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本草王在线阅读 - 第21章 战汗

第21章 战汗

        孙永辕脸一红,高声道:“是他自己说能治嘛()。又不是我……,老四,你要真能治,赶紧给孩子治吧,人命关天啊,我们孙氏医馆可从来没有病人死在医馆的,这一会要是死了,传出去,我们医馆名誉可就全完了()!赶紧的啊!”

        范妙菡急忙道:“二师兄!你不能这样,不能逼四师哥给人看病!正要出了漏子,那可不是闹着玩的!——四师哥,你别乱来!让他们把孩子送到别的医馆去吧!”

        叶知秋道:“孩子现在病情紧急,已经来不及转送别的医馆了,放心,我有把握能治好孩子,现在救人要紧,不要拦着我!”

        孙永辕巴不得叶知秋接手这病案,好脱身,赶紧拦住范妙菡道:“就是就是,现在来不及了,让老四治,他说了他有把握的!”

        “二师兄!你这是把四师哥往死里逼!”范妙菡都要哭了,捂着前胸不停地喘息。

        “怎么会呢,嘿嘿,老四说了他又把握的。”一边说着一边拦住范妙菡,扭头对叶知秋道:“老四,你赶紧给孩子治啊!”

        叶知秋快步回到柜台后面,弯腰从下层装着成药的药抽里取了一个瓷瓶,看了一眼,倒出一枚小小的药丸,放回瓷瓶,攥着药丸回到病床旁,拿着那药丸就往孩子嘴里塞。

        “等等!老四,”孙永虎急声道,“你别犯糊涂!二哥他要你背黑锅呢!”

        范妙菡也哭着喘息着叫道:“四师哥,呼哧……,不要啊!到时候你可要惹大麻烦的!呼哧……”她气喘得厉害,捂着胸,像一只虾米似的弯下了腰。

        叶知秋又好生看了看病儿,然后抬头笑了笑:“放心,我有把握!——拿一碗凉水来。”

        曾小星急忙端来一碗凉水,叶知秋将药丸放进水里,化开,送到孩子嘴边。孩子抿了一口,面露喜色,咕咚咕咚一口气把一碗水喝光了。

        眼看着药服下了,孙永辕如释重负,放开了范妙菡,走过来,瞧着叶知秋,沉声道:“老四,你可说了,你是有把握治好这孩子的病的,如果出什么乱子,我可不帮你兜着()!”

        范妙菡哭着一把推开了孙永辕,喘息得更加厉害,哭着嘶声道:“都是你!呼哧……你自己乱开药把孩子治成这样,怕担祸,呼哧……又撺掇四师哥给孩子治病,要是孩子死了,都是你害的!呼哧……呜呜呜”

        叶知秋见范妙菡呼吸急促,本来红润的樱唇变得紫绀,雪白纤细的颈部青筋怒张,脸色苍白,额头冷汗莹莹,便猜到她应该是哮喘犯了,原来她有严重的哮喘病,这病可不好治,应该随身带有药,他赶紧过去扶住她:“别着急!你的药呢?药在哪里?”

        “我……,我怀里!”范妙菡死死抓着自己前胸衣襟,另一只手颤抖着伸手进去想找药,可手抖得厉害,只放在哪却伸不进去。

        叶知秋下意识抬手要去她怀里摸药,可是,望着范妙菡已经微微隆起的酥胸,他举着手又不知如何是好。

        孙永珍抢步过来,伸手入怀,掏出了几件东西,粉红色的小手绢,一面菱花小铜镜,还有些碎银子,再就是个漂亮的白色小瓷瓶。

        孙永珍似乎对范妙菡犯病已经习以为常,知道该怎么办,麻利地拔开瓷瓶,倒了一枚红色小药丸出来,送到范妙菡嘴边:“张嘴!”

        范妙菡张开已经紫绀的嘴唇,把药丸含住,曾小星送过来一碗水,和水把药吞了。

        两人将范妙菡搀扶着在一把椅子上坐下,叶知秋伏在她耳边低声道:“别着急!孩子这是战汗,很快就会好转过来,你放心!”

        战汗是体内正气聚集病危抗击外邪,身体其他部位阳气大幅减少,所以出现的突然畏寒出汗症状,一般说来,都是正气即将战胜邪气的现象。可范妙菡听不懂什么是战汗,只是抬着一张苍白的俏脸,两眼焦急地望着他,急促地喘息着,想说什么,可是却说不出来()。

        那孙永辕被范妙菡那一掌推得倒退好几步,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眼见范妙菡犯病了,他也知道范妙菡这病急不得,不敢再惹她,站在那看他们救治。等范妙菡坐下了,这才嘟哝了一句:“我又没拿刀子逼着他给孩子治,是他自己充英雄要给孩子治的,治死了怎么怪我?”

        范妙菡呼吸更加急促,叶知秋轻轻拍了拍她的香肩,安慰她别急,然后冷笑道:“你放心,治不死,你也的屎盆子尿罐子扣不到我头上来!”

