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本草王在线阅读 - 第16章 三战

第16章 三战

        叶知秋朝范妙菡摆摆手,微笑摇头,示意她不要提醒,朗声道:“脉盛,皮热,腹胀,前后不通,闷瞀,此谓五实()。脉细,皮寒,气少,泄利前后,饮食不入,此谓五虚。”

        马脸呆了一下,《黄帝内经》他们虽然以前学过,但是这叶知秋从来不会背的,每次背书都要挨板子打手心,原以为这个问题肯定会让他难看,想不到毫不迟疑便答出来了,一时心里有些发慌,得想一个难的才行,眼珠一转,道:“‘脉浮而紧,而复下之,紧反入里,则作痞。按之自濡,但气痞耳。’你分析一下这段话的道理!

        范妙菡一听就跳起来了:“你太过分了,且不说四师哥前日里生病没上课,这些内容他不知道,就算知道了,条文分析只有大师哥、二师哥和师姐他们三个人师父才要求,其他人都是先背下条文就行了。你让四师哥分析条文,分明是故意刁难,你明明知道他不懂的!”

        范妙菡气得胸脯不停起伏,呼呼喘着气。后面座位上一个壮实的男子关切地瞧着她,低声道:“师妹,别着急,当心发病!”

        范妙菡哼了一声,没理他()。

        马脸对范妙菡的话装着没听见,冲着叶知秋冷笑道:“说啊,怎么哑巴了,癞蛤蟆!”

        叶知秋冷笑,道:“这一条是《伤寒论》关于痞证的成因和主症的,脉浮而紧,这是太阳伤寒之证,本来应当用发汗解表的,但是却错误地用了下法,使得脾胃之气受损,‘紧反入里’一句,说是原来浮紧之脉,因为误下而变成了沉紧,说明表邪已经乘机内陷,邪结于里,影响脾胃功能,导致升降失常,气机窒塞,而成痞证。痞证以心下痞,按之濡为主要特征,心下痞,就是说心下堵闷不适。按之濡,是按下去感觉柔软而不痛,这是因为无形邪气内陷,气机壅滞,其实里面并没有实邪阻结,所以才叫做‘但气痞耳’。”

        这下马脸真的有些傻眼了,孙兆对这些弟子的要求是不一样的,因为孙永轩、孙永辕和孙永珍三个人入门在前,学得比较快,所以他们在背诵条文基础上,要求进行条文分析。而其余的人入门在后,所以只要求背诵条文,后面再由大师兄孙永轩慢慢帮他们解说。马脸问这的这一条,是前面大考时曾经考问过孙永轩的,马脸听孙永轩分析过,不过不太明白,也只记了个大概,前些日子叶知秋生病没有来,这部分内容还没有学,估计连条文都背不出来的,更不要说文义分析了,想不到叶知秋却说出来了,而且似乎比大师兄孙永轩还要说的透彻。自然让马脸是目瞪口呆。

        他惊诧,下面的人更是惊讶,一个个面面相觑,仿佛看见铁树开花一般。唯有范妙菡,惊讶的同时又是非常的高兴。禁不住鼓掌道:“好!太好了!四师哥真厉害!”

        只剩最后一个问题了,马脸脸色很是难看,绝对不能再让他答出来,眼珠一转,又道:“我再问你:‘伤寒脉微而厥,至七八日肤冷,其人躁无暂安时者,此为藏厥,非蛔厥也。——后面的条文内容是什么?”

        “你真的太过分了!”范妙菡呼地站了起来,指着马脸怒道:“这是《伤寒论》厥阴病篇的内容,师父还没有要求背,你抽问四师哥这个,存心欺负人……()!”

        说到后面,她气喘加急,手捂前胸,附着身不停张口喘气。身后那男子焦急地说道:“师妹,切莫着急!还是吃颗药吧?啊?”

        “不用你管!”范妙菡扭头怒气冲冲吼了一声,那男子赶紧闭嘴,低着头不言语了。

        马脸还是装着没听见范妙菡的话,瞧着叶知秋,得意洋洋笑道:“怎么样?背不出来了吧?磕头承认自己是癞蛤蟆,我就教给你,怎么样?”

        叶知秋淡淡一笑,朗声道:“‘蛔厥者,其人当吐蛔。令病者静,而复时烦者,此为藏寒,蛔上入其膈,故烦,须臾复止,得食而呕,又烦者,蛔闻食臭出,其人常自吐蛔。蛔厥者,乌梅丸主之。又主久利。方一。乌梅三百枚,细辛六两,干姜十两,黄连十六两,当归四两附子六两,炮,去皮蜀椒四两,出汗,桂枝去皮,六两,人参六两,黄柏六两。右十味,异捣筛,合治之,以苦酒渍乌梅一宿,去核,蒸之五斗米下,饭熟捣成泥,和药令相得,内臼中,与蜜杵二千下,丸如梧桐子大。先食饮服十丸,日三服,稍加至二十丸。禁生冷、滑物、臭食等。’——我说得对吗?”

