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东北之虎在线阅读 - 第148章归绥城

第148章归绥城

        (归绥,今内蒙呼和浩特,另外求订阅,收藏,谢谢)

        他们对远在奉天的实业没有多大认识,但近在咫尺的周学熙可是如雷贯耳()。周学熙做过袁世凯的财政总长,袁世凯还在世时,是北京实业界首屈一指的人物。手里的开滦矿务局可是和英国的企业强势竞争不落下风的,还有国内排名前两位的启新洋灰厂等等。

        到现在周学熙手里拥有的活动资金和固定资产已经达到了惊人的两千多万,现在民国一个像陕西这样中等的省,一年的财政收入也就一千来万而已()。

        虽然随着袁世凯的去世,周学熙开始走下坡路了,但在北京的名声仍然是响当当的。

        “周学熙?”司徒雷登笑道,“对于奉新集团,一般知道的人不多,不过却是中国当之无愧的第一大集团。周学熙创办的企业虽然也大,但比起奉新集团比起来,不在一个水平上。不说别的,奉新集团在鞍山拥有的一家现在年产量超过6.5万吨钢,12万吨生铁的钢铁厂,这个钢铁厂已经运营好几年了。周学熙的总资产还没有这家钢铁厂这几年赚的钱多。”

        秦国镛几人倒吸了口凉气,“这个钢铁厂是兴帅的?”

        “应该是的。”司徒雷登道。

        “对,我倒是想起来了,奉天鞍山的钢铁可是有名的,怪不得奉天建了这么多学校,原来还有这样大的财源。”周诒春道。

        “以前和周学熙的所做的没什么不同。洋灰,面粉,煤矿,纺纱,制糖等各个行业都有。不过几年前好像改了门路,将这些盈利的工厂全都卖给别人了,包括现在中国最大的洋灰厂,榨油厂等。这在当时的实业界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那现在奉新集团都经营些什么呢?”

        “现在?”司徒雷登笑了笑,“生产小汽车,卡车,拖拉机,机器脚踏车,轮胎,还生产一些纺织,榨油类的机器,还有一些中型,小型的发电机,电话机,无线电台等,甚至我怀疑奉天的飞机制造也很大程度上依赖奉新集团。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奉新集团代表了整个中国最先进的工业技术和基础。周学熙所开办的一些企业和奉新集团已经不在一个层次了。”

        元培几人听得瞠目结舌,从来还没有听说过国内有这样一个实力深厚的集团。

        “看来当初唐校长说得没错,兴帅确实是国内目光最为长远的地方督军。”周诒春不由道()。

        “就治政理念和成绩上来讲,兴帅确实是中国现在最有能力和战略眼光的地方督军。而且兴帅还非常年轻,未来成为中国的总统或者总理也说不定。”司徒雷登点了点头。

        “开门,开门…..”归绥城内,几个士身背长枪,嘴里斜叨着根烟,身着普通短袿的人是王丕焕新招来的士兵,没错,是士兵,虽然看上去更像土匪,但没办法,时间紧急下,能拉到人就算好的了,哪能挑三拣四。

        “他*娘的,再不开门,老子可要开枪朝里面打了。”为首一个身体高高壮壮的汉子将抽到一半的烟掐灭,又放回了口袋里面,用枪拖砸了两下门,大声道。

        “几,几位兵爷,你们这是?”小商铺内一个年过五十的老头不得已,打开门颤颤惊惊地看着眼前的几个年轻人。

        “没什么,随便拿点东西。”为首的汉子将老头拨到一边,向另外几个人一打眼色,几人嘻笑着纷纷钻入老头的小商铺。

        “兵爷,你们这是干什么,”老头想要上前去拦,可哪里比得过年轻人的力气,被拦在一边动弹不得。

        “老头,我劝你识相点,老老实实站在一边,我们拿点东西就走,要不然,我手里的枪可不长眼睛。”

