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周天仙帝在线阅读 - 第八十五章紫蟒吐镜(第二更)

第八十五章紫蟒吐镜(第二更)

        “正是。我考虑过了,法宝的威力,也是随着使用者的修为高低,而能发挥出不同的威力,即使他日我能突破进入筑基期,也只是一层的修为,怕是不能发挥这定神镜的全部威能。还不若给紫蟒使用。它二阶四层修为,相当于筑基期四层,要比我强太多了。”赵凤儿闻言微微一笑,点头说道。

        周建闻言也慢慢的觉得有道理,就收起了心中的诧异。转而看向了双翅紫蟒,只见此刻紫蟒浑身紫光大作,血盆大口张开,昂首吐信。在它的前方悬浮着一面古镜,此刻镜子神光大作,比之几日前,赵凤儿试探古镜的时候,反应更加剧烈一些。

        周建只看了一眼,就立刻觉得神魂大震,如同被泰山压阵一般。周建连忙低下头来,不去看这种景象。

        周建修为仍然太低,不敢去看。赵凤儿也是如此,在双翅紫蟒二阶四层修为,以及二阶法宝之下,练气期简直是浮云。

        二人齐齐低下头来,但是却没有阻止双翅紫蟒的进一步举动,只见双翅紫蟒目中忽然紫光一闪。

        “咕噜。”紧接着,犹如吞咽口水一般的声音响起。片刻后,一道紫光从蛇口之中喷涌而出,吐在了定神镜上边。

        这一道紫光犹如侵蚀一般,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侵入了定神镜。这镜子似乎不太乐意,顿时神光更甚,镜身更是不断的颤抖。

        “嗡嗡嗡。”房中散发着如同蜜蜂飞舞的声音,很是诡异。不过虽然定神镜极力抵抗,却抵挡不住这道紫光的侵蚀。

        最终,定神镜完全被紫光侵占,也就在这时,双翼紫蟒的目中一抹欣喜一闪而逝,张口一吸。

        顿时定神镜犹如受到牵引一般,乖乖的飞向了紫蟒的大口,并在途中慢慢缩小,最终成了拳头一般大小,遁入了蛇口之中消失不见了。

        “咕噜。”

        紧接着,双翅紫蟒再次发出了一声吞咽口水一般的声音,并且还很人性化的打了一个饱嗝,若是蛇能够做出表情,怕是要露出舒适的神色了。

        “吼吼。”不久后,紫发出了一声巨吼,吼声并不凌厉,反而像是打招呼。

        赵凤儿也因此抬起头来,见到定神镜消失了,顿时心下一喜,知道成功了。于是小手一拍灵兽袋,一阵紫光闪耀,紫蟒消失了。

        “建弟,该做的都已经做了,这条紫蟒不仅达到了二阶四层,还拥有定神镜这样的法宝坐镇,已经是实力大增了,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赵凤儿深呼吸了一口气,转过头来问周建道。

        周建闻言也抬起头来,笑着说道:“这点实力铁定是不足以抹杀掉花平,陈定的,还需要等待机会,顺便继续积蓄实力。”

        对于未来的脉络,周建早已经有了全盘的考虑了,他不着急。

        “哦。”赵凤儿闻言也不介意,反正她只要努力的修炼,跟在周建的身边就保护好周建就好了。即使事到如今,周建已经称孤道寡,走上了霸者之路,但是在赵凤儿的心中周建仍然是比她岁数小的建弟。

        “对了,寡人曾经让姐姐去调查段浩的父亲,段他的信息,不知道姐姐可有接收到消息?”周建忽然问道,却是想起了他此来的另外一个目的。

        “哦,建弟若是不说,我到是忘记了。”赵凤儿闻言嫣然一笑,一拍腰间的乾坤袋,从中取出了两块玉简,递给了周建。

        周建握着玉简,低头一看,只见一块是白色的,一块是青色的。不由疑惑的抬起头来看向赵凤儿。

        “白色的是段他的资料,这青色的是你的家书。”赵凤儿柔声说道。

        家书?周建听到了这个词后,顿时脑中轰然一响。眼角有了一些酸涩的味道,这才想起他不知不觉已经离开妹妹一个多月了。

        脑中不由浮现出了那个非常乖巧,始终抱着小白猫,那怯怯的身影。想着,周建的心中更加颤动了。

        不知道一个多月的时间之中,妹妹她好吗?想到这里,周建顿时有一种探视玉简的冲动,不过最终周建生生的忍了下来。他现在浑身杂念,俗事太多。还是等处理了俗物,夜深人静的时候,再看这一封家书吧。

        于是周建拽着两块玉简,深呼吸了一口气,对着赵凤儿说道:“姐姐,寡人去处理事情了。”

        “嗯,别累着了。”赵凤儿也知道周建是如何珍爱周梦,视之如珠如宝,自然能体察到周建的心思,点了点头,柔声说道。

        “嗯。”周建应了一声,随即起身离开了。

        “哎,我能做到的就是努力修炼而已。有时候真觉得,不该浪费了许多光阴,至少学一些其他知识,帮助建弟处理事务啊。”周建离开后,赵凤儿气馁一叹,说道。

        但紧接着,赵凤儿又振作了一番,又开始打坐修炼了。她能做的就是变强,变强再变强。

        出了赵凤儿闺房之后,周建深呼吸了一口气,隐下了眼角的酸涩感,再吐出了一口气。如此收拾好了心情之后,周建取出了那块白色的玉简,用神念扫视。

        顿时,一行文字出现在了周建的脑中。段他,苍梧郡长史,为人刚强耿直,得罪权贵,下狱死,家眷流海昏。

        资料少的可怜,但是却也能让周建对段他有了个印象,刚强耿直,得罪权贵而死,这个人怕是品德不凡。

        而段浩作为段他的子嗣,家学渊源,再加上那一日周建与段浩接触,感觉到段浩此人怜爱子女,孝顺老母。总结起来,就是段浩此人品德额应该是不俗的。

        海昏县令,就是这段浩了。

        周建稍稍眯起了眼睛思索了片刻,而后精芒一闪而逝,却是心中有了决断。想着,周建迈开了脚步,来到了前院。

        来到前院后,周建看到了一队宿卫巡逻而过,下令道:“来人,去把段浩给寡人找来。”

        “诺。”听到周建的命令,这队宿卫之中立刻出来了一人,应诺了一声,迅速的转身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