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本草王在线阅读 - 第23章 抄方

第23章 抄方

        叶知秋来到大堂,范妙菡面有忧色迎上来,低声道:“怎么样?师父没骂你吧?”

        “没有,而且师父还让我跟大师兄抄方学医了()!嘿嘿”叶知秋笑嘻嘻道。

        “太好了!”范妙菡羡慕地笑着,扭头看了一眼大堂另一边空荡荡没有病患的长条几案后的孙永辕一眼,“哼!害人反害己!他想整你,反倒帮你了,这才叫冥冥自有天意!嘻嘻嘻”

        叶知秋笑了笑,走到大哥孙永轩身边,躬身道:“大哥,刚才师父已经答应让我跟你抄方学医了。”

        孙永轩抬头看了他一眼,又回头看了看里屋方向,仿佛猜到了师父孙兆的用意,点点头:“坐吧。”

        叶知秋瞧见大哥孙永轩也有些魂不守舍的样子,不觉更是奇怪,低声道:“大哥,没出什么事吧?”

        “没有啊?”孙永轩神情有些慌乱,“要跟我抄方,须得精神专一,不能想别的,不清楚的就问我。”

        “哦。”叶知秋拿了一根凳子坐在孙永轩旁边。

        孙永轩让孙永虎到药柜里帮忙拣药,大堂里有伙计,倒也不缺人。孙永虎很高兴,拣药比迎来送往跑堂好多了,咧着嘴钻进药柜后面忙了起来。

        这时,孙永轩已经看完一个复诊病人,便是昨日叶知秋询问师父的那个咳喘屡治无效的病人,按照昨日孙兆的思路重新开了药方,很快就看完了()。

        下面来的这个病患,却是刚才在柜台求叶知秋看病的老妇,大概六十来岁了,家人陪着的。坐下就抱怨说右手臂因为着凉疼痛一个月了。经过别的医馆用针灸,药物治疗都没有效果。痛得晚上都睡不着。

        孙永轩让她把衣袖卷起来,查看病处,发现右肘关节轻度肿胀,摸了摸,皮肤微凉,按压后老妇说痛,让她试着活动手肘,活动范围受限,老妇说这只手根本不能提东西。

        孙永轩问了既往病史,二便睡眠饮食,然后让老妇把舌头伸出来查看舌象,对旁边叶知秋道:“你看看,她脉象如何?”

        叶知秋仔细辨认了片刻,说道:“舌质好象有点发紫。”

        孙永轩摇头道:“不是发紫,老人家年纪大了,舌质有些偏暗,是这样的。看她的年纪,这种舌质应该归于淡舌。”

        叶知秋不好意思地点点头,又用心查看了一下,把这种舌质记在心里。

        “你再看看他的脉。”

        叶知秋替老妇诊脉,想了想,道:“这脉象要重按才能找到,应该是沉脉吧?沉脉主里证。”

        “嗯,是沉脉,不过,还有一种脉象你没有摸出来吗?”

        “还有一种啊?”叶知秋又接着摸,摸了半天,讪讪道:“这个,不知道了……”

        “这种脉是比较容易摸出来的,你应该能感觉到,脉除了重按始得之外,而且还跟牵绳转索一样……”

        “紧脉!”叶知秋喜道,孙永轩都已经把脉象特征说出来了,叶知秋对脉象各种特征是了然于心的,只是跟实际的脉象对不上而已,所以这么一提醒,立即就知道了是紧脉。

        孙永轩略有几分诧异,点点头:“没错,是紧脉,紧脉主什么?”

        背书自然难不倒叶知秋,道:“主寒证、痛证和宿食()!”

        孙永轩赞许道:“不错,昨日你说能背没有学过的东西,我也以为你说大话,今日你能说出脉象主证,这个你们还没学过,我就相信你说的是真的了。”

        “嘿嘿,可是我不会诊病,还请大哥多多指点。”

        “好!我会尽力的。”孙永轩道,“你看看老妇这病,该辩为何证?”

        叶知秋差得只是临床经验,现在已经告诉他脉象和舌象了,又询问了主诉等情况,好比一道病案分析题,已经告诉了这些要素,再要让他辩证,就不难了,当下说道:“这个应该是痛痹。”

        “没错,怎么治?”

        既然知道了病证,各种病证的治法叶知秋是了然于心的,道:“温经通络散寒!”

        “嗯,具体该怎么治?”

        “这种痹痛,光吃药只怕不能速效,最好用针灸。”

        “嗯,那你来主针吧,我看看。”

        “这个……”叶知秋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没给人扎过针。”

        “扎什么穴位知道吧?”

