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东北之虎在线阅读 - 第213章伯力

第213章伯力

        第四卷  东北虎]第213章伯力

        ------------

        第213章伯力

        (感谢书友马大少    ,天空下的黄昏    ,天V蓝,yupo    ,段头    的月票)

        (感谢书友江东英雄的打赏)

        炼油厂虽然投产了,不过叶重没有到厂里面去,    无非是提炼的军舰用的重油,又或者柴油,还有汽车用的普通汽油,    至于航空汽油,暂时还是依靠进口()。

        葫芦岛码头,    一艘运输原油的货轮靠岸,叶重也重新回到了督军专列。火车缓缓开动,一路向北。

        夕阳西下,如火的晚霞将    黑龙江染成了红sè。    原本清澈的江水表面泛起层层鲜红的bō光。江面上一些渔夫    划着独木舟    唱着歌声回返。

        明月岛位于黑龙江省    在东面最靠北的部位,因为形状酷似月牙而得名。依托在月牙背部的叫通江口。通江口的下游一点便是南岗村了。

        南岗村地广人稀,除了一些渔民居住在此外,    这个时候是不会有太多人的。

        不过今天的南岗村却有是人群涌动。    4艘大小不一的铁甲炮舰    缓缓减速    依次向这边码头靠来。    炮舰上有白俄士兵,也有东北自己的士兵,    上面一个身着上校装的    军官束手而立,霍然便是凌宵。黑龙江江防舰队副司令官。

        “想不到咱们民国的军队也有如此强势的时候,    伯力的舰队竟然连在江面上活动    都异常的小心,生怕招致东北军的误会。”    凌宵旁边的黄培林笑道。

        “是啊,来之前还以为这次将第5师送到江对岸会是件苦差事,    没想到俄军在伯力的舰队根本不也来。    ”凌宵也失笑道。    东北的空军最近确实强势了些,再加上现在伯力陷入húnluàn,几个军官头子手里各有一帮人,各自为政,再加上    舰队的给养已经很少了。    出来活动一下,要消耗不少的优质燃煤,所以自尼古拉柯拉特被赶走之后,伯力的舰队就在港内趴窝了,几天也没见到动静()。

        没有了俄舰的阻挠,这次将陈峰的第5师送过黑龙江,    在离伯力三十多公里外的地方登陆,也就十分轻松了。

        凌宵所在的最大的一艘炮舰负责警戒,    另外三艘吨位稍小的依次靠岸,    第5师的士兵在军官的指挥下,列队登上炮舰,    队列整齐,有条不紊。    让舰上的白俄士兵吃惊不已。伯力的俄军一直吃惊于    西线谢米诺夫的五六万大军怎么会被一贯弱小的黄皮猴子打得大败,    可看到登舰士兵和军官的素质之后,    不得不承认在训练上东北军已经优于远东的俄军了,    运输了一个步兵团后,再到后面运骑兵团,    炮兵团,更是震撼不已,    这些装备是现在的俄军所不具备的。

        之前只以为东北的飞机厉害,    跟着尼古拉柯拉特投靠过来,    也是没办法,这些俄军士兵虽然貌似恭谨,    可心里还是对东北有点不以为然的。    近距离接触陈峰的第5师之后,    才开始对东北军有了几许敬意。

        “师座,    我师已经全部渡江,    今晚奇袭伯力如何?”杨宇霆是最早投靠叶重的一批陆士生。    如今已经升为第5师参谋长一职,以现在东北军的扩军速度,在第5师熬够资历后,    恐怕不出两年,就可以调任新编师的师长了。

        陈峰皱了皱眉,    虽然杨宇霆比他还大几岁,而且还是海归高学历。    可他跟杨宇霆    除了工作上的来往外,    并无多少jiāo情()。

        关键是杨宇霆有些恃才傲物,    能力确实不凡,可那又怎么样,在东北军中能让陈峰心服口服的还真没几个。    好歹他陈峰也是在原东三省陆军速成学堂里面熬出来的。跟着叶重到现在,眼界也比民国一般的师长要宽得多。

        “夜袭变数太大,    而且会徒增不必要的伤亡,    清晨再发动进攻吧。”陈峰淡淡地道,    他倒不是说气话,    夜袭虽然胜算不小,不过眼下伯力指挥不统一,    伯力城的兵力,重要防区设施陈峰也一清二楚,    再加上白天还有轰炸机助阵,    已经是稳胜之局,实在没有冒险的必要。

        “师座说得有理。”杨宇霆点了点头,陈峰是第5师主官,在战阵上有临时决断的权力。

        “哈哈,黄金,    好多的黄金。”伯力城内此时已经沸腾起来,    尼古拉柯拉特的小金库终于被刮地三尺的士兵找到了,    穷疯了的白俄士兵看到金灿灿的    金条,有的哈哈大笑,有的神神鬼鬼地左右张望,制止身边的人大声喧哗。

