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东北之虎在线阅读 - 第391章 直奉战争3

第391章 直奉战争3

        “直军这些兔崽子,白天打不过,专门搞夜袭()。害得我这几天还没睡过一次好觉。”

        “你以为他们傻呀,白天和咱们打,那不是要顶着飞机挨炸吗。”

        “嘘!”之前说话的杨克强忽然做出了禁声的动作,两人蹲了下来,只听见远处的林子里不时响起微弱的声音。

        “王八蛋,这些直军又来偷袭了,快回去通知师部。”

        被直军晚偷袭过几次,东北军的警觉性也提高了不少。

        第7师师长马凌得到消息后,立即抽调人手,准备反击。

        不过此时日本铁路护路队的军事长官已经找到了天津刘永丰平南集团军的指挥部。

        “司令官阁下,我方要求贵部立即撤出铁路沿线2公里以外,避免误伤旅客和我国侨民。”三井藤治颐指气使地向刘永丰道。

        “凭什么?”刘永丰右手拿着根指挥棒轻轻地敲击在左手,好整以瑕地看着三井藤治道。

        “铁路沿线是我国的势力范围,未经我国允许不准交战。哪怕是叶巡阅使与我国关系良好,也不能肆意破坏这里的规则。”三井藤治听到刘永丰有些玩味的话,似乎并没有将他放在眼里,额头不由青筋隐现,显然在压抑着自己的愤怒。

        “看来你还没弄清楚状况。”刘永丰道,“你们日本人在青岛与德国人交战的时候()。有没有顾忌到当地是我国的领土?也许你们已经忘了,自从在山东龙口登陆以后,便一路烧杀抢掠,并且颁布了惩戒令。1妨碍日军一切行动者斩;2切断电线和倾损者斩;3知罪不举窝藏匪徒者斩;4村中一人触犯,全村之人尽处斩刑。光是平度一地,你们就逼迫当地百姓交猪羊1000头,粮食500万斤。现在你居然来跟我说,让我撤出铁路沿线?”

        “不,这不一样,当时德国是协约国共同的敌人。”三井藤治脸色难堪地道。“如果贵军执意破坏铁路沿线的安全,我军将有权进行自卫。”

        “想用直皖战争中对付曹瑛的那套对付东北军。你们是打错算盘了。你们的护路队加起来也不过几千人,几十万人的大仗,多几千个进去也掀不起浪来,想要开打。仅管放马过来。”刘永丰脸色一沉道,“军务繁忙,我也就不接待你了,你自便。”说完刘永丰拿着指挥棒背手便离开了大厅,把满脸胀红的三井藤治留在了原地。也不管他走还是不走,直接晾到了一边。

        “就这样将日本人晾在那里了,会不会有些不妥?”姜澄选看到刘永丰的态度,虽然大呼痛快的同时。也有些咋舌道。

        “有什么不妥的,大不了到大总统和兴帅那里去抗议。外交的事不归我们管。打好自己的仗就是了,今天见那个日本人一面。已经是给他面子了。”刘永丰摆手道。“真要是有什么变故,兴帅会发电报过来的。当初直皖战争的时候,曹瑛的直军本来都占了风,后来被日本人一搅和,撤退的时候给定**占了空子,反而从优势变成了劣势。现在日本人是想故计重施,真是打的一副好算盘。”

        “兴武,前线战事怎么样?”徐世昌现在每天都要问叶重一次,后世小说所描写的什么大人物处惊而不变,运筹帷幄其实是小概率事件,别看徐世昌在人前一副超然,自信的样子,其实私下里对这场战事的关心丝毫不亚于叶重。若是东北军战败,他这个大总统也就做到头了。

        “父亲还请宽心,眼下东北军连战连捷,南方甚至已经攻下了开封城,兵临郑州城下。现在吴佩孚也被压缩在保定动弹不得,王承斌在山东方面也被击退,我看这场战争恐怕过不了多久就要结束了()。”徐绪与北京的一干高级参谋亲眼目睹了坦克教导2大队72辆库伦式坦克,以及重炮3旅的南下,信心比起徐世昌要足得多。

        “战局基本不会再出现什么变故了,偶有反复也动摇不了大局。”吴佩孚虽然挣扎了几次,给东北军带来了一定的伤亡,但在绝对的实力下,偶尔的惊艳表现只是战术的成功,挽回不了战略被动挨打的地位。

        “民国的督军制一直是军阀割据的根源所在,战事结束后,我看中央也要开始着手废除督军制度了。”叶重道。

        “只要打赢了,什么都好说。”徐世昌是个文人总统,主张的是文治,地方督军的权力也是太大了些。

        “对了,列强关于民国重新召开关税会议的事怎么回复?”叶重问道。

        “英国已经松口了,说是要等战事结束后再谈。”徐世昌脸露出了一点笑意,“只要成了,少说一年也以为财政增加几千万元的收入。再占领了河南,河北,湖北三地,这三个省份的税收不再被曹锟截留大部分,今后中央再也不用紧巴巴地过日子了,有时候连议员的薪俸都发不出来,要是没钱,这个位置也不好坐呢。”

