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本草王在线阅读 - 第22章 成竹在胸

第22章 成竹在胸

        孙永辕从煎药房漱口完了出来,正好听见这句话,冲着范妙菡道:“说什么呢?怎么成了他的功劳了?孩子是我治好的,是我的药管用了……”

        “你的药?”范妙菡冷笑,“孩子都被你治成了那样子,都快死了,你自己都吓得六神无主,若不是四师哥帮你治好了,我看你怎么跟师父交代()!”

        “那,那也是我同意让他治,他才能治呀,说来也还是我的功劳!”

        “不要脸!”范妙菡柔荑在自己白嫩如花瓣一般的脸蛋上刮了两下羞他。

        这边孙永珍给孩子做了诊查,道:“孩子烧还没有完全退,留在这观察一会再说吧。”

        孩子的父母自然是满口答应,一边谢着,一边把孩子抱到一边坐下()。这孩子是不会撒谎的,身体有没有病完全两样,病才有所好转,便在母亲怀里闹腾着要下来玩了,乐得孩子父母笑个不停。

        孙永辕坐回长条几案后,发现原来坐在桌前的病人一个都没有了,一些人走了,剩下的坐在椅子上不过来,奇道:“过来看病啊!怎么了?”

        一个病患陪笑道:“我是来复诊的,找那个孙大夫看。嘿嘿。”别的病患装着没听见,也在等孙永轩回来。有个病患病痛比较着急,便起身走到药柜前,陪笑着对叶知秋道:“小师傅,你有空的话,给我看看病吧,行吗?”

        没等叶知秋说话,那边孙永辕叫道:“喂!他只是药柜伙计,只能抓药的,我师父还不准他看病!而且他从来没给人看过病!你想找死啊?”

        那病患嘴里低声嘟哝道:“一颗药就能把快死的孩子治好,这本事你有嘛?”说着又笑嘻嘻对叶知秋道:“小师傅,你就给我看看吧,我头痛的要裂开了,跟刀子劈似的,你就给我看看吧。”说罢,把手放在了药柜上。捋着袖子等他诊脉。

        病患中好几个人都有着心思,想着这小师傅出手不凡,应该医术很高明的,至少比那边那黑心的孙大夫强,便要去找他看病的,只是眼见他站在药柜后面,是抓药的伙计,不坐堂问诊,所以踌躇,现在有人带头找他看病,便跟着上来,也陪笑道:“小师傅,也给我看看吧,我后腰痛,痛了好几天了!”“我咳嗽,咳咳咳,咳得好辛苦,小师傅给我瞧瞧。”“我耳朵嗡嗡叫,好象有苍蝇在里面似的,闹得我好几天都睡不着觉了,心烦得很,小师傅给我治治啊!”

        又有老妇道:“我手臂痛了一个多月了,小师傅,先给老身看看吧。痛得不行啊。”

        见到这么多病患围在柜台前要自己看病,叶知秋又是感动又是担忧,他从来没有给人看过病,想给他们看,却不知道如何着手,连诊脉望舌都瞧不准,只怕这辩证就成问题,红着脸讪讪道:“这个……,多谢诸位信任,这个……,我……,我不能给人看病的……”

        听他这么说,病患更觉得他诚实,这种人一准有本事,也是更多的病患过来求他医治()。

        正闹哄哄之时,就听到门口有人道:“怎么回事?嗯?!”

        这一声声音不大,场中病患们大多都是老主顾,立即就听出来是孙兆孙太医的声音,孙太医平素工作不忙的时候,也常到医馆来出诊,所以这些老主顾都跟他很熟悉,顿时喜上眉梢,都离开了柜台,围拢过去:“太医您来了,我们来求医来了。”

        孙兆一摆手:“等等!”目光环视,问孙永辕道:“患急症的病儿呢?”

        孙永辕急忙迎上来,道:“师父,您来了,我看大哥不在,就按照您昨晚说的方子给孩子开了方用了药,孩子已经病情大好,在那边呢。嘿嘿,师父您用方真准!嘿嘿嘿”

        孙兆浓眉一皱:“不是说病儿都快死了吗?”

        孙永辕看见孙兆身后站着的大哥孙永轩,还有先前派去皇宫外面等着的伙计,明白了肯定是伙计说的,赶紧陪笑道:“没事,虚惊一场,已经没事了,师父你看,孩子吃了你的药,好端端的在哪里玩呢,烧也退得差不多了,数日不通的大便也解了,一大堆呢,嘿嘿,师父医术真高明!”

        范妙菡见他只字不提刚才的凶险,便过来道:“师父,刚才病儿服了二师兄开的药之后,全身高热,神志不清,全身抽搐谵语,多亏四师哥用了一枚药丸,才治好的,要不然,只怕病儿这会子已经死了呢!”

        孙永辕听范妙菡揭了底,讪讪的道:“也没那么厉害了,只是发点热而已,本来就病得很厉害嘛,现在不是好端端的了嘛。”

        “若不是四师哥用了药,能好端端的吗……?”

