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东北之虎在线阅读 - 第252章庙街

第252章庙街

        民国9年(1920)  三月,  黑龙江航道上坚冰融化滚滚江水再次活动起来春季是万物复苏的季节,在庙街  的陈世英所部海军却是风声鹤唳

        此时的赤俄游击队早就料到冬天一过,没有了严寒的帮助,  在庙街必将抵挡不住日军的进攻于是在日军赶到之前就撤走了不过陈世英所部的  江享,  利捷  ,  利绥,  利川号4艘炮舰就没那么幸运了下游有日军的20余艘军舰逆流而上,  而受日军控制的  白卫军舰队,  一支12艘的旧炮舰组成的  小型舰队也顺江而下,  与日军的舰队  一起围堵陈世英部

        虽然叶重将伯力好一点的炮舰都抢走充实了黑龙江江防舰队,  不过在日本人的帮助下,东拼西凑起来的12艘对比起陈世英的4艘,数量上占绝对的优势,  这次看日军的架势还真是难以善了了

        “日本人的舰队我管不了,  难道老毛子的12艘军舰也能在黑龙江里撒野吗?  江防舰队干什么吃的,  竟然让白俄的  军舰先行一步沿江而下了”  听到消息的叶重发了火“立即让黑龙江那边的人联系白俄的舰队长官,  陈世英所部死了一人,  我就让他整个舰队陪葬()!”

        “是,兴帅,卑职这就安排人过去!”  毕桂芳点头道对于叶重因为几百个海军士兵情愿与日本人硬扛,  毕桂芳也有点不解,  何况这批海军还是中央派过来的,  与东北并没有直接关系就算段祺瑞在湖南的问题上作了让步,若是冒着与日本人起直接冲突的威胁  ,也有些得不偿失了

        “季良兄,  看来咱们这次是要交待在庙街了”  利绥号的  舰长  王靖咧嘴笑道

        “是我连累弟兄们了”陈世英叹了口气

        “现在还说这种屁话,  不就是弄死了几十个日本兵,  我还嫌少了”  王靖道  “以前活得憋屈,这次就与日本人拼个痛快”

        其它两个舰长纷纷响应

        “好,舰在人在,  舰亡人亡”陈世英豪气干云地道  “也让咱们最后壮烈一把”

        “派几个人守在水门处,  形势不对立即打开水门,即使舰沉江底,也绝不做日军的俘虏”

        正当庙街港口这边的  民国海军士兵慷慨激昂的时候

        轰,轰…白俄威慑性的炮火响起

        “别慌,  老毛子这是故意  把炮火打偏了”  陈世英看着远处江面上腾起的巨大水柱  ,  大声吼道

        “我看日本人还想让咱们投降呢”王靖冷笑道“以日本人睚眦必报的性格,落在日本人手里绝对没好果子吃做他的春秋大梦去吧”

        “罗斯上校,  那里有一艘中国的渔船过来了”

        “中国的渔船?  把他驱走算了”  罗斯克拉夫一脸不耐,要是换在以前,直接击沉,  不过东北的军队  最近十分强势,  罗斯克拉夫也不想惹麻烦上身

        “不,旗帜上面有东北的字样,  您看,是东北那位军阀派过来的人”

        罗斯克拉夫吃了一惊,  仔细看去,  渔船上插着一面五色共和旗,另外用白布打着条幅,  用不太正规的俄语写着东北军的字样

        “放下吊梯,让他他爬上来”  罗斯克拉夫犹豫了片刻之后道

        “是,  上校”

        “呸,老毛子现在也是日落西山了,  最大的这艘炮舰  在江防舰队里面也只能排到二流水准还这么老旧”  顺着软梯爬上来的陶经武暗骂了一句,  眼下  黑龙江江防舰队才赶到明月岛,  到庙街还要将近一天的功夫要不然陶经武怎么也不会坐着艘渔船过来

        “谁是你们这里的长官()!”  登上舰的陶经武说着熟练的俄语,  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道

        “我是罗斯克拉夫,这支舰队的指挥官,请问东北派你过来有何贵干?”  罗斯克拉夫看到陶经武的表情,皱眉道曾几何时,俄国人对晚清,民国也向来是这副面孔,现在却是颠倒了过来,  罗斯克拉夫却发作不得

        “我奉东北军部命令前来,  罗斯克拉夫先生,  你现在的行为十分莽撞,  已经激怒了我东北的最高统帅请你立即率你的舰队返回原地”  陶经武得到了上级的授与的权限,  语气十分强硬

