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周天仙帝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三章送别(第三更,求票)

第四十三章送别(第三更,求票)

        周建躺下后,车内再次陷入了沉默。而车子外边,花平,陈定等五十余宿卫,却是没有事受到影响,他们继续簇拥着马车,往南方而去。

        周都不仅城池巨大,道路也非常宽广。地上铺着的也是一块块青石,非常平整。

        马车就沿着这条道路,出了周都城墙。

        出了城池后,有一条直道直通南方,望之犹如绵延长蛇,寻不到尽头。走上直道后,队伍的速度稍稍提升。

        一直往南行了三里路,队伍忽然停了下来。

        此刻,周建虽然闭着眼睛,身上盖着被子,心中却是没有半分的困意,满脑子都在想将来该怎么办。

        不过,目前他拥有的资源,情报都太少了,却是没有太大的办法。此刻正是心烦意燥,感觉到车架停下来后,周建更加烦躁,喝问道:“何事?”

        “启禀太子殿下,有萧老先生等一众老先生为殿下送行。”花平的声音在刘封的耳旁响起。

        “萧老先生?”周建的眼中露出了几分疑惑,说道。

        “怕是前大鸿胪萧允萧老大人。”赵凤儿见周建疑惑,叹了一声,说道。

        “前大鸿胪?”周建的脸上露出了震惊之色,萧老先生他听不懂,但是萧允就知道了,正是那一日朝中为他说话的老大人啊。怎么成了前大鸿胪了。

        “在昨日陛下让建弟去海昏就藩后,萧老大人就自请为太子太傅,想陪着建弟一起去海昏,陛下驳回。老大人一气之下,连同朝中诸多的老臣辞官了。”赵凤儿脸上的叹息更浓了。

        “此刚烈老臣,失之乃周国之痛。”周建闻言耸然动容,昨日萧允在朝中,威胁周政要当朝自尽而亡,维护于他这个王嫡长子。

        事后请命往海昏与他同生共死,这等老臣,并不是忠诚于他,而是忠诚于周国,敬重于嫡长传国的古理。

        有气节,不怕死。此乃社稷之臣。失去了这帮老臣,怕是对周国不利。

        “哎。”周建叹息了一声,起身走出了马车,赵凤儿见此也随之走了出去。出了马车后,周建看到附近有一座凉亭,这座凉亭没有名字,颇为古旧。相传,大部分被贬斥官员的朋友都会在这里为其送行。

        此刻凉亭内,正立着数十人,其中十余人气势不弱,为首的正是萧允,其余看穿着打扮都是随从一类的人物。

        见周建下车,萧允那十余人走了过来,一日不见,这一位老大人就憔悴了好多了。

        “老朽见过太子殿下。”萧允率众来到了周建身前后,率众行礼道。

        “诸位老先生免礼。”周建连忙扶起了萧允,说道。

        “因为我的事情,而使得诸位老先生落得如斯田地,实在心中有愧。”紧接着,周建叹息了一声,说道。

        “不怪殿下,我等乃是心甘情愿。”萧允身后的十余人中,有一人开口说道。

        此人声如洪钟,国字脸,很有威仪。

        “不知这位先生是?”周建很有礼貌的问道。

        “这一位乃姓陈名方,本为朝中中散大夫。”萧允也知道周建被幽禁十余年,对朝中臣子的了解少的可怜,不由介绍道。

        所谓中散大夫,并没实权,只是一个议政的官员。不过,此人能为他拼命,周建自然不能不礼遇。

        周建连忙举拳见礼,说道:“陈先生。”

        紧接着,萧允开始为这些人一一介绍,与陈方一样,地位都很高,资格很老,不过都没实权。

        “老朽等人准备了美酒,为殿下送行。”介绍完了之后,萧允说道。紧接着,他又转过头,喝声道:“来人,取酒水来。”

