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本草王在线阅读 - 第25章 马尾辫

第25章 马尾辫

        第二天,叶知秋早早就起来了,碧巧和邀月服侍他梳洗完毕,来到大堂,岳氏却早起来了,在佛堂里念经()。

        叶知秋也不想打扰,他起得早,厨房还没准备好早餐,也懒得等了,叫碧巧去拿来一块糕点,便吃着便往外走。碧巧道:“叫文砚跟着你呗!”

        “不用!”叶知秋说着往外走,他不想带个拖油瓶,想自由自在地逛逛,反正有范妙菡引路。

        碧巧追了上来,道:“我的爷,这东西你得带着呀!”

        叶知秋回头一看,碧巧的两只手,一边放着一把折扇,一边摊着一个蓝色的荷包,绣着花边的,很漂亮,里面鼓鼓的也不知道装得什么。接过来道:“这是啥?”

        “老天!”碧巧叹了口气,摇摇头,苦着脸道:“这是你的钱袋啊,里面有五两碎银。”

        “哦?”叶知秋还没见过古代的银子长得啥样子,忙扯开荷包,把那几块碎银倒在手心,大小不一的几块,银光闪闪,也没啥特别的,掂了掂,又放回了荷包,低头瞧了瞧身上,他今天穿的是一身宽袖大襟交领长袍,交领很高,不好把钱袋放进怀里。

        正不知如何是好。碧巧噗嗤一声笑了,又摇摇头,过来从他手里取过荷包,帮他系在了右前腰间。又把折扇塞在他手里,道:“去吧()!”

        叶知秋唰的一声张开折扇,故作潇洒状扇了几下,逗得碧巧咯咯笑,这才大摇大摆出了门,一路来到范妙菡他们住的院子,瞧了瞧门,一个老妈子过来打开了门,见到是他,赶紧躬身陪笑道:“四少爷!您来了,我们姑娘还在梳头呢,您屋里坐!”

        叶知秋环顾四周,这还是第一次白天到院子里来,见这院落不算大,比自己住的那院子略小一些,却很紧凑,打扫的很干净整洁,种着一些花草,很是清新可爱。便道:“她在哪屋呢?领我去瞧瞧。”

        老妈子答应了,带着叶知秋过了穿堂,来到正屋旁的卧室门外,站住了,道:“姑娘,四少爷来了!”

        屋里响起范妙菡的声音:“进来吧!”

        老妈子挑起门帘,叶知秋弯腰进去,是个大堂,放着桌椅,正面挂着山水字画,两侧有两个门,挂着门帘,却不知道范妙菡在哪一边,正犹豫间,左侧房间传来范妙菡的声音:“快进来啊,我在梳头,走不开。进来!”

        叶知秋这才循着声音过去,挑起门帘,只见范妙菡端坐在梳妆台前,一头秀发披散在后肩,如同瀑布一般飘逸,小丫鬟怡香站在她身后,手里拿着一把银梳,正给她梳头。

        叶知秋迈步进去,便闻到淡淡的香味,非兰非麝,沁人心脾。

        范妙菡瞧着他,吃吃笑着:“傻站着作甚?还不快坐!怡香,给四少爷沏茶啊!”

        “是!”怡香答应了,把银梳放在梳妆台上,走到一旁沏茶。

        叶知秋在床边一根圆凳上坐下,瞧着范妙菡,道:“这样披散着,一头秀发,迎风飘逸,多漂亮的,干嘛要盘个发髻呀?”

        范妙菡听她夸自己漂亮,又羞又喜,嗔道:“披着头发出去,人家不得笑死我()!”

        “那怎么了,谁规定女人出门必须盘头啊?”

        范妙菡歪着脑袋想了想,还真没有听说谁这么规定了来着,不过从来没有见到谁披散着头发出门,但她也是个半大的小姑娘,少不省事,又听叶知秋夸她披着头发漂亮,心中欢喜,便道:“那我就这样出去?”

        “你要是觉得头发披散着不舒服,可以用一根丝带扎在脑后,把头发笼着,也挺好看的。”叶知秋想起来现代社会女生们惯常的马尾辫,便随口道。

        “是吗?我不会啊。你帮我扎!”

        “好!”叶知秋跟碧巧初识**情后,也不像以前那样见到女人就手足无措了,将折扇放下,走到她身后,道:“丝带有吗?要不,手绢也行。”

        “手绢多的是!”范妙菡让丫鬟怡香捧来一个锦盒,打开了,里面整整齐齐放着一叠手绢,各种颜色的都有。叶知秋见她身上穿的一身淡红色襦裙,便也挑了一条淡红色的手绢,回到范妙菡身后,帮她扎头发。

        范妙菡的头发黑黝黝的,握在手里非常的柔润光滑,除了碧巧的秀发之外,这是他第二次触摸到女人的头发,心中有一些异样的感觉,他也不会扎马尾辫,虽然看着简单,他还是费了一脑门汗这才将马尾辫扎好。舒了一口气,退开瞧了瞧,有点歪,又过来扯了扯,这下子把范妙菡扯痛了,哎哟叫了一声,扭头瞪了他一眼:“你不会轻一点吗?”

