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东北之虎在线阅读 - 第367章麻将

第367章麻将

        i第367章麻将

        “倒是大场面,要是哪个记者跑进来,拍一张照片报,然后写一句各省督军云集一屋搓麻将,估计大家有得乐呵了()。”叶重和曹锟刚一进屋,所有人都站了起来打招呼。

        “那也要别人进入来才行,不是老哥我夸口,这光园的防御得像铁桶一般,不是哪个想进就进得来的。”曹锟拍了拍曹瑛和萧耀南,“你们两个换一桌。”

        “大哥,你小心点张勋伯,他今天这个手气还真有些邪乎。”曹瑛一边让坐一边道。

        曹锟一巴掌煽在曹瑛肩膀笑骂道,“搓个麻将要小心什么。输赢全靠运气。”

        “勋伯兄这段时间在中央过得还习惯。”叶重看着脸色略微有些不自然的张广建坐了下来道。

        “甘肃偏远,哪里及得京师的繁华。我现在在北京住下来,可是不想挪窝了。”张广建很快将那丝不自然给压了下云,笑着道,仿佛被叶重赶出甘肃的事从来没有发生过。

        “那就好,像勋伯兄这样的北洋元老也是时候在北京享享福了。”叶重的右手边是曹锟的老,现在的陆军次长陆锦。

        曹锟去奉的时候跟叶重打了次麻将,现在有意将那次人情还掉。

        “大四喜!”

        “糊了。”不过似乎不用曹锟放水,叶重的手气爆好,再加张广建是个有钱人,身家几千万大洋总是有的。陆锦这家伙也不是什么好货,叶重打起麻将没丝毫顾忌。几圈下来就赢了五六十万。

        “啧啧,兴武你这个手气才是真不得了啊。”曹锟眼珠子都快瞪直了。

        “平时不怎么打的人手气可能会好点。”叶重一人递了根烟,然后自顾自地抽了起来,这些人就算抽也是抽的大烟,对叶重这种卷烟不太感冒。叶重也没劝。

        “孙文在南边组建了一个什么大元帅大本营,还口口声声喊着要北伐()。我说我们这班北洋可要留点神,莫真让南边弄成尾大甩不掉的局势。”叶重吐了口烟道。东北离南方太远,压根就构不到那里。

        “孙文不过一喜欢说大话的人,办不了实事,连内部都摆不平,刚出师到江西又被陈炯明拉了回去,想要北伐,不知道要等到何年何月了。”曹锟道。

        “话是如此,孙文没什么好怕的,不过人家既跟日本人走得近,现在又和赤俄搅到一起去了。还和国内新成立的赤党走得近。真要是打完了陈炯明,南方的势力也会在一两年内整合到一起去。一万。”

        “说得也是,不过还是等一两年,今年华北刚遭了灾,我这里也是打不动了,向中央要军费,徐大总统可是不会轻易松这个口哦。”曹锟笑着摇了摇头。“南军虽然发展快,不过跟北洋比还是差了太多,成不了气候。”

        “也是,我跟老毛子打了几场,现在也打不动了。部队老兵减员超过了三分之一。”既然曹锟不同意,叶重没在这个话题继续下去了。

        “听说兴帅你缴获了老毛子几十万杆步枪,几百门火炮?能不能匀出来一些给江西。”陈光远在孙中山的北伐中吃了亏,若不是陈炯明跟孙中山闹翻,这会估计已经被北伐军给赶出江西了。

        “派人到奉天那边去跟军械销售处的人谈。要多少有多少,俄国货,日本货,或者德国货都有。”叶重又打了块麻将道。

        “对了,兴帅,我看到你这次从近卫师里面带过来的兵,装备了一种重量很轻的机枪,有些像以前的哈乞开斯轻机快炮。不过操作更加方便,射击也更精确,这种轻机枪在东北买不买得到?”吴佩孚并没有加入麻将将,而且吴佩孚并不贪财,虽然手握大权,可身家跟麻将桌的这些人比还是差了不少的。好在中央的高官里面也不是人人有钱,和吴佩孚一样,旁观的人也有几个。

        “那种机枪啊,暂时还不行,东北也才刚刚投产,填满东北军的编制都还要个几年,暂时不打算外售()。”叶重摇头道。

        “这样啊,那太可惜了。”吴佩孚脸略带失望。

        “啧啧,两仗可是报销了四十多万老毛子,真不知道兴武你这仗是怎么打的,放在民国元年那会,袁大总统还在的时候,老毛子气焰还嚣张得很,我在北京也见过,尾巴跷到天去了。”黎元洪在另外一张桌子边道。

        “老毛子打场欧战打出了内伤,在远东这边的势力本来又是短板,把吴子玉调过去这仗也是一样的赢。要我说也就是当年袁大总统称帝,把人心搞散,队伍不好带了。要不然安心发展到现在,俄国人,日本人又算得了什么。”叶重这也是说的实情,袁世凯还在世的时候,北洋军的名头可是响当当的,而且财政也开始出现好转,甚至后面两年已经开始扭亏为盈。

