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周天仙帝在线阅读 - 第八章四方云动

第八章四方云动

        另一边,周风出了清水宫后。周风忽然转过头,对着身后一干宿卫喝了一声,“金权。”

        “二王子。”

        宿卫之中,出来了一个非常魁梧的中年人,对着周风行礼道。

        “计谋已经设下,不能再让这大哥优哉游哉了。你带领五十名宿卫,日夜把守,把他困在这清水宫之中,朝会开始之前,不许任何人接近大哥。”

        周风下令道。

        “诺。”

        金权应诺了一声,随即立刻挑选了随性的五十名宿卫,镇守这清水宫。不是周风太过谨慎,而是必须的。这后宫之中,虽然邓贵妃一家独大,

        当今周王有六个儿子,三个公主,其中有三个儿子是邓贵妃所出。邓贵妃的父亲邓狂,更是当朝丞相,可以说是势力庞大。

        但是其余还有明妃,管妃各自都有王子。

        同时,她们的娘家势力也不小,不可小视。

        前方仍然杀机四伏啊。周风深呼吸了一口气,朝着含胭宫而去。

        皇宫是庞大的,其中正北方向偏左的地方,正是含胭宫。此处宫阙密布,大气磅礴。

        其中正殿更是雍容华贵,正中的位置落座着一道屏风,屏风上绣着一只凤凰,一股万禽之王的气息,顿时迎面扑来。

        屏风前方就是凤座。

        此刻凤座上跪坐着一女子,这女子正是邓贵妃,邓贵妃年过三旬,但是驻颜有术,看起来不过二十出头,媚眼水灵,皮肤白皙泛粉,端是绝色。

        其下立着两个少年,长相与周风有些相似。正是邓贵妃所出的五王子周阙与六王子周怒。

        此刻邓贵妃端庄悠然,极为镇定。相反周阙,周怒却是面泛焦急,很是不镇定。

        “你们要是有你们大哥的那份心机,沉稳,母妃我当真少操一份心了。”邓贵妃见兄弟二人如此猴急,叹了一口气,说道。

        “母妃,那可是攸关大周王太子之位,实在是没办法镇定啊。”周阙的性格更要急躁一些,闻言忍不住说道。

        “对啊,只要大哥成功了,那我们也能跟着逍遥自在,大享富贵了。”周怒连连点头道。

        “正是因为事关重大,才要镇定自若。慌乱急躁,只会自乱阵脚罢了。”邓贵妃眸子一竖,教训道。

        见邓贵妃似乎真的怒了,周阙,周怒二人顿时缩了缩脖子,不敢再言语了。但心中还是急躁难当,那可是大周王太子的位置啊。

        他们盼望了好些年了,终于是要出手赶走那嫡子了。

        怎么能不急?

        “贵妃娘娘,二王子殿下回来了。”

        就在这时,有内侍太监走了进来,禀报道。

        “终于是回来了。”周阙,周怒闻言齐齐松了一口气,心中兴奋,只有邓贵妃的脸上却仍然是淡定自若。

        片刻后,周风走了进来,行礼道。

        “母妃。”

        “自家人就不用这么多礼了。”邓贵妃嗔怪了一句,随后才问道:“如何,事情可办成了?”

        “办成了,不过与计划稍微有点偏差,那周建居然把自己的腿砍了,装上了木头腿。”周风点了点头,但也有些苦恼道。

        “这点小意外不算什么,找个理由搪塞过去就是了。”邓贵妃闻言也是与周风一个反应,认为这事不大。

        “到是事后,那周建实在是留不得。可怜云儿他,哎。”邓贵妃叹了一口气。

        周风闻言叹息了一声,当日周建以掌力打伤了邓云,邓云认为是奇耻大辱,恨不得亲自抄刀杀了周建。

        邓贵妃许下承诺,等王太子册封过去后,就让邓云亲自动手,这才安抚下了邓云。

        “哎。”周风也想起了邓云,不由也为那表哥憋屈,一个修士,居然被,哎。

        “还请母妃游说父皇。”片刻后,周风深呼吸了一口气,请求道。

        “好,摆驾,往德象宫去。”邓贵妃点了点头,起身道。

        “贵妃娘娘摆驾德象宫。”内侍太监尖锐的声音响起。不久后,邓贵妃乘坐车架,来到了德象宫外。

        德象宫正如其名,德象天地,非常的大气。邓贵妃虽然是多次来了,但仍然觉得不敢仰视这座宫殿,连忙低下头来。

        邓贵妃轻轻点了点下巴,走了进去。

        进入德象宫后,四处却是非常宽阔,让人眼前一亮。

        随着老太监的引领,邓贵妃来到了一处书房外边,并走了进去。

        书房内,略显灰暗。

        正前方御座上,坐着一个青年,坐立不动,但却散发着一股不怒自威的气息。

        正是当今周王周政。

        “陛下。”

        见到周政后,邓贵妃换了个面容,娇媚道。

        “何事?”周政神色不变,继续淡淡的问道。

        看着周政那淡淡的容颜,邓贵妃的心中闪过一抹惧色,都说她在宫中一家独大,其实外人又岂能知道,就算是她也是难以抓住眼前这大周王的心啊。

        当初这位周王与赵王后恩爱非常,有子又女,但是一夜之间,王后不见了,长子被他亲手镇压,何等的凌厉无情。

        对于眼前这个枕边人,邓贵妃自然是有几分畏惧。

        “陛下,大殿下的腿被毒蛇咬伤了,因为清水宫偏僻,大殿下等不到太医来,就把一狠心把腿砍了。不过幸好性命无忧。”邓贵妃斟酌了片刻后,说道。

        “哦。”周政闻言脸上的神色首次出现了一些变化,但不是心痛,也不是关切,只是有些淡淡的讥讽。

        邓贵妃心下一紧,更显得畏惧。

        但又不得不硬着头皮,问道:“不知道大殿下之事,该如何安置?”

