了,抬头望,湛蓝的天,远处一行大雁,悠悠的往前飞去。现在虽然还很热,却已经入秋了,早觉的大雁,也开始南飞了吗?不觉低声念道:“‘碧云天,黄叶地,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唉,秋天来了,冬天还会远吗?”

        “你说什么啊!”范妙菡扭头过来瞧他,“你怎么知道我爷爷这首词?”

        叶知秋浑身一震,转身瞧着她,惊喜交加:“‘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范仲淹,就是你爷爷?”

        “是啊()!——你也知道他写的《岳阳楼记》啊?”

        “当然知道!“叶知秋一拍脑门:“我也真笨,你姓范,你爷爷自然也姓范,又是当官的,自然便是范仲淹了,我怎么没想到。”

        范妙菡没有********的傲气,而且这时候范仲淹正倒霉,所以听他这话没有自豪感,只是笑了笑:“天下人姓范的多了去了,怎地就偏偏是我家?”

        一想到范妙菡的爷爷居然是大文学家大政治家大军事家大改革家大词人范仲淹,而自己很快就要去见他,叶知秋当真又惊又喜,好象歌迷便要见到自己的偶像一般,虽然范仲淹说不上自己的偶像,不过也是流传千古的名人,穿越一千年,见到这样一位人物,比现代偶像只怕更有震撼力。

        范妙菡见他傻呆呆的脸上不知是什么表情,奇道:“你怎么了?”

        叶知秋如梦初醒:“没,没什么啊。”

        “我问你呐,你怎么知道我爷爷这首词的?这是我爷爷新近才作的。应该还没多少人知道呀。”

        叶知秋随口编道:“前些日子听一个歌姬唱的,觉着好听,就记下来了。”

        “这样啊,这些人传唱倒也快。”

        叶知秋很想见见这大名鼎鼎的范仲淹,急声道:“咱们去看你爷爷去吧!”

        范妙菡道:“急什么,现在去,把刘妈等到了,可就不自由了,说好了去坐游船的。”

        “嗯,好吧,游船呢?”

        “前面()!”范妙菡站起身,“走吧!”

        两人一路沿着柳堤往前走,走不多久,便到了一座小码头,这一带河面宽阔,码头上人倒也不少,大多是穿红挂绿的游人,码头上停着不少游船,有大有小,河面上已经有游船在游荡了。

        叶知秋道:“咱们上大游船吧?大游船稳当,坐着不晃。”

        “不要!”范妙菡径直往码头走,一路望去,突然一喜,跑到一艘小游船前,道:“这一艘挺好,就它了!”

        叶知秋一瞧,这艘船也就两三米长,一个微微有些驼背的老妇拿着一根竹竿站在船边,患得患失地望着他们:“少爷,小姐,要船游河吗?”

        叶知秋道:“这也太小了吧?翻船了怎么办?”

        “那活该你成落汤鸡!”范妙菡咯咯笑着,问了价钱,掏出钱袋要付钱,叶知秋急忙过去:“我来吧,怎么能让女孩子付钱呢?”把手里钱袋倒出碎银,也不知道这些碎银有多少。

        范妙菡笑道:“你拿银子付船钱啊?人家可没戥子称量去!还是我来吧!”拿出一串铜钱递给老妇:“多的不用找了。”

        老妇喜不自禁,忙不迭接了过来,揣在怀里,淌水下河,扶住踏板,道:“少爷,小姐,上船吧。”

        范妙菡轻飘飘走上踏板上了船,在凳子上坐下,瞧着岸上的叶知秋:“还傻站着做什么?上来啊!”

        叶知秋小心地上了踏板,等老妇上船之后,帮着她把踏板收上船。

        这老妇撑船的本事倒也了得,手中长篙岸边一撑,那船边荡悠悠离开了码头,又是几篙,小船便到了河中心了。老妇问道:“两位哥儿姐儿,到上游还是下游?”

        “都逛逛,”叶知秋新奇地望着远处的城区,虽然没有现代社会的高楼大厦,却是别有一番风情,便是现代社会的所谓古镇,却也没有这样的惬意()。

        范妙菡便道:“你就把小船划到上面,再让慢慢的随水漂下来就行了。”

        老妇答应了,撑着竹篙慢慢往上游而去。

        这艘小船是专门给游客改造的,中间的挡板取了,放了两根竹子编成的小椅子,而且固定在了船上,好象专门是给情侣准备似的。两人并排坐着。范妙菡捋起衣袖,伸出藕节般娇嫩的皓臂,在碧蓝的河水里划着,看着一道道的水波从手臂处分开,从两边分散而去,突然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叶知秋有些奇怪,道:“好端端的叹气做什么?”

        范妙菡望着手臂后分开的水流,道:“人生是不是像这碧水,本来在一起,遇到了艰难,便分作两边了,各分东西,或许再也不能相聚。”

        叶知秋道:“你这就是傻话了,还说我傻呢,没听过抽刀断水水更流吗?没有什么东西能跟水相比,别说是你的手,便是刀砍斧劈,过了依旧会相聚在一起。”

        范妙菡扭头瞧着他,嫣然一笑:“说的也是,我怎么就没想到。”

        “这就是乐观主义和悲观主义的区别。”

        范妙菡对这两个词自然不知道,问道:“乐观主义?悲观主义?是什么啊?”

        “呐,这么给你打比方吧,你拿一幅画,上面画着好多星星,问别人看这个画想到什么。如果这人说:‘哇!好美的星空!’这人就是乐观主义;若是这人说:‘啊!谁打了我脑袋一棒!’这人就是悲观主义。”

        范妙菡咯咯笑个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