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周天仙帝在线阅读 - 第三十九章宿卫副统领陈定

第三十九章宿卫副统领陈定

        周建受刺,行刺人还是王氏兄弟,但偏偏周建又没死。这个消息在整个朝野上下,掀起了一阵狂澜。但这对于周建来说,这些都没有任何意义,他应付完三妃之后,就回到了清水宫内了。

        此刻,清水宫正殿已经完全成了废墟,残壁断柱遍布,还祸及了旁边的一些宫室,几乎是小半的清水宫,被夷成了平地。

        周建寻了一个完好无损的小宫室走了进去,这宫室不是常用的,自然不怎么干净,满屋子的灰尘,鼻尖还能闻到一股刺鼻的味道。

        周建稍稍的皱了皱眉头,但也无可奈何。进入了宫室后,随意的盘坐在了地上,而后取出了今日的战利品。

        一柄黑色小剑,一个乾坤袋,以及一具尸体。

        周建虽然不知道他所遇到的刺客具体是什么人,但是听到三妃的惊呼,也知道厉害。

        而这黑色小剑则是那刺客的贴身兵刃,周建自然是知道不凡,于是收了起来。

        至于那尸体,周建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按道理来说,修士的尸体,应该是有些作用的,于是周建也留了下来。

        至于乾坤袋,更是一个修士的根本所在,里边应该很多刺客的财富。恰巧,主人死后,乾坤袋也就等于是没了锁的箱子,外人可以随便找其中的财货。

        想着,周建的心中一阵火热,这可是筑基期修士的贴身财物啊。

        于是周建暂时放下了那黑色小剑,尸体,转而开始开始摆弄那乾坤袋。用了赵文教的老办法,很顺利的打开了乾坤袋。

        这乾坤袋内的空间,比周建那个要宽大的多。里边放着许多的丹药,灵石,玉简,法宝等等。

        周建先是扫了那一些法宝,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这法宝共有五件,全部都宝光流转,非常厉害的模样。

        这时,周建的心中才隐隐有些后怕,虽然他有那蜘蛛傀儡,但是人家也并不是没有底牌的。

        若非那蜘蛛傀儡被他改造了一下,先发制人,恐怕他是断然难以在这刺客的手中保住性命的。深呼吸了一口气,周建继续打量那些丹药,灵石,以及玉简。

        玉简记载着王氏兄弟所修炼的功法,名为“行速决”,周建看了一眼就没有什么兴趣了,这玩意配合刺杀之术才有效果。

        其余灵石,多与周建手上的灵石一般无二,就是数量要多了很多,足有百余颗。

        至于丹药,就要比周建手上的丹药要高档不少了,周建取出了其中一瓶丹药,打开瓶塞。顿时有一股浓郁的药香味飘出。很高档,应该是筑基期修士专用的灵丹。

        赵家落魄了,本身怕是并不富裕。自然不可能供给他太多的修炼所需,而这一次虽然危险,稍微差池,就要命丧。但是收获到了这一批珍贵丹药,大批灵石,法宝,玉简等等,也算是因祸得福了。

        “想要发家致富,果然还是要靠杀人越货。”面对突然这一场突然的暴富,周建不得不感叹了一句。随即,他把原本乾坤袋内的所有东西都装入了这个新获得的乾坤袋之中。

        唯一让周建有些意外的是,乾坤袋是不能装入乾坤袋之中的,显然两者内部的空间不能叠加。

        “这个世界还是挺复杂的,不知道的事情太多了。”周建稍稍感叹了一下,就不在意的把两个乾坤袋都收了起来。

        收起乾坤袋后,因为花平的存在,不能贸然修炼周天变化,于是周建开始闭目养神,等待天明。

        “噢。”

        时间似弹指而过,很快,一声鸡鸣声响起。周建也睁开了眼睛,一抹光亮透着门缝,射入了宫中,又是一天了。

        “陛下诏令,请太子殿下移驾。”

        也就在这时,一声尖锐的声音响起。

        “诏令?看来是等不及让我去海昏送死了。”周建冷笑了一声,起身走了出去。

        清水宫外,立着一队内侍太监,为首的是一个老太监,身形瘦弱,形如枯槁,此刻这老太监的手上正拿着一卷诏令。

        这老太监周建认得,乃是周政身旁最得力的太监大总管,姓陈。下边的人都称一声陈总管。

        别看这老太监瘦弱的模样,平平无奇。但很多人深信,这老太监是宫中第一高手,因为这老太监年纪太大了,早在当今周王周政登基以前,就侍奉过先王。能活这么久,肯定不简单。不仅如此,自从周政登基以后,老太监还成了周政的左右手,能够影响到周政的决策,在宫中,乃至整个大周都非常的有分量。

