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本草王在线阅读 - 第9章 新生之约

第9章 新生之约

        天慢慢黑了()。

        叶知秋和母亲岳氏坐在正堂上,晚饭已经准备好。

        大大的一个圆桌,几盘精致的菜肴,分开两部分,几大盘荤菜都放在叶知秋面前,岳氏面前只放了两盘素菜,青菜豆腐和一碗菜汤,然后是一碗白米饭。

        叶知秋很是奇怪,但看见岳氏手里拿着念珠坐在桌前念佛,顿时便明白了,原来岳氏是佛教信徒,在家修炼的居士,要吃斋念佛。

        大堂里站着三个仆从,分别是碧巧、邀月和奶娘吕妈。其余的婆子、丫鬟都在屋外廊下候着。叶知秋有心叫他们一起吃,可是现在他已经知道,他附身在一个父子三人都在朝廷做官的大户人家,有着森严的等级制度,若是自己叫他们一起吃,他们不仅不会听命,反而会让岳氏他们起疑。到时候难以解释,他可不喜欢看旁人奇怪的目光。便埋着头吃饭。

        岳氏念完佛,才开始吃饭,静悄悄的谁也不说话,岳氏吃得很少,那一小碗跟喂猫的差不多,菜几乎不动。叶知秋吃完的时候,她也已经吃完了。坐在那,拿着佛珠,用充满慈爱的目光看着他。

        今天她念佛特别的用心,她要好好感谢佛祖把孩子留给了他()。这真的是她活下去的勇气,丈夫早早就离开了她,这个世上,唯一的依靠就是这个孩子,虽然脑子笨,时常挨骂,却是他的命根子。

        叶知秋抬眼看见岳氏慈爱的目光,心中一暖,想起了一千年以后母亲,只怕母亲这时候正捧着自己的照片哭呢。唉,万恶的穿越,早知道要穿越,留个字条也好让父母放心啊。

        他起身要帮着收拾碗筷,吕妈急忙过来:“少爷别动,我们来!”

        外面的几个丫鬟婆子急忙进来收拾碗筷。岳氏起身对叶知秋道:“你身体刚刚好,虽说大伯二伯说了身体已经无妨,却还是要小心为上,今晚你就在娘这里住吧,也好有个照应。”

        叶知秋还不习惯叫这个妇人是娘,也不习惯住在她屋里,穿越过来还要很多想知道的事情,还是问小丫头碧巧的好,便道:“我没事了,放心,我还是回屋睡好了。”

        碧巧也陪笑道:“太太放心,我们会好生照料少爷的。”

        “呃,好吧,晚上留神点,有什么事立马来报我。”

        “是!”

        叶知秋跟着碧巧和邀月出了大堂,他和岳氏住的这个秋收园是两个大小院子套在一起的,正房大院是岳氏夫妻住的,叶知秋小时候跟岳氏住在这里,十岁起,就让他单独住在旁边跨院里了,拨了几个丫鬟婆子小幺伺候着。两个院子也就一墙之隔。

        回到自己院子,虽然天黑了,而且他也知道古代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但是估计也就是现代的**点钟,他可不习惯睡这么早,便带着碧巧漫步院子各处转了转,让碧巧一个个把屋里屋外的丫鬟老妈子都给他悄悄说了。随后,又带着碧巧出了前面垂花门,到前厅各处闲逛。

        他们这院落分前后两部分,前面是前厅,给男仆和一般的老妈子住的,中间有垂花门隔开,晚上关上门,就把里外分开了()。

        仆从们见少爷来了,一个个陪着笑脸说着奉承话,都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之类的。碧巧也悄悄一个个说了名字,叶知秋用心记住,把宅院逛完了,又从前门出来,到宅院各处游逛,把整个大宅院简单逛了一遍。

        一路上,碧巧将府上住着的亲戚,还有学堂里跟着学习师兄弟名字,还有府上学堂和医馆的日常起居,方方面面的一些基本情况都告诉了叶知秋,叶知秋记忆力很好,都记住了。

        他们俩回到屋,到门口,门房哈着腰道:“三爷来了!正要差我去找你们呢!”

        三爷就是二老爷的儿子,听碧巧说,喜欢舞枪弄棒的,应该是个纨绔子弟,名字叫做孙永虎。

        叶知秋进来,便瞧见一个黑大个正在跟丫鬟邀月说笑,也不知道说了什么,逗得邀月咯咯笑个不停,听见有人进来,扭头来看,望见是叶知秋,笑呵呵过来,嘭地在他肩膀上拍了一掌,这一掌力度好大,打得叶知秋身子一晃,退了一步。

        黑大个上下打量了他一下:“行!能吃得住我这一掌,便能吃得起翠香阁那些野丫头!走吧!今晚三哥给你好生庆贺庆贺!”

