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东北之虎在线阅读 - 第396章 南方

第396章 南方

        为阎锡山的作为加更一章()。

        民国时期的山西,经济并不发达,其义务教育要保证700%的入学率,经费筹措自然至为不易。如何管理这些经费,也就更为关键。阎锡山的办法,是将经费的使用权和监管责任具体到部门和个人;并在各县成立专门的“义务教育基金保管委员会”;以及严格的预算审核机制;此外,还推行财务公开,收支状况须按期在各校公示()。这样的透明制度想要贪污,挪用教育资金是极其困难的。

        “兴帅在东北兴办的教育才是真正的大手笔,奉天理工大学,医科大学,交通大学,吉林大学,哈尔滨工业大学,以及已经施工在建的西安大学。我跟兴帅比起来还差得太远了。”阎锡山在教育下的心血远超旁人想象,也愈发感觉到叶重重视教育的可贵。对叶重也是很佩服的。

        “这不一样,山西的经济基础没有东北好,你治理的地方也不比我多,无所谓投入大小,关键是你兴办教育的决心不在我之下。这点我是很佩服的。”叶重笑道,“放眼全国各省督军,似乎只有百川兄跟我是同道中人,兴办教育,发展实业,修建兵工厂,无一不是利国利民的好事,只不过民国要一统,你这个兵工厂本来也是用来自卫的,现在北方不会再爆发内战,直接用于国防。也算是物尽其用,百川兄不必担心白建了。”

        “有兴帅这番话,我也就放心了。”阎锡山道。

        花了这么多字写阎锡山,是因为感觉对历史。以及历史人物的认识,不仅仅应该停留在历史教材面。再苦不能苦教育,在后世,地方某些人开着小轿车的时候却喊着财政拨不出钱来给学生买课桌,跟他们比起来阎锡山无疑做得出色得多。

        “对于那些洋人在民国兴办的学校,兴帅怎么认为?”阎锡山问道。

        “根据中央的统计,到目前为止,各国列强在民国创办的学校已经超过了15000家。在校人数超过了0万人。以教会学堂为主。带有浓烈的政治色彩。虽然提高了民国年轻人的受教育水平。不过也有些奴化教育的性质,并非西式教育的精髓。在一定程度也抑制了民族性教育。目前越来越多的知识分子已经察觉了列强以帮助民国兴办教育为借口,实际有着更深层次的目的,已经开始抵制洋人创办的教会学校。”

        像司徒雷登这种自小出生在民国()。并且在民国长的人毕竟只是少数,司徒雷登的杭州话比起英语说得还要标准。对民国多少是有感情的。而其他洋人教会则是以推行教会的那一套为第一准则。叶重并不会因为对司徒雷登观感不错,就对其他洋人创办的教会学校另眼相看。

        “兴帅目前位高权重,应该是能对这种情况做些改变的,兴帅打算如何处理?”阎锡山道。

        “根据一些激进知识分子的建议。全部取缔洋人在民国创办的学校是不可取的。教会学校虽然有着政治目的,学校说到底还只是工具,就跟刀一样,拿在日本人手里是凶器。拿在自己人手里,就成了利器。不能因为部分洋人中的教会人员就彻底取缔他们创办的学校。关键要在学校的控制权和监督权面下手。”

        打败曹锟的直军后,叶重便对中央的各项政务开始熟悉起来。现在说出来的也是有的放矢,“需要明文规定,洋人创办的学校里面成立学校董事会的构,并且董事会里面必需要有两名以的国人。对洋人学校的教育情况予以监督。另外地方政府也必须对教会学校予以时刻关注。”

        “当然,这些还是次要的,最根源的手段,还是大力促进民国自身的教育发展。-增加教育经费投入,将地方教育水平质量纳入政绩考核的最主要标准之一。”

        “若真是如此,洋人创办的教会学堂也能被民国纳为己用,就算他们达不到目的,想撤走,民国也没什么损失。兴帅算是切中要害。”阎锡山点头道。

        “其实这些都是东北教育署那帮人捣鼓出来的对策,跟我关系倒是不大。”叶重伸了个懒腰道。

        “在兴帅力争之下,列强各国相继放弃庚子赔款,并承诺返还庚款用于民国之教育,水利,道路建设等各项领域。清算日本占据青岛以来,给山东带来的经济,财产损失。”

        “我国的陆军部已经开始重新整顿,从今日起,正式改组为国防军,如果连自己国民的利益都保护不了,我想,这支人数已经超过百万的军队也没有继续存在下去的必要了()。”