        马脸整个傻了,这些内容师父还没有要求背,他因为来孙家学堂跟孙兆学医之前,已经跟过郎中学艺背过,所以会背,想不到叶知秋这个傻瓜蛋,居然滔滔不绝背了下来,而且连后面的方药组成,都背了个滚瓜烂熟。

        范妙菡又惊又喜,跳起来使劲鼓掌大笑:“太好了!四师哥真厉害!哈哈哈,怎么样,五师哥,这下服了吧?”

        叶知秋心中一动,想起碧巧跟自己说过,学堂里跟着孙兆学医的一共有十一个,男的九个,女的两个,男的九个人按入门先后排序,排行第五的,名叫赵亮,是大太太赵氏的侄儿。——这马脸原来是大伯母的侄儿,难怪这么嚣张。

        台上的孙兆也是惊讶的嘴都长大了,半天合不拢,瞧着叶知秋,心想这小子是怎么了?大病一场之后,原来傻傻的脑袋瓜突然开窍了吗?昨夜现场赋诗,夸赞老太爷是不辞辛劳的老黄牛,赢得老太爷乐呵呵高兴得不得了()。今夜又能滔滔不绝背书,而且没有教过的也能郎朗背出,当真是奇哉怪也!

        叶知秋瞧着赵亮,说道:“你的三个问题我都答上来了,我不算是井底之蛙吧,现在看看你,我问你三个问题,看看你是不是井底之蛙。”

        赵亮有些尴尬,当着众师兄弟,自然不能服软,心想你还能问出什么难问题来么?便道:“你这傻瓜问啊!”他是习惯性地称呼他是傻瓜蛋,可是,现在却有些底气不足了。

        叶知秋道:“刚才师父讲解大黄黄连泻心汤证和附子泻心汤证,我就问这方面的问题,问别的答不出来又说我冤你。”

        赵亮心头一宽,自忖这两个证自己已经学得很透彻,不怕他问,听他后面一句,又有些生气,但却不敢说大话让他问,生怕他打蛇顺杆上,改问别的自己答不出来,便只是点点头。

        叶知秋道:“附子泻心汤的证候特点及治法是什么?”

        “就是心下痞,而复恶寒汗出者啊。”

        “就这么简单?”

        “那你说是什么?”

        “给你提个醒,这一条是接着上面说的心下痞来说的,可以合在一起,就能推导出附子泻心汤的证候特点了。”

        “谁要你提醒!”赵亮眼珠转了几转,却还是没半点思路,他的学习也就是背死书,真要用到分析了,却没了主意,不过却不能认怂,心想我不知道,未必你就知道?便道:“那你说附子泻心汤的证候特点是什么?”

        “我都跟你说了,要结合上下文分析,以方测证。”

        “什么以方测证,说得轻巧,你到测一个我听听()!”

        叶知秋道:“上文说了,心下痞,说明是热痞,又说复有恶寒汗出之症,而不说‘表不解‘,又从附子泻心汤本身来看,是大黄黄连泻心汤加温阳的附子构成的,以方测证,说明应当是热痞之证同时兼有阳虚之候,至于恶寒汗出,无头痛发热脉浮等表证,这是因为表阳虚,卫外不固,失于温分肉、充皮肤,肥腠理,司开合的缘故。——我再问你。这种证为什么要用附子泻心汤?”

        赵亮听的傻了,这些师父也根本没说过,他是如何知道的,听他问了,蒙着脑袋想了半天,也不知道如何作答。便胡乱说道:“反正书上是这么说的来着。这种证就要用这种方。”

        “知其然还需知其所以然,为什么要用这个方?”

        “我不知道,难道你就知道?”说完这话,赵亮心中有些忐忑了,这“傻瓜蛋”或许还真的就知道。

        果然,叶知秋道:“本证寒热并见,虚实互呈,如果单单清泻痞,阳虚难复,如果单纯用附子扶阳固表,痞结有难以解除,必须用三黄家附子,寒温并用,消补兼施,这样痞满热能除,表虚得固,心下痞和恶寒汗出都可以解除了。”

        大师兄孙永轩和二师兄孙永辕都用心听着,心中暗忖,这个问题的分析并不难,但是讲到条文分析这一步,除了他们两个,别的人都还难以做到,五师弟赵亮答不上来情有可原,怎么这叶知秋却能回答上来?而且分析的很准确很到位,便是自己来答,也不过如此。不禁又好生看了叶知秋几眼。

        范妙菡那里高兴得又鼓起掌来,笑嘻嘻对赵亮道:“五师哥,你问四师哥的三个问题他都答上来了,他问你的两个问题你一个都答不上来,谁是井底之蛙呀?”

        ————————————————

        PS:求收藏,求推荐!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