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东北之虎在线阅读 - 第222章 还是一打二

第222章 还是一打二

        第222章      还是一打二

        (书友090912214101983  ,凌虚上人  的***,我家的糊总***的打赏()。龙在楚天的评价票)

        两个俄国人只以为叶重身居高位,又看上去比自己  要瘦小,虽然没有武器在手,可两个人包夹过来,就算徒手也能解决问题,没想到叶重的身手远比看上去的要彪悍得多。

        冲得最近的俄***汉抡着碗口大小的拳头,朝叶重太阳『穴』咂来,这一拳若是打实了,换个普通人恐怕当场毙命都有可能()。叶重冷笑一声,上身飞快的前倾,一个蝎子跷尾,右脚蹄亮的皮鞋砸在了俄国人的面门上,俄国人惨叫一声仰面跌倒,鼻梁骨碎裂是肯定的,  叶重以前做过测试,不太粗的木桩都可以一脚踢断,何况是踢到人脸上。

        另外一个俄国人见到叶重威猛如斯,吓了一跳,情报上只说叶重刀枪法好,对叶重徒手格斗的本事可没提过。不过此时已经靠得太近,来不及收手了,借助这一踢之力,叶重又迅速的重新站稳。拨开俄国人的拳头,一记膝撞顶在对方的肚子上,  俄国人腹部剧痛,弯曲成虾米状,背部又遭受到叶重的一记肘击,  仿佛被一把大锤打在了背上,钻心的疼痛,将刚才喝下去的酒水都吐了出来。然后又被叶重踹出了两米多远。

        之前那个面部遭受重创的忍着剧痛,提着旁边几步远的一把凳子当头就要朝叶重头上砸来。

        叶重见好就收,正了正衣襟,后退了几步。脸『色』平静地道,“抓活的。”

        赵常顺傅大野几个已经挡在了身前,对着俄国人的肩膀连开两枪。  俄国人惨叫倒在地上。

        舞厅的动静和傅大野的示警惊动了屋外的警卫队。一听有人对叶重意图不轨,这还了得,能被挑选到最核心的警卫队的忠诚度自然是不容置疑的。  领事馆外几个法国侍卫因为身上带枪的原因也受了池鱼之灾,  被警卫队第一时间下了枪看管起来,关键时候除了警卫队任何洋人都是靠不住的。

        几乎在傅大野对着俄国人开枪的同时,  屋外的警卫队便带枪破门迅速的冲了进来。将叶重和舞厅的其他人都隔离开。其他人也被包围起来,

        “巡..巡阅使阁下…”彼列斯克也被刚才的惊变吓呆了,  现在又被如狼似虎的警卫们拿枪指着,  再一想到刚才的事件可能引起的政治后果,彼列斯克顿时脸都白了。不由悔不当初,  好好的办什么舞会()。

        “兴,兴帅,你没事吧。”于凤至经过了最初的愕后也回过神来,看着叶重的目光多了几分异样的神采。刚才对俄国人干净利落的几击还是很有震撼力的。  看到叶重脸上和肩膀被酒水打湿了不少,抛出了一块白『色』的手帕。想要给叶重擦一下,又觉得这么多人在场有点不合适。

        “没什么,两个刺客而已,还是我自己来吧。”叶重接过手帕,  在脸上的酒水擦干净,又递回给了于凤至。

        “彼列斯克先生,  今天的舞会到此结束吧。”

        “是,是,巡阅使阁下,  对于今天发生的事,  我感到非常抱歉。”  彼列斯克连忙道。

        “不用了,意外而已。”  刚才有些用力过猛,腋下的衣服有点开裂了。  披过警卫送过来的军大衣,叶重向赵常顺道,“收队。”

        “是,兴帅。”赵常顺恭声道。

        “兴帅,能不能向你求个情。”同叶重一起走出来的于凤至道。

        “什么事?”叶重问道。

        “请兴帅放过彼列斯克一次,  他和家父的关系还不错。  我还有好几个在法国引进技术的公司要经过彼列斯克,  算我求兴帅一次好不好。”  于凤至有些狡黠地笑道,“而且兴帅也不是真生这个人的气。”

        “哦?  你怎么看出来的?”叶重奇怪地问道。对于凤至又高看了一眼。

        “兴帅对***人的蛮横无礼都能一再忍让,  对彼列斯克的一次失误自然也不会太在意,兴帅不过是要给他个教训。  ”于凤至笑道。

        不错,连***人的再三无理挑衅叶重都能忍下来,  彼列斯克这次的过失也并算不了什么()。当然,***人有让叶重服软的实力,  在东北这块地面上,叶重想要办一些事情不得不看***人的脸『色』,  可是法国在东北根基全无,  叶重也没必要像忍受***人一样,对法国人屈就。在法国领事馆遇刺,  领事官难辞其咎。

        “说说看,你在在法国有什么投资。”叶重道。

        “在法国要引进制作唱片的技术,  另外奉天城发展起来了,  我想在奉天推行出租车,  雷诺的出租车可是很有名的。”于凤至道。

        “出租车?”叶重略微一思索,这也算是开民国之先河,  奉天买得起车得人有一些,但并不是很多,如果只是出租车的话,坐上几次也是没关系的,不少人都消费得起。  而且奉天城扩大,  街头上的马一多了,也不太卫生  。