        “好一个国防军!若是人人都能像兴帅这样敢于与列强争,民国又何愁不能崛起!”民国时期的茶楼是一大特色,而在广州爱喝茶的人更是多不胜数。广州市面对茶楼的种类用一句话可以概括。三厘馆、三分厅、五分厅、二毛室。顾名思义,“三厘馆”就是一盅茶售价0.003圆,“三分厅”就是一盅茶售价0.03圆,“五分厅”就是一盅茶售价0.05圆,“二毛室”就是一盅茶售价0.2圆。同是一盅茶,价格差别如此之大,主要是因为茶楼的环境和服务有区别:“三厘馆”是大堂,没有包间。伙计拎着茶壶来回跑,闹哄哄的;“二毛室”是雅间,有唱片听,有专门的服务员侍候。能点茶之外,还能点咖啡,点红酒,颇像现在的咖啡馆。

        而此时闹轰轰的大堂内,一个伙计肩扛着条洗得发白,但还算干净的毛巾,提着水壶在闹轰轰的人群中穿梭,很明显。就是三厘馆了。

        一个身着长衫,蓄着山羊胡子五十左右的老者在大堂里面并不显得惹眼,不过刚才这一句话却是招来了不少人的注意。

        “兴帅真这么说?这是什么时候的报纸?”不少人看到老者手中的报纸后,纷纷被带起了兴趣。开口问道。

        “今天最新的报纸。外面的报童正在叫卖呢。”

        “啧啧,中央这两年是越来越强势了,不过也不晓得清算日本在山东造的孽是真有其事还是虚张声势。”

        “这都见报了,难道还会有假吗。”

        “既然这样,国防军都超过百万人了。为什么不直接将旅顺大连收回来。”

        “你懂什么,大炮一响,黄金万两。咱们广东这几年连连打仗,哪次打仗面不是要找下面收钱。能不打仗是最好的。再加民国元年以来。中央历次向日本借的钱超过了万万元。就是庚子赔款也还有六七千万()。旅顺,大连那么点大的地方能值多少钱?现在拖着日本人的钱不还。就是拖,也要拖得日本人受不了。能不用战争就解决的事情。自然是最好的。”

        “真要是打起来,中央也未必会怕,国防军,那不就是东北军吗?以前又不是没和日本人打过。从中东路,到南满路,再到外蒙和外兴安岭。现在又要清算日本人在山东的问题了。这几年东北从列强手里收回来的权利还真不少呢。”一个学生打扮模样的年轻人道。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谈论东北已经成了一个十分时髦的话题。

        “现在中央号召民国和平统一,你们看这件事有几分把握?”眼下民国在言论的管制并算不严苛。所以这些人聊起来也没什么顾忌。

        “这个说不准,你们看兴帅现在还只是个元帅,咱们南边已经是大总统,大元帅。听去比兴帅还要高一个等级。不知道会不会顺从中央。”

        “头衔听去确实等级高一点,不过现在国防军都号称过百万了,这几年被兴帅打下来的省份,特区都超过了二十个,北方已经得到了空前的统一。江苏,江西,安徽也是向着中央的,咱们南方的国民政府还只有两广,哪里有能力和北方打。我看真打起来不是什么好事,还是和平统一的好,现在中央不是做得很好吗。对外问题比以前强硬多了。救灾也比以前积极。”

        “国民军人数不过几万,真要是打起来,不会是国防军的对手。我看这仗八成打不起来。”

        “嗯,连曹老帅,玉帅的几十万军队都被彻底肢解了,几万国民军能济得了什么事。”

        茶楼里面议论纷纷的时候,广州大元帅府的气氛也异常的诡异。

        “对于北方徐世昌提出的和平统一问题,诸位如何看?”一时间没有人发言,孙中山率先打破僵局,出声问道。

        孙中山一发问,国民党内资历仅次于孙中山的胡汉民干咳了一声道,“现在的局势和民国元年的南北对峙既有类似的地方,也有不同的地方()。”

        “相同的是北方中央势大,想要统一全国。不同的是民国元年的时候,南方革命志士尚且在大体掌握了南方局势,现在势力只局限在两广。而北方空前统一,势力比起当年的袁世凯有过之而过不及。国民军眼下难以与中央分庭抗礼。所以我认为应该与中央谈条件,尽量避免武力争端。”

        “展堂兄说得对,现在的北洋政府比起以前要争气,而且以徐世昌,叶重为首的奉系势力太过强大。又有中央大义,现在祭起裁军,和平统一的大旗,若是国民政府不同意统一。那破坏和平统一的罪名就要安在我们国民党身了。”廖仲恺认同地道,“不过此次国民政府不能再重蹈民国2年的覆辙,一定要在军事,以及政治在中央争取相当的地位。”

        “我看民国这个大总统。就应该由大元帅去当。”当下有一两个将领道。

        “只要民国能真正走向复强之路,我当不当总统又有什么关系。”孙中山摆了摆手道。“眼下到了这个关头,大家有什么意见也不要藏着揶着了,都摊开了说,我带个头,有什么不完善的,你们再补。”

