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人神在线阅读 - 第三百零七章:酷烈

第三百零七章:酷烈

        圣上病重,无法理事,由太子代政,主持今年殿试的消息很快传遍开来,成为坊间热点话题。

        对于某些禁忌话题,不可轻易诉诸于口,然而许多人心中都明白:老皇帝估计时日无多了,新帝登基,届时一朝天子一朝臣,必然有一番波澜。

        波澜影响之下,不可谓不深。

        尤其殿试之上,会增生许多变数。

        所谓“殿试”,便是在金銮大殿上,由皇上亲自出题,对贡士们进行考核,然后逐一圈点,定三甲成绩。

        这个评定,带着许多皇帝本身的主观意见。比如说他瞧着你长得顺眼,便可能大开金口,钦点为状元;如果看你不爽,朱笔一圈,直接甩到三甲尾巴去了,名之曰“同进士”,身份跌了一大层次。

        二王爷府邸,院落中,赵匡明背负双手望天,一脸落寞之色。许久,喟然长叹:

        失之毫厘,谬以千里,功亏一篑呀。

        时间,最宝贵的时间,无奈没有站在自己这边,如果能多两三年时间,一切都将不同。

        大哥不日登基,以对他性子的了解,定然会马上进行大清洗,腥风血雨,不可避免。

        想到凶险处,赵匡明双拳紧握,那十指指甲都深深刺入掌心之中,刺得发疼。

        过不多久,一只乖巧的信鸽飞舞,然后落入他手中。

        信鸽右脚绑有一根细细的竹筒,竹筒中空,里面一卷素纸。拔出来,展开观看,他喃喃道:“果不其然,风云变幻。已有立场不坚定者临时倒戈,全投太子那边去了。”

        趋利避害,人之天性。眼下大局将定,朝中不少臣子皆纷纷向赵匡启示忠,抱金大腿。

        “大厦将倾矣……”

        赵匡明又是一叹。

        ……

        “这可如何是好?”

        李逸风和黄元启面面相觑,皆看出对方心中的忧虑。

        他们得二王爷荐举,在京师担当官职,举家搬迁了过来。不料立足未稳,却又发生了这事。

        两老具慧眼。对时局洞察若火,自然明白太子登基意味着什么。到时覆巢之下无完卵,作为二王爷派系的人,肯定会遭受灭顶之灾。罢黜还是轻的,满门抄斩都大有可能。

        另外……

        毫无疑问。叶君生想考取状元基本不可能了。他与太子有过冲突结怨,怎么可能还会被点为状元?稍不小心,甚至可能被随便寻个由头,直接在金銮殿上拿住,打入天牢,性命难保。

        “走,去找君生谈谈。”

        李逸风率先道。

        “好。”

        黄元启爽快答应。

        两老也不坐马车。带着两名贴身小厮,直接走路出门。

        到了大街上,正满腹心事间,猛听到前面一阵喧哗。有锣鼓之音,又有哭啼斥骂声。

        过不多久,有官兵开路,街道空出一大片地方。只见一大队囚车辚辚而来。足足有十多辆。

        每辆囚车上,皆装有囚笼。锁住人犯,有老有小,有男有女。其中一副囚笼中,竟关着三名幼童。看起来不过三五岁模样,被吓得哇哇大哭,泪水连连,状甚可怜。

        这些囚犯,身上并没有穿着囚衣,而是平日的穿着。一看就知道是刚从家中抓住的,然后押送到牢狱中去。

        李逸风猛地站住,声音都有些颤抖了:“是张御史,竟是张御史一家。”

        黄元启面色大变:“动手了,好快的手脚!”

        张御史主持御史工作多年,性子刚毅,屡屡敢上书直谏,在朝中,得罪的人不知凡几。他并不属于二王爷派系,更不属于太子系。或者说,他是那种真正心系天下苍生的好官,眼里揉不得沙子。

        朝中很多人都想把张御史搞下去,然而华明帝器重之,不为所动。

        万万没有想到,圣上病重,太子代政,立刻就拿张御史开刀。观其阵仗,全家下狱,所扣上来的罪名帽子绝不会小。

        听周围人的小声议论,李黄二老大吃一惊:原来张御史被定性为“欺上瞒下,有欺君之嫌,打入天牢,择日宣判”云云。

        天牢,整个天华朝最为阴森的所在。被送入里面的囚犯,十有八九都是死。

        好狠呀!

        李逸风哪里不明白张御史第一个被拿下的真实原因。御史管天下喉舌,位置举足轻重,太子登基,这个位置一定要先拿下,所有碍手碍脚的,一概被剔除。到时要的,是一片颂歌赞歌,敢唱反调的,都要死。

        张御史之罪,不在于他是否跟二王爷有来往,而在他刚毅的性格之上。

        ……

        太子再次代政,手段比第一次不知酷烈了多少,犹如狂风暴雨,完全没有道理可讲。

        也许在他看来,父皇日薄西山,不可能再有康复的机会了,再没有了后顾之忧;又或者,总结了第一次代政时的采取措施的不足,那时候太过柔和了。虽然排斥异己,但没有连根拔起,导致后来华明帝病愈后,留下诸多把柄,以及朝野诟病。

        所以这一次,赵匡启再不留情,对于不对头的臣子,一概寻个罪名下狱。其性格一向暴虐,可不代表无能。生在帝王家,自幼学得帝王术,早培养一班心腹力量。此际这股力量大肆出动,如有反抗者,斩立决。

        一时间,整个京师人人自危,哀鸿遍野。

        京师,是朝政核心,搞定了京师,不日之后,其他州府自然不在话下。

        ……

        三十三天,虚无缥缈间。仙山座座,瑞气万条。

        其中一片空间中众老咸集,各使神通手段推算天地气运。

        “变了,气运在变化!”

        “哈哈,好,真好。”

        “莫不是昔日所种种子已生根发芽,发挥作用了?”

        “咦,观其卦象,走向有些不像……”

        “嗯,气机依然晦暗,仿佛有其他的力量在左右。”

        “管他呢,目前最重要的,是不让贤道重现人间,让那小子红尘封神。哼哼,三元封神,有那么便宜顺利的事吗?”

        “传令下去,让各天下行走注意点。成败在此一举,不可怠慢了。”

        “是。”

        有人应命,然后一道道剑书传言光芒激射,朝着红尘世界飞去。(未完待续)