        这些年卢占魁在绥远省无恶不作,绥远的人对这抢掠的接受能力比一般的地方都要强一点,老头见到这种情况立刻禁声,损失东西总比没命要好,若真是抵抗,这些当兵的真的什么都干得出来。

        同样的一幕归绥城(呼和浩特)其它各处也有上演。

        “下面的人行动得怎么样了?得快点,要不然来不及撤走。”都统署里,王丕焕有些留恋地看着眼前熟悉的院子。

        “卑职已经让人去收拢部下,两个小时后,就可以开始出城()。”张琼回答道。

        “尽量多带些东西,留给奉军的粮食和钱财越少,他们便觉得绥远越加的贫困,即便占下来,也是收拾料摊子,还要投入大量的军费。”王丕焕面色一狠,归绥城士兵的动掠是他直接下的令。乌兰察布的战败,让他明白了奉军炮火的猛烈,难以正面匹敌,只能另辟蹊径地从这方面下功夫了。

        “希望奉军知难而退。”

        “哼,即使奉军要打,什么都不留给他,我倒要看叶重究竟要这个绥远用来干什么。”王丕焕哼了声,然后转向另外一个手道道,“老柳,我走后归绥市就教给你了。”

        柳坚是王丕焕同一个村子里面长大的玩伴,这次王丕焕扩军,组建绥远陆军师,除了张琼外,他也是第一个被提升为旅长一职的。

        柳坚身体肥胖,不过两条浓黑如同利刀一般的眉毛倒也让整个人显得无比刚毅。

        柳坚道,“王哥你放心,只要有我老柳一口气在,绝不让奉军踏入归绥市半步。”

        “我给你3千人,不要和奉军硬拼,只要顶住五天,我过了包头,背靠大青山,摆下防线后,等你来和我一起并肩作战。”王丕焕拍了拍柳坚的肩膀。

        “是,王哥。”

        “嗯,你办事,我放心。”王丕焕转过身对张琼道,“我先向西赶往大青山了,卢占魁这个家伙老奸巨滑,我若是不去,手下几个军官恐怕震不住场子,被他阴了。这边安排人有序的西撤,就交给你了。”

        “师座放心。卑职会带着军队,粮食,还有财物一起赶到的。”张琼保证道。

        张琼向西撤去不到半天,奉二师,还有大队骑兵正向归绥城赶来。

        “师座,最新情报,王丕焕留一部守城外,正在率大部西撤()。”奉二师参谋长赵铮策马向何锐赶来道。

        “打不赢了当然要跑。”何锐笑了笑,“飞虎1式到了没有?”

        “还没有,已经有两架在飞往乌兰察布临时机场的途中,预计四个小时后能赶到,还有一架机翼出现故障,现在正停在锡林郭勒盟的机场进行维修。”赵铮道,“还真想见识一下参谋总部那边说得神乎其神的轰炸机是什么样子。竟然可以在空中灵活的投弹。”

        “参谋总部自然不会信口开河,打归绥这种城市有没有飞虎1式无所谓,可是到了山地,火炮运输不便,有了能空中投弹的飞机,可就省事多了。”何锐道,“想必王丕焕西撤,也是打着到依仗山地进行防御的主意,到时候必定让他大吃一惊。”

        说完何锐拿起望远镜,看着并不太高大的归绥城,整个归绥城里面,只有少数几栋建筑比城墙要高,比起奉天城的高楼林立,归绥城和奉天的一所县城比起来,规模也大不了多少。城墙上不少士兵来回巡视。

        何锐放下望远镜道,“让马占山去吧,将炮兵给他,就说我今天晚上要在归绥城里面过夜。另外让孙勇的骑兵旅负责肃清四散逃跑的溃兵,不要让那些逃兵祸害到附近的村落和牧民。”