        孙兆一摆手:“不要说了!”阴着脸瞧了一眼药柜后面的叶知秋,迈步来到病儿身前,蹲下身,拿过孩子食指诊查脉息,又望了舌象,查了体温,逗着孩子说了几句话,见他神志已经完全恢复正常,点点头,站起身走到叶知秋面前,瞧着他不说话()。

        叶知秋被他瞧着直发毛,讪讪笑着。

        孙永辕在身后道:“他非要给孩子吃药,我劝阻也没有用,也不知道吃的什么药丸,好在没事,不然,真是的,我都说了师父您不准他看病的,可他偏不听,非说什么有把握治好,谁也拦不住,就给孩子硬灌了一颗药丸,哼……!”

        孙兆猛转身,怒道:“闭嘴!”

        孙永辕吓了一大跳,倒退了好几步,垂首而立,静若寒蝉。

        孙兆转过身,对叶知秋道:“你跟我来!”说罢,迈步出了后堂。

        叶知秋瞧了一眼范妙菡,范妙菡面有忧色,低声道:“快去吧,应该没事的。你都治好了病人,再怎么着也不能把你怎么着的。去吧!”

        叶知秋点点头,钻出药柜,低着头跟着出了后堂。

        医馆后堂是一个小院子,正堂有会客厅,还有药材仓库,炮制房,以及留诊病人住的病房等等。孙兆径直来到会客厅坐下,等叶知秋磨进门来,这才冷冷道:“你给孩子吃的什么药?”

        “嗯,是蜜丸。凉水送服。”

        蜜丸就是蜂蜜炼成的小药丸,是用来熬制一些粉药的原料,本身不是药,不能治病的。

        “蜜丸加凉水?能治孩子的病?”

        “不能。”

        “那你为什么给孩子吃?”

        叶知秋嘿嘿笑道:“昨夜师父已经说了,这孩子是表里合邪,我知道,这种病最易战汗而解,我见孩子服了师父的药之后,突然高热神昏谵语,身出微汗,医者有云:‘疫邪先传表,后传里,急得战汗,经气输泄,当即脉静身凉,烦渴顿除()。’又云‘三五日阳气渐积,不待饮食劳碌,或有反复者,盖表邪已解,里邪未去,才觉发热,下之即解。’所以我推断孩子服药后出现的症状是战汗。这时候如果挪动孩子,让他出门去求别的医馆,这一折腾,孩子就不能战汗了,不战汗则病势反而难以速解,所以我才骗他们说我能治,给孩子服了蜜丸,用凉水送服,是因为战汗时高热,体液不足,给水就是助长他的正气,疏通他的气机,促进汗出,帮助发汗,以便战汗作解。同时让病患家属放心,不要离开这里,让孩子得以战汗病愈。”

        孙兆脸上浮现出赞许的神情,缓缓点头:“你还知道战汗作解,看来我以前当真小看你了。”

        叶知秋憨憨地笑了笑。

        孙兆道:“你刚才说的医者有云,那是那个医者说的,我怎么没听过?”

        叶知秋引用的是明朝名医吴又可《温疫论》里的话,宋朝名医孙兆自然不可能知道,叶知秋随口道:“我在一本医书上看到的,是哪一本医书忘了,就只记得这两句话。”

        孙兆点点头:“很不错,你能临危不乱,处理妥当及时,很是不错,永辕那孩子也算是坐堂问诊数年了,居然不能辨出战汗来,乱成那样子,事后还极力掩饰,当真让我失望!”

        叶知秋知道孙兆已经明镜在胸,暗自佩服,上前一步,道:“师父,我想跟大师兄抄方学医,你看行吗?”

        孙兆凝视他片刻,道:“你当真有把握抄方了?”

        叶知秋点点头:“我其实暗自里把医书都背下来了,该背的都背了,应该能抄方学医了,不信我背给师父你听!”

        孙兆一摆手:“不用了,昨日你已经背了不少,今天又能临证知道战汗作解,我信你暗自背了不少书,让你抄方也未尝不可()。”

        叶知秋大喜,躬身一礼:“多谢师父!”

        孙兆凝视着他,淡淡道:“今日这事,你擅自给孩子治病,好在只是为了孩子能留下得以战汗疏解,也没有真的给孩子用药,所以为师且不追究你了,不过下不为例。我只准你跟你大师兄抄方学医,但绝不能擅自给人看病,任何情况下都不准!听明白了吗?”

        “听明白了!我也知道,我的本事还不能给人看病的,嘿嘿”

        “知道就好,去吧!”

        说罢,孙兆手撑着额头,露出一副疲惫之极的样子。

        叶知秋答应了,想了想,低声道:“师父,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了?”

        孙兆吃了一惊,凝视着他,道:“你说什么?”

        “没什么,我看师父魂不守舍的样子,一大早又急匆匆跟爷爷和伯父还有大哥一起去了皇宫,担心是不是有什么事。”

        孙兆不耐烦地摆摆手:“没事,做你的事去吧!”

        叶知秋忙答应了,退了出来,又扭头看了看,皱眉想了想,摇摇头,迈步进了医馆。

        孙兆望着他的背影消失在门后,长叹了一声,自言自语道:“唉!学吧,得偿所愿也好,就只怕,学不了几天了……!”

        ————————————————————

        PS:求月票,啊不,求推荐票,求收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