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人神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一十九章:尾声

第三百一十九章:尾声

        夏日炎炎,太阳高悬在天空上。

        树荫中,知了在拼了命地叫嚷着,也不知在骂天热呢,还是在发泄着什么。

        彭城,县衙后院一株高大的梧桐树,猛地一声猪嚎,只惊得树上的知了扑腾腾乱飞去,一时没了声响。

        但见树底下,一头粉嘟嘟的大肥猪打个懒滚,从酣睡中醒来。它双眼圆溜溜地打转,瞧四下无人,内心窃喜:“老爷审案,牛哥跟小老爷出去散步,俺老猪终于可以趁机出去打打牙祭,一饱眼福了。嘿嘿,街东头新搬来的张寡妇,屁股又大又翘,白生生的肉,她如今每天都会在这个时候洗澡,可得便宜俺老猪也。”

        蹑手蹑脚,便从后院的小门中闪出去。

        出到外面,正听见有路人经过,嘴里议论着彭城新任的知县叶君生。

        “叶知县回乡任职,造福家乡,真是一大美事。”

        “可不是,前一阵子判决的那几桩案子,清楚分明,没有不服的。”

        “哎,时也命也,张三,你还记得昔日的彭城书痴否?”

        于是两人一阵会心的笑。

        此时距离叶君生考取状元已过去了足足一年光阴。

        上一届科举,殿试上情节曲折离奇,有小道消息传扬出来,演化成诸多富有传奇色彩的版本。

        市井坊间的议论传闻,多为星斗市民的臆想猜测,颇不靠谱,听一听,笑一笑,就当过去。不过是些茶余饭后的谈资罢了。

        然而不容置疑的事实是,太子殿下莫名其妙得了失心疯,言行举止颠三倒四,早失去了任何竞争的资本,养在京城中的一座宅子里“颐养天年”。

        几乎与此同时,华明帝驾崩,驾鹤西去。

        正所谓“国一日不可无君”,水到渠成地,呼声最高的二王爷登基为帝。盛“光明帝”。

        光明帝励精图治,拨乱反正,把天下整理得井井有条,要开创出一个烈火烹油的繁华盛世来。

        新帝继位,接过殿试的主持大权。钦点叶君生为状元。同时昭告天下,享受万民荣光。

        是日,叶君生与梅雪海郭南明等一众新科进士,插花骑马,在京城最为热闹的朱雀、玄武二街巡行。

        当日数以万计的百姓夹道欢呼,迎接新科士子,一番荣耀自不多提。

        叶君生童子试三试第一、科举又是连中三元。声望风头一时无两。再加上他本身的才子身份光环,在民间,俨然已成为文曲星下凡,如同神一般的存在了。他的作品。诗词丹青不用说,光是字,一个字便卖到了十余贯之多,还属于那有价无市的那种。真是千金难求。

        休息期后,叶君生走马上任。正式开始仕途生涯。他的第一份任职,便是返回家乡彭城当知县。

        本来天华朝有规定,本地出身的一般不能回故乡担当一把手官位。然而也不知道叶君生和光明帝说了什么,申请就被批准了。衣锦还乡,成为彭城知县,治理一方水土。

        从昔日人人耻笑的彭城书痴,到今时的一县之尊,不过短短数年功夫。当初之际,谁能料到?

        叶知县上任之后,风风火火,一连颁布了好几项给力的措施,把个彭城,管制得繁花似锦,百姓安居乐业,路不拾遗,口碑极佳。

        在众多百姓眼中,叶知县不但经历富有传奇色彩,而且所作种种更是奇思妙想跌出,大搞发明。一些匪夷所思的东西被创造出来了。什么香皂香水,玻璃造纸……随便拿出一样,都是足以令人不敢想象的新鲜事物。

        如此一来,众人更是惊叹,惊以为神。

        万民归心,叶君生升迁道安府知府的呼声越来越高,相信不用多久,便能被擢升上去了。

        这一日,其实叶君生并没有升堂办案——彭城在他的管治下,民风清明,基本就没有什么案件发生了。

        乐得清闲,叶君生换了便装,做书生打扮,与叶君眉出城而去,来到旧日寓居的广平乡。

        旧地重游,百感交集,最后化为淡然一笑。过去种种,皆化为永恒的记忆。

        叶君眉穿一身水蓝衣裳,牵着大圣,巧笑倩兮。

        间或叶君生望着她,有柔情涌上心头——关于自家“妹妹”的真实身份,经历殿试后,叶君眉一五一十坦白说了。

        叶君生是何许人也,自也没有多少接受的障碍,反而暗中有所窃喜。只是许多东西,彼此根本不用明言,相视一笑,尽皆莫逆于心。

        两人一牛,来到广平乡附近的山坡处,见此地山清水秀,倒也别致。观望之,能让人意兴清雅。

        忽而有琴声起,叮咚一响,未成曲调先有情,犹如一汪清泉注入心田,心旷神怡。

        抬头看去,见白衣飘飘的赵峨眉抱琴含笑而至,从青山绿水中走来,宛如下凡的仙子。

        “君生,我来了。”

        少女明眸善睐,竟然蕴含这一抹难得的娇嗔之意,令人一见,为之忘餐。

        “我来了,我要留下来。”

        闻言,叶君生一时间竟有些恍惚,不知作何言语。

        那边赵峨眉已拉着叶君眉,窃窃私语起来。

        叶君生搔搔头,插不进嘴去,又见溪流之上,一女踏水而来,身上衣衫,被劲风带起,飘逸地在身后舞动。她一身火一般的衣衫,明艳鲜丽,更衬托得英气逼人。

        看着这一团火红的身影,叶君生的思忆不由自主地回放,他本以为,再没有机会见到当初的打虎女英雄了。

        “叶君生,还有我呢。”

        莫名地,听见这句话,叶君生有脚底抹油的冲动。尤其面对另一面四道含义不一的目光时,更难以招架,于是干咳一声,牵着青牛:“大圣,你看坡上的青草多青翠碧绿,鲜美得很,我带你去吃吧。”

        熟料大圣张口,口吐人言,毫不给台阶下地回答:“老爷,咱老牛不吃草已经很多年了!”

        叶君生不由分说,叫道:“就算不吃,看一看也行。”

        翻身上牛背,双腿一夹。

        大圣暗自偷笑,撒开四蹄,“得得得”就驮着自家老爷往山坡上走。

        他们身后,却不时传出一阵阵银铃般的笑声,听得叶大知县好不纳闷,那心气意兴爆发,干脆扯开嗓子,高声唱起来:“人生路,美梦似路长,路里风霜,风霜扑面干……”

        (第一部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