        “到绥远来一趟,好像赶过来游玩的。”赵铮也摇头,一脸轻松,不是轻敌,实在是两军的战力不在一个等级上。

        何锐和他这个参谋长,除了大事上吩咐两句,到现在为止,战斗交给下面的团一级便足够应付了,自己闲得很。

        何锐的命令很快由通信兵传到步兵团长马占山,炮兵团长吴挺的手里。

        “建尘兄,看来师座是打算在一边看戏了,之前孙旅长打乌兰察布表现还不错。咱们两个可要配合好一点,不要被人笑话了()。”马占山向吴挺道。

        “这个自然。”吴挺是东三省陆军学堂炮科毕业的,自信地道,“就凭绥远军这点火力还想和奉军抗衡,绣芳兄请放心,我一定把城墙炸夷为平地。”

        “这倒不至于,建尘兄还是悠着点好,兴帅占下绥远也是要花钱来治理的,绥远毁于战火也非兴帅的初衷。”马占山道。

        “嗯,我尽量将炮弹都打到城墙上。”吴挺正了正军帽道,“我下去整顿了。”

        “一起走吧,我也不能闲着。”

        “往前,再往前。”吴挺督促着士兵用马匹拉动火炮。

        原本十分健壮的马匹,从锡林郭勒盟千里赶来,又是如此火热的天气下,已经掉了几斤膘,比来之前要瘦多了。不过此时仍然在士兵的催促下,卖力的拉动着笨重的火炮,向归绥的城墙靠近。

        “团座,要不要留几门在后面,注意随时压制归绥城反击的炮火。”炮兵营长苏勇向吴挺建议道。绥远军火炮稀少,再加上在乌兰察布被打掉了几门,王丕焕西撤肯定要带走大半。因此能留在归绥的也屈指可数。

        “嗯,可以,留十门在后面。”吴挺点头同意。

        “这群杂坚从城墙上看着越推越近的一门门大炮,柳坚不禁有些心里发寒,奉军太欺负人了,竟然将火炮直接推到步枪的射程之外,摆明了欺负他们没有还击的能力。七八百米外,这些训练有素的炮手,几乎能将百分之九十以上的炮弹都直接打在城墙之上,这样一来,谁还敢守城墙。

        “旅座,赶紧下去吧,回指挥所内,这里太危险了。”身边的警卫看得脸色都有些发白地道。

        “让弟兄们从城墙上撤下去,另外加快速度,将沙袋在各条街道上码起来,就着街道防守()。”柳坚当下决定道。“火炮也给我撤下去,好钢用在刀刃上,不能在城墙上早早的给敌人炸掉了,等敌人进城了,再给他们喝一壶。”

        “对准城墙,自由炮击。”吴挺下令道。

        “是,团座。”

        轰隆隆……

        一尊尊火炮吐露出震撼心神的火焰,炮弹在空气中高速穿行,与空气的摩擦发出巨大的震颤声。

        灼热的弹弹砸在归绥的城墙上,发出剧烈的爆炸声。城墙上碎石飞溅,少数还留在城墙上面的守军都生生被炮弹炸飞,更多的是被飞射的石块和弹片杀死。

        “快撤下来级军官嘶声力竭地喊道,但在炮火下却显得如此的微弱。

        “可惜里面的不是日本人。”虽然攻城交给了马占山,但何锐还是时不时的透过望远镜看上一眼。

        “是啊,当初在通辽的时候,混在蒙匪里面的日本炮兵,炮轰通辽城,师座的部下可是死伤不少。”旁边的警卫显然没忘记当年的一幕,“现在要是日本人还敢来,咱们这么多大炮,照样能把他们轰成渣。”

        “这就有些说大话了。”何锐摇了摇头,“奉天现役的105MM重炮大多都是从日本买过来的,听说日本那边还有更大口径的155MM重炮,当年日俄战争的时候,甚至动用过280MM的攻城臼炮和俄军对射。现在在火炮上,我们和日军还是有些差距的。”

