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东北之虎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三章 孙烈臣

第二十三章 孙烈臣

        表面上看叶重现在的能战之兵只有三千,但算上卫兵,炮兵,辎重等,实际上已经接近四千的规模()。

        由于叶重所部马匹最多,机动能力强,在张作霖,吴俊升几支军队中是走在最前面的。

        一路过了通检县,到达双岗镇,与白音大赉的占据的洮南府相去不过百里。叶重令所部下马扎营,休顿一日后,明天再攻洮南府。

        伙夫生火造饭,叶重带着亲兵左右巡视片刻,一队兵马前来,人数大概**百左右。

        “下官孙烈臣参见统领大人。”

        “下官程丰参见统领大人。”

        孙烈臣身体微胖,双眉上扬,面色严肃,而程丰则面带微笑,表情上多了几丝圆滑事故。

        “两位快快请起。”叶重连忙将单膝跪下的两人扶起道:“兴武奉徐总督之命前来攻打白音大赉等部,人生地不熟,以后还要多依仗两位才是。”

        “请统领大人放心,下官一定竭尽全力协助大人。”两人同时道。

        “孙管带和程管带也一路鞍马劳顿,下面的弟兄们可曾用过晚饭?”叶重问道。

        程丰道:“一日两顿,出发前已经吃过了。”

        “一日两顿怎么吃得饱,让弟兄们空着肚子杀敌可不行。”叶重回头向亲任的亲兵长杨平道:“子健,让下面的伙夫给新来的弟兄们多做点。”

        “是,大人()。”

        孙烈臣严肃的脸孔好看了点,和程丰一起道。“多谢统领大人。”

        “徐总督将两位划过来,以后咱们就要并肩作战了,兴武自然要一视同仁。”叶重笑道:“正好我肚子也饿了,两位也一起再加点吧。”

        “娘的,这些奉天来的兵倒是好享受,咱们一路赶过来还半空着肚子,他们却能放开了肚子吃。”秦伟看着王厚纯手下的人一个个端着大碗米饭,还有少许蔬菜,忍不住吞了口唾沫有些羡慕地道。

        “闭嘴,给我安份点,别给咱们孙大人丢了脸。”刘宝亮往秦伟头上一拍道。

        秦伟兴致不高地道:“是哨长。”

        “在下叶统领座下三营管带,请问这位是?”王厚纯笑着向刘宝亮等人走来。

        刘宝亮向王厚纯行了一礼道:“下官刘宝亮,添为孙管带下二哨哨长。不知大人有何吩咐。”

        “吩咐不敢当,统领大人已经吩咐了伙夫做了弟兄们的饭菜,各位一起去吃点吧。”王厚纯道。

        刘宝亮鄂然道:“统领大人连这事也吩咐了?”

        王厚纯理解当然地道:“这个自然。简单饭菜各位就将就点。”

        孙烈臣和程丰带过来的士兵顿时有些轰动起来,最前面的秦伟更是咧嘴笑道:“不将就,不将就。”

        “王管带,统领大人手下的兵每天都是一日三餐?”中间吃的时候刘宝亮向王厚纯道。

        王厚纯道:“以前统领大人还是统带的时候,自己掏钱也没让下面的弟兄饿过肚子,现在统领大人深受徐总督器重,自然更不会少了()。”

        “咱们以后也是这样?”秦伟眼巴巴的问道。

        王厚纯点头道:“这个自然,以后咱们都在统领大人座下效力,自然是一视同仁的。”

        同样的场面在别的地方也相继出现。何锐,汤志,赵二虎,郭琪开相应的招待着另外的部分人。

        孙烈臣看着手下吃得高兴,脸上也多了点笑意。看着叶重这个年轻得过分的大人眼色也和善了点。

        “大人也是和下面的士兵吃的一样?”程丰看着送上来的简单的三份饭菜惊讶地道。

        “领兵在外,比不得在奉天的时候,自然得一切从简,两位坐下随便吧。”叶重坐下来边吃边道:“孙管带和程管带手下各有多少人?所用兵器如何?”