        “曲池、手三里。”

        孙永轩惊讶地好生地看了看他:“你一直在偷偷看医书?”

        “嘿嘿,嗯()!”

        “唉!你看医书这是好事啊,为什么要偷偷地看?以前又为什么装着什么都不知道?”

        “这个,我不是故意装的,我是……,我是紧张,一紧张就什么都忘了……”

        “是吗?昨夜就不紧张了?”

        “是,我死而复生,经过这一场之后,我就想开了,就想着人生如梦,如朝露一般变化无常,有什么怕的呢。想着想着就不怕了,嘿嘿”

        “是啊!”叶知秋这句话,勾起了孙永轩的心思,仰头呆呆地望屋顶,喃喃道:“人生如梦,变化无常,今日坐堂问诊,明日到堂听审,嘿嘿,当真是变化无常啊!”

        叶知秋听他话里有话,更是疑惑,低声道:“大哥,出了什么事情了吗?怎么你和师父从皇宫回来,都是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

        孙永轩叹了口气,瞧着他,半晌,才低声道:“大哥知道你偷偷学了很多医术,很高兴,以后,咱们孙家可能就要靠你了。大哥这些天,会尽可能把自己知道的告诉你,帮你提高医术,别的不要说了!”

        “到底出了什么事?怎么不说出来大家一起商量?”

        “你还小,不用管这些。放心吧,大哥和爷爷他们一起,会处理好的,天无绝人之路!罢了,这事不要说了。”

        “大哥,到底……”

        “我说了不要说了!”孙永轩瞪眼瞧着他,“你才十五岁,管那么多事情做什么?好好学好医术才是正经!你不是三番五次的都想学医看病吗?让你学的时候你有问东问西的,搞什么搞!”

        孙永轩声音有些大,引得屋里不少人都瞧着他们。范妙菡在药柜那忙着抓药,也停了手望了过来()。

        叶知秋哦了一声,道:“好,我不问了。”

        孙永轩捋了捋黑须,轻咳一声,似乎在让自己恢复常态,道:“下面我教你怎么针灸,我做一遍,你照着做一遍。”

        “是!”

        孙永轩取出金针筒,又拿过一小撮艾草,点燃了熏烧那金针,然后,用通红的金针扎进了老妇手臂曲池穴!

        叶知秋倒吸一口凉气,问道:“大哥,为什么要把针烧热了才扎?”

        孙永轩一边捻动金针,一边道:“血气喜温恶寒,寒则涩而不流,温则消而去之,病患是受寒着凉导致的痹痛,用温针能是血行更旺盛,热可深透肌腠,内注筋骨,温通经脉,祛散寒邪,比不用温针效果更好。”

        这可是书本上课堂上没有讲过的,叶知秋用心记住了。

        孙永轩给叶知秋讲了针法之后,起针让他学着重新做了一遍。

        温针针灸之后,老妇活动了一下胳膊,喜道:“痛得轻多了,手也有点紧了,真好,多谢孙大夫!”

        下面一个病患,是个少妇,在丈夫搀扶下坐了下来,慢慢说道:“孙大夫,我半年前生孩子难产,多亏你们医馆那位女大夫帮忙接生,这才生下了孩子,只是当时出了好多血,那以后我就经常头昏,全身没劲,也不想吃饭,手脚有时候发麻,心慌。你给看看吧。”

        孙永轩见他面色淡白,口唇浅淡,点点头,问:“月事来了吗?”

        “来了,上个月开始来月事的。”

        “量多吗?颜色如何?”

        “不多,淡淡的只有一点血色()。”

        孙永轩诊脉望舌之后,问叶知秋是何脉象舌象,叶知秋诊脉之后,道:“好像是细脉。”

        “这次摸对了,舌象呢?”

        “薄白!”

        “很好,都对了,辩证看看。”

        “应该是血虚证吧。”

        “是,如何治?”

        “血虚自然补血呗。用四物汤!”

        “就补血?”

        “是啊。”

        孙永轩摇摇头:“血由气生,补血必须兼补气,补气犹在补血之先,因为有形之血不能自生,而是生于无形之气,补气才能生血。而且,单纯补血之药,药性偏滋腻,容易阻碍脾气,影响血的生化,必须用十全大补汤之类的气血双补,才能收效。”

        “我记住了。”

        “那你写方吧,我念你写。”

        “是!”

        叶知秋拿起毛笔,按照孙永轩所说将方子写了,交给台上范妙菡抓药。范妙菡拿过他抄的方子,嫣然一笑,低声道:“怎么样?抄方好玩吗?”

        “抄方看病,可不是玩的!”

        “知道!就问问嘛,快去忙吧!”

        叶知秋笑了笑,回到座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