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东北之虎在线阅读 - 第370章 刺杀

第370章 刺杀

        第370章刺杀

        “曹老哥,不把这些日本人撵出去,你这寿辰再办下去人气也散得差不多了()。~~”叶重正说着,包厢外的楼下已经响起了日本人的哀嚎声。

        “办寿辰是老帅的事,兴帅也未免太自便了些。”曹锟xìng子还算忠厚,虽然觉得叶重强势了些,但和和稀泥也就过去了。

        这里毕竟是曹锟的地盘,惩戒几个人倒没什么,只是吴佩孚xìng格极为刚硬,眼睛里róu不得沙子,对叶重的强势有些看不惯。

        “怎么,吴师长,哦,现在应该称yù帅了,要不你来教教我该怎么处理这件事?”叶重眉máo一挑道。如果吴佩孚是自己麾下,叶重也容得了他。以叶重现在的身份,要是被吴佩孚顶撞了不还回去,无疑是很扫面子的。

        吴佩孚xìng格刚硬,叶重也不好惹,两人不对付,一时间包厢里面顿时静了下来。连隔壁弹奏古筝的刘喜奎也感受到了气氛不对,停止了弹奏。

        “哈哈,喝高了,子yù昨天到今天已经喝了两场,估计这会还没醒酒。兴武你不要见怪。”曹锟大笑道,“不就是几个日本人,不值得为他们伤了和气。”

        “老帅说得对,为日本人伤了和气太不值得了。”曹锟一开口,黎元洪,阎锡山立即打圆场,神仙打架,凡人遭殃。真要是闹腾起来,他们也是两头为难,偏向哪一边都不好。

        “喜奎,接着弹!”

        曹锟这些人都和起稀泥,吴佩孚也不好再发作。略微哼了一声,便不再说话。

        “兴帅,日本人真要闹起来,你打算怎么回复日本人?”阎锡山这些人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之前大家一直都嘻嘻哈哈,可是真碰到事,没想到叶重换了个人似的,强势之极,他还真想知道叶重会如何面对暴怒的日本人。

        “不过是日本人和几个警卫酒后相互厮打,打架受伤再正常不过的事。大不了赔几块钱的医费费就是了()。”叶重并没有将刚才的小chā曲放在心上。

        “兴武你还真是一点都不怕得罪日本人啊。”几人听得叶重颠倒黑白,直接将事件定xìng为日本人的酒后闹事导致的一场小打斗。不由一阵咋舌。

        “奉日战争后,想要我的命的日本人没有一万也有八千,我现在是债多不压身,也不在乎再将日本人得罪一次。”叶重摆手道,“放心了,没事的。”

        正如叶重所说的那样,日本人被撵出去之后,光园的气氛也随之一振,达到了新的**,说到底还是两个民族之间积累的仇恨太深了。这会不过将几个日本人教训了一下,也让不少人感到扬眉吐气。

        唱戏的时候,叶重大多时候在打盹,光园一直热闹到晚宴过去,便开始曲终人散。叶重这些北洋的大佬也纷纷开始向曹锟道别。

        正要离开的时候,已经找不到曹锟的人了。

        “这下好,主人不见,把我们这些客人都晾在这里了。”叶重开了句玩笑。和孟恩远,黎元洪这些人又坐了一会,都是有头有脸的,不至于不辞而别。

        “咦,陆锦呢,怎么也不见了?”几个正说着,只见陆锦,还有另外一个长得有点清秀的男子陪着面带寒霜的刘喜奎向这边走来。陆锦对刘喜奎陪着笑脸,似乎在解释什么,不过似乎没什么用。

        这会大伙都喝了些酒,平时谨言慎行,不过上了酒桌,酒一下肚,说起话来也没那么多顾忌。

        “陆绣山,你小子搞什么名堂,不会是唐突了佳人吧,我大哥呢?”曹锐一嘴的酒气道。

        “没什么,老帅正过来着呢。”陆锦脸sè不太自然,也不知道是因为曹锐的语气,还是另有其他的事。

        果然,陆锦话音没落多久,曹锟便赶了过来()。连连给大家赔礼,说待慢了。

        “既然老帅没什么事,喜奎就告辞了。”似乎怕曹锟阻拦一般,刘喜奎率先出声,当着众人的面告退。

        “嗯,嗯,好。以后有时候再看你唱戏。”曹锟干咳了一下。

        看到这般动静,叶重这些人脸sè都有些怪怪的。这事似乎没这么简单。

        也到了该走的时候,没时间去澺测了。叶重,阎锡山,黎元洪等人纷纷起身告辞。

        天sè还没有完全黑,叶重坐进了小汽车。驶出光园不远。几团砣黑乎乎的东西从街道边的一个小商铺里朝叶重的车队扔了过来。

        “有刺客!”自从和吴佩孚闹了不愉快之后,警卫就警惕了很多。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这会眼力好的甚至能看到空中悬转飞过来的3柄手榴弹。