        “下官手下五哨合计413人。曼里夏,水连珠,还有日造的30式步枪,汉阳造等都有。水连珠比较多,大概一百七八十杆。”孙烈臣也不客气,端起饭碗就吃了起来。虽然是同样的材料,不过做给统领的,伙夫难免会多花些功夫。菜色简单,味道也还不错。

        “下官手下五哨合计407人。装备的步枪和孙管带的差不多。”程丰也道。

        叶重将筷子放下喝了口水,然后道:“这样吧,我会安排人招兵,先把编制填满,孙管带将所有的水连珠匀出来,辎重营还有些水连珠,给程管带全部换成水连珠。”

        只此一句话,不止让程丰手下增加了近五分之一的兵力,而且更是换上了清一色的水连珠,战斗力上升了几个档次。程丰面色大喜道:“下官多谢统领大人。”

        孙烈臣脸色不变,等待着叶重的下文,看得叶重暗赞一声,“至于孙管带,也到辎重营去领500支七九汉阳造()。”

        “多谢统领大人。”孙烈臣点了点头。

        “今天休整过后,明天兴武便会率部攻打盘踞在洮南府的白音大赉,两位可有何良策?”又是换装,又是补齐兵员,给完好处,自然就要出力了。叶重问道。

        “大人兵精械利,此战必能大败白音大赉。”程丰笑着道。

        叶重听得暗自不愉,不过脸上没有露出来,向孙烈臣道:“孙管带认为呢?”

        孙烈臣道:“白音大赉在洮南府已经呆了不少时间,而且白音大赉治军极严,禁止手下骚扰百姓,所以当地百姓对白音大赉不止无恶感,相反还极为拥戴,下官说句不中听的话,白音大赉的乱军军纪比起之前朝廷在洮南府的驻军还要受当地百姓拥戴。”

        程丰脸色微变,看了看叶重道:“孙管带怎么能说这种话?”

        叶重摆了摆手道:“无妨,咱们应该认清楚敌人的优势与弱点,才好对症下药,孙管带,你继续说。”

        孙烈臣点头道:“白音大赉在草原上起事时,因为抢了俄国人一个军火库,所以装备并不比咱们弱多少,如果据城而守,虽然蒙古人不擅守城,但没有重火力下,短时间内恐怕难以攻克。”

        叶重笑道:“这点孙管带不必担心,这次我从奉天带来了日造75毫米陆路炮与野炮,还有57毫米的过山炮共14门,打下洮南府是不成问题的,不过这些蒙古人都是骑兵,战马充足,若是弃城而逃,咱们又该怎么办?”

        “穷追猛打,尽可能歼敌。”想了一会,孙烈臣才道。

        “也只能这样了。”叶重拍了拍额头,对付这些蒙古骑兵还真是头疼,打不赢往草原里面一钻,打起游击战来可就让人无解了。要是有飞机该多好()。“孙管带和程管带也去休息吧,养足精神,明天咱们一战攻下洮南府。”

        送走了程丰和孙烈臣两人,天色已经黑下来,叶重也准备去休息。

        “大人,外面有两个官差执徐总督大人的信物求见。”杨平在外面道。

        “徐总督派过来的人?这才刚到洮南,他找我有什么事?”叶重略微有些疑问,然后道:“带他们过来。”

        很快两人被带到了叶重的屋内。

        “子健,你先下去,让其他人走远点。”叶重看着眼前的两人先是吃了一惊,然后脸迅速的阴沉了下来。

        “大人….”杨平看到叶重的脸色,有些担心,正待再出声。

        叶重已经道:“还要我再说一次吗?”

        “是,是大人。”杨平叶了一跳,连忙退了出去。

        “叶兴武,我们….”在牛家坳里面呆了那么久,许楠也没有见到叶重脸色如此可怕过,和韩莹一起拘束地站在叶重身前,许楠嗫嚅道。

        “胡闹!”还没等许楠说完,叶重怒不可抑的吼了出来,吓得许楠将话吞了回去。这两个傻女人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现在是在行军打仗,不是游山玩水,你们知不知道若不是找到我这里来,落在了匪徒手里有什么后果!”

