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人神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一十四章:真相

第三百一十四章:真相

        臭和尚一语中的,点破叶君眉的身份。叶君眉一听,面色“唰”的变得有些苍白起来。

        黄梦笔恍然叫道:“原来如此,昔年涂山氏降落凡尘,与一书生相恋。此事当时闹得挺大的,沸沸扬扬……原来有遗孤寄养在叶家,并借机传下了贤道。”

        他恍然大悟,豁然贯通,想起这么一个典故来。

        此事在三十三天,几乎人人皆有所闻。

        当前朝覆灭,新政当道,大肆剿灭前朝余孽。十多年前,避世隐居的涂山氏被找到,夫妻双双遇难。然而当时涂山氏让一只青皮狐狸驮着刚出生不久的女儿逃离,不知所踪,成为一宗悬案。

        不曾想,这个女儿居然被送到了彭城叶家,并抚养成人。

        在彭城当地,此事不甚明朗。只有些邻舍有所耳闻,但说了些闲话后,渐渐也就不提了。毕竟叶君眉身为狐女,这样的事情未免有些惊世骇俗,不可理喻,常人多不信。倒有个别的小孩子从大人口中听到端倪,借此来笑话过叶君眉。却只被当做是童言无忌,没有什么说服力。

        关于叶君眉的身份,叶母至死都不曾说出来。而叶君眉本身也是懵懂不知。只是后来,她服食了叶君生所给的乾元阴阳丹,激发身体潜力,魂神壮大,一些自幼被封印在脑海里的记忆终于开始渐渐苏醒。

        记忆表达的方式,就是几天晚上做那个书生救狐的梦。

        那时候,叶君眉很疑惑地去问叶君生,可叶君生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最后不再做梦了,就不了了之。

        然而《灵狐图》作为涂山氏所遗留的法宝,里面隐含有特殊的精神印记,烙印下事情的来龙去脉,本来就是给叶君眉所预备的。

        如此,此图叶君生无法研究通透,却自动融合给了叶君眉,也就顺理成章了。

        所谓狐仙,其实就是涂山氏的一缕魂神。受叶君生的血所激发,托梦传剑,传贤道。

        这贤道,红尘早不得见闻,只在三十三天中存有,不许流传世间。三十三天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涂山氏避世仍然遭到追杀,含恨而终。但她毕竟不甘心,便把《灵狐图》裹着女儿逃走,藉此留下一份保护女儿的依仗。

        那一个风雨之夜,青皮狐狸慌不择路,逃进彭城,最终选择把小主人放在了叶家的门口上。

        再后来,自然是叶父叶母收养之。而那幅随身的《灵狐图》则成为叶家书房的一幅画。

        这画内容古怪,透着怪异,而对于婴儿身份只字不提。叶父等想破脑袋都想不到什么有用的信息价值,唯有束之高阁。如果不是穿越者适逢其会,恐怕再过很多年,都无法重见天日。

        再到后来,叶君生读书成痴,令得叶父叶母筋疲力尽,无计可施,对于“女儿”的事,自难以兼顾过来了。

        而这些事,在叶君眉融合《灵狐图》后,全部了解清楚。只是她不知该如何跟叶君生说,这才吞吞吐吐,说不出口。

        现在,却被臭和尚一语道破开来。

        大圣和猪妖闻言,固然一时间无法洞悉全部的真相,但也明白过来:敢情自家老爷和小老爷,并非亲生兄妹呀,这个……

        尤其大圣,阅历丰富,自然也是知道涂山氏的,它上一任老爷,和涂山氏之间还曾有过交情呢。如今听闻叶君眉竟为涂山氏的后人,顿时激动的泪水盈眶。怪不得在乡上之际,初次相见,便萌生亲切之感,一切冥冥中皆有因由。

        黄梦笔与臭和尚对视一眼,顿时了然彼此心中所想。便要下手,拿住叶君眉,解押回三十三天,亦算大功一件。

        于无声处,一身白衣的赵峨眉突兀出现,站在叶君眉身旁。

        臭和尚面色变得很难看:“赵师妹,你这是什么意思?”

        赵峨眉神色漠然:“你们不能动她。”

        “哼,难道你真对那小子动了真情?”

        赵峨眉柳眉一挑,嗡的,本命飞剑“丹青引”现身而出,锋寒如芒。在京师,她所承受的压力竟远比别人小,居然能动用法宝神通。

        臭和尚面色大变,他明白对方可绝非一般的术士,还有个显赫的皇室身份。天生具备皇气,能够和气运发生中和。

        黄梦笔叹了口气,拉起臭和尚:“和尚,我们走。”

        “可是?”

        臭和尚仍然有不甘心。

        黄梦笔道:“你还不明白,目前的关键不在这里。一味纠缠些细枝末节有何意义?不如到紫禁城那边,看看事态发展如何了。”

        三十三天,新政建立,百年以来大肆剿杀前朝余孽。然而与眼下的叶君生相比,其他都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贤道重现人间,并且得天独厚地有大气运,大机缘,实在始料不及。

        有人红尘成神,影响深远,一时间,倒不是说完全是坏事。只是要通过此事来验证乾坤动向,气运厚薄等等,不容有失。

        臭和尚叹了口气,终是跟着黄梦笔离开。他身为孤空寺天下行走,乃是新生代弟子中的杰出代表人物。然而主持方丈正是看出他六根有不净,心气常欠缺,这才命他为天下行走,在红尘浮沉修炼,积攒因果功德。

        每一次他积攒功德成功,便能减化掉身体的一分臭味。等功德圆满,便能发生彻底的蜕变,立地成佛。

        只可惜,当一切顺利的时候,臭和尚到了冀州,与叶君生误打误撞地发生一系列的因果,最终演化至今,化为难以平息的嗔念。

        他们走后,叶君眉急忙对赵峨眉道:“赵家姐姐,我哥哥有难了,你赶紧去救他出来。”

        赵峨眉面露一丝苦笑:“君眉妹妹,我救不了他,我们都没有办法。若果硬要闯进去,只会坏事。”

        “为什么,我不明白?”

        赵峨眉幽幽一叹:“很多事情我也不明白,所以师父问我,要不要回来,我就回来了,我想寻找一个答案。”

        这话更加玄乎,叶君眉懵懵懂懂,也顾不得多想,只想立刻赶去紫禁城,帮哥哥。

        赵峨眉看出她内心的想法,一字字道:“君眉妹妹,这是他的舞台,是他的机遇造化,同时,也是他的劫难。但我相信,他一定会有办法冲出来的,一飞冲天。”

        顿一顿,面露喜色,指着天空:“看,气运开始动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