        “权力越大,责任越大,不过只要将军队裁下去,再把庚子赔款的事解决了,还有海关弄好,财政的困局就能迎刃而解。”叶重道。“至少直军的几千万军费是省下一大半了。”有些问题其实很简单,只是内部人为的给弄复杂了。后世历史的徐世昌也不是没想过要裁军,只是手一没钱,二没兵,根本没有人听他的。

        “兴武占领河北。河南,湖北三省后真打算把军队裁下来?”徐世昌问道。

        “会保留两到三个师,其他的全裁了。三个省,要这么多军队干什么。”叶重道,直军中还是有很多能打的将领的。不过吸收进来的军队肯定是要再次打散,然后整编,不能给这些降兵降将抱团的机会()。

        “好世昌连连点头道。不过徐世昌马又想到了新的问题,“只是民国现在有这么多兵,一刀下去,恐怕要裁掉几十万人。又没地方安置他们,若是被民党蛊惑,恐怕会闹出乱子,恐怕时间要放宽一点。”

        “其它省份可以放宽点,不过江苏。浙江,安徽要紧一些,士兵安置好说,东北无主的田地多的是。只要肯去东北,或者去西北。一个人分三十亩田。”叶重道。

        江南可不像东北,由于粮食产量低下。人口稠密,地主也多,是人多地少的局面,“也好,也只有兴武你的治下能拿出多的田地来了。”

        开封,以及王承斌部频频传来的不利消息让曹锟坐立难安。

        “大哥,咱们这边被叶重的东北军压着打,南边的形势也不见好转,这,这可怎么办?”曹锐在大厅里面焦躁地来回走动道。

        “还能怎么办,都已经到了眼下的节骨眼下,难道还能投降不成。”曹锟没好气地道。“南边联系孙文有没有什么消息传来?”

        “孙文,别提了,他现在连自己内部的矛盾都没有协调好,出师到江西途中就退了回去。”曹锐道,“现在江苏,浙江,江西这边都按兵不动,生怕得罪了叶重,他们也不想想,要是咱们垮掉了,有他们的好果子吃吗?打完了仗,叶重不照样是要削他们的兵权?”

        “人都是这样,总有些侥幸心理。对叶重还抱有幻想。”曹锟摇了摇头,没有把希望放在这些人身。“日本人这边呢?”

        “已经联系了,津浦铁路沿线这边,日本人会暗中帮衬点,不过无法直接派兵,另外向日本人紧急采买的30架飞机已经运到,只是合格的飞行员不够。”曹锐大为沮丧地道,南苑航校为中央所持,无论是徐世昌,还是叶重,比起当初的段祺瑞的情况都要好得多,没那么多骂名背在身,毕竟有着中央的名义。南苑航校那边自然不会向着曹锟()。

        “能用多少是多少。”曹锟叹了口气道,“你把值钱的东西都存进洋行,如果战局无可挽回到时候带着嫂子她们乘早逃进日租界,然后找机会去海或者出国。”

        “大哥,你呢?”曹锐惊道。

        “叶重未必会赶尽杀绝,我留下来。”曹锟道。

        “吴子玉昨天夜袭让东北军吃了点亏,现在谁输谁赢还说不定呢。大哥莫说丧气话。”曹锐安慰道。

        “大总统,兴帅,外交部颜总长打电话过来说日本铁路被战火波及,已经有两名日本人受伤,现在日本已经向外交部提出强烈抗议,要求东北军一个小时内撤出铁路沿线,否则日本人将采取自主行动。”徐世昌的门生金梁急匆匆地过来,脸色略微有些发白地道。

        这个金梁也是满人,而且是宗社党成员,之前叶重压迫日本方面移交宗社党要员,金梁因为和徐世昌有层师生关系,还通过徐世昌求了几次情,像徐世昌,赵尔巽,段祺瑞这批人都是主张优待满清遗胄的主。

        “兴武,你看怎么办?”徐世昌一听是日本人,也有些拿不定主意了。

        “这件事不能退让,之前曹瑛也被日本人同样威胁过,万一要是撤退的时候直军乘势蜂拥而,怕是对我军不利。先让颜总长应付日本人,打输了什么都没了,打赢了,也不过赔点钱,日本人又不能真把我们怎么样。”徐世昌在外交不够强硬,叶重也懒得多做解释。事实东北军现在占尽风,就算后撤一小段,直军也是毫无办法的。只是让直军多了一段喘息的时间,若让徐世昌知道真相。难免会偏向于撤军的。

        “这,万一要是惹得日本人派兵干涉,恐怕不好?”徐世昌还没出声,金梁已经迟疑道。

        “战场一招不慎,便可能满盘皆输,日本那几千个人的护路军,动摇不了战局()。”叶重瞥了金梁一眼。

        “也好,战场的事由兴武你说了算。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日本人外交部先拖着,不过还是要尽量避免与日本人的冲突。”徐世昌道。

        “舅父放心,我知道轻重的。”

