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周天仙帝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七章太子之威

第三十七章太子之威

        “臣妾拜见太子殿下。”

        三妃中明妃最是温婉,对周建的态度也是最好,很是配合的屈膝行礼道。不再是对王家嫡长子的尊称,大殿下。而是对大周朝储君,王太子周建行的礼仪。

        见母亲都表态了,周冲心下虽然不爽,但也却不敢不行礼,只得行礼道:“臣弟见过太子殿下。”

        若是三妃一起抵抗,抱团在一起,就有底气抵抗这所谓的王太子之威了。但是现在明妃带头行礼了。邓贵妃,管妃实在是骑虎难下了。

        二人铁青着一张脸,但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也只得万分不愿的屈膝行礼道:“臣妾见过太子殿下。”

        “臣弟见过太子殿下。”

        随着二妃表态,二妃膝下的王子们只得无奈的行礼。

        在场的不仅仅是这三妃,王子,还有宫女,太监,以及从宫中四处杀来清水宫的宿卫。

        他们看着周建以太子之尊,威压**,三妃,诸王子,不由目瞪口呆。

        前段时间,这一位王太子还与妹妹一起幽禁在清水宫之中,惹得不少人心生同情。宫中三妃当道,各王子,公主各显神通,以争夺王太子之位。也就是几天前的事情吧。

        一直以来,在宿卫,宫女,内侍太监们的心中,周建的印象已经定型了,就是个失势的王嫡长子。

        即使是在今日正德殿内,周建乘着众多王子们你争我夺的时候,来了一个鹬蚌相争渔翁得利。获得了王太子之位。

        但那根本没有改变宿卫,宫女,内侍太监们心中的固有形象,因为他们都清楚,这个王太子之位只是在众王子争夺的时候,抢去的,恐怕会不稳定。

        于是,他们不自觉的对周建都带了几分轻视,直到这一刻,他们才悚然发觉,这一位王太子再怎么说,也是周王首肯,三宗钦定的王太子,在这大周国境内拥有常人难以企及的地位。

        不由自主的,所有人心中都对周建去了几分轻视,郑重了起来。

        “有道是得意莫过头,太子殿下好自为之。”屈膝行礼后,邓贵妃不等周建说免礼,而是迅速起身,冷笑着道了一声,转身就走。

        “得意莫过头,邓妹妹说的好。”管妃也是横了一眼周建,冷笑着离开了。

        “有道是年少轻狂时,只要我心情好大可逞一时之欢,管他事后洪水滔天。”

        周建闻言长笑了一声,争锋相对道。

        “哼。”

        今晚面子丢大了,邓贵妃,管妃二人本各自急着离开,闻言却是顿了顿,冷哼了一声,以示不屑。随即,更快快速的离开了。片刻后,在场的人走了大半。

        他们灰溜溜的走了,而周建则是昂然而立,神采飞扬,有一股无匹的锐气。

        明妃看了一眼,心中略显担忧,太强势要不得啊,尤其是周建根基未稳,她想劝说,但到了嘴边,只化作了一声叹息,她又非周建母亲,如何劝说?

        于是,只得屈膝说道:“臣妾也告辞了,太子殿下保重。”

        “明妃娘娘保重。”

        对于明妃,自然是不同,周建连忙还礼道。刚才情势,也是有了明妃,他才能摆上王太子的威风,否则这威风是抖不起来的。

        明妃轻点头,而后也是转身离开了。随行而来的周冲冲着周建看了一眼,也不甘心的离开了。

        本热闹无比的清水宫,再一次恢复了冷清。不过,宿卫副统领花平却是没有离开,而是留了下来。

        “花统领不打算走吗?”周建转过头问道。

        “太子殿下何必明知故问呢。”花平闻言淡淡一笑,说道。虽然说,管妃的刺杀只能一次,但不得不考虑管妃丧心病狂,来个第二次啊。

        “哈哈哈,那我的安全,就麻烦花统领了。”周建大笑了一声,转身而去。

        “到也是人物,只是可惜今上厌恶,母后失踪,外家失势,始终也是孤掌难鸣。等你出了周都,去了南方的海昏。结局还是一样的。”

        刚才周建威仪无匹,喝令三妃,各王子们行礼,花平也看在眼里,得出结论是这王太子殿下也确实人物。

        只是可惜。摇了摇头,花平藏匿了起来,继续保护周建的安全。

        另一边,邓贵妃返回了含胭宫。

        到达了自己的地盘后,邓贵妃再也忍不住心中的火气,噼里啪啦,把整个大殿内的所有东西都推倒了,一片狼藉。

        但是邓贵妃仍然不觉得解气,本白皙俏丽的脸颊一片铁青,显得很是狰狞。下边的周风,周阙,周怒三人都是小心翼翼的看着邓贵妃,怕被殃及池鱼。

        “母妃,以那周建所表现出来的心机,城府。恐怕不会不知道那花平是我们派遣出去的,但是他仍然视母妃如无物,此人实在是可恨啊。”

        许久后,周风才开口说道。

        刚才被迫对周建行了君臣之礼,不仅是邓贵妃觉得难堪,周风更觉得难堪。

        周风已经忍不住想要立刻除掉周建了,管他什么王太子之位,先除掉这个眼中钉再说。

        “蠢材。”儿子是自己生的,邓贵妃又岂会不知道周风此刻的心情,怒喝道。

        “刚才我忍气吞声,还不是为了你?要是现在弄死他,岂不是前功尽弃?”

        “是。”周风闻言心中一怯,唯唯诺诺道。

        “放心。那管贱人已经动手了,而且派遣出来的又是赫赫有名的王氏兄弟,这件事情必定会引致三宗动怒,三宗若是动怒,嘿,那可怕的结果,你自己也能想明白。你们的父王怕是要立刻遣送周建去海昏了,他的结局就是死在海昏。”

        邓贵妃见此面色一缓,说道。

        “诺。”

        尽管不甘心,但是邓贵妃已经把话说道这个份上了,周风也不至于与母妃翻脸,于是应声道。  青鸾宫内,与邓贵妃一般,管妃回到宫中后,也是发了好大的脾气。

        邓贵妃还只是被迫向周建行了君臣之礼,她管妃却是被呵斥了一声,这怒火实在是难消啊。

        “母妃,那王氏兄弟居然失败了,这该如何是好?”

        等管妃怒气稍解之后,周飞小心问道。就算到了现在,周飞仍然是不可置信,那王成居然是会败给了周建。要知道就算是他面对王成也是有死无生,但是那周建。

        “恐怕不是王氏兄弟无能,而是赵文那老东西给了周建以什么保命的东西。不过赵家已经衰败了,保命的东西恐怕也已经不多了。能保得了周建一次,保不住第二次。他会死在海昏。”

        管妃闻言冷笑着说道。

        这件事情,管妃初时也被迷惑了,但是事后一想,也就明白了。毕竟当年赵家也是显赫无匹的,能有几样保命的东西也是正常的。

        听了管妃的解释,周飞也释然了。但也不甘心道;“母妃,真的只能看着周建死在海昏了?”

        “没办法,刺杀一次已经够了。若是第二次,引得三宗震怒,你父王的位置都要不稳了。”

        这个道理所有人都明白,管妃叹息道。

        听到三宗,周飞的脸上露出了凛然之色,不敢再说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