        连三妃,甚至是当年的赵王后,都对此人忌惮三分。让他对着老太监恭敬一些。

        “这老家伙难道也要陪我南下?”这些事情赵王后当年对周建说过,犹自在耳,周建自然很是忌惮,但面上却是不显,如常的迈着脚步走了过去。

        见周建走来,这个陈总管点了点头,并展开了手中的诏令,说道:“陛下诏令,命王太子周建即日南下。”

        “诺。”

        周建见不出所料,果然是让他南下,于是非常镇定的应诺了一声。

        陈总管见周建神色镇定,有些惊异,他在宫中多年了,却是没有见到过有如周建一般的,横刀在颈,死到临头了,却还能如此镇定。这就足显周建的性格,坚硬如铁啊。按照帝王的论断,能够做到心硬如铁,喜怒不形于色,那是非常难得的。

        但可惜,陈总管又想起了周政的布局,不由摇头,太子是好太子,只可惜今上不能容啊。

        不过陈总管也是来传递诏令而已,心中虽然叹息,但也不至于多说什么。传下诏令后,就微微行礼告辞道:“诏令已经传到,老奴告辞了。”

        这老太监不愧是盘踞宫中多年,不管是谈吐,举止,都非常的恭敬有理。比所谓城府深厚的邓贵妃,要强上了许多倍。虽然是周政的左右手,但却不太让人讨厌。

        “请。”

        周建见此也很有礼貌的点了点头,虚引道。心中也是松了一口气,这老太监不与他一起南下就好了。

        见此陈总管再次欠了欠身,转身走了。随后不久,又有一队人马走了进来。这一队人马清一色都是宿卫,有五十余人。他们簇拥着一辆车架,车架非常华贵,也很巨大,负责拉车的还是角马。

        角马就是头上生角的马,不过与一般的马不同,角马乃是低等的妖兽,非常有脚力。

        更难得的是性情温顺,容易驯服,为目前风行大陆中非常普遍的代步工具。

        这队人马之中,为首的赫然是花平。不过,最引周建注视的却不是花平,花平虽然厉害,但他毕竟成名已久,周建早年就见过。在昨晚,他还甚至亲眼看到了花平出手,心中多少有些准备了。

        但是站在花平旁边的一人,周建却是从未见过。这人在众宿卫之中,体格并不出众,身上穿着的也是如其余宿卫一般的甲胄。

        目光稍显木讷,脸上更是面无表情,看起来平平无奇。但就是如此一个不起眼的人物,却让周建感觉到了一股不下于花平的气势,不对,不是气势,而是一股危险的感觉。

        “这人非常危险。”只看了一眼,周建的瞳孔微微一缩,心中非常忌惮。也不由自嘲一笑,本以为那老太监不用跟去,让他好生松了一口气。却是没想到的大周王,还是给他上了一道保险。

        一个筑基期九层修为,可以轻易格杀王氏兄弟中的老大王前的花平。再加上这个给人的感觉非常危险的宿卫。

        这两个人形成了一座巨大又坚固的牢笼,束缚着他,镇压着他。一瞬间,周建感觉到了莫大的压力。不过,他也是亲自体验过了虎口拔牙,在邓狂,管行,明元三人手中夺下了王太子之位的这种绝望的环境。

        一颗心也算坚固异常了,而且以周政对他赶尽杀绝的姿态。这样规模的监视,反而比较寻常了。

        “请太子殿下上车。”就在周建自嘲的时候,队伍停在了周建的前方。花平上前一步,对着周建行礼道。

        周建收回了心中的自嘲,镇定了下来。点头道:“嗯。”对花平道了一声后,周建转过头,问陈定道:“不知这位将军是?”

        “末将宿卫副统领陈定,见过太子殿下。”陈定行礼道,声音平淡,目光仍然木讷。

        这让周建感觉到危险的,正是连陈总管重视,与花平齐名的另外一位宫中宿卫副统领,陈定。

        宿卫副统领?与花平一个等级,他的感觉果然没错,这个家伙很危险。周建心中一动,朝着陈定点了点头,踏上了车架。

        “感觉到危险了吗?还真是敏锐。”花平见此心下微微诧异,没想到周建的感觉如此敏锐,感觉到了陈定的危险。

        随即花平扫了一眼陈定,这个家伙连他有些忌惮呢。

        不过也好,此次南下海昏,路途遥远,耗费时间有长。而这一位王太子能够力除王成,怕是有不少手段,他一个人怕是监视不过来。有陈定随行,也是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