        孙永辕也冷笑:“那好啊,能治好了,说明你有本事啊,师父会很高兴,说不定会让你跟着抄方学医的。嘿嘿,只可惜,你从来没有给人开方看病,要是现在把人治死了,我看你怎么交代!”

        孩子的父母听他们争吵,这才知道给他孩子治病的这个少年,却从来没有给人看过病,吓得脸色都变了,一把抱起孩子就往外跑。

        叶知秋急忙抢上前一把拦住:“你们要去哪里?”

        “去别的医馆找大夫救命。”病儿的父亲怒道,“你让开!”

        “孩子吃了我的药,绝对会转危为安,尽管放心!”

        一旁的孙永辕冷笑:“嘿嘿,风大也不怕闪了舌头!”

        范妙菡吃了药,呼吸略微平息了一些,能说出话来了,嘶声喘息着哭着道:“你!呼哧……你明明知道四师哥人傻,你还摆明了欺负他,呼哧……他这么帮你,你却这么对他,你真不是人!”

        “他傻?昨儿个小考的时候,他不是很厉害嘛,没教的东西他都能背出来,哪里就傻了!再说了,我又没求他帮我,是他自己充大头出来给孩子治病的,喂,你们大家都看见了吧,是他自己出来的,说有把握给孩子治病,对吧?你们都给我作证啊()!”

        等着治病的病患们眼中都露出厌恶的神情,有的摇摇头,转身出门走了,有的坐在那,嘀咕着说还是等大师兄孙永轩来了再看病,不能找这种卑鄙小人看。

        孙永辕眼见没人附和,有些尴尬,讪讪道:“反正大家都看见了,是他自己非要给孩子看病的。”

        那孩子父母抱着孩子,一时不知如何是好,便在这时,就听到怀里孩子孱弱的声音道:“娘!我……,我想便便……”随即听到孩子肚子咕咕作响。

        叶知秋喜道:“赶紧拿便盆来!快啊!”

        孩子父母低头看小孩,只见他瞪着一双滴流转的黑眼睛瞧着自己,小嘴张着,神志已经清楚,顿时大喜,胡乱叫着“我的儿,我的心肝!咱们这就便便啊!”边说着,便抱着孩子蹲下身。

        曾小星已经小跑着拿来便桶,刚刚放下,便听到噼里啪啦一阵响,小孩拉出了一大堆又黑又臭的大便出来,小鼻子里舒舒服服的出了一大口气,自己个咯咯地笑了起来。

        孩子这一笑,把父母心头的石头便笑得搁了下来,低头问孩子道:“我的儿,觉着怎么样?”

        “肚肚不涨了。”孩子奶声奶气说道。

        范妙菡这哮喘来得快去得也快,吃了药很快就稳定下来了,又听见孩子已经能说话,能排便,还能笑了,心中一喜,更好了多半,从椅子上站起来,走过去蹲下身握着他的小手,又去摸他的额头,呼哧呼哧喘着粗气,喜道:“果真烧退了不少呐!呼哧……,太好了!孩子能说话了,也不糊涂了,还能便便了,呼哧……,四师哥,你真是神医!”

        孙永辕一听,急忙也蹲下身,察看孩子额头,果然,虽然还有些发烫,却比刚才滚烫要退烧不少了,再察看孩子面色,额头微微汗出,神志清楚,也不抽搐了,正冲着自己笑呢()。

        孩子的病便如夏天的阵雨,来得快也去得快,转眼间便已经大好了。

        孙永辕满腹疑窦地抬头望着叶知秋:“你,你到底给他服的什么药……?”

        刚说到这,便觉得眼前一花,一道水液正好落进了他的嘴里,咸咸的。却原来是那孩子小**喷出的一股黄尿,划了一到弧线,正好落在他张开说话的嘴里,又淋了他一脸。

        “啊——呸呸呸!”孙永辕忙不迭躲了开去,伸手在脸上乱抹着,嘴里不停吐着唾沫。

        小孩咯咯笑个不停,孩子的父亲很不好意思,忙哈腰陪笑道:“孙大夫,真是不好意思,对不起,对不起啊!”

        范妙菡哮喘已经差不多平息了,笑得前仰后合:“没关系,二师兄,童子尿是好药,滋阴降火,你刚才心急上火,正好可以治治。哈哈哈”

        场中病患们都哄堂大笑。孙永辕很是尴尬,苦笑着一边吐着口水,一边赶紧溜进煎药房找水漱口。

        孙永虎高兴地一巴掌拍在叶知秋的肩膀上:“好小子,原来你藏着灵丹妙药呀,害得我瞎替你操心呢!”

        叶知秋憨憨地笑了笑:“是师父开的方子好。”

        “好什么好,”孙永虎嘟哝道,“要是好,就不会这样了。”

        “不是的,这个是……”

        刚说到这,范妙菡笑着打断了他的话:“四师哥,你可真厉害,这一次师父要是知道了,一准很高兴,铁定会让你跟着抄方学医了,太好了!”

        叶知秋本来想解释这病的,听了这话,心中一动,笑了笑,没再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