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人神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一十三章:身份

第三百一十三章:身份

        闹这一遭,统领疑云大起,颜面无光这些都是次要的。于是开始审问那些丫鬟仆人。

        “没有养牛!”

        “我连牛长得甚样都不知道……”

        问不出个所以然,统领满腹郁闷。己等率众而来,抓拿一名豆蔻少女,本来该是手到擒来的事,不料连人影都摸不着。

        他目露凶光,大手一挥,喝道:“把他们全部拿回去审问。”

        却是要在仆从中做文章,又或者,严刑逼供后,看能否查到些蛛丝马迹。其手里有谕令,为所欲为都不怕。更重要的是,他心里很明白:叶君生完了,叶大才子上得金銮殿,十有八九下不来了……

        ……

        金銮殿中,气氛沉抑而肃静,间或传出一些沙沙的毛笔在白纸上划动的细微声响。

        计算时辰,已过了小半。不少士子考生已思考完毕,在脑海中打好了腹稿,开始奋笔疾书。

        叶君生依然端坐不动,干脆闭上眼睛,犹如老僧入定。

        边上二王爷看着,心里一个咔嚓,暗道不好:莫非叶君生心知太子肯定要下手,难以幸免,故而干脆连笔都懒得动了?

        台上太子赵匡启把叶君生的神态一一看在眼里,暗自冷笑:此贼倒也识趣,居然做起光来,不答卷了。哼,这样也好,不用在文章上做功夫,直接以“态度不正”入手,定下罪名。趁九妹不曾回来,直接推出午门斩了再说。

        如斯想着,心中戾气涌现,杀气腾腾。

        说也奇怪,对于这叶君生,其总是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憎恨,仿佛生死之仇。按道理。彼此昔日没有任何交集冲突。即使把叶君生视为二王爷的人,也不应该表现的如此强烈……

        二弟那边的心腹肱骨之臣,论才干论资历论在政坛上的名望,超过叶君生的人起码有十几之多,为何偏偏对于叶君生这般仇视呢?

        在某些安静的时候,赵匡启也曾扪心自问,要想个明白。然而一开始想,脑袋便像被针扎了似的生疼,根本不能持久,唯有作罢。

        也许。在潜意识里,把这叶君生当做了一个最大的威胁,这才视之如虎吧……

        这个可能性最大。‘

        当前叶君生固然只能算新秀。但综合各方面的表现,实在潜力无限。

        既然如此,那就斩草除根,杀杀杀!

        赵匡启杀意萌生,早定了主意。

        就在此时。下面静坐的叶君生开始动了,动作非常慢,先是磨墨,然后提笔醮墨,然后才在宣纸上书写。

        写的时候,更是慢得过分。每一笔画。仿佛使出了吃奶的力气,一点点地慢慢划下来。

        旁人看见,都替他担心。

        过不多久。一层汗珠竟从额角冒出,吃力的样子,感觉写的不是字,而更像是用笔头来搬石头。

        他在搞什么?

        留意关注他的诸人面面相觑,不知所谓。

        二王爷一脸茫茫然。实在想不明白叶君生究竟在写什么。

        台上的太子见状,同样心生疑窦。却按捺住了内心的杀意:好吧,且等一会,看你能写出个什么东西来。言语字句稍有不对,即可视为篡逆,立刻杀头。

        他早打好主意,无论叶君生的文章写成什么样,都要扣一顶篡逆的罪名上去。

        文字狱,可是最有发挥空间的一项罪名。任你本领通天,都无法逃脱。雕文琢句,处处皆疵,杀你没商量。

        ……

        京城东郭,某处偏僻角落,一头青牛突兀而来。幸好附近没人看见,否则定要吓得不轻。

        呼呼!

        青牛身边,凭空冒出一头肥嘟嘟的大肥猪来,摇头晃脑,憨态可掬。只是瞧它神态,竟有几分拟人的愤懑之情。

        再接着,出来的竟是一位清秀逼人,娇媚不可方物的少女,满脸焦急,正是逃出四合院的叶君眉。

        “哥哥……”

        嘴里喃喃着。

        大队甲士围困叶府,明目张胆抓人,定然出自朝廷的授意。那么,也就意味着最为担心的事情成为了现实,代政的太子要对叶君生下毒手。

        那么,叶君生一大早去参加殿试,岂不是自投罗网,有去无回?

        换了其他地方,叶君眉倒不至于太担心。毕竟哥哥身为术士,不是普通的读书人,有神通护身,然而紫禁城内,皇气镇压逼迫,神通根本无法施展开来。

        “哥哥有危险了。”

        想到这,少女又是焦急,又是担忧。

        大圣张口道:“小老爷,我们闯金銮殿吧。”

        猪妖马上附和:“走,杀他娘的,什么太子,什么皇帝,土鸡瓦狗耳。”

        说罢,一个箭步就率先冲了出去。待跑出十余丈远,回头一看,见到大圣和叶君眉根本没有动,不禁讪讪然,张嘴嚷道:“牛哥,怎地不来!”

        这一幕,恰好被一名路过的货郎听见,呆若木鸡,眼勾勾地盯着猪妖。

        猪妖正烦躁着呢,瞪他一眼:“看什么看,没见过会说话的猪呀!”

        “妖,妖怪啊!”

        货郎失声大叫,双眼翻白,干脆利索地晕倒在地。

        大圣忙低声喝道:“夯货,切莫胡来。”

        在京城,它们所学的法术神通基本派不上用场,唯有靠强悍的本体吃饭。然而面对千军万马,本体相当吃力。一不小心,被擒拿了去,就变成烤猪牛了。

        思前想后,叶君眉实在没有更好的办法,只有到紫禁城那边闯上一闯,就哥哥出来。

        呼!

        有风劲吹,一个青年一和尚从巷道里走出来,拦在路口处:“你们哪里都不用去。”

        这两人,一个满面玩世不恭的笑意,一个形容邋遢、臭气熏天,走在一起,说不出的怪异。

        感受到对方不同凡响,猪妖警惕地赶紧退回来,和大圣站在一起。

        大圣目光灼灼:“羽化道和孤空寺的天下行走?”

        黄梦笔叹了口气,缓缓道:“这一场,是叶君生必须面对的劫,过了成神,不过即灰灰。现在,三十三天的人不会干涉,而你们,同样不能。”

        “放屁!”

        情急之下,叶君眉竟说了粗口。

        臭和尚看着她,合十念了句佛号:“狐媚之身,前朝余孽,原来如此……”他天生具慧眼,竟一下子就洞悉了叶君眉真正的出身身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