        叶知秋听出来了,这黑大个就是自己的堂三哥,也就是二老爷孙兆的儿子,名叫孙永虎的就是。便道:“干什么去?”

        “给你庆贺啊!你死而复生,重病不治而愈,这还不值得好好庆贺庆贺?走吧!我已经让人约好了翠香阁的歌姬,今晚让你好好玩个够。”

        叶知秋一听吓了一跳,穿越之前,他从小到大都是个好好生,老老实实读书,老老实实听课,老老实实做人,从来没有去过那些乌七八糟的地方,从没有这样的经历,他是个书呆子,的并不是傻子,一听“翠香阁”这名字,还有什么歌姬,加上对古代知识的了解,立即就明白了这位三哥要带自己去的地方是什么所在,忙不迭把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一样:“我不去()!”

        “为什么?”孙永虎睁大了眼。

        “我,我不喜欢去这种地方。”

        “什么不喜欢去,是男人就要去!走吧!罗嗦什么!”

        “我真的不去!我,我身体还没好,我想好好歇歇。我就不去了,三哥你自己去吧。”

        孙永虎嗤的一声笑,道:“我一个人去做什么?今儿个主要是给你庆贺的,走吧!我已经跟三叔母说过了,她已经答应了。”

        “什么?她……,她答应了我跟你去,去那种地方?”

        “说你傻你马上就流鼻涕!”孙永虎板着脸道,“你傻别连上我嘛,我能这么跟叔母说吗?”随即压低了声音,道:“我自然说是去夜市吃烧烤的了。可能会晚一点,叔母从来不怀疑咱们的,还叮嘱说不能太晚了呢。赶紧走吧!这都起更了!去晚了,定的歌姬可就被人家抢走了,现在这些有点名望的女子紧俏的很!”

        “我……,我真的不去了,我累得很,而且头痛,想早点睡……”叶知秋用手捂着脑袋,一只手摸索着要找地方坐下。

        孙永虎赶紧搀扶着他:“哎哟不是吧?真的头痛啊?”

        “嗯……,可能是病还没有完全好,我要是去,犯了病就麻烦了。”

        碧巧赶紧道:“是啊三爷,要不就改天吧,等四爷整个儿好利索了,再去也不迟呀。”

        邀月也跟着劝说。孙永虎将叶知秋搀扶到床边坐下,蹲下身瞧了瞧他的脸色,叶知秋早有准备,刚才一直憋着一口气,脸上便通红的,孙永虎挠挠头:“看你这样子,还真有点问题,要不你躺一会吧,等好些了咱们再去()。”

        “我真不去了,三哥,你自己去吧。”

        “扯蛋!我一个人去算什么?今儿个本来就是给你庆贺新生的,呃,瞧你这样,只怕还真不适合去,要不,再找个医术高明的一起去好了,犯了病也不怕!不然的话,万一出什么岔子,咱们两个的医术,可都搞不定。偏偏大哥这木头又从来不喜欢去这种地方,要不然有他们俩在,那就高枕无忧了。二哥医术又马马虎虎,叫他也白叫,这可怎么办……?”

        “改天吧。”叶知秋只想先摆脱这难缠的三哥再说,“今天我真的很不舒服,去了也难受。”

        “那好吧,反正今天约得歌姬也不是什么头牌,过两天等你好利索了,咱们再去,不过得先约个好的歌姬才行,听说可馨楼的可馨姑娘很是不错,不禁吹拉弹唱样样精通,歌舞更是一绝,尤为难得的是她还会填词作诗!只是开价很高,这倒没什么,银子咱们花得起,可她名声太大,约见她的人太多了,排着队的等,一时半会见不到……”

        叶知秋听他念叨这一串,头都大了,用手轻轻捶着头,假装低声呻吟着,孙永虎赶紧打住,过来弯腰道:“真的假的?痛得很厉害吗?”

        “嗯……”

        “要不叫我爹去?”

        “不用!不用!”叶知秋忙道,“问题不大,我就是太累了,躺一会就行了。放心。”

        “这样啊,那只能改天了。我先走了,改天我再来叫你!——你们两个臭丫头,好好照顾你们少爷,不许耍滑头,不然我可要你们好看!”

        “知道了,三爷!”两个丫头抿嘴笑着说道。

        孙永虎走了,叶知秋这才放下捂着脑门的手,坐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