        “让他继续呆在清水宫吧。”周政淡淡的说道。

        “是。”

        邓贵妃应是。

        “陛下,储君之位,攸关社稷。但是大周朝储君之位已经悬空十数年了,是否?”紧接着,邓贵妃又试探道。

        “也是差不多了,孤会派人去通知清风宗,万毒宗,驭兽宗各自派遣长老过来观礼,做个见证。大概是一个月后吧,让风儿做好准备。”周政点了点头,说道。

        “是。”

        这就是拍案决定了啊。邓贵妃强忍着心中的喜悦,应了一声。

        片刻后,达到目的的邓贵妃告辞离开了。

        邓贵妃走后,书房内陷入了短暂的平静。片刻后,周政冷笑道:“除掉了嫡出的哥哥,紧接着就是王太子之位了,但是有那么容易吗?就让孤看看,你们这几个小兔崽子,有多少的能力。”

        随即,周政又起身走出了看向了清水宫方向。

        “断腿?谁叫你是赵青衣的儿子,赵家的外甥。你错就错在投错了胎,怨不得别人。”想起刚才邓贵妃说,周建断腿,周政也是冷声一笑,道。

        宫中有什么事情是隐瞒不住的,一有风吹草动,大半就是满宫皆知。更何况是王长子断腿,甚至是周王周政下令,为王太子的册封做准备了。

        王次子周风的呼声,顿时大涨。但同时,一股暗流也在蠢蠢欲动了。

        同样是皇宫北方,靠右的位置,有一处宫殿。这宫殿名为“青鸾”,宫中规模,并不次于含胭宫。

        同样是花团锦簇,一派雍容富贵。

        盖因为,青鸾宫主人管妃的身份尊崇,其父为当朝骠骑大将军管行,手握兵权,权势赫赫。

        管妃本身又生养有王四子周飞,二公主周婷。

        正殿内,同样是凤座,只是这凤座后边的屏风上,所绣着的却是猛虎,张牙舞爪,威猛迫人。

        凤座前同样跪坐着一女子,这女子起来也是二十出头的模样,清丽无匹,正是管妃。

        凤座前,立着一男一女。

        男子非常清秀,但是眼神却很是凶狠。女子肤色白皙,很是清丽,但是眉眼狭长,看起来有些迫人。

        这二人正是王四子周飞与二公主周婷。

        “你们的大哥断了腿了,自动的退出了王太子之位,这位置,你们说应该落入你们二哥的手中吗?”

        管妃冷笑了一声,说道。

        若说邓贵妃会媚上,有心计。那么管妃就是强横霸道,直来直去的性格。

        “当然不能,大家都是庶出,既然二哥动手赶走了大哥,那这王太子之位,我当然也坐上一坐。”

        周飞血气方刚,闻言冷笑道。

        “对,凭什么让二哥得到手啊。我们外公为骠骑大将军,手握兵权,与丞相邓狂也是针尖对麦芒。谁胜谁负,且看做上一场。”

        周婷的性格也是尖锐,闻言也是冷笑着说道。

        “册立王太子拼的还是朝中大臣,以及你们父王的心意。你们外公确实是能帮上一把,但是最重要的还是那周建的态度。”

        管妃见自己的一双子女野心勃勃,满意一笑。但紧接着,也点拨道。

        “对啊。大哥断了腿了,肯定不是自个儿断的。不是被打断,就是被逼迫。若是大哥在朝中翻供,那二哥就要落下一个虐兄的罪名。朝中有些性格保守,刻板的老臣,以及大哥的母族赵家的残存势力,必定会反扑。如此二哥就万劫不复。剩下的事情,就是我跟老三的事情了。”

        周飞也不是蠢货,闻言眼前一亮,说道。

        “对,就是要这个机会。我们也等了十几年了,但是一直没动手,因为若是我们动手了,这位置会落入你二哥的手中。但若是我们不动手,你二哥又会着急,于是亲自动手,我们等的就是这个机会。走,去与周建接触。不管是周风如何逼迫,或是威胁,我们都一力担当了,保他平安,只需要他在朝中反咬一口。让赵家的人,我们管家的人,一起冲锋陷阵。弄掉你二哥再说。”

        管妃闻言脸上露出了孺子可教的神色,点头起身说道。

        “母亲说的有道理,但也不急啊。我们十几年没见大哥了,再说大哥都被二哥害的断腿了,而且我那三妹妹还有眼疾,我们总是要准备一些礼物过去的。”

        周婷却是笑着说道。

        “风风火火惯了。”管妃闻言抚了抚额头,失笑道。

        随即,管妃如周婷所言,准备了礼物,慰问品,浩浩荡荡的往清水宫而去。

        与此同时。

        明妃所居的太极宫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