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人神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一十五章:交卷

第三百一十五章:交卷

        赵峨眉仰观天空,看见那肉眼不可见的气息在京城上空缭绕凝聚,一层一层的,俨然天上的云彩。

        这云彩,色彩各异。有浓烈的血气、有蓝色的富贵气、有金黄的官气,以及七彩鲜艳的文气霞光。

        八方风云动!

        其中数道七彩文气,各有手臂粗细,各自占据一个方向,朝着最中央的一片犹如华盖的官气汇聚,靠拢,甚至说吞噬也不为过。

        诸种景观,高高在上,然而大部分的人,根本无从窥伺。

        叶君眉也想开灵眸观望,然后目中灵光刚开启,顿觉刺痛,双眸仿佛被针刺了一下,酸痛酸痛的,眼泪不由自主地唰的便流了下来。

        她的修为毕竟差了太多,在漫天气息的压迫之下,哪里能施展出什么术法神通来?立刻遭到反噬,魂神大震。

        叶君眉心记哥哥安危,什么都顾不得了,赶紧抓住赵峨眉的手:“赵姐姐,气运变化目前如何了?哥哥的情况怎么样?”

        赵峨眉面露苦笑:“气息纠缠,形势十分复杂,一时间难以看得明白……”顿一顿,安慰道:“君眉妹妹,不用担心,我相信他会没事的。”

        天下气运,瞬息万变,哪怕强如三十三天外的金仙存在,都未必能推算清楚。

        叶君眉焦急道:“赵姐姐,你是公主,带我们进宫吧。”

        赵峨眉略一踌躇,答应了下来。

        至于大圣猪妖,一牛一猪招摇过市,未免太惊骇了些。便重新进入到《灵狐图》的乾坤空间中。

        此图乃一件纯阳之宝,别有空间。固然比不过天地玄黄顽石印那个等级的,但也颇为难得,是件了不得的宝贝。

        眼下叶君眉的眼睛仍然酸痛不已,泪流不止,睁不开来。赵峨眉便一手挽着她的臂腕,施展出轻功,快疾地朝着紫禁城方向掠去。

        ……

        紫禁城,金銮大殿,此刻各士子考生的答卷已到紧要关头。

        计算时间。大半已过去。这时候再不抓紧时间,便不够用了。

        唰唰唰!

        笔墨挥舞,一行行端正的字体出现在宣纸上。组合成文章。

        士子考生们紧张,在两旁关注的文武百官的心情也被传染到了。在他们当中,与在场的士子考生多少有些瓜葛。比如亲人、门生,诸如此类,故而牵涉在其中去。

        尤其二王爷赵匡明。

        时局艰难。大势渐去,即使再不甘心,可在这一场斗争中,显然已陷入不利之地。

        但他到底不甘心,而眼前这一场殿试,或许还能出现一线希望……

        赵匡明目光灼灼。盯住叶君生,见到他竟然满头大汗,手中毛笔仿佛百十斤重。每运转一下,都耗费极大的心神精力。

        这个表现,不正常,相当不对劲……

        赵匡明心头疑云大起,实在想不明白。叶君生在搞什么。诗词文章,耗费的基本属于心神之力。哪里有这样写文章的?好像要用笔尖把字体刻在纸上一样。

        与此同时,同样盯着叶君生的赵匡启也感到有些奇怪。但他坐在龙椅上不动,内心冷笑:写,就让你写,看能写出个什么来。然而不管写的是什么,在本宫眼中,都是垃圾,废纸一张。

        殿试固然还会经过翰林学士的审阅,但最后的批准大权始终把握在赵匡启的手中。他说你不行,你就是不行。

        时间分分秒秒地过去,铛,一声钟响,有太监尖声叫道:“时间到,诸生坐定,放笔。”

        其实这个时候,绝大部分的考生士子早就提前一点时间完成了答卷,正襟危坐着,小心吹干纸上的笔墨。

        时间到了,自有专人过来,逐一收取卷子过去给翰林学士那边审阅。

        当收取到叶君生这边时,那官员见到他满头大汗,面色苍白,几乎被吓了一跳,心想:“这人是否生病了?看样子还病得不轻。”

        往届之际,考生士子临场生病之事也有发生,有些病得发昏,可依然坚持要上得殿来。

        放下笔,叶君生闭上眼睛,只觉得疲倦欲死,整副身心如同掉进了海里,极为漂浮。

        翰林学士组成的阅卷团,办事效率很高。一方面上得殿试的士子考生数目比之乡试之际,少了许多;二来殿试的阅卷规则显得比较宽松。一篇文章读下来,是好是坏,是优是劣,甚是分明。读完,写评语,定分数。然后交差换着,程序很是娴熟。

        到了这个时候,肚子也饿了呀。

        虽然考试期间,有送来些点心面饼之类,分发给大家充饥,可毕竟不当正餐,冲不了数。

        一个时辰后,第一阶段的审核结果出来了。由大学士们甄选,按照分数划分三甲。一一整理好,然后呈交给太子殿下,作最后的审批。

        一般来说,这审批流程基本属于走过场。首重的便是第一甲的前三名次排列,点谁为状元,谁为探花。

        点评的时候会叫士子考生的名字,然后其便要站立起来,让皇帝过目。

        这个过目,便是正式的面试了。

        所以到了这个环节,长得歪瓜裂枣之类的,是不可能被点进第一甲的。毕竟金榜题名,骑马插花游城,形象太吓人,未免不雅。另外,性格太过于胆小,问一句话,吞吞吐吐半天放不出个屁的,也是不行。

        科举考试,招收天下人才,书呆子之流,往往没有前途。

        就见太子殿下高高坐在龙椅上面,开始批阅。二甲三甲的文章,他看都没有去看,直接就看第一甲的三份。先要看翰林学士的意见如何,也就是看单独的评卷评语。

        偌大的金銮殿一片静谧,气氛紧迫,大家都在静待太子的最后评准结果如何。有大臣忍不住,干咳了一声,顿时招惹到一片责备的目光。

        “嘿嘿!”

        忽然间,坐在龙椅上的太子殿下发出一阵冷笑。

        众臣子听见,情不自禁便觉得脊背有寒意冒出。他们深知这冷笑声对太子而言,代表着什么。

        “言简意赅,鞭辟入里,见解发人深省,有深意,可当状元之才。嘿嘿,叶君生,就凭你,也能当状元!”

        说罢,一甩手,看都不看,就把叶君生的卷子文章丢了下来,如同在丢几片废纸垃圾。(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