        黑夜开始散去,遥远的天边已经开始出于鱼肚白。伯力城中的俄军大多还在沉睡,不过也有些人相信早起的鸟儿有虫吃,到处寻找着传说中尼古拉柯拉特    留在伯力的财富。

        “都给老子别动,    放好了,这些金子都是察耶夫上校的。”一个斜戴着帽子的白俄军官骑着马带着一队士兵    得到消息后快速赶来,    骂骂咧咧地道。

        听到察耶夫的大名,    在场有几个士兵不敢动了。老老实实地放下了金条。

        不过总有几个胆大的,“该死的察耶夫**先人,    察耶夫算哪根葱,    这些金条是巴甫特洛尔上校的()。    ”

        两伙俄军顿时争吵起来,    xìng格暴躁的更是直接拉动枪栓,    若不是奉军的炮火响起,    恐怕这堆黄金会直接引起一桩连环血案。

        轰轰地炮火声直接打破了清晨的宁静。

        “哪里打*?”小金库的两伙俄军愕然对视了一下,    难道城中别的地方也发现尼古拉柯拉特留下的财富呢?

        巴甫洛特尔和察耶夫还有另外一个俄军上校怎么也没想到东北军会悄然渡江来攻打他们。

        当初日俄战争惨败,    俄军担心日军趁势袭卷整个远东,    曾经抢修过伯力的防御工事。    可    逃到东北的尼古拉柯拉特又    将伯力的重要防守据点和盘托出。俄军又没想到东北军会来个突然袭击。    被一连串的炮火打得有些不知所措。

        “还以为能和俄军好好做一场,    俄军是一年不如一年了。    表现比起东线的霍尔瓦特还差。”第5师的炮兵都发shè出了几百发炮弹,城中才响起炮弹零星的反击声。    陈峰摇了摇头,“通知李杜,让他带领手下的团占领炮台。    让熊团长率兵攻占码头,尽量把俄军的舰队留下来。    ”

        “参谋长,你带骑兵团负责把铁路截断,    今天我要把伯力的俄军一锅端了。”

        “是,师座()。”杨宇霆领命而去,    整个作战计划是整个师部的高级军官共同拟定的,    他当然不会提出异议。

        “快,快登船,离开这个地方。”不少俄军连衣服都没有穿好,    就慌忙地往码头上逃。

        “不好了,奉军已经打过来了”

        在防御薄弱的情况下,熊国坤带着一个团轻而易举地突入城中,如狼似虎地朝码头扑来。

        “快,    别让敌人上船    把机枪架起来,谁往登船的地方跑给我狠狠地打。”    熊国坤快速下令。

        密集的步枪声,还有稍后机关枪吐出的火舌瞬间摞倒了几十个俄军。

        不过人数太多,还是让一部分人成功地跑上了船,    俄军水手一边开船,一边借助船上的舰炮和机枪向岸上反击。    整个港口luàn成一团。枪炮声,第五师士兵的冲锋的脚步声,    还有俄军慌luàn的惨叫声。几艘俄舰终于开动,    不过很快又绝望的发现去路似乎被封死了。

        凌宵的四艘战舰此时也出现在俄舰出港处,    虽然跟俄军的整个舰队比起来势单力孤,不过再有天上的轰炸机助阵下,    情况就不一样了。    而且俄军慌luàn中登船,    实际上能发挥出战斗力的军舰数量有限。

        “该死,出不了港,被敌人的军舰堵住了。    哦上帝。”    第一艘冲出来的舰只锅炉被击中发出巨大的爆炸声,    更添加了现场的húnluàn()。

        在凌宵亲自指挥的舰炮打击和飞机轰炸下,    刚逃出来整艘炮舰被炸成两截,    沉没在江水中。

        后面的一艘也被炸得船体开始倾斜。    向码头涌来的东北军越来越多,    少数想要顽抗或者逃走的被尽数击毙,    大多数人都根本没有登舰的机会。

        “投降,我们投降。”不少机灵的俄军纷纷扔掉武器高举双手。

        熊国坤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控制了码头,    四艘一字排开的战舰由于炮弹有限,停止了开火,    只是黑黝黝的炮口仍然对准码头,震慑俄军。

        “巡阅使阁下,    我方要求您的军队立即停止对伯力的进攻”伯力的战事还在进行中,矢田有些气急败坏地赶来向叶重施压。

        列强的军队已经登陆海参威一段时间,战备物资也陆续运抵了一部分。日本的军队已经蠢蠢yù动了。    第一个目标也同样放在伯力,    占领伯力,控制俄军的舰队    和火车皮用来策应日军在远东一带的军事行动。    无疑会方便很多,没想到竟然让叶重虎口夺食,抢先一步下手了。

        “矢田先生,您现在的语气是命令,而不是要求。”叶重皱眉道。好歹他也是个有身份的人,矢田这样在他面前大呼小叫,也太不给面子了。    英美法几国领事可在一边看着。

        “对不起,我为刚才的语气向巡阅使道歉。”    矢田吸了口气,冷静下来道,“据我所知,伯力的俄军是反苏维埃的,    您这样派兵攻打会不会有些不合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