        “诺。”有随从应诺了一声,取了酒坛,酒杯等一应器具过来。酒杯是青铜杯,当酒坛被打开,酒水导入青铜杯的时候,顿时酒香四溢。

        “好酒。”

        周建轻轻赞叹了一声,道。就在这时,有随从端着酒杯,递给了周建。其余老先生们,也都人手一杯。

        “这一杯酒是老朽等的心意,也是对太子殿下的告诫。此次南下海昏,虽九死一生,然殿下也有助力,勿要妄自菲薄。要知大丈夫立世,当自强不息。”萧允举杯说道。

        “多谢老先生教诲。”周建点头还礼。

        而后,一众人饮下了此杯,酒水下肚后,众人的脸上都露出了淡淡的伤感。

        这些老先生们,都对周国伤感啊。虽然说萧允刚才为周建打气,不过也是自欺欺人罢了。

        周建虽有赵家做助力,但是太小了。此去九死一声啊,基本上有去无回。

        王太子南下,而诸王子盘踞京城。太子非太子,王子非王子。今上昏庸,乾坤颠倒,乱象萌生,周国不知道会走向何方啊。

        周建有掌握周国,称雄风行大陆,做那周天仙帝,执应八方的雄心。而这些都是社稷之臣,忠心之臣。

        周建看到老先生们这样的表情,心下一动,举拳问道:“不知诸位老先生以后有何打算?”

        “老朽等虽然辞官,但本也打算南下随殿下一起的。不过看陛下作为,怕不等我等南下,就要命丧黄泉了,老朽等打算避走他国。”萧允看了一眼不远处的花平,陈定,自嘲一笑,说道。

        周建闻言暗自点头,这一众人德高望重,都是朝中老臣,就算是辞官了,也仍然有影响力在。而且为首的萧允有筑基期的修为,周政既然要绝杀他,岂能容忍这些老臣一起跟去海昏,多了变数呢?

        “我却是不建议诸位老先生远走他国,要知道诸位老先生的根基在周国,一展抱负,也在周国。而今虽是纷纷罢官,不能一展所长。但将来未必没有机会再起啊。不是吗?”周建笑了笑,深意道。

        这番话若是周建单独说出,怕是要让人不明所以。不过连着萧允的上一句话,却是一目了然了。

        既然老先生相信我会东山再起,那何不暂时做观望,等我回来呢?就是这么个意思。

        周建神色淡定,语气从容自信。自有一股让人信服的气势。萧允闻言愣了愣,紧接着,自嘲一笑,行礼道:“太子殿下说的好,老朽等既然鼓励殿下自强不息,又何以临阵退缩呢?待殿下王者归来,老朽等定助殿下一臂之力。”

        “待殿下王者归来,老朽定等定助殿下一臂之力。”

        萧允身后的一众老臣,也齐齐行礼道。

        “好。来日再见。”周建叫好了一声,说道。

        “来日再见。”萧允等人老臣狠狠的点了点头,回应道。

        “告辞。”该说的都说完了,也是该告辞的时候了,周建举拳拜别道。

        “殿下保重。”老臣们开口还礼。

        告别后,周建起身上了马车,身后的赵凤儿对着众老先生福了福,算是感谢这帮老臣,而后也起身跟了进去。

        “机会怕也是有,万事无绝对啊。但。”老臣与太子话别,一切花平都看在眼中,心中嗤之以鼻,有他和陈定在,却是不信周建真能回来。摇了摇头,大手一挥,下令道:“启程。”

        “诺。”众宿卫们应诺了一声,簇拥着车架再次启程往海昏而去。

        “走吧,我等好生养精蓄锐,待太子殿下返回。”目送着太子车架越行越远,直至消失,萧允回过头来,对着众人说道。

        “好。”

        众人含笑道。

        因为周建的一席话,众多老臣一扫颓废,也不远走他国了,而是等待时机,东山再起。

        对于周国来说是留下了一笔宝贵的财富,只待周建东山再起,就能发扬光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