        整顿德州,成都,汉阳兵工厂,并且已经在筹划巩县兵工厂。教育,工商,都得到了长足的发展。整军经武的同时,另外还着手废除地方督军制,实行军政分离,就连叶重这个督军当时都改成了奉天将军。一切明明都开始进入了良性循环,偏偏来了称帝这样一大败笔。让民国的大好局面为之一变。

        错非如此,以袁世凯在北洋中的威望和日趋稳固的地位,就是叶重也不敢搞东搞西,只能在体制内稍微捣鼓几下。

        “也是,日本人本来在山东的问题那么强硬,北洋一联手,还不是照样撤兵归还铁路。”曹锟点头道。“对了,听说兴武在东北搞了几块实验田,用了什么肥田粉,亩产水稻五百多斤,好家伙,产量直接番了一倍多,肥田粉真有这么好用?”

        听曹锟这么一问,所有人都看了过来,尤其是那些地方督军,在这个农业为主的民国,粮食产量翻倍,意味着税收的大幅度增长,个人的腰包也可以鼓起来,又没那么多饥民闹事,可谓一举数得。

        “这件事是真的,不过建个像点样子的化肥厂也要两三百万,不是那么好搞的()。”叶重道,“你们谁要是想建化肥厂的,跟我打个招呼。”

        “两三百万,那还是算了,也没几个人建得起。”曹锟等人听得咋舌道,要说花两百多万建个大园子供自己享受还说得过去,可建个这样的工厂可没几个人有这样的心思。

        这些人搓着麻将,曹锐却是带了几个妩媚动人的戏子走了进来,给这些显贵倒茶。

        “老帅请用茶。”

        这个屋子里面四十多岁的人都只有廖廖几个。三十出头的叶重就显得有些格外的惹眼了。

        “这个是天津的名旦筱菲菲。不仅人长得好,戏也演得好。”曹锟笑着道。“而且还得一手好茶,这是好的大红袍,原来的隆裕太后给我的御用茶,兴武你尝一尝看味道怎么样。”

        “我不会品茶,什么茶到了口里味都差不多。”叶重笑道。

        “老帅过奖了。”筱菲菲脸似喜似嗔,目光盈盈地转向叶重道,“原来这位就是威震天下的兴帅,兴帅请用茶。”

        着端过茶杯,那筱菲菲的白软的小手指却是在叶重手心轻轻划了一下。叶重看了一眼目送秋波的筱菲菲,随手放了张一万元的支票到茶盘。筱菲菲站得很近,要不是人多,都高兴得快靠到叶重身来了。

        倒不是叶重看了筱菲菲,倒茶的时候,其他桌赢了钱的大多都有点表示。

        不过大多只是几百,多的千把块,并不会像叶重这样随手一抽就是万。反正是赢来的钱,叶重花起来也不心疼。见叶重没有留人的意思,筱菲菲只好和端茶盘的少女一起离开。

        “再打一圈就吃饭了,吃完饭去看戏。这次我可是把梅兰芳,余叔岩、杨小楼、程砚秋、尚小云、白牡丹、小翠花,这些能请的都请过来了()。”曹锟道。

        “老帅,还有一个人你只怕是请漏了。”陆锦故作神秘地道。

        “哦?还有哪个我没请的?”曹锟喜欢看允,光园里面便有一处300平米的戏园子。有事没事的时候便会请个戏班子过来唱戏。

        “刘喜奎。”陆锦呵呵一笑。顿时厅内所有人都朝陆锦看了过来。

        “就是那个让辫帅都不惜撵走姨太太,心甘情愿剔掉须发的刘喜奎?”叶重讶然道。号称北洋之虎的段祺瑞曾劝过张勋剪辫子,张勋恼火的说,头可断,辫子不能剪,后来却爽快地答应了刘喜奎。

        说起来后世大多听说过梅兰芳,但对于这个曾和梅兰芳齐名的刘喜奎却是知之甚少。不仅让迷倒了张勋,连曹锟也想拜倒在其石榴裙下,甚至有传言袁世凯和黎元洪都打过她的主意没有得逞,中央陆军次长陆锦也是刘喜奎的忠实追求者。在北方名气比起一般的督军还要大得多。当然,这也是民国初袁世凯执掌大权后政坛高层还算开明。要是换了后世,随便拉出一人也能把刘喜奎给潜规则了。

        “哈哈,就连兴武不怎么看戏的都听说了,这个刘喜奎还真是艳名远播啊。”曹锟大笑道。曹锟十分想要得到刘喜奎。特别是在荣升了津鲁冀豫巡阅使之后。大权在握行事也没以前那般谨慎了。只是这个刘喜奎一不爱钱,二不爱权。让曹锟有浑身解数也使不出。

        吃完饭,唱戏的还没开始,一帮人闲聊的时候,忽然一道正宗的杭州腔传了过来。

        “叶巡阅使,真高兴再次见到你。”原来是司徒雷登,这个家伙自小在中国长大,杭州话说得比英文还流利,不过披着一层白人的皮在民国还是比较吃香的,要是换个人,没这么容易接触到这边来。

        !

        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