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周天仙帝在线阅读 - 第九十章周王刁难(第一更)

第九十章周王刁难(第一更)

        周建以王太子之尊就藩于海昏,等同于藩王,又面临海中妖兽的威胁,几近等死而已。

        这一切,乃是周王周政之愿。他加派筑基期九层修士,官居宫中宿卫副统领花平,以及实力更加深不可测的陈定护卫周建,自然不可能只是单纯的护卫。

        一方面约束周建,把周建困死在海昏,不能踏出海昏地界一步。另一方面,也有监视周建的责任。

        周建意杀县令卫襄,许何,掌控官府。花平,陈定二人自然是以手段施展传信飞剑,通知了周都之内的周王。

        传信飞剑,快若流光。只有筑基期以上的修士才能动用,修为越高,速度越快。

        从海昏到达周都足有万里,花平,陈定所使用的飞剑传信,只花了数个时辰罢了。

        有飞剑传信,自然就有专门接受飞剑传信的衙门,这个衙门直属尚书台,是设置在城中心皇宫附近的一处巨大烽火台。

        烽火台为青色,中央立着一座小塔,塔尖放着一块圆滚滚的珠子,也是青色,此刻正阵阵闪烁着。这就像是一块磁石,用特殊手段飞来的传信飞剑,都会来到这里。

        此刻烽火台上,不仅有甲士守卫,还有专门的官员,接收从各处飞来的飞剑传信。

        “咦,又有消息到了?”这官员见青色圆珠子在发光,惊咦了一声,有些异样。

        能用传信飞剑的都是筑基期修士,这样的人物在整个大周都是顶尖一流的。一般这里接收到消息,就意味着发生了大事。

        不久后,一道遁光闪现,烽火台上的甲士与官员只觉得眼前一花,就见一柄一尺来长的小巧飞剑出现在了青色珠子的附近,一边泛着微光,一边围绕着青色珠子打转,上边还绑着一块白色玉简,确实是传信飞剑无疑。

        “又是花统领的飞剑,海昏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官员见到这柄飞剑后,即是松了一口气,又是惊异道。

        花平在海昏,那边除了妖兽攻城以外不会有大事发生,就等于是周国平安,这自然让官员松了一口气。惊异的是花平在三日前已经有一道飞剑过来了,怎么又来了一道?

        心中惊异,但官员却也没有怠慢,而是小心翼翼的掐了一个法决,打出了一道特殊的真元。

        “叮。”真元与飞剑接触,顿时飞剑身上的光芒黯淡了下来,并掉落在了地上,发出了一声脆响。

        如此官员才弯身捡起了飞剑与玉简,匆匆的下了烽火台,往皇宫而去。不久后,这块玉简就出现在了周政的王案上了。

        皇宫还是老样子,宫阙林立,一派富贵逼人。周建一介囚徒的离去,并没有让皇宫改变多少。

        德象宫,书房内。周政正跪坐在王座上,身前的王案上放着一柄飞剑,一块玉简。周政的旁边,陈总管静静的肃立着。下边立着一员官员,正是看守烽火台的送信官员。

        周政沉默了片刻,才挥了挥手,对着官员说道:“你先回去吧。”

        “诺。”官员应诺了一声,立刻转身离开了。

        官员离开后,周政伸手拿起了玉简,没有立刻用神念扫视,而是先在手上磨砂了片刻,而后冷笑道:“花平离开时,孤确实是有交代花平监视周建,不过也并不是时时要上报不可。除非发生大事了。而三天前,花平刚刚传来消息,周建要斩杀了卫襄,许何。三天后,又发来了消息,这贼子惯会兴风作浪。”

        “即使兴风作浪也怕是难逃一死。”陈总管朝着周政欠了欠身,说道。他也是老样子,老眼昏花,形如枯槁,却给人一种莫大的压力。

        “啊,兴风作浪也难逃一死。”周政闻言讥笑了一声,这才神念扫视了过去,下一刻,周政脸上的笑容凝固,下意识的双手用力。

        “咔嚓”一声,玉简是用特殊材质做成的,很是坚固,但此刻却在周政的手中化作了粉碎。

        “陛下这是?”陈总管见此眼中闪过一抹诧异,问道。

        “花平说,这贼子因为杀了卫襄,许何而收拢了城中民心,犹如霸者,威慑全场。进而乘势挑选资质尚可的壮年男子,建立了城防军,颇有声势。而且还称孤道寡,自称寡人。”

        周政闻言眼中闪过一抹冷意,说道。

        “城防军也就罢了,殿下想要活命,就要建立城防军,这在意料之中,称孤道寡也是常理。大周朝虽然是王号,但分封藩王,皆可称孤道寡,是为诸侯。王太子自称寡人本就是常例。但这犹如霸者,威慑全场,而且还是花平亲口评价的,这就不得不重视了。”陈总管闻言也是凝重了起来,沉吟了片刻后,沉声说道。

        “正是花平的评价,才让孤担心。要知道花平乃是筑基期九层的修为,自身威势不凡。在他的心中就怕是连孤也当不起这个霸者,而这贼子却是获得了花平这样的评价,怕是事情骤然改变,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情啊。”说着,周政的脸色越发的阴沉了。

        花平是宿卫副统领没错,但更主要的身份还是一个修士。虽然双方是君臣,不过花平这个人。

        就像是那一次花平帮助了邓贵妃,保护住了周建一次一样。周政对花平也未必是绝对的掌控。

        反正在周政看来,花平也未必把他当做一个霸者,却说出一句,周建乃霸者。这不仅让周政感觉到了来自周建的威胁,也让周政感觉升起了一股难言的恼怒。对于周建也越发的厌恶了。

        “那花平有什么举措?”过了片刻,陈总管稍稍的调整了一下气息,沉声问道。

        “花平的意思是这贼子要做什么就让他去做,但是他与陈定不会去惟命是从了,免得助涨了贼子的气焰。”说着,周政放开了手,手中的玉简碎片掉落在了案上,发出了咚咚咚的声响。

        “嗯。”陈总管闻言赞同的点了点头,这就再好不过了。若是陈定,花平不再受命,以周建的能力,根本难以在海昏立足。

        “不过,这一次孤却觉得,不该放任这贼子了,得想办法把牢笼给缩小。”周政却还另外有杀招,说道。

        “如何缩小?”陈总管略有些奇怪的问道。这海昏也就这么大点的地方了,还能怎么缩小?

        “海昏城为何有十余万人口?”周政没有立即回答,而是讥讽一笑,说道。

        “原来如此。”陈总管心智不凡,闻言立刻露出了恍然之色,含笑点头道。

        海昏乃是流放罪犯的地方,大周国有六千万人口,每年都有大批大批的罪犯被放入海昏,自生自灭。若是掐断了这个源头,周建就等于是没有了人口来源。

        如此,海昏城就永远而已只有八千的城防军,在大批大批的妖兽之下,又能如何?不过是妖兽之盘中餐吧。

        这即是釜底抽薪之计。

        “下诏去吧。”对于自己的这个计策,周政也觉得满意,脸上露出了笑容,说道。

        “诺。”陈总管应诺了一声,欠了欠身,立刻走了出去。

        陈总管离开后,周政从王座上站了起来,来到了书房口。跨过了门槛,周政抬头看向了天空,今日晴朗非常,空中空空如也,不见云彩。周政心中一畅,颇为自得。

        “再蹦跶,也是蹦跶不出孤为你设置的牢笼,乖乖的去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