        叶重迅速的一把抱过旁边还没反应过来的何静将其压在身下。轰地一声,小汽车在爆炸中震动了一下,车窗的玻璃被炸得粉碎。叶重抱着何静的胳膊一痛,然后乘着黑烟还在冒的功夫,拉着何静下了车。小汽车四周此时已经被警卫围得严严实实。

        又有两颗手榴弹从街道边的商铺中飞了出来。这会警卫都已经反应过来了。身手最好的赵常顺和傅大野两个更是几个箭步直接蹦起接近两米高,在空中抓住那还在冒烟的手榴弹朝街边的商铺扔了回去。卡车上的士兵鱼贯跳下车,将附近的闲杂人等尽数隔开。轻重机枪如雨的弹幕直接扫shè过去。

        另外对方安排的几个枪手也在极为刁钻的角度,若非警卫中临时调了一小队特战队的人过来,要解决那些枪手还真有些麻烦。

        叶重下了车也在透过身边的警卫打量着四周的人,忽然看到一个面容有些妖娆的年轻男子背缚着双手,神sè自若地打量着这边,觉得十分面熟,脑子里面一丝亮光闪过()。顿时道,“程家荣!”

        “有!”

        “西北方,老王酒家的招牌下,站了个年轻人,你派几个人包抄过去,抓活的。”叶重淡淡地道。

        “是!”程家荣擅长追踪,由他带队,很少有人逃得掉。

        “兴,兴武,你受伤了。”何静这时才回过神来,看到叶重小手臂的军服裂开,些许红sè渗透了出来,脸sè一白道。

        “卑职保护不力,罪该万死!”傅大野赵常顺赶了过来,面带愧sè扑地跪在地上道。

        “行了,起来吧。”叶重摆手道,“苏简,保定的那个炮兵团有没有什么动静?”

        “禀兴帅,安排了一个营的士兵在附近,随时可以端掉直军的炮兵。”苏简低声道。

        “嗯。机场那边注意点,行程不变,回酒店,明天一早回奉天。”叶重点了点头,从近卫师里面chōu出来的两个团的士兵除了没有携带大炮,轻重机枪的配制在整个东亚绝对是最顶尖的。真要是和真系闹翻了,只要端掉直军的炮兵,固守机场一夜绰绰有余。

        “兴帅,你的伤势!”苏简有些迟疑。

        “不打紧,擦破了点皮而已。”叶重转身向情急赶来的徐绪徐雯等人道,“都上车。”

        这边闹出的动静不小。听到有人刺杀叶重,曹锟的酒也被吓醒了一半,真要叶重在他的地盘上出了什么事,那可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喝了几口醒酒汤,曹锟立即下令全城搜索,然后亲自赶往叶重下榻的酒店。

        曹锟向叶重赔不是的时候,赵常顺敲mén进了屋子,“兴帅,刺客当场被击毙7人,另外有3人从后mén逃走,追击的士兵看着他们进了日本领事馆()。”

        “又是日本人!”曹锟听得面sè一沉,拍着桌子道,“三番两头在我的地头上闹事,还真是欺人太甚。兴武你等着,我这就去向日本领事馆要人。”

        “不过点小事,哪里用得了曹老哥亲自出马。”叶重任由何静给自己包扎伤口道,“让下面的人去处理吧。”

        “也好。兴武你放心,在河北的地头上,谁要是敢打歪脑筋,先过我这一关。”曹锟一想,自己亲自去日本领事馆,搞不好事情真的会搞大。听得叶重没有怪他的意思,当下也就顺坡下驴了。

        “当时那么危险,你怎么还护着我。”曹锟出去后,何静抱着叶重的腰依偎在叶重情里幽幽地道。

        “都过mén了,不护着你护着谁。”叶重搂了搂何静软乎乎的身子。

        “几个姐姐都生了,只有我现在肚子还是平的,也不能会你添个一儿半静眼睛一红道,即使她是留学生,也改变不了中国几千年来传宗接代的思想。不能生育的nv子通常会被叫做不下蛋的jī。看着于凤至也生了,何静心里也有些着急,再加上今天遇到威险时,叶重毫不犹豫的将她护在身下,让何静感动得一踏糊涂。

        真要说长相,何静几个未必比刘喜奎差了多少,只是彼此的际遇不同。叶重朝何静yòu人的红chún上wěn了下去,凑在何静的耳边道,“你屁*股大,看上去就能生,急个什么。现在就来生几个。”其实何静的tún部跟孙月如差不多大,不过腰很细,所以看上去曲线显得有些夸张。

        何静脸腾地红了起来,“你才….别…”何静按住了捏在tún部上的手不好意思地道,“今天不方便。再说你受伤了,莫luàn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