        “刚才你们也说了,民国一统是大势所趋。既然挡不住。那就干脆点,接受北洋政府的意见。不过北洋政府也要同意以下的条款。1,召开国民代表会议,解决和平统一和废除一切不平等条约。收回国家一切外溢的权利。2,重组内阁,3,重新制定建国大纲,实行三民主义。4,保留国民军现有军事力量,5,扶助农工。若是有可能,与苏俄恢复外交关系。容纳**。”

        “总体前四点切中要害,只有国民党进入内阁了。才能更好的促进三民主义在民国的推行。保留军事实力也是为了避免北洋政府日后翻脸不认帐。扶助农工是治国必须要考虑的。就是容纳**,也有商榷的空间。不过与苏联恢复正常外交关系,怕是没那么容易。中央和苏联的茅盾全世界都知道,现在更是在北湖一带与苏俄的关系十分紧张。除非苏俄肯主动退步,否则这件事很难谈。”廖仲恺道。

        虽然苏联接济了国民党大批的军火,不过胡汉民对于苏联前两年鼓动外**立一事仍然耿耿于怀,对苏联也保持着戒心,点头道,“不错,苏联人虽然帮助了我们,但是国于国之间从来只有利益,他们未必就安了什么好心思()。或许是想利用我们与北洋政府的争端,再次图谋远东以及外蒙等民国的领土。真要是民国统一,内乱消停,在国家领土面,也是寸步都不能相让的。”胡汉民认同地道。

        蒋介石道,“只要民国一统,别说是苏俄了,就是**,也完全可以置之不理。我去苏联的时候,能感觉到苏联高层对民国未必安了什么好心。”

        孙中山有些不悦地道,“这两年,**也为两广做了不少贡献,他们里面也不乏一心救国的志士,虽然党派不同,但要有容人的胸襟,国民党不能搞背信弃义,过河拆桥的把戏。”

        蒋介石本来还想争辩两句,但看到孙中山的脸色,终究还是把话吞到了肚子里。

        汪精卫居中调解道,“总体刚才先生所说的都切中要害,除了必要的坚持之外,剩下的可以先看看北洋政府的态度再行定夺。到是这个谈判的地点,是按徐世昌提出的去北京,还是各派代表,另外选择一地进行谈判还值得推敲一下。”

        孙中山道,“谈个判要这样麻烦做什么,既然北洋政府要我进京,那我就去北京跟他们谈。”

        “先生不可,北洋政府召人进京,然后突然翻脸将人关押的事情也不同没有过,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当年宋教仁遇刺也是北洋政府做的下作事。”

        “怕什么,不过是进趟京,我看徐世昌和叶重都是爱惜羽毛之人,断然做不出这种事。”孙中山摇头道。

        天动地的火炮声中,超过百架的飞机在天空中剿杀,六七十辆库伦式坦克剿杀在一起,地面的火炮比起夏日的炸雷还要响。两边阵营将近十万人。每边机枪的装备量都高得惊人,在东亚绝对是最顶级的()。

        “叶巡阅使阁下,看来你的东北军,哦,不,现在应该说是国防军了。你的军队这些年的进步还真是不小。”英国从奉天城赶过来观看军演的武官不由惊叹道。列强各国陆军中现代化的武器,该有的东北几乎都有了。不管是轻重机枪,还是冲锋枪,迫击炮的火力都极高。就是军演中出现的重炮都超过了两百多门。而且士兵的作战经验极其丰富,这样的军队就是拉欧洲战场都不再是鱼腩部队了。

        “人总是要进步的,东北奋斗十几年,总算是初步赶世界的潮流了。”叶重没有太过得意。眼下的军一级对抗演飞,场的六个师都是东北新训练出来的改编师,另外还各配制了一个重炮旅。如果此时的日军不在火炮方面进一步加强的话,也要被打得满地找牙。当然,真要是碰几十万人的战争,叶重一时间也是没办法给每个军都配一个重炮旅的。眼下不过是把最好的装备拿出来晒一下,给南边一些省份的督军一个下马威。

        “好,好啊。这样的兵才能称得是国防军,比起当年的北洋七镇有过之而无不及,有如此强军,何愁国家不兴,何愁民族不兴。”直皖战争徐世昌没有亲眼目睹,不过此时亲临现场看这场无害的军一级演习,带来的震撼力并不比实战差多少。

        其他像王士珍,靳云鹏,孟恩远,阎锡山,张广建等北洋新军建立时走过来的老人均是一脸的震惊。

        至于安徽督军马联甲,江苏督军齐燮元,现任的江西督军蔡成勋,浙江督军卢永祥等人更是一脸的后怕。传闻中的东北军再怎么能打,终究不如亲眼目睹来得更为真实。

        “诸位以为如何?”叶重放下望远镜对齐燮元等人笑道。

        “国防军不愧是能战胜日俄的军队,相信民国一统的时间,指日可待。”齐燮元吸了口气道,本来还有些侥幸心理,不过此时的那丝侥幸却是被完全打破了。山东与江苏接壤,并无险可守,并且中央的海军随时可以从海登陆,真要是动起手来,这仗根本没法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