        “280MM,我的个天,那得多大的炮筒子啊,通辽咱们的兵工厂不可以造吗?”警卫问道。

        “暂时还造不出来,日本人能被人称为列强,自然有几分底蕴的,奉天发展的时间还太短了。”何锐有些感慨道,当初叶重一手训练出来的10个人里面,本来王厚纯,何锐,和汤志做事是最沉稳的,也最好学,做了这么多年旅长,师长,在奉军最核心的军方高层里面,何锐也是眼界最为开阔的人员之一()。

        忽然一阵惊天动地,声音怪异,让人听了心里格外难受的撞击声响起。打断了何锐的话。

        原来是刚才的火炮打中了归绥城的金属铁制的厚重的城门。

        炮击持续了近十分钟,正面的城墙差不多算是完全给拆了。

        城门轰然倒塌,主城楼也塌陷下去,马占山下令道,“停止炮击,派二团1连进城,做试探性进攻。”

        “终于停了。”柳坚出了口气,幸亏王丕焕留给他的3千多人里面,有相当部分是老兵,幸亏炮击大多在轰炸城墙上,偶尔也有少数几颗飞进城内,要不然恐怕这些士兵直接炸窝了。

        “传老*子的命令下去,把炮架起来,等奉天来的人过城墙之后,给我狠狠地打。”

        “连长,有必要这么小心吗。”一百几十人按照训练时的大致队形,朝破损几乎被夷平的城墙摸了过来。

        “闭嘴,长官交待过的别忘了,战场上的轻敌是拿自己的小命在开玩笑。”不过连长虽然这样教育着手下,但他自己也对敌人有些轻视。

        “趴下…..”连长马硕看到熟悉的大炮筒子,忽然脸色一变,迅速地朝旁边一滚,趴在破落城墙的一个小角落里,破损的石块挡住了四射的弹片。

        不过有几个手下就没这么幸运了,连惨叫声都没来得及发出,就像轻飘飘的纸片一般被剧烈的爆炸掀飞。

        “敌人有火炮,而且至少四门以上。”马硕面色一变,趴在坚硬的地面上一动不动,余光扫到死在炮火下的战友目眦欲裂。

        “撤退()。”炮火稍弱,机关机的声音突突地响起,又有几个越过城墙的士兵倒在了血泊中。

        “打得好,让孙章带人给我冲,把这些不请自来的奉军赶出城去。”柳坚看到骤受打击的奉军,心里大感畅快,“没有了火炮,奉军也不过如此。”

        孙童领命,在机关枪的掩护下,带着两百来号人向马硕这边冲了过来。

        “狗*日的,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用如此密集的队形冲过来,找死。”马硕面色一狠,“机关枪,还有口气的给我打。”

        马硕的话音刚落,一挺在乱石堆中被匆忙架起的机关枪吐出火舌,朝冲来的敌军扫了过去。密集的敌军当集倒下一片。马沁克机关枪发挥着最大的杀伤力。

        然后炸豆子一般的步枪声响起。

        “冲一下,打退了这拨人。”马硕一抹脸上的血迹,用手枪掀翻一人,然后大喊道。

        “不好,敌人的火力太猛了。”冲过来的绥远军看着挡在身前的人纷纷倒地,不由吓得心胆俱寒,这倒不是奉军火力太猛,而是绥远军冲锋的队形太密集,太不专业了,一机枪扫过去,就算闭着眼睛打也能撂倒一小片。

        队形一乱,后面掩护的机关枪怕伤到自己人,反而哑火。

        “撤”马硕见好就收,刚才遭到了炮击,又被机关枪一扫,折了三十几个人,敌人据险而守,那码得高堆出地面的沙袋,子弹打在上面也只是添个小洞,没可能凭着眼前剩下的一百多人,在敌人机关枪加大炮下,是不可能冲得过去的,只是徒增伤亡而已。

        而且指挥官下达的命令是试探性进攻,刚才对敌人还以颜色,这样撤下去,也不算丢脸。。.。

        更多到,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