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周天仙帝在线阅读 - 第八十七章家书(第二更)

第八十七章家书(第二更)

        很快,周建就回到了卧房,不等打开四象大阵进行防御,立刻径直来到了座位上跪坐了下来,取出青色玉简,用神念扫着。

        紧接着,周建的脑中就出现了一段文字。

        “哥哥,梦儿想你了。”开头一段,就让周建心中一酸,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是道尽了妮子的孺慕之情。

        “不知道哥哥有没有想梦儿?嘻嘻,一定想的吧。”看到这一段的时候,周建恍若看到了周梦怀抱小白猫而立,一张笑颜如花如玉,使劲的在小白猫的身上揉搓。

        “反正梦儿是很想哥哥呢。不过,梦儿也没有忘记与哥哥的约定,最近努力的在练气,练气很奇怪,像是有条小虫在身子里游来游去,很舒服,不过想想有点讨厌的感觉。不过,梦儿还是很努力。想着哪天修为高强了,把欺负哥哥的坏人全部打倒,嗯,那样就可以回到哥哥的身边了。”

        看到这里,周建仿若看到了周梦挥舞起了小拳头,张牙舞爪,可爱的冒泡的模样,但紧接着又非常失落。

        一想到这一幕,周建双目顿时血红,一双手死死的握在了一起。一股滔天的杀气,由心所发,瞬间席卷了整个卧房。

        周王流寡人于海昏,致使兄妹分离,相隔万里,何其可恨。

        有道是天发杀机,斗转星移。地发杀机,龙蛇起陆。人发杀机,天翻地覆。

        此刻,卧房内的温度,仿佛骤然下降了无数度,冰寒无匹。再加上周建体内的真元,妖力随着心情起伏,蠢蠢欲动。扩散了出来,致使衣袖无风自动,黑发乱舞。

        若非周建死死的压制着心中的蠢蠢欲动的妖力,真元,怕是整个卧房就要被掀翻了。

        花费了许久,周建才收敛起了心中滔天的杀机,调息了体内的真元,妖力,平息了下来。

        平息下来之后,周建的一颗心冷静异常,发泄之后,归于宁静。不过。周建的内心深处,杀机仍在,只待有朝一日立足海昏,羽翼丰满,爪牙锋锐,战车万乘,讨伐周都,以解恩怨。

        冷静下来之后,周建继续看了下去。接下来就是生活琐碎之事了,诸如舅舅与叔公对她很好种种。

        洋洋洒洒千余字,尽是如此。但是周建看了之后,不仅没有觉得不耐烦,反而是涌起了一股欣慰。

        看来梦儿再赵家生活的还算不错,当初决定把梦儿交给叔公与舅舅照料,果然是没错的。

        祝哥哥吃好,睡好,穿好,万万好。想哥哥的梦儿。

        当周建看完这最后一句后,长出了一口气,眼神藏不住的思念。过了许久后,周建才藏下了眼中的思念,说道:“会好的,一切都会好的。”

        紧接着,周建从乾坤袋中取出了一只盒子,盒子为玉质,里边放着一株灵草。是罕见的二阶灵草,而且药龄很高,足有三百年。这玉盒也是特殊,目的乃是为了锁住灵草的灵气。

        不过这会儿,周建却没有想那么多,他把灵草给取了出来,随意放在了地上。继而珍之又珍的把青色玉简放看进去。对于周建来说,这一封家书,更重要一些。

        随即,周建把玉盒与灵草放入了乾坤袋之中。呆坐了片刻,继续抚平了心绪。周建取出了一个瓷瓶,从中倒出了一颗丹药。

        丹药圆滚如球,表面泛着流光,一经取出,顿时整个卧房内都充满了药香味。这是一阶的行功丹,往日练功,这行功丹与洗髓丹,锻骨丹陆续服用,为目前周建所服用的主流丹药。

        这类丹药周建刚刚从薛华的手中换回来了很多,手头不缺。不过,今日周建要做的不是练功,而是破阶。

        在驭宝斋的时候,薛华泡了灵茶给他喝,他的真元就已经快要突破了,但在当时他怕露出破绽,于是强自压下了突破的冲动。就是等待这一刻。

        看了周梦的家书,感受到了周梦的思念,离别的痛苦。周建的心情不可避免的变得更加焦躁了,现在每增加实力的事情,都不可错过。

        练气期一层与二层,区别不大。相比于筑基期修士来说,更是如同蝼蚁。但是只有一步步上去,才能达到更高的级别啊。

        自身修为的突破,羽翼的丰满,爪牙的锋利。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未来。

        想着,周建先是取出了四象大阵,双手掐诀,部下了阵势,而后毫不犹豫的服下了丹药,而后改跪坐为盘坐,开始运转体内的真元。

        服下的丹药升腾起了一股暖流,这股暖流随着周建的运转,渐渐地化作真元,归纳进入丹田。

        丹田内的真元本来是成球形,平稳的在旋转,当这一股真元纳入之后,如同沸腾了一般,甚至周建的耳边仿佛能听到轰鸣巨响。

        紧接着,周建的面上浮现出了金黄之色,一股冲霄的锐气从他体内散发而出。

        “碰。”

        在这股锐气之下,四周的家具顿时轰然四散,掉在了地上,伤口平滑如镜,仿佛利刃削断了一般。

        与此同时,周建体内的真元继续运转,形成周天,开始了漫长的突破。

        周建的府邸之中,前院一处厢房,这一处厢房非常的不起眼,但是在整个府邸之中,却占据了相当重要的位置。

        为宿卫副统领花平,陈定的居所,二人布置守卫,巡逻,修炼都在这里进行。

        周建出行的时候,由花平在外护卫,陈定在内稳住府邸。

        厢房的内部布置的非常简单,甚至连床铺,家具都没有,偌大的厢房内,只布置着两张案,两个座位。

        此刻,陈定与花平分别跪坐在两个座位上边。

        “昨日我亲眼看着殿下处斩了卫襄,许何,我觉得不应该像以前那般惟命是从了,得让他知道,他现在的处境。”

        沉默了许久,花平说道。并把他昨日所感觉到的,来自周建身上的威胁,一并对陈定说了。

        陈定闻言眼中闪过一抹惊讶,他非常的沉默寡言。但这不代表陈定没有思考的能力,相反,陈定是一个很会思考的人。

        他相信花平不会是无故放矢的人,这样一来,问题就值得重视了。

        “那就如花统领所说,对于殿下的命令,可以进行选择,听,或是不听。”思考了片刻,陈定赞同了花平的意见,点头说道。

        “嗯。”花平点了点头。确定了该敲打敲打周建之后,二人再次陷入了沉默,各自开始了修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