        “嘿嘿,不好意思。我,我从来没给女人扎过头发。笨手笨脚的,嘿嘿”

        范妙菡抬起手在后脑摸了摸,又在铜镜里左顾右盼,皱眉道:“这是什么啊?难看死了!”

        叶知秋奇道:“这么好看,怎么会难看呢?”

        “我不要()!出去人家会说我是疯子的。怡香!帮我解开,盘头,快点!”

        怡香答应了,过来帮范妙菡解开手绢,歉意地朝叶知秋笑了笑,好象因为破坏了叶知秋的作品而致歉。

        叶知秋叹了口气,心想,古代的审美情趣很多跟现代人不同的,强行把现代人的审美观挪到古代,古人一时也是难以接受的。

        怡香很快把头发盘好了,洗簌已毕,范妙菡来到叶知秋面前,两手捻着淡红色的长裙摆,转了个圈,道:“怎么样?”

        叶知秋见她腰肢婀娜,俏美如花,浑身散发着青春烂漫的气息,由衷赞道:“好一朵俏丽的山茶花!”

        范妙菡欣喜地白了他一眼,走过来轻轻打了他一下,道:“走吧,呆子!”

        两人出了门,刘妈已经等在门口,要跟着一起去,范妙菡堵住她到:“妈妈,你就让我自己个出去一次吧,有师哥陪着我,不会有事的!”

        “不成!”刘妈瞧了一眼叶知秋,“便是你们两一起出去,我才要跟着,要不然让人看见你跟一个男人单独逛街,哪成什么话?有我在,就不会惹人闲话了!”

        范妙菡知道刘妈是防着自己对叶知秋动情,想尽可能割断一切情绪发展的机会,知道自己这奶娘很倔强,只怕说服不了她的,眼珠一转,道:“好吧,你要去就去吧。不过得走快一点啊,我们走得很快的!嘻嘻”

        说着拉着叶知秋的手出了门,飞一般往大门外走去。

        “等等我!”刘妈到底上了些年纪,而且平素腿脚就不太灵便,费劲地跟着,眼看他们俩越走越快,着急地叫着:“等等我啊,妙菡!别走这么快,妈妈跟不上了!”

        刘妈紧赶慢赶,追得一盏茶的工夫,亭台楼阁的这么转了几转,范妙菡他们已经没了踪影了,焦急万分,追到一个路口,却不知他们从哪里走的,孙家宅院有好几个出口,正门侧门角门便门后门,他们到底去了哪个门呢?这宅院太大了,里面曲径通幽,四通八达,刘妈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到底一跺脚,直奔最近的角门()。

        来到角门,站在门口,问了门房,却说没见到四少爷和范姑娘出来,刘妈站在门口,瞧瞧熙熙攘攘的大街,叹了口气,想了想,自言自语道:“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我去老爷那等着!”说着,下了台阶走了。

        刘妈从路口走过之后,范妙菡拉着叶知秋从花丛中钻了出来,眼见她往角门去了,这才嘻嘻一笑,拉着叶知秋直奔另一角的侧门。

        两人从侧门出来,进了大街川流不息的行人中,这才放开了叶知秋的手。叶知秋笑道:“你可真鬼!干嘛不让她跟着?”

        “就不让!咱们这样自由自在的多好!”

        “她会不会去你爷爷哪里等我们?”

        “那是肯定的,所以啊,咱们先不去看爷爷,反正爷爷明儿个才启程呢,咱们先逛逛,差不多下午了,再去看爷爷。然后跟着她一起回来就是。”

        “行啊。走吧!”

        两人沿着街道往前走,叶知秋新奇地东张西望瞧着北宋的大街,见街道不是好宽敞,或许还没有到主街的缘故,街道两边店铺林立,挂着各色的幌子,写着酒肆、茶楼、客栈、珠宝行、绸缎店等等,穿着长袍摇着折扇的,穿着短衫挑着担子的,牵着驴驮着货物的,围成一堆听街边说书的,还有街边坐着伸手破碗要饭的,各色人都有。

        叶知秋每个店铺门口都要停下来张望一番,所有的女人都喜欢逛街,古代的女人也不例外,不过有的地方是不用去逛的,比如客栈之类的,范妙菡见叶知秋什么地方都要瞧瞧,反正左右无事,便由着他,这下好,成了女人跟着男人逛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