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东北之虎在线阅读 - 第203章巡阅使

第203章巡阅使

        第203章巡阅使

        (感谢书友爱月人,闲读天下书,深刻法,娄阳的月票)

        前面几天,在高士傧的强压下,吉林军中其他将领还不敢开口,不过等到奉军逐渐加大攻击力度之后,吉林军的将士都明白了和奉军之间的差距,吉林军这一两年扩军的步伐大,又没有经过合理的训练,不是奉军的对手()。而且吉林又处在奉天,黑龙江,热察特区三地之间,打不过逃都没地方逃。形势已经不是高士傧能压制得了了。

        承受不住压力的军将中终于出现了投降的声音。

        在外界以为奉天和吉林必有一场大仗的时候,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奉军在吉林的战事并不激烈,甚至说是十分温和,打打停停,却委实牵动了不少人的神经。

        “总理,该下决定了,吉林那边的人发电报过来说,孟恩远顶不住了,向叶重投诚也就这一两天的事。”金水炎温言相劝道。

        “叶重,还真是成了气候啊。一旦吉林到手,以奉天的发展潜力,以后当真无人能制了。”此时已经重新回了总理宝座上的段祺瑞叹了口气连日本人也只是暗中下绊子,并没有将较量摆在明面上,段祺瑞也知道叶重统一东北的大势已经不可逆转了。

        “兴帅,好消息”下班了,叶重刚回督军府,文山便兴冲冲地赶了过来。

        “什么大事,都跑到我的家里来了。”叶重笑道。

        文山脸上略微有点激动,“中央已经晋升兴帅为东三省巡阅使,从今以后,兴帅就能名正言顺的经营整个东北了。并且按兴帅的推荐,调毕桂芳就任吉林督军一职。”

        “哦?段总理妥协了?”叶重没有感到意外,自己东三省巡阅使的任命,如果没有段祺瑞的首肯,就是大总统冯国璋也没办法批下来。“孟恩远那里有没有具体的回应?”

        “快了,最迟两天之内就会有结果。”文山道。

        “芝能兄快回去吧,早点休息,明天恐怕有一大堆事要忙了。”叶重笑道。

        “呵呵,有些高兴过头了,要安排的事情有点多,今天恐怕有些休息不好了()。可比不得兴帅这个甩手掌柜。”文山摇了摇头,

        事实上孟恩远的回复比文山预料的还要快。等文山刚走,孟恩远的电话就打到了叶重的督军府。

        “喂是叶督军吗?”孟恩远这几天急上火,喉咙肿痛,说话都有些含糊不清了。

        “孟翁,我是叶重。”叶重在电话里保持着足够的谦逊道。

        电话那头孟恩远强说了几句,叶重这边都听得不太清楚,孟恩远嗓子实在难受,咳了好一阵,旁边的陆明才接过孟恩远的电话,“兴帅,实在对不起,我家大帅偶感风寒,嗓子难受,不方便说话。大帅的意思很明确,服从中央的调令。今后还望兴帅将吉林和东北治理得更好。”

        “嗯,代我向孟翁问好,让他保重身体,你帮我转告孟翁,就说吉林易督是中央的意思。虽然孟翁即将调任外地,随时欢迎他到吉林,或者奉天来做客,届时我亲自到火车站迎接孟翁的花车。”叶重道。“至于吉林民众和军中将士,我会一视同仁,还请孟翁放心。”

        “什么事,这么高兴?”韩莹看到叶重脸上难掩的兴奋,不由问道。

        “好啊,东三省终于到手了。”挂了电话,叶重往椅子手背上一靠。

        “一个东三省就把你高兴布这样,要是统一全国了,你还不喜疯了。”韩莹走到叶重的背后,替叶重捏着肩道。

        “哟嗬,口气见长啊,东三省还入不了你的法眼。还胸怀天下了。”叶重反手往韩莹饱满的胸部探去,“我还没发现你的心胸什么时候这样宽广了。”

        韩莹这次出奇的没有避开叶重的手,反而俯下身子,嘴贴在叶重的耳边向叶重吹了口气道,“老实说,你是不是要过月如了?”

        叶重感觉到韩莹的吐气如兰,口是心非地道,“没有啊,你听谁说的?”

        “无胆匪类,敢吃不敢认()。”韩莹在叶重耳边咯咯一笑。

        “反了天了,现在就把你吃了。”叶重故作凶恶地将韩莹拉到了怀里。

        第二天,叶重晋升为东三省巡阅使的电文昭告天下。顿时举国哗然,不是一省督军,而是统辖了三省两区的巡阅使。不过却没有人因为叶重的年纪而置疑叶重的能力。

        相比之下,吉林易督的电文就显得有些波澜不惊了。

        此时的省政府军政两届的高层纷纷都赶来向叶重道贺。叶重一旦高升,他们这些人自然也就跟着水涨船高。

        “恭喜兴帅啊,别人都说兴帅是武曲星下凡,这几年指挥奉军东征西讨,打下了偌大的地盘。”巧父难为无米之炊,不过王永江担任叶重的大管家以来,外财源源不断,这几年缺钱的时候还真不多,这几年在叶重的支持下,大展身手,将奉天这个东北最富庶的地方治理得井井有条,每到想起眼下奉天的规模,王永江心里总会有些成就感。

