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东北之虎在线阅读 - 第十八章 投资办厂

第十八章 投资办厂

        “大人,这,这是?”牛家坳内,文山拿着一张白纸,看着上面的绢秀小楷,一脸吃惊()。

        叶重的字写得很烂,又用不惯毛笔,是韩莹帮忙代写的。

        “怎么,芝能兄不认识上面的字,要我代劳念一遍吗?”叶重笑道。

        洋火厂,洋灰厂,造纸厂,面粉厂,蜡烛厂,制糖厂,这么简单的字文山如何会不认识,只是不明白叶重的意思。

        文山摇了摇头道:“投资办这么多厂,难道大人想改行当个商人?”

        “小莹,帮我和芝能兄倒杯茶。”韩莹会读书认字了,叶重也懒得看,直接把韩莹调过来帮忙念一些重要的书信。也省得她平时呆在屋子里面无聊时胡思乱想。

        “这如何使得?”文山连忙拒绝道。

        叶重笑道:“都是自己人了,何必客气,我当然不会是想去只当个富家翁。银子没有谁会嫌多的,现在徐总督在奉天鼓励兴办实业,我这做下属的也要积极响应不是。而且咱们新得了这么多银子,不花出去难道像杜立三一样放在地窖里面生霉了。”

        文山听到叶重弃官从商顿时松了口气:“那属下去让人安排,不过这么多厂凭咱们的力量短时间内只怕没办法办起来。”

        “这个不是问题,你平时注意一下奉天城内有哪些进步商人愿意投资办厂的,有门路有技术,但没资金的都行。给人分些干股也没问题。只要厂子能办起来。人多力量大嘛。”叶重笑道。

        文山有些担心地道:“可是跟官员合资办厂,属下担心那些商人恐怕会心存疑虑()。”

        文山的担心不是没道理,很多商人被当官的连皮带骨头一起吞下去的例子并不少见。“那就先找辽中县的人合作,时间长了别人自然就不怕了,相信在辽中县我的名头应该还是管些用的。时间上慢些也没办法了。一旦办厂,具体事物尽量交给别人处理,一来咱们没这么多人物和精力,二来术业有专攻,也未必能有人家在行。”叶重叹了口气,也怪大多数污吏败坏了官府的声誉。

        “是,属下让下面去安排。”文山点头道。

        “还有,收集一下还有什么别的厂可办的。留十万两备用,其它都花出去。”叶重又道,现在这种年代一万两白银已经能办个不小的厂了,叶重手头上可是捏了近五十万两的巨款。

        将钱和人脉交给一个人去打理,文山虽然不直接领兵,手里握着的资源却比起赵二虎这些管带要多出不少。可是孔云祥不肯过来帮一把,手底下又缺可用的人。算了,暂时就这样吧。

        投资办厂叶重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既可以解决以后部分的资金来源,又可以为奉天的工业基础打下点底子,还可以趁机拉拢大批的商人。可谓一举数得。

        “明天我要去奉天就任新职,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顺便你也去跟许楠叙叙旧。”叶重向韩莹道,剿灭杜立三,叶重已经升为从二品的奉天巡防营前路统领,除了郭琪开这一营新收编的人马外,手下的兵暂时没有大的变化,3000余人。也算是整个奉天省六支重要的力量之一了。

        “我也可以去吗?”韩莹眼睛一亮,然后又有些失落地道:“不好,我一个女儿家,跟在军伍之中对你的名声不好。”

        这个小妮子倒是时时在为自己考虑,叶重摇头失笑道:“我有办法,不过----”

        “不过什么?快说…”韩莹一听急道。

        叶重道:“说也可以,不过你要亲我一下()。”

        “这里有人进进出出的,回,回去了我再亲你。”韩莹呐呐地道。

        “不行,就要在这里。”叶重摇头道。

        韩莹红着脸跑到门外张望,一见没人飞快地跑回来在叶重脸上啄了一下,“这下可以了吧。”

        “还行,就是太快了。”这里时常有人进出,叶重也不好太过。摸着刚才被亲过的地方意犹未尽地道。

        “快说,快说。”韩盈推着叶重的肩膀道。

        “这个简单,我弄套士兵穿的衣服给你,到时候跟在我身边做亲兵就可以了。以后你在这里也穿亲兵的衣服。”叶重笑道。

        “呀,我怎么没想到!”韩盈轻叫了一声欣喜地道。

        第二天一大早,叶重领着百余骑兵从牛家坳出发赶往奉天城。韩莹头戴一顶圆椎形的帽子,胸口给束得紧紧地,穿上亲兵的服装,腰挎一柄直刀,看上去也显得英武,板着俏脸跟在叶重身后。

        “赵栋梁,派个人去那里问问是怎么回事?”叶重一勒缰绳停了下来,向远处几个树碑的人指了指,上面有两个字正是叶重,“我还没死呢,给我立什么碑?”