        民国工业基础薄弱的时代。天空格外的蔚蓝。

        黑压压的机群再次降临在高碑店市的空。

        “隐蔽….”大量的直军不用军官多吩咐,便躲进了日本顾问指导下修建的防空洞中。

        顷刻之间,地面腾起无数的烟柱,飞行员从空中往下看去,甚至能看到大地在爆炸声中轻微地摇晃。

        “傻子。躲回去,这才是第一波。”直军的一个老兵拉出刚要钻出防空洞的一个愣头青。

        果然刘闯话音未落,又是一阵发动机的轰鸣声,航弹的爆炸声中。整个防空洞再次颤抖起来。头顶的泥土刷刷地往下落,片刻的功夫。本来就不甚干净的身都沾满了一层不浅不深的泥土。

        “咳热的天气下。躲在这种满是灰尘的防空洞里面,无疑是十分遭罪的。呼吸的动作稍微大一点,便会吸进一鼻子的灰。几个口嘴没有捂实的士兵呛得眼泪都快流了出来。

        “该死的,咱们的飞机到哪里去了?”

        “来了,来了,那是咱们的飞机。”轰炸过去后,胆子大的已经率先钻了出来,看到天边疾速而来的另外一支机群高兴地大叫道。

        鉴于双方的空中力量不成正比,吴佩孚极力避免双方的硬拼,尤其是飞机,飞行员都极难补充的飞机,因此往往在东北空的飞机退去之后,才会调动己方的空中力量。不过这样一来,自己的地面部队在轰炸下就要多损失相当一部分人马了()。

        只是吴佩孚的算盘打得再精,东北调进关内的飞机倍数于直军,不会一次尽数出动,吴佩孚耍的手段虽然能尽量减少直军飞机的损失,但仍然不能避免地与东北空军正面交锋。

        在直军飞机出现没多久后,东北的33架黑鹰2也气势汹汹地扑了过来。

        直军六十余架飞机中有超过半数的轰炸机。龟速的轰炸机对于驱逐机之间的搏斗是无能为力的。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东北的黑鹰越来越近,祈祷自己不要被东北的黑鹰2盯。

        百架飞机在天空中或是捉对厮杀,或是狼狈逃蹿,场面观壮不已。

        轰…嗖,凌空炸成一团火焰的,冒着黑烟坠落的。东北军对这样的场面并不陌生,不过对于大多数直军来说,这样大规模的空战还是十分罕见的。

        经过数十分钟的缠斗,直军的驱逐机大量战损下,剩下的一部分飞行员胆寒不已,竟然撇下了速度慢的轰炸机四散逃走。

        东北的黑鹰二封锁了四周,直军14架轰炸机根本无法逃脱。

        “队长,要不把这些轰炸机都招降了,就这样击落这些没什么反抗之力的轰炸机,有些下不了手。”董康操控着飞机一个倒侧飞,与中队长朱劲武的飞机平齐粗着嗓子吼道。毕竟都是民国的军队,如果换成日机,这些飞行员并不会有这样的心理障碍。

        “我去!”

        招降这种事还是有些危险的,虽然轰炸机的速度,机动性远远无法和驱逐机相提并论,不过轰炸机面也有机关枪,并不是毫无反击的力量。

        看到东北军只有一架飞机飞过来,顿时惊讶不已,

        经过一翻喊话,朱劲武这个有名的大嗓子声音都快喊哑了()。

        直军的轰炸机没有经过多长时间的迟疑,便将机剩下的航弹随便找地方扔了个干净,然后在黑鹰2的“护送”下,一起返回了东北的机场。

        直军方面空军的指挥官已经很小心了,数次躲避一和东北军飞机的正面遭遇,不过常在河边走,没有不湿鞋的,只要给东北军逮到一次机会,便是元气大伤的结果,这场空战,直军被击落,被俘的飞机加起来累计超过32架,惨重的损失让直军的空中力量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甚至不敢出现在战场空。

        直奉战场的天域已经变成了东北空军的跑马场,横冲直撞,如入无人之境。

        在空中火力的掩护下,重炮旅,师属火炮毫无顾忌的喧泄着自己的威力。

        隆隆的炮火声中,坦克教导大队72辆坦克分成三队向直军阵地碾压了过去。这样规模的坦克集群还是第一交出现在民国关内的战场。

        重达七吨多的库伦式战车,在直军看来,如同一只钢铁凶兽一般。

        “迫击炮,掷弹筒….”直军软蛋一点的士兵军官看到那叮叮叮被弹开的子弹后,腿肚子都在打颤,意志坚定一些的还在想办法抵挡坦克教导大队的冲击。

        不过曲射的迫击炮和掷弹筒的冲击力是有限的,光弹那爆开的弹片对于库伦式坦克的防护装甲来说,不比步枪子弹的威力大多小。

        “轰!”库伦式坦克的短管37火炮不时的吐出炽热的火焰,摧毁着直军出现的战防炮。少数几门战防炮在几十辆坦克的冲击下,根本是杯水车薪。

        “这,这些是哪里来的怪物!”王茁牙关直打哆嗦,接连往后退了几步,不小心踢到了根木桩,噗地跌倒在地,连掉在地的枪都顾不了,爬起来便往后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