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周天仙帝在线阅读 - 第十九章鹬蚌相争(第二更,求推荐票支持)

第十九章鹬蚌相争(第二更,求推荐票支持)

        “果然是贼喊捉贼,二哥,你还真是虚伪到家了。”周飞再次发出了一声冷笑,说道。

        “四弟,你侮辱我不要紧。但是现在最要紧的是大哥的腿,我们若是举国之力,寻找那些促进肢体再生的灵药,一定可以找到的肢体再生的灵药的。另外还要捉拿真凶,为大哥报仇。”

        面对弟弟的质疑,周风一脸的气愤,说道。

        二人立刻就对战了起来,群臣也想加入战团,燃烧起这一场王太子之位争夺战的战火的时候。

        一声娇嫩的声音响起。

        “哥哥。”

        随即,一个身影扑入了周建的怀中,正是周建的嫡亲妹妹周梦。小家伙娇嫩的脸上,挂满了泪珠。

        一双手臂,死死的怀抱着周建的腰,颤抖着声音问道:“哥哥的腿断了?到底是谁,到底是谁这么狠心啊。”

        稚嫩,真情无比的声音,顿时让这一触即发的局势,为之哑火了。

        在场的群臣,王子,公主们,多有心中利益驱动。周风的嘴脸,更是伪君子。在天真稚子的面前,一切都显得如此的虚伪,让所有的群臣,王子,公主们都自惭形秽。

        周建的心中也无限的感动,即使是这个世界如此的冰冷,庶出弟弟妹妹都要拿他做踏脚石,连作为父亲的周政也厌恶,讨厌他,朝臣们也要攻击他。

        但是只要有这个妹妹在,其他都无所谓了,无所谓了。

        “没事的,哥哥没事的,安心。”周建轻轻的拥着周梦,伸出手来擦拭了周梦小脸蛋上的泪痕。但是这傻妮子,却是怎么也止不住眼泪,珍珠串似的泪珠,止不住的掉了下来。

        周建的心中一痛,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啊,根本是污秽了他这妹妹的耳朵。所有人都该死啊。

        周建的心中疼痛无比,但是脸上却是挤出了些许笑容,拥着周梦的身子,一如小时候,把周梦抱在怀中,兄妹二人相依为命日子一样。

        “你们继续吧。”稍稍安抚了妹妹,周建冷冷的抬起头来,说道。

        这一次,当真是让周建的这些庶出的弟弟妹妹们,一阵脸红。但是利益的驱动,却很快就让他们忘掉了羞愧。与王太子之位相比,其余又算得了什么?

        “二哥啊,你看看清楚了。这才是亲兄妹,你那虚伪的嘴脸,算什么。”周飞首先开炮,对着周风嘲笑道。

        “我与大哥乃是手足,血溶于水。管你怎么说,我都是关心大哥的。”周风想要挤出一点泪水,但硬是挤不出来,只得冷哼了一声,说道。

        “哈哈,说的好啊,手足,血溶于水。说的我们这些人与大哥就不是兄弟似的。”

        周飞哈哈大笑,不屑道。

        “哼。”

        周风冷哼了一声,别过脸去了。

        兄弟二人都撕破脸了,朝臣们都没贸然开口,而另一个有资格角逐王太子之位的周冲也冷眼旁观。

        周政更是高高在上,眼神中露出了一抹嘲讽,就像是看一群小丑。

        “好了,好了。这腿确实是断了,孤的王嫡长子实在是没资格被册封为王太子。诸位爱卿还是考虑一下,该是立长,还是立贤,最不济也可以立惠。”

        周政开口说道,一句话就把形势定下了,周建没资格了,靠边站着吧。这王太子之位到底是谁的,你们自己争夺吧。

        “陛下,正如二殿下所说,古语有云,立嫡立长。既然大殿下已经失去了资格,那么诸位王子之中,以二殿下为长,自然是立二殿下为王太子。”