        “还是我去吧。驾!”赵栋梁大事不识几个,人又粗鲁,过去恐怕会将人给吓着了,韩莹心底软,策马而出,很愉又回转过来,白晰的脸通红,憋着笑道:“统领大人,人家感激你剿灭了杜立三,在给你立长生碑呢!”

        “想笑就笑,用不着忍着。”叶重没好气地道:“不就是杀了个杜立三,用得了这么大惊小怪的?”

        赵栋梁笑了几声道:“大人你有所不知,以前在杜立三管这里的时候,每十亩地一年要收一两五钱银子,又在辽河上截流,对过往的商船从十数两到几两不等,叫打水鸭子()。商船还不好说,不过咱老百姓那一两多的银子有时候可是吃饭活命的钱,这些人自然对大人感恩戴德了。”

        其实这些在文山查的资料里面也有提及,不过叶重当时细看的是重点,这种可有可无的只是一扫而过,听赵栋梁这么一说,也想起来了一些。杜立三在河上截流收过往船子的银子,但也算歪打正着的做了件好事,辽河三条支流长年无人管理,每到河水充沛的时期必定洪水泛滥,沿河一带的百姓苦不堪言,杜立三这么一截流,缓解了一定的水患不说,由辽中县到台中县一带几十里的低洼地便成了上等的良田,因此而感怀杜立三恩德的人也不少。

        由于杜立三已灭,不用再绕道而行,赶到奉天的时间比上次早了一个半时辰。

        进入奉天,离总督府还有一段距离,叶重下了马,交给手下的亲兵,步行走向总督府。快到总督府的时候碰到了许楠。

        手执马鞭,脚踏马靴的许楠看到叶重的时候一愣,然后惊喜地叫了一声,张开双手向叶重这边跑了过来。

        虽然许楠在英国呆过一段时间,但就算是朋友这也太开放了吧,光天化日的,叶重有些为难的张开双手,手才张到一半,许楠嘴角挂着一丝笑意,绕过了叶重和身后的韩莹抱在一起。

        “咯咯,叶兴武,你这是要做什么?”叶重尴尬地收回了手,许楠却不打算就这么轻易地放过叶重,娇声笑道。

        “没干什么,我手酸,动一下。”

        叶重摸了摸鼻子径直走向总督府。

        “叶重接旨!”

        在总督府等了近一个时辰后,一个中年太监才姗姗来迟()。

        “微臣接旨。”

        “奉圣母皇太后旨意,前巡防营统带叶重剿匪有功,赏银五千两,官升一级,任巡防营前路统领。以示褒崇。”

        “谢圣母皇太后。”还当这是大清盛世呢,看着鼻孔朝天的太监,叶重心里冷笑,光绪这个皇帝做得还真是窝囊,虽然清朝一二三品的官员泛滥,但直接由慈禧下旨,光绪的边都没有。连叶重这个局外人也看着感慨。不过这些都不重要,慈禧和光绪没几天好活了,整个大清风雨飘摇。重要的是叶重又向前迈了一步。

        “多谢总督大人提携之恩!”打发了太监,叶重郑重地向徐世昌行礼道。

        徐世昌端了杯茶慢条斯理地道:“这是你自己争取的功劳,于我何干?”

        “若无总督大人提拔,卑职还只不过是个山窝里的土匪头子,何来今日。”叶重道。

        这时徐世昌脸上才露出笑意道:“嗯,你的心意我知道了。说起来兴武你也争气,竟然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平定杜立三,让人大感意外啊。”

        “大人缪赞了。”这时另外又有一个三十多面容方正的中年男子走进,叶重道:“大人还有事,卑职先行告退。”

        徐世昌摆了摆手道:“不用,坐下来听听吧。”

        “草民于文斗见过总督大人!”

        “免礼,于先生白手起家,攒下这若大的家业,成为奉天地面商界的泰斗人物,本督听闻也深感佩服啊。”徐世昌起身笑道。

        “不过一个小小的行商,跟权倾一方的大人比起来微不足道呢。”于文斗见到徐世昌也是气质沉稳:“不知道总督大人召小民前来所为何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