        “你啊,  若是换了于先生,宁愿丢掉两桩生意也不会欠我的人情。好吧,不过下不为例。”叶重摇了摇头,  有人要刺杀叶重非同小可,于文斗确实不会因为几桩生意向叶得求情。

        “多谢兴帅。”于凤至忽然脸『色』稍红,“欠兴帅的人情,我再想办法还好了。”

        “想怎么还?”叶重饶有兴致地看着于凤至。

        “我…到时候想到了再告诉兴帅。”  于凤至温婉地笑道,“就怕凤至身份低微,到时候被拒之门外,见不到兴帅。”

        “我给你个电话,  中午11点半到12点,  我偶尔会在。”叶重朝于凤至眨了一下眼睛,然后向赵常顺道,“派人送于小姐回去。  ”

        “是,兴帅。”

        “学良哥啊学良哥,看来你要被我撬墙角了。”坐到小汽车内叶重回想起于凤至带着羞涩的主动,  有些玩味地一笑。

        后世的叶重虽然历史成绩一塌糊涂,不过对一些名人的八卦情史却有过一点深入的探讨和研究()。说得不谦虚点,对历史名人的情史研究,好歹也是副教授级别的。  其中恰好就有张学良的。不过现在看来,张学良是没机会再娶到于凤至了。

        叶重的车队开出很远,让警卫队撤消了对  法国领事馆的包围。没有再被这些精悍的警卫拿枪指着,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傅大野才虎着脸摆了摆手,  “收队,  找个医生给这个***子治一下,  别让他死得太痛快了,竟然敢行刺兴帅,真是不知死活。  小伍,  你带几个人把剩下的俄国人全部带走,看是否有可疑人员,  小马,你去向文处长汇报一下这件事。”

        法国领事馆的枪声,早已经惊动了不少人。不过看着杀气腾腾地警卫却没有人敢上前来看热闹的。

        ¥¥¥¥¥¥¥¥¥¥¥¥¥¥¥¥¥¥¥¥

        “参谋长,  沈司令官,  还有多久能到?”李世甲这句话已经是第三次问出口了。

        这次除了商业上的订单外,  在欧洲的军事采购也是东北前所未有过的,在德国有过留学经历的蒋方震也亲自出马,  而且事关东北海军建设,  沈鸿烈也陪同蒋方震一起前往欧洲。

        “凯涛,  事不过三,  你怎么就没有一点军人的沉稳?”  沈鸿烈看着二十出头的李世甲,有些不满地道。“要  是这种『性』格,  以后东北的潜艇部队很难交到你的手上。  你放心好了,既然兴帅都开了口,保证是正宗的德国原产货。  英国人的关系已经打通了。”

        “这就好,这就好,我这不是太心急吗。”李世甲有点不好意思地道。

        “凯涛啊,  这次让你一起来,除了那些潜艇外,  你还认不认识  设计,维修潜艇的技师?”蒋方震问道。

        “认识几个,不过还能不能联系上就不好说了()。”李世甲道。

        “看过潜艇过后,  你到到德国去,  到时候会有人接应你,  尽量多找些原来生产u艇的技师,另外还有经过潜艇战的德国士兵,军官。  不过事情得低调点。  ”蒋方震道。

        “是,参谋长。”

        客轮抵近英国的海域,一艘小型的英***舰向这边驶来,  蒋方震,  沈鸿烈,还有李世甲以及另外几个同行的军官上到了英***舰上,  军舰接到人,径直驶往阿姆斯特朗船坞。

        “哦,我的天。该死的英国人,竟然如此浪费。”来到英国人放置  德国潜艇的船坞,  李世甲看着一些岸上废弃的残骸,大量的潜艇被拆卸得不成样子。  上面一些发动机,电机等比较有价值的设备大多都被拆走。  粗略的估计一下,至少被拆了四五十艘潜艇。

        李世甲不由大感暴殓天物。心痛不已。  要知道当初他在德国学习潜艇驾驶的时候,  都是在『性』能比较低下的潜艇上完成,  可是现在看到  如此多的u型潜艇  被糟蹋,让他如何不心痛。  即使德国战败,不过被英国人接收的这些潜艇,  仍然是这个时代的巅峰之作。没有哪个国家的潜艇能比德国的『性』能更卓越。

        从那些潜艇的残骸上掠过,当看到漂浮在水面的u艇时,  李世甲的双眼顿时亮了起来。

        “u-9,  u-13、u-14、u-15、u-16、u-17,u-18.”看着那些传说中的编号,  李世甲如同一个贫困到极点的乞丐看到了旷世珍宝一般,双眼放光。

        “参谋长别见怪,这小子就这德『性』,看到好的潜艇就走不动。”  冬天的船坞里面还是比较冷的,  沈鸿烈将军大衣的领子竖起来紧了紧,笑道。

        蒋方震失笑着摇了摇头,  他能体会到李世甲的那种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