        “你这是在命令我吗?”罗斯克拉夫不满地道,  泥人也有三分火性,  陶经武这样直接,让旁边的几个白卫军  军官脸色为之一变,  眼神不善地向陶经武看来

        “我的舰队并不归东北管,  而且临行前我的长官也吩咐了  暂时服从日本的命令你有什么话,还是对日本人去说吧”  罗斯克拉夫语气**地道

        陶经武哼了声道“既然如此,我也就不再客气了,  东北的最高统帅  让我传一句话给你们,不管谁先开火,  庙街的中国士兵,旦有一人伤亡,  必叫整个俄军舰队陪葬,  到时候就是日本人也保不住你们!  黑龙江  江防舰队,大半日  后便可抵达庙街,东北的轰炸机已经从黑龙江的机场起飞,  罗斯克拉夫先生,如何决定,你可要想清楚了”

        罗斯克拉夫和另外几个白俄军官听得面色大变,  没想到在日军  介入此事后,  东北的态度还如此强硬日军不怕东北军,  可不代表白卫军不怕无论是伯力,  双城子,海参威,  还是外贝加尔的白卫军,提到东北军无不忌惮三分自奉俄战争和伯力事件之后,再也没有人敢主动上前招惹而东北的轰炸机更是这种缺乏防空火力的炮舰无法抗衡的存在

        “上校,  东北军不是咱们能力敌的,相信日本方面应该能明白咱们的难处”  几个白俄军官交换了一下眼神之后,虽然脸色不好看,  不过僵持了一会后,终于有些艰难地开口道“要不先严禁下面的士兵开炮,把问题交给谢米诺夫  司令  和日本人去处理吧”

        “先往后撤一里,  避免庙街那边的中国海军因为刚才的炮火产生误会”  罗斯克拉夫脸上轻一阵白一阵的下令道“陶先生,今天的事是个误会,  希望东北军不要误会”

        见到白俄舰队服软,  陶经武脸上微微一笑,有东北军作后盾,几句话便能让白俄的船只后退,陶经武心里畅快无比“上校阁下请放心,  只要不与东北军为敌,  日后若是在远东有什么麻烦,东北将会愿意为你们提供庇护,  你们也知道,现在很多俄国人在东北生活得很不错”

        “季良兄,  老毛子的舰队竟然后撤了()!”看到这一幕的元靖不由惊呼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不会是中央的人过来了吧”

        “中央远水不解近火”  陈世英道“白俄舰队没有理由后撤,  我猜可能是东北的兴帅插手庙街事件了”

        “兴帅?  有可能白俄舰队刚才还气势汹汹,现在却一声不吭地后退,  中央可没这份能耐,  也只有几次打败了老毛子的兴帅  在远东才有这份威望”  元靖道

        其它一些士兵纷纷点头以前在北京的时候,  只觉得东北军与俄军打了大胜仗,  面子上增光了不少,远东的民国侨民不在少数,陈世英的舰队在海参威补给,一直到庙街,深入俄国境内才发现,  在远东的民国侨民中,  叶重的东北军有着怎样的威望

        “这么说咱们有救了?”

        “怕是未必,还有日本人这关没过呢”  陈世英摇头道  “兴帅能逼得俄国人不敢动手,  但日本人却未必会买账防御不可稍有松懈”

        话虽如此,不过白俄舰队的小段撤退却  让大多数人心里升起了一股希望

        最终,东北的飞机,受限于航程的原因,并没有抵达庙街,  只是在共青城的上空盘旋了几圈惹得城里的白卫军一阵恐慌后,才施施然返航而去

        东北的空军只是虚晃一枪,不过黑龙江江防舰队的出现,却是实实在在的后面又添加了几艘舰艇,  江防舰队现在  总共拥有22艘大小吨位的  炮舰

        密布的战舰出现在江面的视线中,  让罗斯克拉夫这些白俄舰队进一步地明白了  叶重在庙街事件的态度上绝不是开玩笑不由有些庆幸之前作下的决定,还好没有真开打,  否则场面还真有些不好受拾了

        罗斯克拉夫之前也耍了滑头,只是适当的撤出了一点距离,并不算完全撤军,日本人找起麻烦来,他也有话说

        此时看到黑龙江  江防舰队的战舰倾巢而出后,  便不再犹豫,当即率部离开了这处是非之地在这种河道上,就算是日本海军,也只派了4艘驱逐舰和其他十几艘小吨位的炮舰过来,  大吨位的战舰根本开不进来这种情况下,就算真的开打,  吃下了黑龙江  江防舰队,日军也要损失惨重而罗斯克拉夫这些破旧的军舰估计几个照面的功夫就会被送进江底喂鱼

        蓝天白云之下,看到江面上密集的战舰,  顺着浩浩江水而来,  陈世英  ,元靖  ,  胡良保  看到那些战舰上熟悉的  五色共和旗,  心里升起一阵莫名血脉相连的感觉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