        “时至今日,再也没人能撼动我们在东北的根基了。”此时的何锐已经开始指挥大军进驻长春,吉林市几个重要城市,全面接管吉林,收编投诚的军队。叶重也总算松了口气,以前总是处心积虑地在日本,俄国,袁世凯之间走钢丝,不停地试探对方的底线,又不能触及到对方的底线。直到统一了东北,叶重才算是真正的无所畏惧。现在不是1931年,叶重更不是张学良。

        一翻道贺后,奉天的军政机构在叶重的授意下,都高速地运转起来。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消化新到手的吉林。

        军事上的事终于还是讲究谁的拳头最大,相对别的督军来说,叶重对政治,经济更看重一点。

        因此,在孟恩远宣布下野后,叶重第一时间开始安排东北的政治人物的变动()。

        “岷源兄,从今以后,东三省银行可谓是名至实归了,现在吉林的军用票泛滥,经济一团糟,怎么处理,你这个东三省银行总办要和吉林的省政府协调好。”叶重道。

        “兴帅放心。不过这件事宜早不宜迟,再加上孟恩远遗留下来的问题比较多,千头万绪,兴帅还要尽快安排好吉林省长的人选才好。”王永江道。“对了,兴帅现在治下有三省两区,再叫东三省银行不太合适了,不如改成东北银行如何?”

        “这几天便会有结果了。”叶重点头道。“改名的事你看着办就可以了。”

        “兴德兄,治理通辽十余年,执政热察特区五年,合热察一地政通人和,蒙汉两族和平相处,兴德兄劳苦功高啊。”黄炳文刚乘火车抵达火车站,王树翰便热情地迎了上去。

        黄炳文先是一怔,以前他和王树翰并没什么交集,怎么会是他到火车站来迎接?其实之前叶重手下的重臣集体参拜国魂祠,就已经与叶重见过面,按理来说若非大事,叶重此时不会把他叫到奉天来。

        “兴帅最近新得吉林,对吉林一省的财政困窘颇为不满,相必兴帅正在物色合适的人选,这几天已经接见了好几个能吏了。”王树翰道。

        “哦?”黄炳文听到王树翰的暗示心中顿时明了起来,按理来说,他在通辽呆的时间太长,也是该动一动了。“维宙兄谬赞了。”

        “卑职没有耽误兴帅的时间吧。”王永江离开不久,黄炳文站在叶重的办公室门口敲了敲门道。

        “怎么会。相信刚才维宙兄已经跟你提过了,将兴德兄调到吉林,你不会埋怨我吧。”叶重笑着反问道。这几年随着历史上的张库商道改道,再加上交通的发展和汉族不断地向热察移民,热察特区的经济算是初具规模了,经济总量已经超过了现在的吉林,换在民国别的地方,将一个省长从富庶省份调到贫困省,恐怕别人老大不乐意()。

        “卑职岂敢,热察特区也好,吉林也好,都是为兴帅治理东北尽一份力,哪能挑三拣四。再说吉林现在虽然破败了点,不过人口上不是热察特区能比的。又在黑龙江和奉天两地之间,真要治理几年,发展起来也快。唯一不好的就是铁路基本掌握在日本人手里。对吉林制约太大。”黄炳文道。

        “吉林的铁路,暂时没有更好的办法了,铁路除了长奉到哈尔滨段,其他的日本人控制着,我也抢不来,不过可以修路,交通厅已经开始计划修建通辽到洮南,长春段的铁路了,其它地方,你要自己想办法。”叶重道。

        “卑职清楚,除了铁路,就是公路和水运了,吉林市,长春市几个大城市都有河流直通松花江,不过要打开局面,卑职需要大量的原始资金,到时候兴帅可要让岷源兄松松口子,想从他的口袋里掏钱可不太容易。”黄炳文开玩笑道。

        “哈哈,岷源兄的为人你也清楚,该花钱的时候不会皱眉头,不该花的时候,谁也不想从他手里多要一分钱。”叶重道。“你放心,我不会让东北形成铜头铁尾豆腐腰的格局,大力发展吉林是必然的。说起来其实从吉林本地选一个省长出来,更有利于吉林政界的稳定,不过从吉林选的人,难免还是不如一起走过来的老人用起来顺手啊。”

        虽然不无拢络人心的意思,不过叶重说的也是实情,孟恩远统治的吉林在日本人的yin威下唯唯喏喏,这种情况叶重以后可不想看到。还是自己派过去的人,更能领略自己的意图。

        一句话听得黄炳文心头一热,“卑职一定替兴帅治理好吉林。”

        “嗯,有兴德兄的保证我就放心了。”叶重转向王树翰道,“维宙兄,今后热察特区的治理就靠你了。你和兴德兄多交流一下,了解了下热察特区那边的情况。”

        “是,兴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