        许楠眼眶一红,小声辩道:“当初落在你这个土匪手里也没见得怎么样嘛。”

        吼完两句叶重气消了点,听到许楠还狡辩,顿时瞪了过去。

        韩莹鼓起勇气道:“叶,叶大哥,是我让楠姐帮忙把我送过来的。你别怪楠姐。”

        “怎么回事?”叶重皱眉道,虽然在自己的调教下,韩莹比起以前调皮了不少,胆子也大了些,但若不是事出有因,断不会不听话跑到这里来()。

        “我,我不能说。”韩莹头一低不看叶重道。

        “许楠,你说。”叶重眉毛一挑道。

        “说就说。小莹,你别拦着我。”许楠抹了把泪,甩开了韩莹拉她的手道:“若不是我将韩莹带过来,指不定人家镇国将军载振已经将韩莹抢回去当小妾了。”

        “什么?”叶重细问之下,才知道韩莹到奉天城找许楠的时候,碰巧庆亲王的儿子载振途经奉天,看到韩莹和许楠之后顿时见色起意,许楠身后有徐世昌这个东三省总督,载振自是不敢乱来,叶重不过是个小小的巡防营前路统领,韩莹也未过门,虽然因为段芝贵用名妓杨翠喜贿赂载振一事被迫辞职,但也不会将一个小小的统领放在眼里。缠了韩莹两次不成便想用强,韩莹没办法求到了许楠这里来。许楠当下决定带着韩莹出了奉天,乘快马一路向叶重追来。

        叶重虽然出发有了些日子,但携带辎重,自然没有两人轻装简骑快。

        “对不起,我错怪你了。”问清楚原因后,叶重看到许楠眼框发红,双眼垂泪,顿时心里有些过意不去。

        许楠抽了抽鼻子硬声道:“小莹我已经送过来了,后面你自己看着办,我回奉天去。”

        “楠姐,你别…”韩莹话还没说完,许楠就扭头冲出了门。

        这么晚了,许楠能到哪里去,叶重连忙快步追出,拉着许楠的手,将许楠强扯了回来:“我错怪你了,向你道歉还不成么?你老人家消消气,别和我一般见识。”

        “我长这么大,连我父母亲,舅父也没这么吼过我,你叶兴武好本事…….”叶重这么一道歉,刚才还强忍着的许楠泪水如同泄了闸的洪水冲了出来,任凭叶重怎么道歉,呜呜哭了半个多小时还没收场()。

        叶重向韩莹打了打眼色,小声道:“小莹,你也帮我劝劝。”

        韩莹摇头道:“我不帮,你自己劝。”

        “许大小姐,你说,我要怎么做你才能消气?”好话说尽了,叶重也有些无奈地道。

        “你还赶不赶我走?”许楠抽噎道。

        叶重摇头道:“不赶了,不赶了,你爱怎么办就怎么办吧。”

        “那载振呢?你准备怎么办?”许楠哭完也有些担心地道。

        “他是个什么东西,有本事让他到我的军中来抢人试试。”叶重冷笑一声,这个载振因为性贿赂被迫辞职的事叶重也有所耳闻,虽然惩罚也不严重,上面还有个庆亲王的父亲,但叶重手握兵马,这支军队唯叶重之命是从,可不需要看载振的脸色。

        许楠吃惊道:“他的父亲可是当朝的庆亲王。”

        “不用担心就是了,我自有办法。”叶重见许楠终于停住了,不由松了口气,转而笑道:“我让人去安排地方,你和小莹也收拾一下去睡吧,都哭了一宿了。”

        “哪有这么久,还不到半个时辰。”许楠脸一红道。

        “小莹,你也是,这么大的事还想瞒着我,还有没有把我放在眼里?”叶重脸色不愉地道。

        “没有,我,我只是不想让你担心。”韩莹小声道。

        “算了。”叶重走出门,将杨平叫来道:“子健,去让人腾出个地方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