        不用邓狂出马,邓氏一系的文官就有人出列,举荐道。

        “住口。”周风闻言怒目而瞪,呵斥了一声。随即又转过身躯,掀起衣角,对着周政跪下,诚恳道:“父王,大哥虽然断了一条腿,但毕竟是大哥。父皇春秋正盛,大有时间寻找灵药医治大哥。儿臣不敢以庶出又是次子,理当为臣。”

        周风却是一门心思的要以退为进,展现伦理纲常,显得很有道德。

        “说得好。”又有文臣站了出来,随即,又对着周政行礼道:“陛下,二殿下做庶出子的本分,不敢染指王太子之位。德行冠绝诸王子,不管是立长,还是立贤才,都应该立二殿下。”

        “我不是让你们住口了吗?大哥是兄长,又是嫡出,我岂能与大哥争夺。你们这是陷我于不义,欲把我放炉上烤,居心何在。”

        周风声色俱厉,义正言辞的直斥大臣们。随即又转过头,对着周建磕头道:“大哥放心,即使是大哥的腿断了。弟弟我也不会造次,一定会辅佐大哥,以防被那些宵小之徒觊觎王太子之位。”

        “二殿下。”

        众多的文臣齐齐高呼了一声,不少人流下了泪来。似为这一幕而感动。丞相邓狂也露出了一抹笑容,心中暗道了一声,做的好。

        周冲,周飞,以及明元,管行,赵文,赵登,萧允等人却是心中暗骂了一声,贼子可恨。

        不过,这个时候周风实在是占着大义,甚至是给兄长跪下了。他们实在是不好再发出攻势了,否则居心何在?

        就在其余竞争对手束手无策的时候,在群臣眼中最没有机会,也最不该发难的周建,却是开口说话了。

        “二弟啊,既然你这么尊敬为兄,那么为兄有一句话要教训教训你。男儿膝下有黄金,为了一个王太子的位置给人跪下,值得吗?”

        周建居高临下,嘴角微翘,冷笑道。

        周风的表情为之一滞,邓狂皱起了眉头,眼中杀机一闪而逝,心中暗道了一声,找死。

        但是大部分的文武都心下一喜。周建的态度,让许多人看到了希望。

        “陛下,老臣窃以为,当务之急不是立下王太子,而是先揪出是谁暗害大殿下。否则不明不白立下王太子,岂不是让天下人笑话?”

        大鸿胪萧允终于是忍不住了,站了起来,对着周政进言道。

        随即,萧允又很是郑重的掀起衣角,跪拜在了周建的身前,磕头道:“还请大殿下畅所欲言,老臣即使是拼了一条老命,也要让那害了大殿下的人付出代价。”

        “还请大殿下畅所欲言。”

        萧允之后,又有一些朝中老臣跪拜了下来。

        赵文,赵登二人对视了一眼,也齐齐的跪拜了下来。

        明元与儿子明德,明典对视了一眼,微微一笑,率领了部分权贵,也朝着周建跪拜,并对着周建进言道:“立嫡立长,乃是古理。若是大殿下腿脚完全,这王太子之位,自该是大殿下的,臣等没有任何异议。但是偏偏大殿下被奸人所害,不明不白。还请大殿下畅所欲言,臣等也必定为大殿下讨回公道。”

        不仅如此,管行面色稍稍变了变,在尊严与太子争夺战只见抉择了一下。一咬牙也是顺应时事,对着周建跪拜了下来。

        也是说了一番支持的话,并委婉的表示,会为周建报仇。

        周冲,周飞二人对视了一眼,排众而出,齐齐的跪在了周建的身前,行礼道:“还请大哥畅所欲言,弟弟们必定为大哥做主。”

        却是鹬蚌相争,最后还是要看周建的态度。为了搬到王次子周风,竞争对手们,朝中八成文武百官对他这个失势的王长子,跪了下来。

        周建的嘴角,露出了一抹讥讽的笑容。都说是要立嫡立长,这算不算是众望所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